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清天 正文 第二十六章 江阳学府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吾弗知 书名:玄清天
    ( )    “放肆!”

    正当演武台下一片嘈杂的时候,学府领导们专用的看台上忽然传来一声厉喝,这一声虽然不大,却离奇的震全场,把台下众多学员震得口一滞,只胀红着脸却不能再口吐心

    一台上,个白面青年冷着脸孔站起来,冷冷道:

    “这成什么样子!场上比武,自有胜负,不过输了一阵,就这样口吐恶言,临汾学府风气,难不成就是这么个样子!”

    场下众学员被这人问得哑口无言,也不知是真被问得羞愧了,还是被这青年气势压住了。

    “嘿,这是怎么回事?这小白脸是哪来的,怎么在台上叫得这么凶?”

    方凌峰见台上那人说了一通后,演武台上的那个少年却还是在那儿站着,不明所以,皱着眉头问旁边一起看闹的人。

    那人也是学府的学员,回头一看,认出是方凌峰和苏漠两人,眼睛一亮,连忙拉住两人,三言两语就把这几人的份说个明白,然后一脸企盼的看着二人,显然是想让他们上台扭转乾坤。

    听了这一通,苏漠二人才知道,这台上站着的,是江阳城学府的学员,正向台下的临汾城学府学员们挑战――已经打败了好几位学府里出名的高手,得胜后还很是不屑的说了几句不不阳话,这才引起群愤。

    而刚台上出话震住场面的小白脸,则是跟着他们来的一名老师,标准的九品武者――也亏了这修为,他这才能镇得住场面。

    不过,江阳城学府的学员老师,没事来临汾城学府来摆什么威风?

    江阳城是盘陵府的大城,比临汾城这种县城不知强了多少,怎么突然有心到临汾城这种乡下地方来显摆。

    看着苏漠二人明显疑惑的眼神,那位小学弟虽然心急,却也不得不细讲了起因。

    如今距府院会还有两个月时间,正是“挑馆”的黄金时期――就像临汾学府,也正好在今天派出一伙血少年,在领队老师带领下,到平城里挑馆去了!

    不过,这江阳城学府的孩子们,却不是专门来找临汾城池府麻烦的,毕竟,是正式的“挑馆”话,都会提前知会对方,绝不会出现到了门前,却发现对方其实已经出门挑别人去了的乌龙事件。

    江阳城学府这一趟是去挑另一座大城里学府的,如今小胜之后乘水路而归,路过临汾城后,停下歇息一天罢了。

    然而,就是这一歇,却又让这些血少年们歇出了事端。

    出门领略“乡下风光”的江阳城学员,在街上偶遇临汾城学府的学员,一言不合,大打出手,虽然有意思,却也算不得什么新鲜事,毕竟,少年嘛,又都是练武的,难免就有些口角争斗。

    不过,这些江阳城的学员们还真是不走运,能派出来去挑馆的,怎么也不可能是弱者,若是遇见个稍弱点的临汾学府学员,即便一言不合,打就打了,就算打人一顿,大不了让老师上门说两句好话,大家到仙人居吃吃喝喝一顿,也就算了!

    可是,没奈何,临汾城学府里三百多号学员,他们遇见的,偏偏是一肚子气的朱明哲。

    朱明哲自从被苏漠打败,不仅自己家丢了几千两黄金的物件,还平白让学府失了三个免试名额,地位就很是尴尬,不光几位老师看他的眼神很是微妙,连这次出门到平城挑馆,也不曾带着他这个九级战士里稳坐前三的人物去――这孩子心中郁结,可想而知!

    那几个出来散心的江阳城学府学员,都是些八级九级战士,还有几个在到挑馆失利的,走在一起,相互调笑几句,几句话间,不知怎么的,却捎带上了调笑临汾城的教育水平――这几句话,又正巧被一肚子郁结的朱明哲听见了――却哪还能得了好!

    一番言语后,朱明哲终于不负自己临汾城学府里“毒舌”之名,挤兑得这几个孩子真一个个单挑,然后,这位临汾学府里除了苏漠外,战斗力最接近十级战士水平的不得志少年,在这些平阳城学员上出了口气后,心清爽的回到了学府。

    朱明哲心清爽,自然就有更多的人心不爽!

    江阳城的其他学员和老师见着吃了亏了的几个小学员归来,自然群激愤!

    江阳学府这般大城出来的学员,竟然在临汾城这种倒腾山货的乡下吃了亏!

    这还有天理吗!

    这还有王法吗!

    不知存了什么心思,江阳城的带队老师带着一众学员,浩浩杀入临汾城学府,言语介乎直白和不客气之间,在留守学府的几个老师阻拦无效况下,点出朱明哲,直奔演武场,一样派出了一位九级战士,上场把朱明哲这学府里惟一的九级战士打翻了后,还不罢休,又把那几个在朱明哲手上吃了亏的八级战士叫上演武台,摆台让临汾学府的学员上来,要看看临汾学员的手底下是不是像朱明哲的口舌一样厉害。

    这次临汾学府去挑平城学府,除去老师的配备不说,学员方面,却是带走了一个十级战士,五个九级战士――除了朱明哲和苏漠的所有九级战士,还有六个八级战士,总共十二个战士,这也是一般挑馆的标准设置。

    如今临汾学府里的八级战士倒还剩下了近二十名,可能打得过台上那个羞涩少年的,还真是一个都找不出来――连张流云那孩子都上台试了手,却被人家一记招妙手拍成内伤――从这角度来说,江阳城学府出来挑馆的学员,确实不是临汾城这种小地方培养出来的人才比得上的!

    朱明哲真气圆满,战技精通,又负“残玉诀”,一战斗力,在临汾学府九级战士里,除了苏漠不惧任何一人,也一样被个九级战士打倒在地,可见同级这中,人家大城市的人想要傲视临汾,也确是有那种底气的!

    只不过,这些人手虽强,招式虽精,可不知因为什么受了什么刺激,胜了之后又说些“胜者宣言”,引得台下众人心激愤,若非慑于台上几个老师,几乎就要当场群殴了这伙人。

    “这样啊!”

    苏漠摸着下巴,看着台上那个江阳城领队的白面青年,看着一旁自家学府里的那些为十级战士的老师憋红脸色却不敢多说些什么样子,捅了捅了一旁方凌峰,道:

    “怎么样,凌峰有没有兴趣和他玩上一手!”

    方凌峰闻言,原本怒气冲冲的脸色一僵,低声道:

    “我要有那个本事,倒是想上去教训那小子一顿――连那个台上的小白脸一块――可是,没奈何,哥哥我虽然自信,可也知道,我这点本事,也就是和刚刚被打下台的张流云差不多,这台上显然又不能用宝器仿品,就算上台了,也就是多丢一阵人罢了!倒是你,你现在整天神神道道,连叶秋都摸清你的底细,我看,咱们这,也就是你上场,才能治治他们的气焰!”

    苏漠嘿嘿一笑,学府里这些学员虽然都相看两生厌,可这么些年下来,毕竟都是知根知底的,张流云虽然不讨喜,但客观的说一句,他还是一直都能代表临汾学府里八级战士的最高一流的水平,而方凌峰和张流云都是八级战士,相互之间也有交手,而且战绩上还是败多胜少,如今张流云都让台上那小子打下来,方凌峰上去,自然也是白给。

    不过,打架这种事,可不是简单的加减法!

    苏漠拉过方凌峰,小声耳语几句。

    方凌峰听了这几句,眼睛也渐明亮起来,只是脸上却显出为难的表,嘀咕道:“这……这样不太好!”

    苏漠把眼一翻,气道:

    “不愿上就算了!不过先说好了,我这可是都跟你说清楚了,你要是不敢上,那以后可别拿这说事!”

    方凌峰嘿嘿一笑,挥了挥手,游鱼一般往演武台上挤去,却是根本不理苏大少的抱怨。

    演武台上少年还是傻站着,看台上白面青年还在絮絮叨叨的,说了这半天,翻来复去也不过就是打击敌人、讽刺敌人、吸引敌人、制造敌人,意图再找出几个八级战士,好让台上傻站的少年再泄泄火罢了。

    “怎么,临汾城学府的水平就是这样?连几个八级战士都凑不出来?还是说临汾城的学员都是没胆了?连这么好的一个切磋机会都……”

    看台上白面青年那恶心人的话还没说完,就见演武台下一条影猛然蹿了上来,一言不发,径直往台上少年挥拳就打。

    台上少年吃了一惊,这半天傻站着,被数百人齐骂和压制数百人的气愤和开怀心轮翻上阵后,就遇见了这么个上台后连场面话都不说,直接就开打的人物,一时间哪能反应过来,只是应着这十几年武学训练,下意识的侧一让,子往右飘开,就想避开这个势若疯狗的来人,再徐徐图之。

    这少年想法固然是好,然而,来人却明显也不是省油的灯。

    原本一往无前的气势一摆,来人竟似是早就知道台上少年想法势的,自然而然的拳势一,拳锋正对上意图避让的少年口,反倒更凌厉了几分。

    少年无法,一步错失先机后,便再不能硬拼这拳头!

    少年心中一阵怒火,蹿上台这人,静下心来看,也就是个八级战士,真气并不比他浑厚,招数也未见有多精妙,只是奈何这厮有心打无心,一式不慎,竟然落到这种下风!

    “不过,这两下就想打败我,你还差了一万年呢!”

    少年心中一阵发狠,不顾自己体内真气震,急转真气,便强自使出家传功法中精妙法――于空中无可借力处,硬生生平移而动――这一式,无痕无迹,凭空移动,正是为了对付这种状况!

    “缓过这一手,我非得让这乡下小子知道……”

    一个念头没转完!

    一阵天旋地转!

    少年再睁眼看时,只见着台上那来人,正洋洋得意的站着,

    而自己……

    平躺在台下――如果抬眼直视,正能看见夕阳西下时,那红彤彤的晚霞!

    怎么回事?

    难不成?

    就这么,输了?

重要声明:小说《玄清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