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清天 正文 第十九章 上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吾弗知 书名:玄清天
    ( )    众人俱往演武场去,朱明哲和王得福却慢上了几步,说起悄悄话来。

    “王叔,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朱明哲眉头紧皱,小声道:“不是说要用水火玲珑塔换苏漠手里东西用上两个月吗,怎么最后变成赌斗了!”

    王得福眼中精光一闪,狠道:“苏漠这小子着实气人,而且看他和你说话的语气,恐怕还真把自己当成莫愁山的人了!哼,这小兔崽子,不过是靠着运气抱了圣山大腿……那小子滑似鬼,你再怎么说下去,他也不会把自己家底亮出来!嘿,算了,你如今卡在九级战士上,虽然要是有了苏漠手里一等甚至特等仿品,便有可能突破,可若是得了《朝元诀》里‘通脉’秘法,再加上你爹准备的几样东西,也一样能有**分突破把握!”

    朱明哲闻言点了点头,这王得福与他父亲还有几分交,只要他家钱送得足了,倒也不会办些出功不出力的事!

    朱明哲一想到此,心中一突,略有些迟疑问道:“不过,王叔,那免试的名额……”

    免试的名额都只掌握在院长手里,王得福只是一个普通教师,哪能决定这般大事!

    王得福嘿嘿一笑,道:“怎么,难不成凭了真本事,你没信心打败那个刚晋级的小子不成!”

    朱明哲摇了摇头,只凭自本事,朱明哲虽然真气稍弱,可最近得了几枚重金求来的丹药,也渐补上,而两年间停留在九级战士的经验,又让他有大把时间练习战技,内外渐足,便连叶秋在内的几个同样九级的同学也不放在眼里,哪里会惧苏漠这个刚晋升到九级的战士。

    “只不过……”朱明哲想了想,还是低声道:“毕竟那小子不知从他弟弟那里得了什么好处……而且,一会副院长也要到场,到时候他听了赌注,王叔你……”

    王得福嘿嘿一笑,悄声道:“那三个名额拿出来给苏漠,本来就是院长他们出的主意,只不过他们打的主意,是用那三个名额和学府里三部武学来换《朝元诀》的三个秘法――还要担心他老子再狮子大开口――如今那个苏家小子既然答应了赌斗,只要你胜了他,那学府里面就能不用名额就把那三个秘法弄到手,像他们那种滑似鬼的,哪有不愿意的!”

    朱明哲点了点头。

    王得福见状却又有些不放心,忍不住小声嘱咐道:“那苏家小子不知还有什么手段,虽然你现在内力大增,可也不能大意,上台之后,不要多缠斗,最好上来就用上‘残玉诀’,免得他出了什么妖蛾子!”

    演武台离场并不远,说说走走间,众人便都到了地头。

    苏漠看着演武台对面,一脸严肃的朱明哲,回想事经过,也不上有些想发笑。

    对于朱明哲,苏漠向来是多有耳闻,少打交道,没想到如今一打交道,却是带着这些赌注,直接上了演武台。

    在这临汾学府中,虽然苏漠自回校以来便频频遇见些八级九级的同学――如方凌峰、焦战衣、叶秋乃至两个月前的张流云和如今眼前的朱明哲,都是八级九级的战士。

    然而,这却并不是说,临汾学府里便是八级九级战士遍地走了!

    实际上,临汾学府上下三百余名学员,不过有两名十级战士,苏漠在内的七名九级战士,包括张流云、方凌峰等一干人总计二十六个八级战士!

    其中,那两名十级战士和另外六名九级战士都是十六岁的少年,再过两个月就要参加府院大会的精英学员,牢牢占据了“风云榜”的前八位,而剩下两个前十的名额,则一直在那二十几个八级战士中轮换产生。

    朱明哲虽然在一众九级战士中几乎敬陪未座,可论起名气,却丝毫不比其那些十级战士差。

    这少年作为少数十六岁前成为九级战士的存在,资质努力自然不用说,而其为人处事,也都是向来“活泼”得很――正是血少年的那种“活泼”――打架频繁得令人发指!

    只不过,作为学府中少有的九级战士,数遍三百多个学员,能打得过他的,也就那六七个人罢了!

    朱明哲自然不会主动与打不过的打――那就不是“活泼”,而是缺心眼了――而若是打得过的……人家明知打不过你,又为什么非要和你打呢?

    原因就是,这厮嘴欠!

    嘴欠到让别人宁肯被他打一顿,也不愿呆呆的听着他口水四溅的横样!

    只是这厮虽然嘴欠,可手上功夫却着实硬得很――至少,原来的苏漠是打不过他的!

    苏漠对这等人物向来少搭理,只是这朱明哲虽然嘴欠,却也不是什么恶心人物,甚至还可以说是个自来熟的!

    “这厮便是和你闹过些事,若是稍占上便宜――即便是不占什么便宜――那不需过上几天,便又能嬉皮笑脸的找你说些八卦事谊!

    如此人物,如何让人不无奈。”

    这是叶秋和苏漠他们闲聊时一脸无奈结论。

    不过到了叶秋功力渐渐超过朱明哲后,这种感叹便少了许多。

    这回苏漠携大量八卦题材而归,心中“忧惧”的最甚的几个人中,便有这位一席之地!

    是以,真论起来,这两人如今掐起架来,倒有大半原因是苏漠这厮听信人言,凭着边及边的边人经验,早早对朱明哲定了质,才会使得谈话渐渐演变成这模样,最终还累得双方压上这么多赌注。

    “唉,打场架就能得到这么多好东西,还真有点不好意思呢!”

    苏漠看着朱明哲和那个王得福嘀嘀咕咕的样子,半分诚意也无的在心中念叨了几句抱歉。

    “好了,朱明哲和苏漠上台!”

    过了小半晌,直到一个颔留长须,形象儒雅的中年走进场内,和那几个老师交头接耳一番,才算是让这场比斗正式开始,而开始之前,照例又是几个当裁判的老师面容严肃的确认了双方赌注,不出意料的用了一切外物,这才在那个新来的中年人――也就是临汾学府的副院长宣布下,动手开打。

    苏漠上手依然是那毫无特色的天狼拳,而朱明哲却摆了个苏漠未曾见过的架势,也是抢攻,拳势又疾又狠,两人翻腾上下,你来我往,却并不实碰,转眼便过了十数招。

    “咦,这个苏漠,把这天狼拳练得很好啊!”

    演武台上方,孙明铎端坐在看台上,皱着眉头看着台上苏漠和朱明哲打斗,过了片刻,似是不经意的嘀咕着。

    一旁的王得福见了苏漠的表现,也是心中惊意不断,只是此时听着这位副院长说话,却连忙笑着凑上前,道:

    “苏漠这天狼拳是不错,不过,论起拳法战技,朱明哲才是咱们学府里数一数二的!更何况,他还是刚晋升成九级战士,恐怕真气也不会有多浑厚――您看,苏漠这小子虽然上蹦下跳,可到底都在躲着朱明哲拳头!嘿,朱明哲这孩子您也知道,他们家里给他找到了好几不错的战技,一旦都施展开来,那苏家的小伙子恐怕就危险了!”

    “嗯!也是!”

    孙明铎闻言点了点头,似乎也深以为然。

    “哼,我看,倒是不见得!”一旁李铭启忽然插话道:

    “我倒是觉得,论起战技,朱明哲分心数门,博而不精,而苏漠沉浸一门,已经到了几乎尽善尽美的地步,两下相持,吃亏的肯定是那个眼高手低的朱明哲!”

    王得福闻言一愣,不由哈哈大笑,指着场上的苏漠,揶揄道:

    “尽善尽美?李老师莫不是年纪太大了,忘了些事!这天狼拳虽然是门普通的军武技,可要担得起这四个字――就算前面加了‘几乎’两字,那人也得至少达到‘运用随心’‘有触必发’的境界,才能勉强圆得过去,这一层境界,就算咱们这些老兵,又有几个能行!难不成您真的天生为人师表的料,教出的这个小子已经青出于蓝了?”

    这话一出,周围几个闻讯赶来看闹的老师都笑了起来。

    确实,就眼下苏漠表现来说,虽然也算是不错,却还远远当不起李铭启的评价。

    李铭启微微一笑,别人不知,可今早才试过苏漠手的他怎会看不出来,如今苏漠根本未曾出全力,连今早和他试手时一半的精神也没打出。

    “王老师既然觉得我言过其实,那不如我们也打上个赌怎么样!”李铭启含笑向王得福问道。

    王得福看着李铭启笑脸,心中微感不妙,不知这李老头为何对那苏漠如此有信心,只是此时却已成了骑虎之势,他擅自将原本可能的交易变成一场赌斗,若是此时示了弱,岂不是说他自己都没信心,纯粹是想拿学府的东西玩嘛!

    王得福刚想接口应下,却听一旁端坐的孙明铎又轻咳了一声,止住这场对话。

    “咳,好了,学生打架还没分胜负呢,当老师的就都坐不住了吗?”

    孙明铎低声制止了这场后进的“赌斗”,然后皱着眉向李铭启问道:“李老师,你的意思是,苏漠这还没用真实力?”

    众人闻此言后皆是一惊,眼下苏漠表现出的实力,已经是极其难得,怎么会还未全力!

    李铭启对王得福言辞不客气,可对于这个同样比他小了二十多岁副院长却不能再用先前的口气,闻言却是叹了口气,道:

    “孙院长,不是我老李在这说风凉话,只是原先咱们说好的怎么向苏漠求取那《朝元诀》的时候,可没说过用这法子――如今您几位都同意了,木已成舟,我也没什么话说,可您找朱明哲和他赌斗……嘿,到时候平白赔了三个免试名额,也只能认了!”

    王得福闻言大怒,连声反驳道:

    “苏漠那小子不过新近九级战士,就算练了两个月的圣山秘法,又能有多大能耐!如今朱明哲服用过益气丹,一真气浑厚已经不比学府里其他人差,再加上他还没用出来的残玉诀,在这不许用外物的比斗里,就算那两个十级的小子,一不留神也要翻了船,何况苏漠那小子!”

    “嘿嘿……”

    李铭启低笑两声,正想再讽刺他几句,却见孙明铎摆了摆手。

    这位副院长看着场上苏漠与朱明哲二人打斗,叹道:

    “莫愁圣山,果然深不可测!那朱明哲恐怕还真不是对手!”

    王得福听了这话,脸上倏然惨白,正想再张口争辩几句,却看着孙明铎摇头头,专心看起场上两人比斗。

    而此时,场上两人,也确实都打出了火气。

重要声明:小说《玄清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