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清天 正文 第二十四章 所谓张流风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吾弗知 书名:玄清天
    ( )    “于是,你就答应了张流云的挑战?”

    叶秋一脸古怪的看着苏漠,那好像看着什么盘陵山百年不出的珍惜妖兽眼神,使得苏漠上不由涌起一股不自在的感觉,干笑两声,道:

    “一时火气上涌,哪顾得了这么多!”

    临汾城学府,苏漠的住处里,还是苏漠和方凌峰三人坐着,当苏漠把三天前在坊市里偶遇张流云,几句话下来,一时气盛,答应了和张流云的哥哥,也就是长期占据临汾学府风云榜第一的张流风赌斗的事说出来后,叶秋的反应之大,使得苏漠也不得装起傻来。

    “嘿,苏漠别听他瞎说!”

    一旁方凌峰听了这事,却是惟恐天下不乱,撇了眼叶秋那古怪脸色,就搂着苏漠肩膀窃笑道:

    “叶秋这是从小到大都被那张流风压着,心中有怯意太盛,才会露出这幅怂样,苏漠你可别听信他那一!你和那个张流云都是八级的时候,就凭真本事把那个带着‘乾坤翠佩’的憨货打晕了,如今你是九级战士,又有了好几件二等仿品,还有你得自莫愁圣山的秘法,怎么还能怕个张流风――咱们还非得好好合计合计,把张流云也打翻了才行!到时候你完成叶秋数十年来未成之宿愿,非羞死这个……”

    “我倒是想有个数十年的宿愿!”

    叶秋见方凌峰越说越向调侃他的方向前进,连忙打断这话,转朝苏漠正色道:

    “苏漠,我知道你得了莫愁圣山的秘法,真打起来,实力恐怕早超过我了,不过,张流云却不是我……呃,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是想要和田松赌斗,我虽然不看好你,但也会真帮人谋划如何取胜――因为我确实觉得你有可能胜――但凡有可能,那咱们去拼一拼便是了!可若是张流云的话,说实话,虽然他和田松都是十级战士,但我总觉得……”

    叶秋说到此处,不由沉吟起来,似乎也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在临汾学府足足领了三年风的人物。

    苏漠闻言也不由苦笑一声,说实话,当时他也是骑虎难下,又觉得自己还有后手,按照原来的算计,一个月后,自己正应当能有一搏之力――更乐观的话,到时像拍翻朱明哲一样拍翻这个张流风也未偿不可能!

    然而,世间不如意十之**,谁曾想原本计算竟然是错的!

    按照这几天得出的结论,一个月后,他根本不可能一样晋升为十级战士!

    苏漠左手腕上的阳梭印记虽然一样吞噬宝器仿品,但经过苏漠第二天体验,却发现这印记吐出的阳气流并没有自己想像的那般好用!

    若是没有那枚印记,苏漠的玄清内息,应当在一年左右练至大成,然后凭着大成的玄清内息,早已圆满的本真气,冲击第十级战士的等阶。

    而如果都是按着第一次吞噬水火玲珑塔的速度,苏漠用完手上那些仿品,半个月――最多一个月,就应当足以让他玄清内息大成!

    有了这一层设想,苏漠才会答应下来张流云的约战,定下了一个月后演武台上分胜负的豪言!

    可惜,意外却让他这一重打算落空了!

    不管是第一次投入的三件三等仿品,还是后来又投入的二等仿品,对玄清内息的增长,都远没有他早先设想的那么厉害!

    按新投进宝器仿品的两轮结果,即便保持着天天投入新的宝器仿品,玄清内息大成,也应当是四五十天之后的事――更何况,苏漠还没那么多的宝器仿品,仅凭现在手里那些宝器仿品,恐怕两三个月的时间里能让内息大成就很不错了!

    然而,赌斗就在一个月后――这是苏漠自己亲口定下的――苏大少显然不可能在一个月内晋级,成为十级战士!

    不能晋级,也就是说,他必须越级挑战!

    而且,挑的显然是上一级中顶尖的人物!

    一个号称临汾学府百年来最出色的学员!

    一个在十级战士时就敢向个六品武师挑战的奢遮人物!

    一个面对他那个天才弟弟都无惧色,硬拼硬打,直到自己被震断双腿才停手,然后一本正经的向人道谢的疯狂少年!

    虽然自己一真气堪比顶尖的十级战士,玄清内息百倍增幅,“天地交感”灵验无双,但一想此状,头皮发麻的苏漠就不由找来三个好友,意图让他们也出点靠谱的主意,犹其是叶秋,他与张流风是同岁同届,若是能从他口中得出些张流风的弱点,也免得沟里翻船,到时赌斗败北,连面子带里子都丢个净!

    苏漠叹了口气,道:“张流风的大名,我当然也听过――十三岁就成为十级战士,放在咱们临汾城学府,还是独一份!听说早些年还有个大宗派的长老想收他当弟子,只是不知因为什么让他给推了!这回也是被那张流云的破嘴气晕了,才答应了下来,不过,既然答应了下来,就没有再反悔的道理!叶秋你和他同岁,应当多少知道些他的事,他当年晋升九级时感应了多少道?都擅长什么武技?”

    “张流风虽然和我一届,可说实话,我还真和他不怎么熟――确切的说,咱们学府里,就没几个和他熟的!”叶秋苦笑着说道:“人家十三岁就成了十级战士,自然和我这十六了还在九级战士上混的玩不到一块去!原先虽然也一起上过课,可也没什么交;虽然有几回交手,可都是让人一通普通拳法腿法就扫了下去,说起来,知道的还未必有你多,哪能说些什么?”

    方凌峰闻言嘿嘿一笑,道:“苏漠你还怕他不成,他们张家武技左右不过是一秋愁腿罢了,你又不是没在张流云上见过!至于真气,李老头都私下里说,朱明哲和你赌斗时,用了‘残玉诀’时真气堪比一般的十级战士水平,你什么宝器仿品都不用,就能凭真气浑厚把他震倒,可见你的真气浑厚,也是十级战士中拔尖的水平!更何况你越级而战,到时候许你用宝器仿品,而那个张流风却不能用,怎么看也是你胜率较大,还怕他干嘛!”

    “要真是这么简单样就好了!”叶秋没好气的扫了方凌峰一眼,道:

    “九级十级战士真气质量上本来就有差别,即使浑厚程度更胜,也未必能占得了什么便宜!更何况,朱明哲那种外道手法,怎么能和张流风比――朱明哲那厮当年就是因为眼红张流风,在八级晋升九级时走得太急,才感应了十几个道就草草凭着炼手法晋升了,虽然抢了这一步,可也因此,这些年里本真气一直进展平平!而张流风,他当年晋升九级战士时,因为和苏漠一样,是自己冲关,而不是在师长或者家里长辈护持下感冲关,所以,他到底感应了多少道,他不说,我们就也只能根据他的真气浑厚程度和修炼速度猜测!所以,这些年里,关于这事的传言,也都是影影绰绰的,来有人说是四十九个,有人说五十六个――刚好平了学府的纪录,还有人说,其实他早超过了学府上的纪录,自己感应六十四个道!”

    方凌峰闻言不由啧舌道:“不会,感应六十多个道!我记得叶秋你才感应了二三十个,怪不得差距这么大!”

    苏漠轻叹了一口气,不理会方凌峰故意调笑叶秋,然后叶秋又反过来收拾方凌峰的节,只是暗皱眉头,想着这回赌斗的事。

    这张流风的传奇,他当然也听说过。

    不管是六十多还是五十多道,都是傲视临汾甚至盘陵府,放在哪里都拿得出手的成绩,虽然比他那个妖孽弟弟的一百零八个道差了不少,可正常来说,也不应当是临汾城学府这种地方能留得住的人才了!

    毕竟,学府本的意义,就是为大离王朝和各大宗派输送人才!

    像张流风这样的资质,虽然不能像苏涛那样被惊为天人,一上来就传授莫愁圣地镇山的《莫问剑诀》,可不管是进入圣地当个普通弟子,还是进入一流大宗派当个待遇不错的真传弟子,却都是足够资格了!

    这种人物,怎么会还在临汾城学府里厮混!

    而这般人物,在十级战士里待了三年,在苏漠带着弟弟来学府参观时主动邀战,被打得震断双腿后,一脸真诚的道谢――这般人物,真的还只是个十级战士吗?

    “不是!”

    清冷的声音忽然打断了苏漠的沉思,苏漠愕然抬头,却看着原本一直装着路人甲的焦战衣此时抬起头来,看着苏漠,毫无表的说道:

    “张流风,一个月前,就已经是九品武者了!”

重要声明:小说《玄清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