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清天 正文 第十七章 遗忘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吾弗知 书名:玄清天
    ( )    神秘少女破空而来,挥手间气象万千,不仅自说自说的就把下面通心莲定义为自己的东西,而把更早来一步的宋世杰等人都定义为“抢她东西”的强盗,其喊出的“统统灭之”的口号,更是震人心神,连宋世杰几人,一时间也不由震在当场,作声不得。

    “咦,对了,我还有人质!”

    神秘少女虽然喊起口号来颇有气吞万里如虎的气概,可到底还是有些犯迷糊,刚喊完“统统灭之”的话,就反手一拍自己的脑袋,懊恼叹道:

    “应当先用人质威胁,实再不行,再用暴力的!上兵伐谋!上兵伐谋啊!”

    下面众人闻言不由都翻了白眼,心中对其先前手段的震慑,不知不觉便消了大半。

    “嘿,下面的人听着!你们家孩子在我手上,如果乖乖让出通心莲……嗯,其实也用不着你们让――如果老老实实退出山谷,你们家孩子便能活,如果牙蹦半个不愿意……嘿嘿,到时候给这孩子收尸体,可别怪我手太辣啊!”

    少女声音清脆悦耳,可说的话却一点也不悦耳,这些话虽然不知道是从哪儿学来的,可在这时说起,见识过她先前手段的众人,也不得不慎重对待。

    宋世杰三人狼狈跳出小潭,挥掌扫掉上缠着的几条飞虹鱼。

    这小潭中有通心莲这种天生奇物,当然也就有着几种天生奇兽,便如这飞虹鱼,虽然还算不上妖兽,可鱼嘴短尖似剑,在水成群来去,给人的威胁绝对不在强大的妖兽之下,只是万幸宋世杰几人冲势太急,落点更近潭边,这才躲过了潭心因为通心莲聚集起来的众多鱼兽,只是付出了几条划痕就脱离出来。

    宋世杰脱出来,暗中试了试手上飞天宝具,却都一脸黑色的发现,这珍贵无比的飞天宝具,间然似乎一击就被那少女破坏,任他们几人如何摧动,也发不出丁点威力。

    宋世杰上了岸后,听着对方言语,抬头盯着少女看了半天,直到这少女都有些不奈烦了,才缓声道:

    “敢问姑娘是何派高人?我是明江道宋家长子――少年有幸拜入法严宗,如今也是百八内门弟子之一,若是姑娘也有心要这通心莲,何不联手取之――我们这次采取通心莲,主要是需用其中莲蓬救治一位友人伤势,至于其他,只是附带,倒也并非不可商量,何必非要作此立见生死之态!”

    宋世杰摸不透对方来历,自家飞天宝具又被毁,可此时跃潭而出,却是一派意态从容,眼中不见慌乱的开始扯皮。

    按理说,宋世杰这番既表明自家靠山,点明自己动机,又主动示弱分享战果的话语,很是能动人心,大大的促进双方之间化敌为友的进程。

    奈何,这个少女,却是个根本不走寻常路的人物。

    “哼,通心莲是我的!都是我的!”

    少女把头一探,眼睛盯着通心莲闪闪发光,听了宋世杰的话,刚想发火,可眼睛一转,不知想到了什么主意,却是拍着后无法动弹的苏漠,朝着众人苦口婆心劝道:

    “这个小家伙是你们家的!看,这么年轻就有十级战士修为,难得一真气还如此纯净浑厚,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振兴家族的不二人选,横扫天下的良材幼体――像这种有潜力少年的命,难不成就唤不醒你们心中纯良,难不成就不能让你们老老实实退出山谷吗?要是这种少年因为你们一时之私,就此陨落在此,那你们置同族之谊于何地!置你们家族振兴希望于何地!置你们家族列祖列宗期望于何地!”

    众人听得目瞪口呆,看着这个少女一通完全不着边际的胡言乱语,又用一种莫名其妙的眼光看着她后一脸苦笑的苏漠。

    苏漠虽然真气被,可行动大体上却还算自由,见下面众人看来,他也只能苦笑一声,双手一摆,无奈道:

    “我和她说过了,只不过她不信!嗯,灵秀峰上,其他人都被她用一种好像是名叫‘青丝真雷网’的东西抓着,另外几位八品九品的武者,也被她用一种蜘蛛样的东西制了真气……”

    “青丝真雷网?”

    严伟闻言不由倒吸了口冷气,连忙抬眼去找自家弟弟。

    宋世杰却是眉头一皱,一直古井无波的呆板俊脸上也显出明显的怒意,清喝道:

    “天地灵宝,人人争之,本无对错,不过,谁能抢着,只凭机缘手段就是了,胜负得失皆不怨人!可是,如今姑娘擒拿后辈未进,以他们命相挟,难道不觉得太过份点了吗?”

    乌木鸟上少女眉头一扬,刚想说些什么,却忽然听见一个意童音无奈之极的响起:

    “宋大哥,没用的!灭之姐姐要抢东西,哪会在乎用什么手段!灭之姐姐要抓人,哪会在乎什么过不过份!

    自从神秘少女显示出自己强大的机关术后,一直被众人期盼出场,却始终悄无声息的公孙旭,终于无奈之极的露了面。

    被称为“灭之姐姐”这个奇异称呼,显然让少女有些吃惊,而见公孙旭竟然认识这个少女,则又是让下面众人吃惊不小。

    公孙旭见其他几人都有些奇怪的看着他,不由苦笑一声,低声向其他几人解释了一下这少女的来历。

    公孙家,这个大家族里的人见人怕,鬼见鬼愁的小姐――公孙灭之!

    只听这个名字,就知道这孩子家里大人到底有多少戾气,有多么恶趣味――而被命名为这个名字的少女公孙灭之,也确实不负这个名字中的期望!

    诚如这位公孙小姐先前所言一样,

    “谁敢伸手,统统灭之!”

    就是她格最好的写照!

    “原来是公孙家的……灭之小姐。”

    宋世杰听了公孙旭的话,改了一下称呼,刚想再皱眉说些什么,却听对岸公孙旭突然深吸了口气,扬声喊道:

    “大哥,宋大哥,既然灭之姐姐看上了这通心莲,那咱们就走!”

    宋世杰闻言一愣,不知公孙旭作的是什么打算。

    这通心莲莲蓬为救人而用,是他势在必得之物,即便被这公孙灭之一招打落时,也是惊而不恐――以宋大少这明江道嫡子、法严宗内门弟子的手段,自然能看出,这般手段,只有精修机关术念师才能用出。

    而作为不突破三品的念师,向来在正面战场无法与武者相博,只能用着外力地形施黑手。

    宋世杰为六品武师,却自觉即使对上五品甚至四品念师,都有一拼之力,而对方外物的手段,又有公孙阳这个公孙家族出品的六品念师打底,再加上潭四周他们早布下的机关器,无论如何,都不会输给对方。

    而听见公孙旭认出对方后,宋世杰虽然机心百变,可第一个大叫不好的念头,却不是战力上的不足,而是心忧公孙旭偷拿家族机关器的事败露。

    不过,只要拿到通心莲藕,再加上他们几人出血从家族里拿出来的几样机关材料,献回公孙家后,公孙旭即便功过相抵,用再苛刻的要求,也应当功大于过才是,也不用惧什么同族人通风报信使坏啊!

    既然如此,那公孙旭为什么还要叫着众人离开,放弃即将完全成熟的通心莲?

    公孙旭见自己哥哥连同宋世杰几人都不理解,不由轻叹一声,朝着几个兄长清声道:

    “灭之姐姐既然布下青丝真雷网,那只要她一念之间,雷网就能暴炸开来,到时咱们几家那些等着进阶的人们可就都要尸骨不存了!几位哥哥不赶紧回去看护着他们,还在这儿置什么气!”

    “灭之姐姐向来一言九鼎,她既然说是咱们不退她就让咱们收尸,那若是咱们纠缠下去……”

    公孙旭的话,极是耸人听闻。

    然而,看着公孙旭一脸平静下隐藏的焦急状态,宋世杰几人也是无法。

    若是没有机关相助,这少女公孙灭之站在乌木鸟上,早立即不败之地,任宋世杰如何武功高强,也是无用。

    一番计较后,看着公孙旭不停的施展眼色,几人虽然心中不甘,却不是不得不徐徐挟众而退。

    众人退出山谷后,见那个公孙灭之远远不可见,严伟连忙一把拉住公孙旭,急急问道:

    “怎么回事,她真的是你们公孙家的人?那你们关系……难不成她是嫡系的……不过,至少,也该和她讲讲道理啊,咱们是先来的,看在她是公孙家嫡女的份上,大头都给她,咱们只要那莲蓬就是了!不然,凭着咱们武力,还有早先就存下的布置,收拾一下念师也不是什么难事!怎么就这么让出来了!”

    出了山谷,其余几人虽然不说,可却还真就是这种意思,只是都不沉着脸,听着严伟这个亲哥发问,便都眼光灼灼的盯着公孙旭看。

    公孙旭人小鬼大,闻言不由苦笑一声,轻声道:

    “你们哪里知道……”

    “灭之姐姐作为公孙家百年来最天才的机关师,两年前自研‘空’机关,一切制式飞天宝具,都是挥手即可打落!”

    “她脚踩自制的绝品雷乌天云鸟,上常带三十六颗她母亲炼制的天罡雷,三百颗以上她自己炼制的银尘雷,她不下鸟,咱们这些陆上走的,从头到尾只有挨打的份,哪能收拾得了她?”

    “三个月前,她因为弟弟被欺负,连破八个同辈兄弟机关器,最后连族中赶来的长老布下的防机关也顺手破除,生生把他们八人囚在通天柱上赤净体绑足了三天三夜――摆下道后,只凭同等念力,全拼机关精巧,同级之下,连堵这些人父母亲人三天三夜,生生让他们眼瞅着自己孩子受罪也没法救出,最后还是闹得太不像话,族长出手,施了计谋才在同级念力下破了她的机关术,解下那八个倒霉孩子!”

    “就凭我从家族里拿来的那些机关,都是她八岁前就玩剩下的,就算拿出来,除了让她笑话外,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公孙旭说到这里,不由又叹了口气,嘀咕道:

    “像她这种连族长的面子都不给的人,无法无天之极,哪会在乎咱们!”

    “更何况……我和她弟弟关系也不好……”

    公孙旭絮絮叨叨说了半天,众人脸上虽惊,却还是略有不甘,可他最后一句小声嘀咕,却总算是打消了众人还想再回去“讨教”的念头――要是说叨不成,反把公孙旭也绑上柱子,这里可没有哪个族长能有本事放人下来。

    “可是,难不成,就这样算了?”

    宋世杰一行费心费力要夺取通心莲,严伟更是不惜让自家弟弟以试法,偷来公孙家许多机关器,本来以为应当是万无一失之局,怎料想,这突然冒出来的少女,竟然是如此奢遮人物!

    事急转直下,令人扼腕叹息,却一时间无法可想。

    公孙旭眨眼想了想,才略有些迟疑道:

    “她要通心莲,恐怕也是冲着那个莲藕去的,至于其它的,她应当不会太在意!要是咱们能凑些稀少的机关材料,倒是也有可能,从这个机关痴上换来那个对她没用莲蓬……”

    众人闻言,心中俱是不甘,只不过一想公孙旭对这少女的描述,却忍不住又打了个冷战――念师不可怕,就怕念师有文化!一个精通机关术,掌握了制空权机关术的念师,绝对是所有武者的噩梦。

    “也只能这样了!”

    心中虽然不舒服,可宋世杰等人心中思量片刻,互视一眼,却也有了决断,轻声道:

    “赶快回峰看看那些小家伙们怎么样了,既然通心莲夺不到,那就赶紧把他们送回去!”

    众人点头称是,一众至少也是八品武者起的团伙,风驰电掣一般朝灵秀峰奔回。

    尘土飞扬中,依稀传来公孙旭有些迷糊的嘀咕道:

    “咦,怎么感觉好像露了件事……唉,算了,不管了,还是先回去看看那青丝真雷网再说,不然要是被哪个无知之人信手乱扯,引暴雷网,可就真是悲剧了!”

    山谷中。

    苏漠,目瞪口呆的看着宋世杰一行毫不留恋的绝尘而去,再回首看着前少女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不有种不顾自己真气不复,主动从乌木鸟上跳下去的冲动!

重要声明:小说《玄清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