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清天 正文 第二十章 古迹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吾弗知 书名:玄清天
    ( )    公孙灭之能只现一下就吓走原本风头无两的宋世杰等人,还真不是侥幸。

    苏漠手中这件原本还需要三五天才能解开的玄金断空剑翼,到了公孙灭之手中,只是在躲闪途中略微摆弄了两下,就听见“咔嚓咔嚓”几声轻响,竟然立即解封完毕了!

    “好了!你也有了飞天宝具,咱们这就各安天命!”

    公孙灭之顺手解开了玄金断空剑翼,却并没有收归己用,反倒匆匆往苏漠怀里一塞,随即手往腰间一掏,拿出另一件和玄金断空剑翼原形颇类的宝具,顺手一展,机关声中,也化成一对巨大宝翅,纵着脚下乌木鸟几个翻腾转折后,一把提起苏漠,狼狈之极的逃蹿出独火鹫的赤火围攻,展翅便飞。

    飞天宝翅果然比灵木鸟一类迅捷了不止一筹,公孙灭之运用飞天翅后,如一道红色流光,带着苏漠就脱离了独火鹫数百米。

    独火鹫见状,哪肯甘休,唳鸣一声,同样火红的双翅一阵,竟然也又提起了几分速度,咬紧不放的追了上去。

    “飞天宝翅虽然快,可也绝飞不过三品独火鹫!”

    公孙灭之带着苏漠振翅一飞,略微远离了独火鹫后,便急匆匆说道:

    “这种速度,我坚持不了多久,可独火鹫却是飞上一两天也没关系――趁着现在它还没赶上,你赶紧用玄金断空剑翼和我分开飞走,它记恨着我,只要你泼出命全力飞上一段,它见一时不能得爪,肯定不会追你……”

    苏漠闻言急急问道:“那你呢?你怎么办?”

    “我引它去盘陵山深处,盘陵山深处还有许多险地,只要往里飞上一段,总有脱之机!”公孙灭之见苏漠迟迟不行动,而后独火鹫就要赶上来,不由大急,叱道:“还不赶紧的!再不快走,后面那呆鸟追了上来,那凭你这点本事,算再想走,也要被一把火烤熟了!”

    苏漠无奈一笑,低声道:

    “我没用过飞天宝具……所以,不会飞……”

    “……”

    独火鹫唳鸣声中,公孙灭之半空中形一滞,随即在独火鹫刚刚露出欢喜之意时,又以更迅猛的速度死命往前飞去,同时,半空中,传出一阵咆啸:

    “你不会飞!你不会飞那你拿出这件飞天宝具干嘛!”

    咆啸声在山林中回有致,把后面那只略显郁闷的独火鹫也吓了一跳,摇了摇脑袋才又从新唳声猛追了上来。

    苏漠尴尬一笑,讪笑道:

    “我也是拿到这玄金断空剑翼实体才想起来……“

    公孙灭之眼露寒光,恶声恶气道:“这种没记的小鬼,正该送给后面只呆鸟吃了才好!”

    苏漠闻言忙道:“别啊,你教我怎么用这种宝具,等我学会了之后,咱们俩还能轮番换气飞行,不然,就凭你一个人,恐怕飞个一时半刻就要气竭,白白成了后面那只呆鸟的吃食了!”

    公孙灭之嗤笑道:“就你一个不入品的武者,就算能用起玄金断空剑翼,又能坚持多少时间!”

    话是这样说,公孙灭之却还是三言两语间把如何运用飞天宝具的事说了一遍。

    但凡宝具,都是为了使用而造,当然不可能有多复杂,苏漠先前拿在手里摸不着头脑,可一但被讲个明白,上手也就是分分钟的事――当然,想像公孙灭之这样上下翻滚腾飞,敢和独火鹫这种飞禽在空中比试飞行技巧的强人没法比,可若是直线飞行,顺便在快被抓住时拐个弯,还是很简单的。

    苏漠心中略一思量,便将其中道理消化通透,见公孙灭之小脸苍白,汗滴泌出,知道她自从下潭采摘通心莲后,连逢意外,如今早已不在颠峰,只怕支持不了多久,不由呵呵一笑,反手揽住她的小蛮腰,不顾她的惊呼,轻笑道:

    “别动,我带你一程……嗯,好聚好散嘛!”

    说话间,苏漠背后倏然展开一对银光闪闪羽翼,根根羽翼都如小小剑一般,发出慑人寒光。

    “嗖!”

    苏漠这对剑翼一展开,速度却是比公孙灭之还要快上三分,眨眼间,就把刚赶上来的独火鹫又拉开一段不短的距离。

    “咦?”

    公孙灭之被苏漠反手揽住,也不由惊呼一声,可后来见苏漠竟然一下展开玄金断空剑翼,用着比她更快的速度飞起来,转眼就平静下来,反倒对着他们后的那寒光闪闪的羽翼产生了巨大的兴趣。

    “好厉害!不愧是上三品的飞天宝具!”

    能让公孙灭之这种机关世家中的天才称赞,可见苏漠手上这具玄金断空剑翼确实不是凡品。

    可惜,正竭力控制这飞天宝具的苏漠,却完全提不起半丝捡着大便宜的喜悦。

    因为,这玄金断空剑翼,实在是太废真气了!

    飞天宝具,虽归一类,也有分法。

    分类方法因人而异,不过,最笼统而直观的一种,就是依据其适用于武者或者念师而分。

    适用于武者的飞天宝具,全凭真气发动,贵在飞天迅速,又能像宝器仿品一样增幅真气;而适用于念师的飞天宝具,则是贵在变化多端,配合念师念力,在空中翻转腾挪,比一般的鸟类还要自在――当然,速度上不免就略显逊色一点。

    公孙灭之手上的飞天宝具,便都是适用于她念师所用的,更近乎机关器,在速度上不及飞禽,可在变化上,因为能用念力加持,反倒比飞禽更自在。

    而苏漠手上这具,毫无疑问,就是属于武者专用的了,不仅飞行速度迅猛若雷,若是武道修为足够,更能激发其“剑翼”的属,飞空之战中,克敌制胜,无往不利。

    不过,这种功能,低于六品武师的武道修为,想也不要去想去激发……因为,这太耗真气了!

    苏漠一真气浑厚异常,即便在九品武者中也属难得,可用来全力激发这玄金断空剑翼,不过三五个呼吸的空,竟然就已经告竭了!

    “靠!这样下去可不行!”

    苏漠匆忙一回头,就看见后那只独火鹫一对鸟目中寒光闪闪,利喙钢爪都在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不由打了个冷战。

    “只以用玄清内息顶一顶了!”

    苏漠看着怀中公孙灭之刚平息了口气,状态根本没有好转,不由一咬牙关,体内的玄清内息运作起来,化为滚滚真气,源源不断的支撑起这对难伺候的玄金断空剑翼。

    …………

    一只鸟能飞多久?

    苏漠以前不知道,现在也还不知道。

    因为,三个时辰了,独火鹫还是不死不活的盯在他们后。

    三个时辰的飞行,早不知飞到了盘陵山什么地方,按理说,若是直飞的话,就算横穿盘陵山脉,也是有可能的,只可惜,苏漠眼前,却还是一片苍莽山脉。

    公孙灭之早已和苏漠换了好几班,而似乎亘古不动的独火鹫,却还是那只独火鹫。

    除了几次突然大发神威的猛然冲上前来,把他们烧得抱头乱蹿外,这只独火鹫就一直这样紧紧的跟在他们后……怎么看,怎么都像是猫逗耗子一样的紧紧跟着……

    公孙灭之几次想带它进入设想好的地方,可奈何几次都被这种突然的大发神威给搅乱了计划方向,数次之后,也不得不承认,后这只呆鸟确实是在猫逗耗子呢!

    这只刚出炉没几天的三品妖禽,正在肆意的享受着虐待敌人的快乐……

    一点也没有作为反派角色,惟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灭之主角才有一线生机的定律,可见真是快要退出历史舞台了――苏漠第一次把这话讲给公孙灭之听的时候,倒是让她笑得险些松手放下苏漠跌落下去,让苏漠这小贼自己逃走了!

    ……

    自从苏漠显露出了他超强的飞行持久力后,公孙灭之一反前态,死死抱住苏漠,什么放他一个人分头逃蹿的话再也不提,坚决要和苏漠同生共死!

    苏漠有着玄清内息支持,飞行时间与全盛的公孙灭之相差不多,而若是算上玄金断空剑翼飞行速度,甚至比公孙灭之还要强些。

    这种况下,公孙灭之哪肯放手让他离去,口口声声的要同生死,共患难。

    苏漠见了这般况,也只能自认晦气。

    公孙灭之作为念师,也有感应气机的能力,而且论起熟练,还在苏漠之上――不然,也不可能在空中和独火鹫比起飞行技巧――在这种气机感应下,苏漠这论起真实战力只能和九品武者相当的少年,哪能玩什么花样,只能苦着脸死命飞着,朝着公孙灭之信誓旦旦的脱困之地而去。

    苏漠深吸了一口气,拍了拍紧紧抱住他的公孙灭之,闷声道:

    “换班了!”

    公孙灭之嘻嘻一笑,反手搂起苏漠,双翅一展,继续开始往前飞行。

    苏漠和公孙灭之都早不在颠峰,随着几次交换,两人真气念力都渐渐回复不过来,换班的时间也越来越短――这样下去,只怕很快就要真如同耗子一般,被后那只独火鹫玩死了!

    “好了!”

    苏漠正在心底暗自琢磨着怎么脱,却听公孙灭之难掩喜意的声音轻轻响起:

    “这地方我来过,前面有一处古迹,我曾经进去过一回,只不过没能闯过,打了外洞才逃了出来――那个地洞十分坚固,外面的机关我只是解开,没有破坏,足以抵挡三品妖禽摧残,咱们进去之后,从外洞逃出,足以甩开这只呆鸟!”

重要声明:小说《玄清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