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清天 正文 第二章 朝元遗产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吾弗知 书名:玄清天
    ( )    盘陵山中的采药队里,虽然没有什么高手,可却都有着好脚力,苏漠虽然是个十级战士,可走起山路来,却也未必比队里的伙计们强多少,更别提那三个实力不弱的山民了,若非苏大少一真气浑厚悠长,第一天翻过六座大山,还真有些吃不消。

    山路不比平地,若是在官道上奔走,苏漠自信,整个队伍里,除了那位九品武者不好说外,其他人都只有在他股后面吃灰的份。

    可在这山路上,犹其又在那个李姓的山民头领的引路下,一路行来,却只能和其他几个六七级战士水平的伙计们持平。

    当然,还有更不堪的。

    另外两个搭便车的少年,凭他们一个八级一个九级的水平,若非那位九品武者帮衬着,只怕在行进一半的时候,就要被抛开几座山的距离了。

    即便如此,采药队里还是有几个伙计明里暗话的讽着他们――若非他们拖着后腿,采药队现在本应当在两座山外的山民废弃的木屋里休息了!

    采药队进山,少则十余天,多的甚至要呆几个月,不过,按着眼下这个时节和雇主的要求,这次进山并不会耽误太长时间,只在路上采了少量药材的伙计们背后都带着吃食补给,三个山民又在行进途中顺手猎获了些食,是以晚饭倒还算丰盛。

    用过饭后,三个山民带着几个伙计清理出场地,又在周围撒了些不知什么材料的花粉药汁,这才安排众人睡下。

    众人显然都累得够呛,草草收拾了一下就找地方躺了下来。

    月正当空。

    山间风声吹过,山森哗哗作响。

    苏漠睁开眼,和不远处守夜的伙计点头笑了笑,便就势坐起来――玄清内息虽然增长缓慢,可修行本来就是件不见增、有所涨的事,不管如何,每天的功课却是不能耽误的。

    存神纳息,吐纳归元,这每天的功课,才是苏漠强大的根本。

    半个时辰后,苏漠缓缓睁开双眼,活动了一直体,抬头扫了一圈,却发现轮换的守夜人,已经成了那个黑?的山民头领。

    苏漠心中一动,悄悄起,朝坐在一株古树枝桠上的李头领笑了笑,便也运起法三两下蹿上了树枝,和这山民头领并排坐了下来。

    李头领见状也不奇怪,反倒笑呵呵的摇了摇手上的皮囊,随着皮囊中水声响动,周围便又飘起阵酒香来。

    苏漠连忙摆了摆手。

    李头领又笑了笑,小心翼翼的把那皮囊塞好装起,才轻声赞道:

    “苏少爷好用功啊!晌午时候那阵我们休息时,你就在练功,没想到晚上这么累了,竟然还这么刻苦,怪不得如此年轻就这么厉害!”

    苏漠闻言嘿嘿一笑,装傻道:

    “年轻人精力旺,当然要多修炼会儿才好!”

    真气的修行最大的一点坏处,就是在修炼真气时,不仅不会回复精神,反而会因为高度集中精神的凝神引气,使得修练后精神不济,需要更多的时间休息――像采药队这样劳顿一天,即便是李头领这样的山民,也会因为顾惜第二天的精神,不敢进行什么修炼。

    不过苏漠具玄清内息,在这点上却是占了大便宜。

    玄清内息的修炼本就介乎入定观想和引导真气之间,每天功课做完后,虽然还不能代替睡觉休息,却是不仅不会损耗精力,还会有很大的缓和作用,这才能在众人都累得倒地睡觉时,还能起做每天功课。

    李头领当然不知道这其中差别,便只叹道:“要是我年轻时有你一半努力,恐怕现在也不用天天在这山里讨生活了!”

    苏漠只行走了一,便也略微觉得有些吃不消,自然知道这些十几甚至几十年都这样进山是如何辛苦,一时间就想不出什么安慰的话,干笑两声,只能岔开话题,朝着那位九品武者的方向努嘴问道:

    “那几位,是什么来头,这一老二小的来山里,既不像是采药又不像猎兽,难不成还真是来观光的?”

    李头领扫了一眼那位九品武者,远远看着他们都无动静,才轻声道:

    “只知道那位九品武者是个唤作‘赵先生’的,而那两个少年里,好像也是一主一仆――至于他们来山里干什么,老李我却是真不知道了!”

    苏漠闻言一愣,奇道:“怎么,你们进山前不问这些事吗?那要是在山上出了什么事……”

    李头领闻言轻声笑道:

    “苏少爷不知道,我们采药队带人上山,向来是不问这些事,只要是药行的掌柜那边交待了,我们就带着人上山就行,至于进了山里怎么做,却要看他们的意思。有的跟了我们行走几天,觉得辛苦了,就再让我们原路带回去,有的觉得这山里没什么,就绕开我们采药的路线,自己钻进山林里找些什么东西――这些我们都不管,只要不是那些脾气大、又半点不经事的毛头小子招来什么厉害的野兽,就都和我们无关!”

    “我们只管采自己的药,搭上他们伙食――最多再给他们指指路,讲讲山里要注意的基本事项就是了!”

    苏漠听了眼前一亮,忙问道:“这么说来,那你们也不知道我进山来是干什么的了!”

    李头领瞟了苏漠一眼,似笑非笑道:“我们当然不会打听雇主的事,只不过,苏少爷您的事,叶掌柜那儿却交待了――宁肯不去那些凶险之地,少采些药,也要在半个月后安安稳稳的把您带出山去!”

    苏漠闻言一愣,不由苦笑着摇了摇头。

    弟弟苏涛抢来的那本《朝元诀》上,除了修炼上的事外,记载最多的,就是炼丹方面的事了,只不过那秘籍上只有些零散的药方和笔记,并不是一完整的炼药传承,旁人得去了,若非是中品以上的炼药师,还真整理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不过,对于苏漠来说,这些记载的价值,却太大了。

    根据那《朝元诀》后杂乱文字的说法,朝元居士本是炼药出,并且在炼药上天赋很不一般――于练武一道上,却只是中上,因为早年得了奇遇,才得了秘本《朝元诀》。

    只不过,是本残品。

    凭着这残本,本来资质只是中人之上,出又极是平常的朝元居士才成了五品武师――经过朝元居士修修补补后,《朝元诀》只能将人平安送入五品武师之境――不过,根据秘籍后面的记载,朝元居士最后成了四品武师,并且凭着丹药之力,数度想冲击三品武宗之境,只是一直没有得逞罢了。

    其原因,就是这位朝元居士的炼药手段。

    这位朝元居士在炼药上手段确实高妙,只不过,习武一道上,也着实平常的很――要不然,也不会自都有望晋级三品武宗了,却还只能把自的功法推演到五品境界上就止步不前。

    即便这位居士最后一门心思呆坐在盘陵山炼药,甚至还炼出了上品灵丹,限于资质,却还是老死在了三品武宗门槛前――并且在临死前把所有上品灵丹都用了个净,致使后人打开他的洞府后,只得了些他早用不上的中品灵丹。

    然而,即便是一粒他用不上的中品灵丹,也让受重伤,又受数种毒药的苏涛吊住了命,甚至还借势突破到了五品之境,

    可想而知,那位朝元居士的炼药水平是何等高妙。

    只不过,朝元居士炼药水平再牛,也和苏漠没什么关系。

    早在朝元居士洞府打开后,其中物件就被众多闻讯而来的武者们瓜分一空,洞府里更是被精通机关的人们敲打了不止三五遍,就算苏漠再去打扫一趟,也绝不会有半点收获。

    真正吸引苏漠来这盘陵山的,却是朝元居士笔记中记载的药材生长之地。

    盘陵山中珍宝药材无数,而且药力又莫名其妙的比外界都强些――这也是吸引朝元居士当年定居其中的主要原因――自然,也就会有大量的《玄清凝元经》修炼中需要的药材。

    梦中的苏漠就是为了采颗药材才会莫名死,而梦中苏漠的门派更是定居在一座深山中,可想而知,这炼药一道,对于玄清内息的影响究竟有多大。

    朝元居士炼上品灵丹需要的药材,自然有许多是那种极珍贵的,这种层次的药材,能移植回自家药园里自然是最好,只不过,药材生长自需天,盘陵山中绝大部分药材的移植成活率,都低得令人发指!

    所以,朝元居士所需要的许多药材,以及他见识过神妙、却还一时不明其药的药材,连着药材形状特和生长地方,都被他记在笔记中

    ……苏漠看到了……

    疑似通心莲的并蒂花成片的开在玉头峰山腰一个小池子里。

    疑似太草的霜华叶铺开在指剑山山头的一颗古树后。

    疑似三阳石、月影水、一线清三位一体的存在,被当成一处奇景,了了几笔,记得是落在骆驼峰两峰间的山谷里。

    朝元居士跑尽千山万水,以求炼出颗能让他晋级三品武宗的上品灵丹的精神,实再是给了苏漠极大的股舞!

    经过了张流风一番“恐吓”后,本来想着过两年再来看看这位前辈遗留下宝贝的苏大少,终于也忍不住了心中躁动,决意现在就借着叶家的采药队进山――至少也要把那笔记记载中离得近的几处药材盛产这地光顾了!

    李头领当然不知道苏大少打的是什么主意,只不过这位山民只看一眼苏漠那飘乎不定的眼神,就知道这位少爷心里肯定自己打着小九九――这种况,作为一个采药队头领,他还真是见多了!

    虽然一天下来,感觉这位苏少爷不仅子好,而且是有真本事,并且经他们几人点醒,对于行走山林的基本规则也有所了解,可若是说凭他这些本事,就能自己进盘陵山深处乱逛,李头领还真是可以拍着口说

    ――这厮纯属找死!

    轻叹了口气,李头领刚想暗点他几句,好让这少年郎别为了一时痛快葬送了大好生命,却忽然耳朵一动,眉头一皱,连忙迎风嗅了几下,忽然脸色大变。

    李头领刚想回头点拨一下,却见苏漠也是紧皱着眉头看往前方,见他回头,便朝着营地一指,低声问道:

    “需要叫醒他们吗?”

    李头领面色沉重的点了点头,喃喃低声念叨了几句祷词,这才下树,把营地中几人一一拍醒。

    跟着九品武者来的两个少年明显还没睡好,被拍醒后一脸不愿,只是看着那几个山民的凝重脸色,这才没说什么。

    “李头领,怎么回事?”

    队中惟一武者阶的赵先生收拾好后,见那三个山民和几个稳重的伙计正嘀嘀咕咕,便先皱眉问道:“这不是还没进深山吗,怎么晚上就出了状况了?是野兽还是什么虫群?”

    李头领闻言也是一脸苦笑,无奈道:“应当是野兽!山里变化向来不讲道理,虽说这里少见野兽,不过偶尔也会蹿来不少,这种事,也不是没有先例过,虽然那些野兽还远,而且咱们又处在下风向,不会传出气味,不过为防万一,咱们还是警觉点的好!”

    李头领见这位九品武者不太高兴,也是没有办法,毕竟,山民虽然有经验,可也只是有经验罢了,这盘陵山又不是他们后院,能早发现、早应对,就已经是他们极限,若是说只要按山民说的做,就没有危险,那这盘陵山里就不会葬送那么多武者了。

    众人小声商讨几句后,还是决定去看看况。

    虽说山里野兽通常不会成群,可也保不齐有什么特例,从几个山民抓风闻风中看,上风向那儿的血腥争斗场面不会太小,若是那些野兽真是势大,那这采药队也好早做准备,赶紧绕路避开才是正经。

    毕竟,即便是猎户,也要借助工具陷阱才能安心打猎,而像他们这些本行是采药出的,虽然也有功夫在,可碰上了野兽,却是能避则避,不然,万一和哪只野兽争斗中受了重伤或者死了,那就算得了兽皮毛的,又能抵几分钱财?

    难不成只为了和只畜生斗气,连下半生的正经子都不过了?

    李头领带着个山民,连同好奇而来的苏漠,三人就这样一起缓缓往血腥飘来方向移去。

    营地处众人则在另一个山民和九品武者指挥下,收拾好了东西,做好两手准备。

    “嗷唔……”

    随着一声狼吼,苏漠几人到来时,恰巧看到这场人兽大战的落幕。

    最后一匹狼,惨遭刀劈,永远的倒在了这盘陵山中。

    只不过,十余匹狼尸中,仅剩的两个人影,却也摇摇坠,呛啷一声轻响后,两人一先一后,竟然都再支撑不住,就此倒不起了!

    半晌,体无所动。

    苏漠借着月光,扫了一眼这似乎是两败俱伤的狼藉战场,不由有些目瞪口呆。

    %%%%%%%%%%%%%%%%%%

    &&&&&&&&&&&&&&&&&&

    ………………………………………………………………

    ……封面人物好挫……求推荐求收藏求安慰……

重要声明:小说《玄清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