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清天 正文 第十九章 火鸟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吾弗知 书名:玄清天
    ( )    苏漠视线中,除了浑湿漉漉的公孙灭之,就是一大团扑面而来的火红。

    这是一只鸟!

    直到这团火红侵到乌木鸟上时,苏漠眼中所见和脑中所想才联系到了一起,赫然发现,这团迅若猛雷的火红,是一只体形奇大的怪鸟。

    怪鸟状若鹰类,只是长颈长爪,通火炎状的羽毛。

    而现在,这只怪鸟,长长的利爪,就要触到刚刚飞空上鸟的公孙灭之后背。

    “开!”

    不知公孙灭之在潭底遇了什么况,一狼狈的逃蹿上来,如今刚飞上乌木鸟,本以为万事大吉,谁知刚出鱼口,就临鹰爪。

    苏漠原本还以为这次公孙灭之受了偷袭,不死也要受个重创,谁想到,这少女临此怀况,竟是不慌不乱,颜一肃,轻叱开口,就看见她背后那丛木色宝翅突然竖起,其上根根似是装饰物般的纹理倏然暴裂开,根根如剑,如同暴雨梨花一般劈头盖脸的往后打去。

    这一招又快又疾,发动全无先兆,只不过,这怪鸟却似早有准备,双翅一展,便有一股铺天烈火凭空熊熊烧起,火色赤红若鸟上红羽,只是一卷,就把那些发出的木羽尽数焚毁。

    烧毁木羽后,火焰去势不止,顺势往下一卷,就要把公孙灭之连同苏漠一起烧死。

    这怪鸟来势迅若猛雷,既有雷霆万钧之势,又有出其不意的好处,本来应当一击就把乌木鸟上这两个人类尽数解决,只不过,经公孙灭之背后木羽这一打岔,虽然怪鸟来势不止,可却给了公孙灭之一个应变之机。

    公孙灭之清喝一声,慌心伸手往脚下乌木鸟一拍,也不知动了什么机关,就见这木鸟蓦然一低子,恰到好处的让过了来袭的火焰,随即“嘎吱”几声怪响,便毫无道理的不经加速、势若疯狗的倏然飞冲出去。

    红羽怪鸟显然没想到这一出,急切间虽然挥动火焰来阻,却因乌木鸟立时发动了最快速度,一点也不合正常生物天,不由便慢了一步,再展翅时,就只能在乌木鸟上奋力追赶了。

    “该死的,竟然是这只独火鹫!”

    公孙灭之作为公孙家族数百年不遇的机关天才,在制作作机关上别具妙手,只不过,先是在潭底吃亏,上来时又被毫无道理的偷袭一翻,如今虽然暂逃了一劫,可也难免面色惨白,口溢鲜血,恨恨道:

    “只不过是三年前偷了它只鸟蛋,这呆鸟怎么记到现在!”

    苏漠在一旁听得直翻白眼,心中却不由对自己的人品产生了深深的怀疑――早在因为一时义愤出手助了宋家那位小姐,却招惹上了七品武者的黑风寨大当家,苏漠就一直暗叹自己运气太差,直如衰神附体;可后来遇见公孙旭,大爆黑风怪,还被告知将得到通心莲的花瓣,解决他晋级九品武者的问题,才让他重拾信心。

    只可惜,十拿九稳的通心莲花瓣没到手,却来了个骑着乌木鸟而来的公孙灭之,赶走宋世杰一行,灭了他通心莲花瓣的念想不说,竟然还慧眼如炬,把他擒在边,任其余众人散去,让他孤一人面对这名号吓人的少女。

    这还不算,正想着是否在这位公孙少女得手后拍拍马,看她能否在心大好的况下放他安全离去……这就又来了一个完全避开他气机感应,气焰涛天的一只怪鸟。

    此鸟一出爪,经过苏漠的气机感应,几乎骇得跳下乌木鸟来――这一只鸟气机,竟然比他所见的五品高手都强盛数倍――粗略感应中,那种灼然若火的气机,差点灼得苏漠就此受了伤!

    “这是哪里来的怪鸟,怎么能强大到这种地步!”

    公孙灭之闻言,一边纵乌木鸟躲避后面的独火鹫,一边叹道:

    “小家伙,这是独火鹫!本来应当是种六品左右的妖禽,不过,这一只天赋异禀,不知经过几次奇遇,三年前,进化成四品妖禽,我跟着老娘进山时,顺手偷了它一只鸟蛋,然后又设计把发狂它引入盘陵深处的绝境……结果,不知怎么回事,这次再来,它竟然出来了……而且还进级成三品妖禽了……哼,这只呆鸟的气也太好了!”

    公孙灭之说到这里,不由咬牙切齿,可苏漠却听得目瞪口呆。

    三品……

    三品以上的武者,是武中大宗师,放在一国之中,都能混个国师之类当当。

    三品以上的妖禽呢……

    苏漠一念至此,再也不敢藏拙,伸手一拍,就把自己丹田上那个制用的蜘蛛机关扫了下来,就想找个地方赶紧离开,省得跟着这个偷鸟蛋的家伙,被后三品妖禽一口吞了干净。

    “咦?你怎么自己就好了!”

    公孙灭之纵手下机关木鸟,手忙脚乱的躲着誓杀偷蛋贼的独火鹫,只不过,独火鹫天生飞禽,论起飞行技巧和速度,即便是公孙灭之这个机关术天才,也只能仗着手上机关器,狼狈逃蹿罢了。

    慌乱中,公孙灭之扫了一眼苏漠,见他竟然自己摆脱了制修为的机关器,不由吃了一惊,手上略一慢,就险些被后的独火鹫来个火烧双人,又一番苏漠眼中的惊心动魄后,手忙脚本乱的公孙灭之才总算又保住了两个逃命者的命。

    不过,两个座下的乌木鸟,此时,却又传来一阵令人牙酸的“嘎吱!”声。

    “不好!支持不住了!”

    公孙灭之见状脸色突变,想了想,才急急对后的苏漠道:

    “我强行摧动这机关鸟,虽然当时飞行速度极快,可眼下立时散架了――机关鸟飞不过独火鹫这种天生猛禽!一会我用另一对更快的飞天翅宝具逃出去,脱离它远一些时,半路会把你放下……呃,不过,独火鹫最是记仇,眼力又好,而咱们后这只更是……要是把你放下之后,这只呆鸟倒是有很大可能看见地上的你,然后一翅子烧死……嗯,这样,倒不如……”

    苏漠闻言不由眉头一皱,眼见形势危急,而这个公孙灭之虽然名字凶恶,行事乖张,可即便被这独火鹫追得再急,也没有把他扔下去“减负”的想法,如今要再思逃遁之法,慌乱中竟然还想着把他放到一边,可见心思即便不是纯良,却也是个可与共谋的。

    苏漠一念既起,便不犹豫,打断她的废话,问道:

    “我上也还有一件飞天宝具,名叫玄金断空剑翼,只不过被封印了,现在还差一点才能解开,你看有用吗?”

    苏漠早听公孙旭说过,飞天翅类宝具虽然飞行极快,可太费真气,念师真气不纯,武者又不会真正作,是以即便是有着这种宝具的人,一般也不会用来赶路,只能当作一时间应急逃命之物。

    不过,眼见机关乌木鸟就要散架,而若是真如公孙灭之所言,听天由命之下,恐怕真要被后那只呆鸟一翅子烧死――却是跟着这个机关师,才算更安心些。

    公孙灭之百忙之中翻了个白眼,满头香汗的匆匆回道:

    “什么飞天宝具,这种制,向来只有解开和解不开的,哪有什么差一点……咦?还真是!”

    苏漠什么也不说,只是从怀里掏出那个银色圆球,往公孙灭之眼前晃了晃。

    公孙灭之本来还一脸怒色的想教训两句这个打乱她思路的孩子,可奈何眼光一沾实物,却不由呆住了――这还真是个差一点就能解开的飞行宝具!

重要声明:小说《玄清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