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清天 正文 第二十五章 演武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吾弗知 书名:玄清天
    ( )    清晨。

    朝阳初起,和熙的阳光撒下,照耀着临汾城,面朝东方调息用功的苏漠脸上平静无波,默默感应着这个时辰运功的感觉,体内玄清内息温和如玉,缓缓而行,原本心中的几分骄躁之意,也在这朝阳微风的轻抚下,渐渐平息下来。

    距苏漠应下张流风的赌斗,已经过去了半个月。

    这半个月里,苏漠按着三天吞噬一枚三等仿品的速度消耗着大量的财富,而这些实实在在的阿赌物,也让苏漠在《玄清凝元经》上的功夫一千里,即使是梦中的苏漠,有着大把的仙家丹药滋养、有上佳洞天住着,修行速度上,也就堪堪与现实中的他差不多罢了。

    只不过,即便有着这样的速度,苏漠也不能在这半个月的功夫里再晋一级。

    毕竟,苏漠晋级九级战士时,也是先让玄清内息小成,周三百六十五个道都由玄清内息练通了,才借这内息之力晋级。

    如今苏漠虽然九级战士上的真气积累已足,但如果想要打通经脉,串联起所有道,却还需要将玄清内息练至大成境界,再借大成的玄清内息抢先一步打通周三十六条经脉的光,才能顺顺当当的成为十级战士,不然,只凭苏漠自己感应,恐怕即便侥幸晋级了,也会因为经脉打通不足,和早先的朱明哲一般,真气进展缓慢,一真气孱弱,现在九级战士时的优势尽付流水,空自辜负了这一的机缘。

    一枚三等宝器仿品,也能让苏漠左手腕上的阳梭印记提供阳气流,只不过不知因为什么,如今那枚印记所提供的阳气流却远不如第一次来得神妙,只能让玄清内息进展更迅速,却没法像第一次那样一千里的疯狂提升,而是如涓涓细流般滋养苏漠躯,使他在吸收阳气流的数内,内息进展都极其迅猛――当然,最有效的,只在前三天,三天之后,那股阳气流的作用便能明显感觉到减弱。

    所以现在苏漠都是三天吞噬一枚三等仿品,借助这些外力,半个月来,苏漠的玄清内息虽然还不能大成,却比之前强大的不止一筹,虽然还没达到大成之境,却也总算能让人看到希望了。

    朝阳完全升起,在无云的天空中放出无量红光,苏漠也恰好作完了功课,缓缓收功起,摇头脑袋想着今天要不要逃课的问题。

    一阵不轻不重的脚步声响起,方凌峰贼眉鼠眼的跳了进来,看见苏漠,不由眼睛一亮,连忙招呼道:

    “苏漠!刚用完功?嘿嘿,知道你是担心半个月后的比试,不过,过犹不及,不如今天我带你出去放松一下如何!指不定你放松的路上看见什么花花草草的,就突然大彻大悟,回来立马晋级九品武者了,到时候反手就把那个姓张的小子拍晕了呢!”

    苏漠听着这一通胡言乱语,看着方凌峰那宛若得救一般的神色,轻叹一声,问道:

    “怎么回事?今天不放假!你不用上课?”

    方凌峰嘿嘿一笑,道:“那群老夫子的课有什么好上的,我又不想当个老学究,如今心血来潮,想和好兄弟一块逃课散个心也不成吗?”

    苏漠听他说得直白,不也没了言语。

    学府里上午的课确实没什么意思,但凡学府里的学员,哪个没逃过课,更何况是苏漠方凌峰这两个一看就知道不是听话孩子的苗。

    苏漠也懒得问是谁得方凌峰拉上他逃课,只是顺着他的意思,翻墙而出,小心避开可能存在的老师后,一路吵闹着离学府而去。

    出了学府,方凌峰显然是松了口气,一边东拉西扯的谈着些不着边际的话,一边专找些冷僻的地方钻,甚至连午饭时间,都自己大出血,掏钱请苏漠吃了顿好的,一直到太阳快下山了才算休止。

    苏漠挑了个自己喜欢的饭馆狠宰了方凌峰一顿,吃人嘴短后,自然更不好意思问他出了什么事,只是顺着他的意思玩了一天,到了晚饭时,虽然还想再宰上方凌峰一顿,却没奈何这厮翻脸无,眼见时辰差不多,再不需拿苏漠当挡箭牌,就一个哈哈打了过去,反倒一把拉着苏漠往学府赶回去,让苏漠徒然对着那家华丽的酒楼流口水。

    临汾城不是什么占地上百里的大城,苏漠两人又都是**级的战士,脚力自然足够好,见太阳西沉时开始往回走,走到学府门前时,太阳却还没正式挨着西山。

    “凌峰,不能我不问,你就不!”苏漠看着学府大门就在眼前,想了想,拉住方凌峰,问道:“你今天这可不是心烦逃课的表现,到底是为什么逃了这一天,总该给个理由――不然,到时候圆谎出了漏洞,可别怨我这儿出了毛病啊!”

    方凌峰眼见学府在前,正觉得自己一天功德圆满,心怀大慰呢,却听着苏漠问出这话,不由一惊,抬眼看着苏漠那危险的眼神,愣了愣,才喃喃道:

    “不会,不就推了顿‘仙人居’的晚饭吗,至于这么使坏吗?难不成中午那凌云楼的招牌菜都喂狗了?”

    苏漠闻言,眼中凶光一闪,抓着方凌峰肩膀,冷笑道:“凌云楼能和仙人居一样吗!你以为我不知道,凌云楼里有你们家的股份,所以你才每回请客都到那儿去――这几年下来,哥哥我吃你们家凌云楼的招牌菜都快吃吐了,好不容易逮着这个机会――让你请顿仙人居,你居然还这么推三阻四,是不是觉得这回自己都能搞定,我在旁边说点‘实话’也没关系?”

    方凌峰听苏漠如此直白的无耻之言,不由脸上一僵,原本打好的诸多腹稿尽化流水,只得低声下气赔笑道:

    “苏大少莫生气,不就是一顿仙人居嘛,想苏大少爷何等人物,怎么能为了这点小事……呃,好好好,仙人居记我帐上,过了这两天的风头,肯定再请你就是了!”

    方凌峰说到一半,明显感觉到自己肩上抓着的手掌指力一紧,不得不也识起时务来,定下了这莫名其妙的债务。

    苏漠听了这话,心头也不由一阵舒畅,一脸欣慰的拍着方凌峰道:

    “这就对了嘛!何必为了区区一顿饭伤了感……呃,对了,你到底为什么躲一天?难不成和现在学府里的闹有关?要是真有关,那我劝你还是再躲一躲,现在学府演武场上的叫喧声,我隔着这么远都能听见,可见是还没过去呢!”

    “学府演武场?”

    方凌峰一脸不明所以,挠头道:“苏大少爷您是真不知道?今天是咱们学府派人到平城学府挑馆的事?”

    苏漠闻言一愣,旋即明白过来,不由一拍脑袋,叹悔道:

    “对了,可不是到了挑馆的子!早知道是这事,我至少也该敲上半个月的仙人居才对啊!”

    方凌峰闻言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哂道:

    “你想敲也得有人让你敲才行啊――像你这样的货色,不过陪我逛了一天,就得了顿仙人居,就偷笑去,还发什么梦话呢!”

    苏漠回过神来,嘿嘿笑道:“那可不一定,有道是色令智昏!若是我早先知道,就先把你绑起来,不要说半个月的仙人居,就算是敲你一个月的份,你要是敢牙崩半个不愿意,我就把你往上一送,让你去见你的小人去――我倒想看你答应不答应!”

    方凌峰脸皮微微胀红,却知道自己短处太明显,再斗口下去只能越陷越深,索不理这口中不留德的货,只一脸好奇的往学府里演武场跑去,边跑边喊道:

    “演武场上这么闹,肯定是有大场面!苏漠你还不赶紧,去慢了可就没东西可看了!”

    苏漠见状,知道那十几顿仙人居肯定是没指望了,轻叹了口气,便也跟着往演武场上奔去。

    演武场上,虽然不是人山人海,却也算得上人头攒动了,学府三百多号学员,就算没都到齐,也应当是来了**成,连带着些老师和不知哪里的生面孔,将这演武场内气氛弄得火朝天,甚至比苏漠和朱明哲那天赌斗时还闹几分。

    不过,如果细细听去,就能听见场内的人们气氛虽然烈,却绝称不上友好,学府里这群十几岁的孩子们群激愤的挥着手,却几乎都是在指着演武台上的一个少年喝骂,所骂言语倒真是让苏漠大开耳界,不忍细听。

    场上那个面生的少年被骂成这样,自然也想反击,只是奈何无论是从词语新意还是声音响亮甚至言语气势上,都显而易见的远不能与台下众人相比,最后也只能憋红脸庞,强自作出一幅“冷酷”的不理会的态度。

重要声明:小说《玄清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