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清天 正文 第三十章 初战十级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吾弗知 书名:玄清天
    ( )    十级战士和九级战士之间差距有多大?

    战士等级中,八级圆满感应道,九级顶峰贯通经脉,这两个等级中,是最不容易体现差距的,因为感和通脉都是技术活,而且这两项活动中,都需要修炼者投入大量的精力和心血――所以,这两个等级的提升,更体现在潜力上。

    而过了这两个关口,所面对的道路便豁然开朗起来――八级九级的积累,在这个等级上完全暴发,道和经脉打通,周真气圆转如意,真气质量、数量和应用上,都有了极大的提升,战斗上升级的可不止不星半点。

    苏漠一说要以九级之挑战江阳学府的十级战士,江阳学府那里还没作什么反应呢,临汾学府自己地里的那些小学员先都炸了窝,所有的学员都一脸震惊的交头接耳,一时间。整个演武场都被这种嗡嗡的议论声笼罩。

    九级战士能打得过十级战士吗?

    至少,临汾学府这地方里,还真没有过先例――即便是近年号称临汾学府创府来第一天才的张流风,也只在同级里逞威风,从未演示过这般奢遮之事!

    苏漠站在台上,懒得理会自己学府同学们那种看疯子的眼神,只是微笑看着江阳学府的白面青年,见他白脸一阵青红变化后,果然露着狰狞的叫上一个十级战士学员上台,这才松了口气。

    苏漠晋级九级战士后,虽然视同级的存在如粪土,更隐隐连大多数十级战士都不放在眼里,可实际上,却还真没和哪个十级战士交过手,如今逮着个机会,怎能不趁机试试手――这都马上要和张流风这个九品武者赌斗了,要是连个十级战士都拿不下,那还不如自己赶紧把赌注送去,闭门认输的好。

    江阳学府那边上台的,是个高大魁梧的强壮少年,上台后,抖了抖他那粗壮的胳膊腿,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盯着苏漠,摇了摇头,沉声道:

    “你真想好了?要和我比试?”

    苏漠这边刚笑着点了点头,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这成年壮汉一般的低吼一声,带着凛然威风,一招黑虎掏心就递了过来。

    苏漠虽然头一次与十级战士正式交手,又是头一次遇见这般似憨实精的强横人物,可心中却是不怒不忧,本着天地交感的气机指引,后退半步,躬作势,也是一招黑虎掏心,以拳对拳,直直顶上了这招。

    “嘭!”

    双拳相撞,一声短促低沉响音后,便又各自分开。

    苏漠连退七步,堪堪退到演武台的边上,才止住了形――而江阳城学府的学员,却只退了小半步。

    这次硬碰硬,看起来是江阳城学府的学员占了上风。

    当然,也只是“看起来”……

    苏漠连退七步后,脚后一蹬,行云流水一般借势前冲,直奔还呆立着不动的江阳城学员而去,又是一拳黑虎掏心打去。

    江阳城学府的学员见状,眼肿凶光一闪,前踏一步,抬手出拳,低吼一声,也依样一拳打出。

    这一次,苏漠退了三步――江阳城学府的学员也退了三步。

    苏漠进退转化自如,不等对手缓过劲来,又是一拳。

    苏漠退了一步,江阳城学府学员还是退了三步。

    再一拳。

    又一拳。

    还是一拳。

    苏漠的拳头一次比一次有力――或者说,江阳学府学员的拳头一次比一次无力。

    六拳之后,又退到了演武台的边缘,只不过,这一次,退到边缘的,却是江阳学府的学员了。

    这种水平的比试,台下临汾学府众人自然是看得如痴如醉,从开始苏漠不敌、险些跌落演武台,到后来形势急转直下,江阳学府少年一拳一退,最后竟被到这般地步,不由齐齐摒住呼吸,生怕错过了眼前这九级战士把十级战士打下演武台的盛况。

    苏漠一脸淡然的看着被到演武台边的江阳学府少年,自己最后一拳又要打去,对方竟虎吼一声,拳还要直接,眼中不由流露出一丝欣赏之意。

    说实话,这种硬碰硬,本不是苏漠的本意。

    第一拳打出时,只是为了想试试自己和十级战士在“硬件”上到底有什么差距罢了――从那一拳中,苏漠才知道了,自己真气浑厚无双,只是本九级真气的质量却还是逊了正经的十级真气一筹,而十级战士的真气也不像九级战士那般孱弱,两下相较,苏漠竟只是小占上风,从真气上来说,并没有什么绝对优势。

    而两拳相交,除了真气,比的还有**力量,在纯拳力上,显而易见,宛若成年壮的江阳学府少年占据绝对优势,这使得苏漠虽然在真气上小胜一筹,可在拳力上却是完败退出,拳力上的不足,连带使得真气的优势也发挥不出,不得不连退七步,这才泄去了那股劲道。

    不过对方也不好受,强忍着――当然,也可能不是强忍――不退步泄力,自然就要承担两力相撞的震,一时间只能呆站在原地。

    看着这种形,苏漠当然不可能好心等对方回气缓神,自然而然的反脚就又攻了上去,本意想在抢攻中使对方惊慌出错,一举定下胜局,然而,却没想到对方竟也是个犟脾气,明知第一次硬拼没捞着好,却还是一次又一次硬拼,半占也不玩什么虚实变化。

    而之后的一次次对撞中,苏漠诚然展示了他强大的气机感应与变化――第二次对碰后,苏漠的卸力法子便一次比一次纯熟,真气机巧变化更是让对方找不到半点头脑,只能一次比一次吃亏更大。

    江阳学府的少年,却也表现了他绝非草包的一面――如果他真是只一根木头的来硬的,面对真气变化诡异近妖的苏漠,早该在第四拳对撞时,就跌落下演武台了,他能支撑到第六次拳拳相交,才只退到演武台边缘,本就说明了他的精明……

    没错,

    就是精明!

    眼见苏漠脚步轻移,追上前,第七拳打来,一直面色沉重的江阳学府学员,突然露出了个奇异笑容。

    江阳学府少年站在演武台边缘,两脚立定,一直粗壮笨重的体,忽然如游鱼般滑动一下,让过苏漠的第七拳,右手熊臂如轻风拂面般,一搭一引,轻轻巧巧化带住苏漠冲势,左手却是一搂,便从后面兴起一阵恶风,照准苏漠已经空门大开的后背拍去。

    还真是精明啊!

    苏漠看着对方这式变化,眼中欣赏之意更浓,对方这一招无论时机还是变化,无论前文铺垫还是爆发之给力,都足以让苏漠欣赏到几乎佩服的地步。

    敌深入,这种事并不新鲜,也谈不上经典,然而,由这个壮熊一般的少年使出来,却当真是妙至颠毫,浑然天成。

    苏漠有理由相信,若非他有天地交感的本事,早在对方招式变化前,就看穿了其拳势变化的趋势,即便他真气再升一级,也要被这位老兄临阵反水一巴掌拍下台去,配合这位的本色,合伙演个绝地大反击的场景。

    然而,可惜了,偏偏我就有天地交感的本事啊!

    苏漠轻叹一声,本来一往无前的势子说止就止,体巧妙之极的滑个半弧,脱离了他那背后一掌的攻击范围,同时反手一搭,按着他收不及的左臂,轻轻一送,就把这个脸上还带着笑容的粗壮少年给带到了台下。

重要声明:小说《玄清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