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清天 正文 第二十章 残玉诀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吾弗知 书名:玄清天
    ( )    苏漠终究还是个脸嫩的孩子,虽然嘴上不饶人,把一看就不好路数的朱明哲和王得福顶得下不来台,可一但真交上手,却不由暗暗惭愧起来,心中暗道:

    “我得了梦中传承,如今三百六十五个道全开,不要说朱明哲一个九级战士,便是许多十级颠峰的战士,真气浑厚也未必比得上我――而且又有了‘天地交感’的运用,说起临阵变化,便是李老头那般沙场上存活下来的,一不小心,也要在我手上吃亏!”

    “朱明哲这小子虽然不靠谱,可毕竟同学一场,又无仇怨,似我这般‘扮猪吃虎’,上台就一巴掌拍翻了他,然后拿了他家秘传武学和一块价值千金的仿品就走……是不是有点太不厚道了!”

    苏漠想到此处,便有些心忧起来,暗想:

    “虽然若是我落败了,也要是被拿走《朝元诀》秘法,这场比斗又是他们先挑起来的,无论于于理,我都无错处!可似我这般良善人家,又怎么能这样平白占人便宜!”

    “不如,让他在台上多呆一会……然后我再一巴掌拍翻了他――最后再去拿了他的赌注――岂不皆大欢喜!”

    苏漠上台立定片刻间,便定下了主意,细想了一遍这打算,不也为自己纯良本心折!

    是以上场之后,苏漠便对朱明哲露齿一笑,气息温和如三月朝阳。

    只是苏漠虽然本纯良,奈何却没学过他心通,这一笑在朱明哲看来,却是充满了挑衅的意味。

    朱明哲虽然也一样有着纯良本,可这一战却是关系着他晋升十级战士、府院会上得拜哪家门派的大事,不敢有半点松懈。是以心中虽然还有些以大欺小、设骗人的愧疚,一见苏漠这般挑衅,却是心中一震,无名怒气渐升,将裁判喊了开始后的第一掌又加重了几分。

    不同于苏漠手里那毫无特点的“天狼拳”,朱明哲凭着家中在三县内都排在前几位的富裕,着实学到了不少好武技,一“极阳掌”使得大开大合,比之张流风的秋愁腿少了几分精妙,可气势上却犹有过之!

    苏漠一让一拍,并不接实朱明哲这气势如虹的拳头,只是凭着侧面的拍击,也大略估计出,这朱明哲一真气堪比张流云用了“乾坤翠佩”后的水平,而且这是他的正常水平,不似张流云那样,强使几倍真气,不仅周转不灵,还有损害自的坏处。

    像这种对手,若是放两个月前,除非拼着自经脉重伤,再用一次真气暴发,否则还真是只有落败一途,不过,放在眼下嘛……

    苏漠小心和朱明哲拆了数十招,见朱明哲虎吼连连,竟在这会功夫里换了三门战技,而且每一门水平都远超天狼拳,不由也暗佩服这厮的所学渊博、家底丰厚!

    只不过,这些战技虽然高妙,可在苏漠的天人交感下,连削带打,却都显出一种滋味,并不能带来什么实际上的威胁,只是让人看着两人打得花团锦簇。

    这时,场上场外气氛也都几乎达到了顶峰,许多同学看得心驰神,看到精妙处,几乎忍不住击掌叫好!

    “这厮不是刚刚晋升成九级战士吗,怎么能强到这般地步!”

    朱明哲看自己连换手法,却总打在虚处,虽然不愿甘心,却也不得不承认,在自己最自豪的战技变化上,苏漠确是远胜于己,这样下去,恐怕还真有沟里翻船的可能。

    一想到此处,朱明哲牙关一咬,也顾不得其他,使个虚招退苏漠,接着便虎吼一声,运起他家花了大价钱弄来的《残玉诀》!

    《残玉诀》,只看其名,便知不是什么好货――而实际上,这也确不是个好货――激发潜能,使人一时三刻中内力倍增!

    这种自残功法在宝器仿品满天飞的世界里,需求量并不如何大,只有些极端况才用得上――眼下这种不许用外物的赌斗,倒也勉强能算是其中一种!

    朱明哲一声狂吼,浑巨一震,再抬头时,便见他双目涨红,面容扭曲,恶狠狠的盯着苏漠,也不开口,闷头便是一掌向苏漠打去。

    苏漠见状讶然,虽不知朱明哲用的是什么法子,可只看他形状,便知绝然不是好事,见他挥拳打来,拳风凛冽,竟是比先前强了倍许,连忙侧一让,不去硬接,只是反手攻他肋下破绽处。

    哪知这朱明哲虽然看似发公牛,只会横冲直撞,可见苏漠这般应付,应似料敌先机,化拳为掌,反手连点带挑,使出精妙小巧的三十六路小擒拿手,招式之妙,变化之巧,却是比原本未发时还要精彩几分!

    苏漠这才惊讶起来,看朱明哲这样子,明眼都知是用了强摧潜力的法子,真气虽强了近倍,可多出来的真气,毕竟是从未运转过,一旦上手,难免要生硬,哪能如眼前这位一样,真气强盛起来,竟似连变化也高妙了几分!

    大概这才是那位叫王得福的老师提出赌斗的原因。

    苏漠若有所思的看着朱明哲眼中清明与疯狂并存的形,轻飘飘的避开他几记猛攻后,歪着脑袋往上瞧去,正见着看台上强作镇定的李老头、难掩兴奋的副院长,还有那个一脸笑、正洋洋自得王得福。

    苏漠忽然有些厌烦,喃喃自语道:

    “呃,时间,也差不多了!”

    看着朱明哲几招不中,眼中暴戾之色渐重,手上一缓,似是想开口说话,苏漠不由点了点头。

    “嗯,是差不多了呢!”

    挥掌!

    直击!

    不带任何花样的一掌,震撼全场,也使得朱明哲刚想放下两句打脸的话,刺激苏漠与他硬拼的话都被堵在腹中,只得暗骂了两声“险”后,匆匆也提气出掌,和苏漠来个硬碰硬。

    两人这一硬碰硬,朱明哲脸色疾变,这才知大事不好,一时间,竟只觉得对方真气刚猛强烈,如涛涛江水般浩而来,根本无从抵抗!

    “噗!”

    一掌对完,朱明哲脸色青红变幻,怒目直盯着已然收手后退的苏漠,刚伸手指着他想说些什么,却忽然一口鲜血喷出,立时晕倒在地。

    ……

    场上一片寂静。

    一如苏漠打飞张流云时的翻版――只不过,这一回,苏漠却并没有和对手一样晕过去,反倒是一脸微笑的收手站着,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不可能!苏家小子怎么可能赢!”

    两三个呼吸后,在场众人才被王得福这一声嘶力竭的叫喊唤回魂来。

    苏漠嘿嘿一笑,看着脸庞扭曲的王得福,逗笑道:

    “我怎么就不可能赢了!”

    场外众人这才缓过神来,几个客串裁判的老师连忙去检查朱明哲的况,演武场下围观众也如苍蝇般嗡嗡议论开来,只有看台上的王得福一时间还缓不过劲,指着苏漠大叫道:

    “你才进阶九级战士几天,怎么可能打得过朱明哲,朱明哲用了残玉诀,能刺激心,令武功倍增……是了,你又用了宝器了!你才刚成为九级战士,如果不是用了宝器,怎么可能硬拼中震晕他!”

    “苏漠用了什么东西,你们快去搜察!”王得福一言至此,仿佛发现了什么惊天动地之事,大笑着朝那四个当裁判的同事叫道,然后指着苏漠大笑道:“哈哈哈,原来如此,你用的是莫愁山的宝器,这才能在开始的时候骗过我们,比斗时见打不过朱明哲,就用了这般下流手段!嘿,现在你不打自招!几位老师,还不快去搜查他体内经脉,找出宝器,判他败!判他负!”

    苏漠闻言不由失笑,看着状态颠狂的王得福无奈摇头道:

    “王老师,你总不会是因为付不起赌注,在这儿装疯了!”

    几个当裁判的老师闻言不由面面相觑,听着王得福的叫嚣的苏漠的调笑,却不知该如何行动,都转头向还端坐着的副院长望去。

    众人的目光,自然而然的便都聚集到了这场面上真正主事的人上!

    孙明铎一直温和如三月风的面容也终于露出几分沉重,不管一旁脸色疯狂的王得福和面带讥讽的李铭启,轻轻的对那几个裁判点了点头。

重要声明:小说《玄清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