仙自逍遥 正文 第一章 西街林家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青记 书名:仙自逍遥
    ( )    天蒙蒙亮,空气中还弥漫着一层薄薄的雾气。

    西街林记包子铺内,满脸笑容的林贵鼓着嗓子,高声喊道:“刚出炉的包子喽,快来买咯!”

    从蒸笼中冒出的腾腾水汽温度极高,林贵强忍着皮肤上的燥,丝毫不惧。

    “老林,给我拿三个。”

    “好嘞,王老爹,承蒙关照!”

    “林掌柜,也给我拿两个!”

    “哎呦,这不是顾大嫂吗,多谢光顾啊!只是您这‘掌柜’两个字可担当不起,呵呵…”

    “………”

    林贵,曲县西街一个老实巴交的中年汉子,但是凭着一手做包子的手艺,在龙蛇混杂的西街混熟了脸面。林贵做出来的包子极为实诚,馅是上好的中肋五花,汁多油大,咬上一口,流出的汁在嘴里又又香!新老主顾都惦记在心里,保不齐哪一天路过,即便肚子是满的,也照样买上一些,自然赚来的钱足够林贵养活一大家子。

    包子铺内,只有为数不多的几张旧木桌,板凳也参差不齐。

    林贵的婆娘方氏围着粗布围裙,时刻招呼着客人。夫妻二人是小本经营,客人呼唤着要点辣椒香醋之类的,方氏便用小瓷碟小心盛一点端过去。虽然有些小气,却能有效地避免顾客浪费,时间一长,真能省下不少开支。至于没人呼唤时,方氏便将桌子板凳仔细擦洗,也不分擦过没擦过,反正是一刻不愿闲下来。

    铺子后面有一个小院子,并不大,长宽大概各三丈,就是将屋子算在内,也不会超过四丈。这就是林贵一大家子生活的地方。

    林贵和方氏都在前面忙碌不停,自然顾及不到院子里头。

    这会儿,院子内有两个孩童,一男一女,女童要大一点,粉雕玉琢,脸蛋红扑扑的。不过她却瞪大着眼睛,嘟着小嘴,伸出手将那股瘫在地上的男童紧紧攥着的拳头生生掰开,里头一块脏兮兮的石头则被她抢下来扔到了院子角落。

    女童一脸告诫之色,冲着男童说道:“小弟,石头不能吃!”

    原来那男童瘫坐在地上玩耍,摸到地面上的一块小石头,湿润闪烁的一对眼珠子提溜转了一圈,想也不想便准备往嘴里放,脸上一副欢欢喜喜的神色。但是猛然间肥嘟嘟的拳头被女童瓣开,里头看起来十分好吃的小石头也被女童抢走。

    男童愣了片刻,眼珠子瞪得老大,嘴巴微张,眼见着就要放声痛哭!

    女童急了起来,男童要是哭闹起来,不管她有理没理,最后肯定还是她自个儿倒霉。

    慌忙之下,她低声下气的乞求道:“小弟,阿姐错了,你别哭哦…”

    但是,男童理也不理,哭声立即炸了开来。听了这哭声,女童当真慌了,眼眶一,泪水居然也跟着渗了出来。

    前头的方氏听到男童撕心裂肺的哭声,可偏偏放不开手,林贵更是没功夫理会。方氏脸上露出一丝愠怒,冲着后院喊道:“丫头,弟弟怎么哭了?你又怎么惹他了?”

    女童没听到还好,但是听了方氏后半句质问的话,顿时粉嫩的脸庞上尽是委屈,强忍着的泪水顺势滑落,哭声也几乎憋不住了。

    “砰!”

    突然,一道影蓦地从小院的院墙上跳了下来。女童猛地一惊,连哭声都吓得忘了干净。

    “阿兄,你可回来了,小弟又哭了!”女童见到人影,立即揉着微红的眼圈,抽泣着抱怨道。

    这个时候,前头已经呆不住的方氏又喊道:“丫头,你到底怎么惹弟弟了?”

    女童怯弱的看向人影,顿时听人影回道:“母亲,没事的,刚刚小弟走路没走稳摔倒了,和小玉没关系。您忙您的,这事交给我就行了。”

    前头方氏的声音顿了顿,道:“你这娃娃,又疯到哪里玩去了,就不知道呆在屋里好好看会书!”

    但是,院子里却没有了回音。方氏叹了一口气,又听客人招呼,便不理会了。

    林贵一家五口,除了方氏,还有两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唯一的女儿叫林玉,小儿子叫林宝,大儿子则叫了一个古怪的名字,林巽。说实在话,擅长做包子的林贵自己也不认识‘巽’这个字。

    林贵给林巽起名字的时候,前后折腾了好几,迟迟拿不定主意。有一天清晨,一个落魄秀才来到铺子里买包子。林贵眼尖,见那秀才衣衫不整,一副潦倒不堪的样子,便用了四个不要钱的包子央求这秀才给林巽取一个名。秀才穷困万分,又见林贵颇为诚恳,便收了包子取了一个‘巽’字。

    秀才老爷取得名字虽然古怪,林贵却兴高采烈的采纳了。只不过,到了今他也不会写大儿子的名字。倒是他强迫林巽读了几年私塾,只是林巽天生不是块读书的料子,整天不安分。几年私塾下来,没学到什么东西,只是平里用的字认得差不多,名字也能写的端端正正。

    林巽听到母亲方氏不再言语,舒了一口气,双手捧着妹妹林玉的脸蛋,笑嘻嘻的替林玉将脸上的泪痕擦干净,又冲她扮了一个大鬼脸,林玉这才破涕为笑,嘴里嘀嘀咕咕着,不知在说什么。

    林巽也不顾小妹的埋怨声了,立即转头看向瘫坐在地上的小弟林宝,眉头一扬,诡异的笑了起来!

    似乎是感受到了从林巽笑容中散发出的危险讯号,林宝立即合上嘴巴,只剩下眼泪还在小脸蛋上挂着。

    林巽十指伸开,嘴角笑容沉诡秘,瞳孔中流露出一丝怪异目光。

    一旁的林玉终于开心的笑了起来,阿兄对付哭闹的林宝只有一招,可是这一招在别人手上都不管用。惟独阿兄使出来,林宝便乖乖做笑,哭也哭不得。

    只见林巽十指伸向林宝的脖颈下,指尖抖个不停,两片嘴唇也跟着上下翻动。几乎还没有触碰到林宝,林宝便吓得紧紧捂住嘴巴,连眉头都看似皱了起来!

    林巽见此,顿时双手一拍,嘴上喊道:“大功告成!”

    岂料此话一出,绷紧着滑腻皮肤的林宝顿时傻笑了起来,手舞足蹈的,哪里还有哭泣的样子。

    林玉顿时嘟着嘴,她倒是希望小弟没有那么傻气,每一次林巽这一番动作下来便能惹得林宝大笑起来,她百思不得其解。只是林巽神神秘秘,一直不肯告诉她其中的奥妙。要不然,她也不会整里头疼林宝的哭闹。

    林巽见搞定了小弟,上下打量了自己,发现上没有一处干净的地方。耸了耸肩,便走到屋子里,随便挑了一件干净衣服换下。脏衣服则直接扔到底,等下一次溜出去再作打算。

    中午时分,一大家子围坐在铺子内的最好的一张楠木桌上。方氏将所有的菜摆起,足足五道菜,平常至多只有三道而已。

    林宝由方氏一口一口的喂着,挑三拣四的,麻烦之极。林玉一个女孩子家,则是吃一口饭便吃一口菜。惟独林巽,也不论菜是否好吃,只管往碗里盛。林巽的碗里本就是满满的白米饭,又被塞满了菜,顿时像堆了一座小山般。

    林巽正要退下饭桌,独自一个人吃饭去,父亲林贵却蓦然用筷子敲了敲碗,林巽子一怔,转过头疑惑的看向鬓角已经泛白的父亲。

    “等一会,我有点事和你商量!”林贵喝着最烈的烧刀子,脸上微红,咧着嘴说道。

    “阿爹,有什么事要现在说?”林巽问道。

    林贵又喝了一口烧刀子,才道:“你也不小了,是时候学一门手艺傍。”

    林巽点了点头,阿爹也不是第一次提起这事了。按说读书这条路不行,他早就该去学手艺了。但是对于一般的手艺,林巽一点不喜欢。正因为如此,便在家里又闲了一两年。

    叹了一口气,林贵才道:“我这也是为你好,你又不愿学做包子这门手艺。等到以后成家立业,总要自己养活自己。”

    一大家子都安静了下来,连吵闹不停的林宝都着手指,提溜着眼珠子,似乎在打量着林巽。

    林巽仿佛感受到了家人目光中包含的沉重压力,心里明白他的岁数已经到了学会承担家庭重任的时候了。

    林贵顿了顿,又道:“东街济世堂正在招采药童子,我使了银子,你去试一次。如果不行,就把你送到大户人家当伴读,或许也是一条出路。”

    林巽不得不慎重起来,济世堂招收采药童子他也听说一二,不过条件却极为苛刻,被选中的几率极小。但是济世堂的报酬极为丰厚,每年都有数一两百名十三四岁的少年参加选拔。不过,林巽真正在意的是一两银子的报名费,因为一两银子足够林贵卖一个月的包子。

    就为了这一两银子的报名费,他也一定要去。

    林贵见他没有反对,便又喝了一口酒,许是被烧刀子的辛辣刺激着,嗓子有些嘶哑道:“行的话,明天我就送你去!”

    林巽愕然,没想到时间这么紧,脸上闪现过一抹犹豫之色,但是家人期盼的目光依旧环绕在四周。尤其是林贵,已经放下了手上的酒杯,紧紧盯着林巽的眼睛,在期待着他的回答。

    林巽心中默默叹了一口气,家庭的重担总要压在自己的上。如果自己没有一技傍,只会拖累双亲,而且后还有妹妹弟弟一双,自己这个当兄长的总要担待些,不能让双亲为了儿女受累一辈子。

    再不犹豫,林巽斩钉截铁地回道:“阿爹,我去就是!保管给他选上,让你们后不用再起早摸黑的蒸包子!”

    林贵有些绷紧的脸庞蓦然松了下来,猛地喝了一口烧刀子,思索了好一阵子,猛然激动道:“好儿子,阿爹祝你马到成功!”

    林巽会心一笑,阿爹没读过多少书,憋出一句‘马到成功’来已经极不容易了。

    林巽狠狠地点了点头,阿爹不善言语,但是却极为看重自己这个儿子。本来已经不顾银子,送他去私塾读书,只怪他不肯循规蹈矩,伤了阿爹的心。这一次,林巽一定努力去拼,不再让阿爹失望!

    来到后院,林巽看着碗中满满的饭菜,愣了片刻,摇了摇头,走到屋子里,从头掏出一个粗糙的木盒子,但是里头格外干净。

    林巽翻开盒子,立即将碗中的饭菜一滴不剩的倒了进去。

    重新来到院子里,林巽冲前头吃饭的家人喊道:“我出去一趟,很快回来。”

    前头的林贵心极好,一小壶烧刀子几乎喝了一半,醉意浓浓,喷着一口酒气道:“翻院墙时小心点!”

    一边的方氏听林巽又要出去,忍不住嘀咕道:“当家的,大娃最近一到中午就盛着满满一碗饭菜跑出去,我怎么感觉有点古怪?”

    林贵晃了晃脑袋,感慨道:“这孩子脾虽然有些古怪,但是十分疼人,兴许将饭菜施舍给别人吃,总不会有坏事的。”

    方氏木讷的点了点头,道:“要真这样,也算行了好事。米饭倒是没有什么,就是可惜了那些好菜。”

    见方氏的那一股小气劲又上来,林贵立即摆摆手,道:“别管大娃了,你自个多吃点就是。铺子里只有你一个人整天忙着,就怕哪天累坏了子。”

    方氏顿时心里头暖和和的,笑容有些羞怯道:“当家的才是真累…”

    林巽又走到院子里,木盒子放在怀中,单手上了墙,便跳了出去。

    院墙外是一条小巷,林巽熟门熟路,连续绕过了几条小巷,很快来到了城门口。

    (再续仙侠…)\');

重要声明:小说《仙自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