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清天 正文 第三十四章 比试开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吾弗知 书名:玄清天
    ( )    清晨的爽风轻拂,也吹不去临汾学府一众学员们焦躁的心

    “明明这就到时间了,怎么这两边人一个都没到!”

    早上的太阳虽然并不灼人,可早早来占着位置的学员们还是觉得时间过得太慢,眼见时辰将至,双方主角却还都不见踪迹,纷纷议论之声就一阵一阵的起伏在这演武场内。

    “来了来了!张家兄弟俩到了!”

    不知是后排哪个眼尖的学员叫了一声,还在议论中的学员们纷纷起回头,正见到张流风和张流云二人并肩而至。

    张家兄弟十五六岁的年纪,长得都颇为清爽,又是一样脸型,虽然称不上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却也有七八分相似,含笑并肩而行,倒也有几分莫名气势。

    两人来了之后,和几位老师打了招呼,就都到演武台那儿等着――张流风更是举步上了演武台的观礼台上,和台上几个老师说笑几句后,竟然就这样坐了下来。

    张流云却是笑眯眯的在台下找个地方,悠然自得的等着苏漠的到来――脸上表即便不是兴高采烈,也算得上神采飞扬了!

    “这形势可不太妙啊!”方凌峰看着张家兄弟这气势,抬头看了看天色,心头也不由有些发慌,小声嘀咕道:“都这个时辰了,苏漠那小子还没来,不会是怕了,自动弃战了!”

    叶秋闻言面色一沉,想骂这厮两句,却懒得开口――直接敲了他脑门一下。

    只不过,眼下形,连方凌峰这种苏大少的朋友都这种想法,何况其他一众学员。

    更是有些家底背景深厚的,就又开始神神道道的发布着张流风其实已经成为九品高手的传言,而原本不太相信的学员看着张流风竟然大大咧咧的坐到观礼台上,原本心中不信的心思就自然消了大半,也都怀疑起苏漠早得了消息,所以才不敢来演武台了。

    噪杂声中,时辰又近,原本定作裁判的几个老师也都有些坐不住了。

    李铭启皱着眉头走到方凌峰几人前,低声问道:“怎么回事,苏漠那小子呢,这都快时间了,还不见个踪影!”

    方凌峰几人相视苦笑,齐齐摇头。

    见李铭启面色有些发黑,叶秋也无奈道:

    “苏漠自从那天江阳学府的事后,就一直窝在他家里,我们也没好意思去打扰,哪能知道这是什么况……呃,难不成他忘了?要不然,咱们叫个人去苏家问问?”

    李铭启抬头看看天色,脸色越发黑沉起来,转和另外几个老师商量几句后,就定下了主意,一指方凌峰,低喝道:

    “你,去苏家看看!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后面众多学员见这形,又是一阵嗡嗡议论,而方凌峰无法,也只能瞪了一旁多嘴的叶秋一眼,心不甘不愿的起准备去苏家跑一趟。

    “来了来了!苏漠来了!”

    又不知是后排哪个眼尖的学员叫了一声,场中的气氛也都被这一声叫唤挑起,乱轰轰的闹了半天。

    苏漠来的形象,可就没张家两兄弟那般风采照人了。

    也不知这位匆匆忙忙赶来的苏大少究竟忙得什么,只见他一白色劲装,虽然还没变成灰色,却也明显靠近了“风尘仆仆”这个等级,到了演武台下,看着一众老师板着的面孔,饶是其面皮厚实,也不由红着脸连连道歉。

    “算了,总算没误了时辰,等收拾好了,就上去。”

    大离王朝武风昌盛,对于比试这类的事再上心不过,对于约好的比斗,更是有十分严苛规定――迟到、甚至压着最后的时间点到,都是不许的――当然,规定虽多,可现实中全盘遵守的人,却是一直都不多。

    几个老师虽然面色不渝,却也不愿拿着这点事较真。

    像苏漠和张流风这种赌斗,竟然招来老师上赶子当裁判,整个学府学员不上课的来观看,若是在苏漠梦中,不论是前十六校园生活,还是后十年的修道生涯,都可谓不可想像、混乱无序之极!

    然而,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现世中,这种作派,人人都习以为常,也无人感觉有何不妥之处――只不过,在学府里比斗这种况,因为担任裁判的都是老师,学员们一般都会比老师来得早些,像苏漠和张流风这种作派,都是非常态的存在。

    李铭启虽然军旅出子颇为古板,可倒底是护着自家学生,看苏漠这匆忙样子,知道他不是刻意玩弄些什么“心理战”,心思一转,反倒有些怕他一时缓不过神来,输了比斗,便言语中想让他再多调节一阵再上。

    苏漠看着李铭启关切眼神,倒是有心应承下来,只是搭眼扫过其他几个裁判有些不善的神色,却不得不很遗憾的放弃了这个想法。

    比试这种事,向来是宁早勿晚,只要人到齐了,双方同意就能开打,也不一定非要待到那个点儿。

    苏漠轻松一笑,提上了演武台,扫了眼还在看台上坐着的张流风,便朝李铭启微笑道:

    “不用,既然时辰差不多了,要是没什么问题,咱们就早开打早了事!”

    一言既出,全场哗然。

    “好嚣张!”

    “嘿嘿,再怎么说,人家也是连灭江阳城学府十级战士的,如今对付张流风,当然有信心这么说――张流风当时也没去平城挑馆,可到那天只见他弟弟被人打下台,他自己却从头到尾都没出现!”

    “这倒也是!”

    “哼,是个!人家张流风是早晋级了九品武者,不屑和江阳城那些战士级的计较罢了!你别看苏家那小子现在嚣张,等张流风上了台,恐怕三两下就真被了事了!”

    “九品武者?不会,学府里面出武者可是件了不得的大事,要是他真成了,就算他不说,学府里老师哪能忍得住――那早该传遍盘陵府了!”

    苏漠如此言语,连台下众人都听得不顺心,可想其神态如何可憎,然则张流风却是不惊不怒,依旧意态从容的走上演武台,盯着苏漠瞧了几眼,忽然笑道:

    “我虽然不知道你怎么才晋级十级战士,几天内就达到十级真气圆满之境,可只凭这,想要‘早开打早了事’,却是还不够――不知你还有什么手段依仗?”

    苏漠闻言嘿一笑,道:

    “我的手段多得很,打起来了,你自然就知道!”

    “也好!”

    张流风也不是个说废话的,微微一笑,便即开打,一招“天狼奔袭”直冲苏漠口而来,

    只从这一招的名字,就能看出它出自临汾学府里的大路货“天狼拳”。

    而说起天狼拳,苏漠还直偿怕谁――连练了它几十年的李铭启都说苏大少在这一路上“尽善尽美”了,所以,只要真气跟得上,苏大少哪还怕什么招式变化,怡然不惧,抬手应敌,用的也是“天狼拳”的变化。

    天狼拳作为军中武技,变化简单明了,只一转眼功夫,两人上手便接连拆了十几招。

    十几招后,苏漠便发现形势不妙。

    苏漠和张流风交手中,真气相交,虽然觉得对方真气虽然凌厉浑厚,却也发现,这九品武者的真气,并不如自己早先想的那般不可抵抗,苏漠在这方面虽然略处下风,却还无伤本

    真正要命的,却是苏漠早先怎么也没想到的――招式变化!

    坐拥“天地交感”境界的苏漠,竟然在招式变化、气机感应上,被张流风压制住了!

重要声明:小说《玄清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