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清天 正文 第五章 杀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吾弗知 书名:玄清天
    ( )    “哈哈哈哈!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

    瘦竹竿见对认出他来,心中更是兴奋,厉啸一声,就往那个男扮女装的不言少女扑去,同时口中厉喝道:

    “大哥出手!这女的上带的玉和那个宋逸辰的正是一对――就算不是他的姐妹也肯定是近房亲戚――甚至还有可能是她刚过门的老婆,咱们要把她献给大当家,比什么天马山人物都强!”

    矮壮汉子也正有此打算,那边这瘦竹竿刚开口,就合一扑,硬顶上面色大变的赵先生,同时朝周围众喽罗厉喝道:

    “都给我围好了,不用动手,只管看住这两个小家伙!”

    山贼众齐喝一声,包围圈又紧了几分,都看着两位当家来施展手段。

    众喽罗这么一围,却把采药队的众人都给让了出来。

    似田涛这般经验丰富的大贼,别的不说,一双招子就明亮得吓人,只凭着月光和个小火堆亮光就能看出那个宋家少女的份,临走前一扫,还能说出这少女是哪家出来的,这是何等的厉害的眼力,何等敏捷的心思――这半天功夫,哪还能看不出,这采药队和那宋家的人不是一路。

    另一个矮壮汉子也不傻,根本不提这采药队的事,只是招招死命往那个赵先生上递去,却并不让其余众人围攻采药队。

    那么,采药队会如何反应?

    很显然,作为一队上山采药讨生活的人,连遇见些凶猛野兽都是绕道而行,何况是一队拿着明晃晃刀剑的山贼们。

    整个采药队,僵在那里,不敢动作。

    赵先生见状心中大急,若是采药队肯动手,至少还有可能趁乱逃出,可若是他们不出手,虽然也算是“牵制”住了其余山贼,可这样一来,想要送自家小姐逃走,可就没什么指望了。

    赵先生心中大恨,然而,此时,他却也无力做些别的。

    两个山贼头领,竟然都是九品武者!

    赵先生虽然凭着自己九品顶峰的实力,连连出手,把矮壮汉子和竹竿的攻势都拦了下来,一力圈住。

    甚至还一时间大占上风。

    可他自家人知自家事。

    同阶一挑二,而且还是挑这明显经验丰富、手段老辣的两个山贼,赵先生就算一时间能以一敌二,也绝无法支持下去。

    何况,那个竹竿还是名声远扬的田涛!

    这般拉风的采花名贼,可能真气不浑厚,可能招式不凌厉,但是,绝对不可能,轻功法不过关……

    专业不过硬,哪能名传三府六道,哪能让千里外的小家伙都见过自己的悬赏画图!

    所以,怀疑什么,也不能怀疑田二爷的专业素养啊!

    果然,翻滚斗了十几招后,赵先生真气一时不济,招式慢了半拍,就听得那田涛长长笑一声,怪叫声中,体一转一折,便离了赵先生攻击范围,合朝那个一脸淡定的少女凌空扑去。

    “喝!”

    一旁正牌的少年虎吼一声,挥拳就朝田涛影打去,只不过以他八级武者的实力,委实不放在这位扬名四方的大贼眼里,信手一搭一挥,就见这少年吐血飞出。

    “嘿嘿,小妞,老老实实跟我回山,试试你家二爷的手段!不然,那两个人可就活不成了!”

    田涛见少女脸色太淡然,生怕她再玩一出贞洁烈女的招数,连忙出言要乱她的心,同时大手一张,九品武者的掌风四溢,便要压制住她任何可能的后续动作。

    少女顶着掌风,傲然抬头,毫不势弱的一掌迎了上去。

    “哈哈,好个烈妞!二爷我喜欢!”

    田涛见这少女竟然想硬拼,不由心中大喜,化掌为抓,侧一滑,让过她正面一掌,手摸上了她的膛和下腹,便要下手制活抓这妞。

    “老二小心!”

    正在田涛无限得意时,突然听见四周的惊呼和矮壮汉子的呼喊。

    呼声急急切切。

    几乎同时,那本当被制住,羞得满脸通红的少女眼中寒光一闪,左手柔若无骨的一绕一点,疾若雷霆般直点田涛的心口。

    被制住经脉真气的人,怎么可能发出这种程度的攻击?

    周围人又是一声惊呼……

    这让田涛很是享受。

    非常的享受!

    田涛脸不低眼不看,侧伸手,仿佛先知般,就要将这只柔荑握在手里。

    笑话!

    田二爷落草前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专业最对口的就是对付这些贞洁烈女,若是被这么一个雏羞涩表演就骗过了,哪来江湖上传遍三府六道的大名声!

    这位宋家的小姐想要只凭着这种业余程度的表演,就绝地反击一势扭转形势,那不是怀疑田二爷的专业素养嘛!

    怀疑什么,也不能怀疑田二爷的专业素养啊!

    田涛想像着周围众人又惊又佩的眼神,不有些飘飘然了。

    就因为这飘飘然,眼见宋家的这位小姐竟然手上又生变化,指尖一转,想点他掌上道,田涛也只是微微一哂,顺手一弹,就把这位小姐指尖暗藏、将吐未吐的针点弹个正着。

    早在她出指时,田二爷的毒眼就看出她指尖寒光暗闪,绝对藏着利器,如今眼见果子到手,哪还能让她翻出什么变化。

    不过,家大业大的宋家小姐,倾尽所有的一击,哪有这么简单――即便看不上“倾尽所有的一击”这个噱头,也要对“家大业大”这个前缀词保有足够的敬意才行啊!

    田涛指点刚弹中那枚长针的针,就觉得手尖一麻,一股冰意夹杂着这位九级战士的奇异真气,自指上飞快蹿上胳膊来,而自九品武者的强模真气,竟然一时间抵挡不住,不由面色大变,怪叫一声,就要抽飞退。

    “好厉害!好厉害的宝具……”

    田二爷虽惊不乱,自己也知道,这是自己大意了,这个宋家的小姐上竟藏有两件宝具,而且两件至少都是一等仿品往上数的品质,加上她绝地拼死一击,有心算无心下,竟让他这花丛老手一时间也吃了个小亏。

    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

    宋家这位小姐一击之后,刚想举步追击,就脸色一白,一股鲜红从嘴角溢出――显然早先一击用的是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法门,而且恐怕也只一击之力罢了。

    田二爷冷笑几声,刚想再添上几句乱人心神的话,就觉得后突然一股拳风打至,不由大吃一惊――九品武者灵感敏锐,被人打到前才能发现,已经是隐隐落在下风了。

    同行的矮壮汉子虽然肯定打不过那个赵先生,不过他本来练的就是皮粗厚外加缠人的功夫,就连八品武者,一时间想突破他的防守也不容易,何况那个赵先生还没到八品之境呢。

    想来,是这个赵先生见势不好,准备拼着受那矮壮汉子一击,也要开他,解那位小姐之危――甚至还有可能打着趁势带着这小妞突围的念头!

    只一个刹那,田涛心头百般心思转过,冷笑一声,飞退的形突然划出一个弧线,竟然是没有丝毫预兆的侧着开始往前飘去。

    田涛施展法避拳锋,随即脚下一点,便往前直掠而去。

    哼,能从田二爷手里夺走女人的家伙还没出生呢!

    只要我挡上一挡……

    “嘭!”

    一声脆响。

    一只手,轻轻按在转势前掠的田涛后腰――端的是无声无息――方寸之地,猛然发力。

    田涛惊叫一声,虽然发现了这记暗算,可奈何一步走错,施展了几番变化,掠势早成,气力用尽,根本生不出变化,即使竭力翻卸力,也被打得伤了根本!

    田涛这一伤,原本前掠之势,就变成了踉跄前行。

    宋家小家就在前面,眼见田涛受伤而来,哪还有不两眼放光的道理。

    一根足有三寸长的银针也不再掩饰,拿着就往田涛的脑门上狠戳。

    田涛被后那一掌拍实,早伤了内腑,一运气就觉得周痛楚不堪,哪还敢硬拼,脚下踉跄未停,就连忙要施展法避开前后两人――宋家的小妞倒是没什么,可后面偷袭的这位可就太不厚道了!

    从刚才那一掌看,明明就是九品武者的掌力,而且还不属于先前任何一人,谁能想到他这么没脸没皮,竟然还藏在人群里,只等着给他田二爷这么一个狠的――而且还心如止水的算清了田涛的变化,一点不为那个宋家小姐担心,全然是冲着杀伤这田二爷而来!

    而这时,田二爷也才明白过来,原来山贼众和那矮壮汉子喊的“小心”,说的不是这宋家小娘皮的后手,而是后面这无耻偷袭的人啊!

    然而,一切等到现在才明白,可就真的太晚了。

    宋家小姐的修为虽然平平,可碍着她手上两件一等仿品以上的物件,田涛一时间恐怕还没法擒住,而后面那无耻之徒又追得太紧,到现在还没照面呢,就先吃了这么大的亏,一不留神,恐怕就真要交待在这儿了。

    想到这里,田二爷心中一阵发狠,用出当年千里奔驰逃出围追的真本事,法运起,虽然不是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可也让那位宋小姐举针待势,却偏偏一时间竟不知如何追击。

    “无耻小贼,今天你们就都给爷爷陪葬!哈哈,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

    田涛似乎特别喜欢用这句,运转法时,脸上一片凌厉,满是疯狂大笑,突然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就往背后作势要扔。

    宋家小姐闻言一愣,感觉到田涛手上东西那眼可见的光芒波动,连忙止步后退,脸上不由显出几分惶惶之意,直恨不得一步退出个十里八里。

    背后那个还没照面的九品武者更是脚下连动,只凭耳朵就能听出他那疾退的体掠过草地的声音,田涛见状心中一喜,反手一按,却把那件东西按在自家后背,然后哈哈一笑,这招不知用了多少遍,还真是百试百灵啊。

    “唰!”

    又是一声轻响。

    只不过,这一次,却是一把锋利匕首轻轻捅入田涛后心的声音。

    田涛愕然回头,看着后一个十四五风的少年眼含冷光,拔出匕首便抽后退,远远离开他五六丈的距离,不由面上表更是扭曲。

    怎么可能!

    难不成他就是那个藏着的九品武者?

    可是,刚才他用宝具吓人的时候,明明听见往后飞掠的声音了啊!

    田二爷的耳朵可是当年主业还是采花贼时练出来的――怀疑什么,也不能怀疑他的专业素养啊!

    田涛面目扭曲,伸手前抓,却一个人也抓不到;踉跄向前,只是,却再也使不出他那奇诡法;口中嗬嗬怪叫几声,?液和血水混在一起淌下,却是半个字也听不清他说的是什么。

    噗通一声,倒地,不起。

    一位专业素养过硬的采花贼田二爷,就在这里,划上了生命的休止符!

    嗯,

    这就是,

    杀人了啊!

    苏漠手中持着犹在滴血的匕首,不很是文青的胡思乱想着。

    %%%%%%%%%%%%%%

    ¥¥¥¥¥¥¥¥¥¥¥¥¥¥

    ……收藏掉得……很是给力啊……

重要声明:小说《玄清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