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清天 正文 第三十八章 回笼觉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吾弗知 书名:玄清天
    ( )    谁掌握了信息,谁就掌握世界。

    这是苏漠梦中世界前十六年中偶然听说过的一句话,虽然不管梦中还是现世,苏大少都对这话嗤之以鼻,可不得不说,也句话在这定时间上说明了一件事

    信息,真的很重要!

    至少,在张流风淡定之极的抛出了大量信息后,饶是苏漠向来自诩心机百变、智深似海,可也不由被震得头脑昏昏,只能顺着对方的话题尾巴发言。

    这样,不好!很不好!

    苏漠深吸了几口气,才稳定住了心神,看着还是一脸明媚忧伤的张流风,沉声问道:

    “说了这么一大通,你今晚来,到底想干什么呢?不会就是想在言语上打击我一通,再显摆一下你的门派出―――要是真没什么事,我就回屋睡了。”

    张流风叹息一声――张流风今晚的叹息似乎特别多。

    “今晚出来散心,本来是为了另一件事,不过遇见你,却让我想起你弟弟来了!怎么说,你弟弟也是帮我突破九品武者之境了,如今虽然不得不打伤你,可我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应当挽救一下你这失足少年,免得你坐井观天,难免死在外头。”

    “不过,说到这,我又觉得,你倒也不一定就是失足了!毕竟,再过两个月,府院会后,你就要到军伍里去了,大离军伍最喜你这种苗子,军队中又有许多外人不知的秘法,你到了那里之后,再有其他际遇,也未可知。而且,就算没有其他际遇,军队里,也总比外面好混,你在里面混上几年,再回来当上苏家家主,兼任个学府的老师,倒也是件好事!”

    苏漠听得莫名其妙。

    “我今年才十四,还有两年才会参加府院会,两个月后的府院会和我有什么关系,就算有关系,我又去军队干嘛!”

    大离虽然国内还算昌平,可边境战事却还连年长存,像军队这种高危去向,向来只有那些资质一般、家境一般的学员,或者那些矢志报国的神经病才会前赴后继,像苏大少这般况,就算是未曾做那个梦前,也自觉能进个普通门派――若是看在弟弟苏涛的面上,便是那几个极有名气的门派,也不是没有拜入其中的可能――何曾想过去军伍里厮混。

    张流风闻言再叹一声,无奈道:

    “大离学府之属,只要达到十级战士境界,不论岁数,都要参加每年一度的府院会――咱们学府也是一样,只不过,这几十年里,都没有不到十六就达到十级战士的学员罢了!而府院会上,像你这种借助外道使得周道全开的学员,大门派不屑要,小门派没本钱要,惟有军队青睐你,多半会点名要你――这种况,大离王朝内三大圣地,六大门派虽然都能要人,可人有却不会收你作内门弟子――你不去军队,又能去哪?”

    苏漠一愣,脑袋中诸念飘过,旋即灵光一现,勃然大怒,指着张流风喝道:

    “说谎也不打个草稿,学府里早到十级战士的,你不就是一个!你早在三年前就是十级战士了,现在不也好好站在这――你这睁着眼说瞎话想哄谁呢!”

    张流风摇着头呵呵一笑,举起酒瓶又喝了一口,道:

    “我不是早说了嘛,我和你不一样,我早在五年前就被天河派长老收为弟子,只不过当时若是入门,只能从外门弟子作起,而我又不愿离家,才在学府里挂个名,一直不去罢了――不然你以为我手上这把顶尖宝器仿品是哪里来的――天河派作为大离王朝六大门派之一,虽然比不得莫愁圣山威名在外,可其中一位长老,办这点小事的能量,还是有的!”

    天河派的弟子!

    苏漠看着眼前白衣飘飘、自称是天河派弟子的张流风,脑中一阵翻滚,这才想起来这厮早提过自己出不凡,只不过也不知是不是酒气还未消,脑中翻腾半晌,最后竟冒出了一个诡异念头:

    原来这厮号称临汾学府第一个自产的九品武者学员,全然是扯淡!

    悲摧的临汾学府,还是一个自产的武者级学员还没有啊!

    苏漠脑海中一个诡异的念头还没走完,就听张流风接着说道:

    “两个月后的府院会,你弟弟或许会施些手段,让你进入哪个门派。不过,三大圣地肯定是不会要你――如果他们肯要,那早在当年你弟弟走时,就一起收你走了――至于六大门派,虽然比起圣地差了不少,可是只凭一个真传弟子就想让他们收下你这等弟子,也还是多半不能够,而即使你弟弟舍得什么好东西,勉强让你进了门派,你在门里的子,也绝对不好过,毕竟,你弟弟再厉害,也是你弟弟的事,像你这种后注定只能凭丹药之力晋级九品武者的,在那种大门派里,哪能有什么好子过。”

    “何况,不要说六大门派,就是那些差些的宗门,除非你在门里有靠山,或者肯伏低作小,给那些有靠山的当个狗腿子,否则也不会有什么舒心子!”

    “所以说,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去军队,混上几年,然后在这临汾城里安安稳稳的持掌苏家的好!毕竟,只要有你弟弟的名头罩着,不管你本修为如何,临汾城、甚至盘陵府都能够你折腾的了。”

    张流风抬头看看天色,也不管苏漠听完后一脸便秘的表,只是把手上酒瓶好好系在腰间,然后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随手扔给苏漠,长叹一口气,道:

    “若非是承着你弟弟的人,我还真不愿费这么口舌――毕竟,虽然流云老说我是个话痨,可对于一般人,我还真没什么说话的兴致!”

    “赌斗上的东西,我正好上就带着件,现在就给你,明天一早,我就要带着我弟弟,和那个师父一块去天河派正式入门,现在给你,也省得家里面再出血了。”

    张流风说走就走,提升运起法,飘飘摇摇的就下了苏漠的屋顶,边走边说,用着极平淡的语气继续道:

    “脉全通,十倍增幅,都是难得秘法啊,可是,外面的世界大得很,也精彩得很,更是血腥得很,不是你这种只凭取巧之道而前行的存在能染指的!”

    “更精准一点说的话,那就是――真正的武者世界,没有你这种人立足的地方,如果不想像被你弟弟轻松斩杀的那些三流武者一样,就好好在经营家族,不要老拿着你那些莫名其妙的‘自傲’了……毕竟,别人,可没我这么好的脾气……若能杀人灭口的话,也未必肯看你弟弟的面子……”

    张流风乘风而去,余音袅袅。

    苏漠一脸晦暗莫名,可听了张流风这种张狂无礼的话,却是罕见的没有出口反驳,只是自己呆坐在房顶上。

    银轮渐西沉,金乌东起。

    苏漠就这样在屋顶,呆呆的坐了半个晚上。

    清晨第一缕阳光还没见着影,临汾学府开始有了些动静。

    苏漠恍若初醒,突然冷笑一声,站起来,把手上那枚小巧的铜镜收入怀里,朝着张流风走的地方,重重的啐了一口,翻下了屋顶,弄好铺盖――睡起了回笼觉。

    被褥都是好被褥。

    美滋滋的睡意来侵,苏漠舒服之极的呻吟一声,在将睡未睡际,嘴里喃喃嘀咕道:

    “什么玩意儿!”

    ……………………………………………………

    感谢留泪同学打赏和支付,本书的第一次啊……还有之前的评价票也是……

    嗯,今天还有一章,然后第一卷就要完了――本来这章将就一下的话,也差不多能完,不过,我感觉一卷三十九章要比三十八章好听点――接下来又要换地图,改地方打怪升级捡装备……

    而且,很巧的,今天(或者是昨天?)下新书榜了――果然,不论好事坏事,什么事都要挤在一起啊!

    所以说……推……荐……票……和……收……藏……啊……

重要声明:小说《玄清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