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清天 正文 第三十七章 目瞪口呆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吾弗知 书名:玄清天
    ( )    张流风看着苏漠撒酒疯,不由摇头一笑,翻手一?,就往苏漠头顶落去。

    掌风凛冽,一下便把苏漠的酒意激醒了大半。

    苏漠连忙抬手去挡,张流风却是掌势一变,三转两转,不知怎么的,就在苏漠额头轻敲一记。

    “你……你这是……”

    苏漠吃了亏,脾气就发了起来,虽然还不知张流风来意到底如何,可张口便要大喊――好汉不吃眼前亏,苏大少如今伤势未愈,哪肯和这个九品武者死磕,倒不如叫醒学府学员,先定这个张流风不甘失败,半夜偷袭的罪名!

    张流风见状微微一笑,右手又压,掌风压得苏漠一口气未接得上来,叫喊就腹死胎中。

    然后,又是一记敲在苏漠额头。

    苏漠大怒,抬手反击。

    张流风挥手化解,然后,还是一记敲在苏漠额头。

    然后,又是一记敲在苏漠额头。

    …………

    “算了算了,想敲你就敲!真搞不懂你们这些人,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别人屋顶敲人额头有什么好玩的!”

    苏漠连续被敲了十几记后,终于认清了现实,不再反抗,一股坐了下来――气机感应根本抓不到对方轨迹,真气又全然不是对手,这种况下,不是全然吃亏才怪呢!

    张流风见状微微一笑,终于开口道:

    “怎么,不再试试你的那种能感应敌人气机的奇特武技了吗?”

    苏漠闻言心头一震。

    “感应气机,你怎么知道?”

    “感应敌人气机,诚然厉害,即使是许多入品武者,也都不能领悟,可是,若是你以为只凭这个就能横行天下,那就大错特错了!至于真气……”

    真气?真气又怎么了?

    苏漠一个念头还没转完,就察觉出张流风一掌按来,却不似先前几回一样弹他额头,而是以一种不容抵抗的态势,按住他的肩膀,然后一股沛莫能御的真气,以另一种不容抵抗的态势,在他体内经脉行走一圈!

    这……这是怎么回事?

    苏漠早在看出不妥时,就用出了玄清内息的十倍、甚至更多的增幅。

    可是,即便用出了这更加剧内伤的真气……

    竟然,还是抵抗不了张流风的真气!

    怎么可能!

    苏漠麻木的震惊着,徒劳将自暴增后的真气围追堵截,却还是任由张流风的真气行走一周后又退了回去。

    “嗯,这种伤势,应当能躺上两个月!”张流风收手后,似乎感觉到了苏漠方才“自残”的程度,满意的拍了拍手,扫了一眼还在呆滞中的苏漠,呵呵笑道:“怎么?不敢相信?不明白为什么你体内另一股隐藏的真气明明能使你本真气增幅十倍以上,怎么还会被我轻易压制?”

    苏漠闻言呆了半天,突然跳起来,指着张流风大叫道:“你……你到底是谁?你不是张流风!张流风和我赌斗时,明明……”

    张流风挥挥手拍掉苏漠伸出的手指,轻叹道:

    “你不会真以为自己凭着那些小手段,就能和九品武者拼个两败俱伤?”

    “我在演武台上,只是把自己真气控制在刚好和你持平的地步罢了――当初我挑战你弟弟时,你弟弟虽然是六品武师,把真气压制在刚好和我持平的地步,却依然能完胜我,如今我作为九品武者,用出和你相当的真气,却只能勉强胜你一筹,甚至还被你用那种小手段拼个两败俱伤,已经很丢人了!”

    “现在我用的是九品武者的真气,你不入品级,当然没什么反抗力――话说,难不成,你还真的以为,凭你那些手段,就能拼伤一个九品武者?”

    苏漠听着张流风的解释,有些失魂落魄的跌坐下去。

    精心准备,自以为得计的谋划,勉强能接受的结局,结果却发现,这一切不过是对方的“玩闹”罢了,这种现实,却让苏漠一时间如何接受。

    张流风见状不由又摇头叹道:

    “唉,不过,你也别灰心,你那些手段,只要不出去乱逛,也足够你在这临汾城里受用的了――何况你还有个莫愁圣山的弟弟,只要不出去遇见那些……”

    “哼,你今晚来这,就是为了恶心我?”苏漠终究是个倔强孩子,虽然一时间被张流风展现的“现实”惊得有些失魂落魄,可一旦缓过神来,立即发现自己又被这个张流风绕了进去,哪容得他再说什么乱七八糟的的话,起冷笑道:

    “不过是早晋级罢了,在这装什么大尾巴狼!如今你手段高,那是你等阶高,赌斗时你放水,那是你愿意放水,就算你本事再高,可既然你输都输了,还在这显摆什么?更何况,你也不过虚长我两岁罢了,如今我还是十级战士,自然打不过你,可小爷我也晋级的时候!到时候,凭我的根底,像你这样的,来三五个也不够我填牙缝的!”

    苏漠发起颠来,连莫愁山那个姓杜的四品武师都不放在眼里,何况眼前这个九品武者!

    先前不过是被这厮一番表演和那几口烈酒绕进了死胡同,可被冷风一吹,苏大少翻转过来,哪会在口舌上饶了对方。

    “凭你的根底?”张流风听了苏漠的反击,却是面上一愣,用一种离奇的眼神看着苏漠,反问道:“你有什么根底?”

    “我……”

    苏漠哑然,总不能为了争一口气,把自己感通脉的事都卖出去!

    “哦,对了,难不成你是想说,凭你周道全感,经脉尽通的根底?”

    张流风淡淡说来,却字字如睛天霹雳,震得苏漠又是一阵外焦里嫩。

    “八级时感应周道,九级时炼通所有经脉,真气浑厚,确实无人可及!可是,这样一来,你究竟想拿什么来突破九品武者?”

    张流风缓缓而言,却说得苏漠心惊跳。

    “你弟弟给你这功法时,难不成就没跟你说过?你既修炼了这种速成功法,又另练了其他属真气,难不成你还以为自己能晋级九品武者?或者说,难不成,你以为,后你晋级的九品武者,和我这种九品武者是一种概念?”

    “你感应道是凭着其他法门感应的!难道你就不知道,如果不是本真气感应出来的道,那么晋升九品武者时的那一步,断然没法子自然渡过?而且,你体内还多存了一股真气――即便那真气再玄妙,难道你就不知道,除非你能将两股真气炼成一体,否则即便借助丹药晋升了,也只是个“半成品”?这两条路一堵,你想晋级九品武者,嘿,除非你愿意服用莫愁山的破天丹,以后也只凭着丹药之力晋级,再没有自然晋级的可能?”

    苏漠目瞪口呆。

    张流风看他这模样,摇了摇头,举瓶又喝了口酒,才又轻声道:

    “我五岁开始习武,十岁才成为八级战士,十一岁时被我那个当着天河派长老的师父收入门下,本来他当时就要带我回山门,不过我想带着我弟弟一起去,他却怎么也不许,说以我弟弟的资质,即便是去,也只能从苦工弟子做起――苦工弟子,不仅要做很多很多苦力的活,还得练那些很差很差的武学,我当然不可能同意,于是这事就吹了……”

    “他只给了我一部天河派入门的功法――那是部连天河派苦工弟子都能修行的功法,我就看着那上功法,然后乱七八糟的的练了一通,一年之后,他又来看我,才发现,我走了错路。”

    “我感应了很多道――说起来,这事还要怨你弟弟,你弟弟那年被莫愁圣山收走,传出了当时感应一百零八处道的传言,我当然不可能服气,于是,就凭着秘法和我自己的巧思,多感应三四十个道!”

    “小孩子,当然是不懂事的,只以为道感应的越多越好。”

    “而也因为这个不懂事,我在十级战士上,硬生生呆了三年――直到几个月前遇见了你弟弟!”

    “我凭借其他秘法感应出来的道,应用时与自感应道一般无二,也有修炼养护之法,只不过,即便如此,想突破九品武者之界,却也不得不在门在踟躇了三年,才借机缘晋升成九品武者――你有多少道是用其他真气法门感应出来的?或者说,你有多少道是凭自真气精力感应出来的?而就你这般况,想要不借丹药等旁门方法,不走最下等的感应属之道,你又要花上多少年,才能晋级九品之境?”

    张流风絮絮叨叨,很有话痨风范的说了一通。

    苏漠,却惟有继续目瞪口呆。

重要声明:小说《玄清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