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清天 正文 第九章 谋划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吾弗知 书名:玄清天
    ( )    苏漠的气机感应,终于又遇见了克星。

    “天地交感”的状态下的气机感应,只要是活物,只要有生机,几乎无物无不可感,自从苏漠莫名领会了这重境界后,持之横行,几乎遇谁克谁,不逢敌手。

    虽然在张流风上吃了一回瘪,可正当苏漠心灰意冷中,盘陵山里这伙新来的黑风寨一众山贼,却巴巴的给苏漠送来的信心――两个已经死的九品武者,一个整天在天上飞来飞去却总也抓不到人的七品武者,无疑让苏漠对于气机感应重燃起了信心!

    可惜,刚刚踌躇满志的苏大少,刚升一起丝自傲,便又被人打破了。

    一个十一二岁左右的男童,用一双清澈无瑕的黑瞳,定定的在半空中盯着苏大少――而苏大少,却无半点感应――这不是距离的原因,若说是距离,飞得更高的那位黑风寨大当家都逃不出苏漠感应,何况这位几近到了前的男孩。

    “嗯?怎么了,不会又舍不得了?”

    木鸟上的男孩见苏漠不说话,好像很苦恼的摸了摸脑袋,小手一拍座下木鸟,就见他下木鸟轻轻落下,直到临地丈许时,才纵一跃,跳下那奇怪木鸟,直面一脸震惊的苏漠。

    “舍不得?”苏漠见这孩子落下地面,眼珠微转,心头转念间便动了数个念头,可最终却什么也未说,反倒爽快的把手上那两件不知什么来历的东西递了过去,轻笑道:

    “小兄弟想要,拿去就是了――只不过,这东西可能和一个七品武者有联系,你拿上之后,若是无法应付,可别怪我没提醒啊!”

    小男孩见苏漠果真把东西递了上来,一时间反倒不去接,只是两个漆黑的眼珠滴溜乱转,上下打量起了苏漠。

    “你真的要给我?要知道,这两件东西,都是万金难求,寻常的武师都得不着一件,你要是这么给我,后可没有后悔药可吃!”

    苏漠闻言暗自松了口气,面上不动声色,微微笑道:

    “这世间,难不成还有什么贵重的东西,能能贵过自家命?如今我正因这东西被人追杀,便是它价值百万金呢,为了保命,该扔也得扔了――只不过,既然你想要,那我便把其中利害说清楚了,我看你也是来历不凡,只要你能抵挡得……或者逃得过后面那个黑风寨主,那这东西便是你的。后脱了困,我还要谢谢你省了我找个野兽窝的功夫,哪能厚着脸皮买什么后悔药!不过,那个黑风寨主很是凶厉,不仅是七品武者,更是也有一件能飞行的宝贝,你拿之前,却是也要先做好打算才行!”

    小男孩到底心思纯良,见这苏大少是如此“赤诚君子”,竟然真把这两件东西要送到他手上,想起自家使命,却哪好意思伸手,一时间也有些不好意思,胡乱摆了两下手,干笑道:

    “不必了……呃,你是苏漠苏公子!我受宋大哥之托,前来助你脱困的,等咱们杀了那个黑风寨主,这两件东西自然就没什么问题了。”

    苏漠闻言,耸然而惊。

    这个男孩不过十一二岁年纪,一张清秀小脸上虽然装出几分成熟,却也掩不住内里的稚嫩,这般小童,开口自来熟也就罢了,可怎么接着就要杀那个七品武者的黑风寨主――而且说得顺口之极,仿佛天经地义一般,这却让苏大少一时间如何平心静气。

    “呃,我是苏漠,不知你是……”苏漠看着这小男孩一脸认真的表,因为不能感应其中气机,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底牌,甚至连其来意都没弄明白,只得小心发问。

    “明江道,公孙旭!受宋大哥之托,特来助你脱困……嗯,这个说过了……”小男孩摸着后脑勺,一脸不好意思,见苏漠还是一脸不明所以,略一寻思,才想到原由,笑道:

    “苏公子不是在两天前,曾出手帮过宋家姐姐一回嘛,也正是因为这个得罪了黑风寨的强良――今天一早宋家姐姐平安到了灵秀峰,宋大哥听说了其中原由,知道当晚势危急,多亏苏公子出手才使宋家那三位平安脱,感念苏公子之德,就赶紧托我们几人前来搜寻一下!”

    “我还有两位哥哥,已经赶去黑风寨新落脚本的巢,正要去灭杀了这群漏网之鱼。我因为有天行灵木鸟,行动自由,便自己出来搜寻,方才空中飞行时,正好先前见着那个黑风寨主的‘光明流焰斩天翅’起起落落,按迹寻找,四下一搜,没想到真是你,却是让我先诸位哥哥一步了。”

    宋家的?

    苏漠听完,不由觉得恍若在梦中。

    真论起来,两天前的晚上,两个九品武者和一堆山贼围着宋家三人,采药队十数人都不敢动。

    若非苏漠出手,即便那位宋家小姐上再多挂上三五件宝器仿品,也多半难逃那位田涛的手段,而那位赵先生虽然气势如虹,可是那两个九品武者联手,也没什么活命的机会――毕竟,被苏漠偷袭死的田涛可是精擅轻功偏门的人才,有这等恶心角色在,即便是赵先生功力精纯高深几分,恐怕也是难逃陨之祸。

    至于具“光明流焰斩天翅”的黑风寨大当家,则更是不用说――若非田涛和那矮壮汉子一门心思想独自捞功,信箭一发,哪有什么赵先生还手的余地――而若无苏漠的先一击偷袭,后联手迫矮壮汉子,即便赵先生和宋小姐有什么惊天手段,可是只要不能一击毙命,两人中有一人趁机发出信箭,结果恐怕还是个难看。

    一旦结局难看起来,赵先生和那个少年倒还罢了,那位宋家的小姐落到田涛这般人物手里,可就真的是凄惨了。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赵先生一行,做的可就真有些不太厚道了。

    赵先生知道黑风寨,还知道他们是从明江道逃出几人,怎么可能不知道那位大当家有什么手段,即便逃走时再匆匆,难不成,连多点醒几句的功夫也没有?

    如今看来,苏漠手上那几件东西,恐怕都是他们有意留下坑人的――不然,依着田涛活着时的言语,那位黑风寨大当家既然知道了仇家的女人在另一条路上逃着,怎么会来追自己这个小虾米――当然,苏大少自己贪心不足,捡了便宜,受人追杀,完全是自食其果,可若是那宋家的几位明明知道这种况却不提醒,也算得上是心思恶毒了。

    苏漠逃避这位大当家追捕时,也时常有些气闷,不知嘀咕了多少遍好人没好报,而心中虽不至于暗恨上宋家的人,可也觉得,若是下次再有宋家的人再遇上必死之局,别人不好说,可苏大少绝对视而不见,扭头就走!

    不过,眼前这小男孩的话,却显然打消了苏漠心头一点怒气,让苏漠由不得不感叹世事变化之奇。

    说话间,这小男孩挥手一道光华,收起了那驾浮空的木鸟。

    那木鸟被收起时,苏漠不由心中一动,抬头有些讶然的看着面前这个小男孩。

    这一回,苏漠清楚的感应到,眼前这男孩的气机虽然也是晦涩难明,可却也能明了,眼前这男孩真气也就是和那位狼狈逃蹿的赵先生差不多。

    原来,气机全无,是那个飞空木鸟的原因!

    眼前小男孩一收起木鸟,原本气机感应无所适从的感觉立即消失,气机上虽然还是显得有些遮遮掩掩,却也绝不会出现离数丈还一无所觉的现象――苏漠这才松了口气――要知道,即便是那个口口声声气机感应没什么了不起的张流风,也只不过是气机混沌,没法因感生变罢了!

    至于那天晚上,交起手来,张流风完全压制苏漠,苏大少回思起来,一半是固然因为张流风自气机类似浑元一片,捕捉困难,可另一半,却是因为张流风真气招式远超苏漠之上,能凭着硬件上的优势,以快打慢,使苏漠虽生感应,却也变化不及罢了。

    回过神来,见这男孩不像自己设想那样是个百年不出世的隐世高人,苏漠心思便不由一喜一忧。

    喜的是,自家气机感应果然还是灵验得很,并没有沦为扔大街上都没人要的东西。

    而忧的是――这孩子气机虽然比赵先生强,却也强不到哪里去,顶天也就是个八品武者罢了!

    叫嚣着要把那个七品武者的大当家斩杀当场,结果自却只是八品武者,这无疑让刚想着轻松看戏的苏漠心中大是惊惧。

    要知道,即便是同级武者中,像眼前这种十一二岁的小孩对战一个成年壮汉,也绝对是败得很没有疑问!

    毕竟,即便是同级武者,由于孩子和成年人先天体格差距,再具化到体内经脉、真气、招式等差别,眼前这个连少年都称不上的孩子,若真是要和那位黑风寨大当家硬拼,那还委实不像是能让人放心的存在。

    苏漠苦笑一声,道:

    “多谢小兄弟前来搭救……不过,那位黑风寨主很是凶猛,你要杀他……呃……你还是……”

    苏漠看着面前这个小男孩一脸认真,几度开口劝,可总是话到嘴边就张口结舌,不知如何才能点明。

    公步旭闻言一笑,也知道苏漠是搭心他安危,微笑着摆手道:

    “无妨无妨,我虽然只有七品真气,可却是有货真价实的六品念力修为的,这回上又恰好带着许多机关,只要谋划得好,治死个山贼头领还是大有可能的!”

重要声明:小说《玄清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