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清天 正文 第十八章 赌注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吾弗知 书名:玄清天
    ( )    “哦,不知道王老师想要个什么彩头呢!”

    苏漠看着突然冒出来的这个老师,眉头微皱,一时间倒弄不清楚,这人究竟是向着谁说话来的。

    临汾学府里学生与老师人数都不在少数,而这个姓王的老师,和苏漠向来没什么交集,并不似早上的那位张铭启一般有教授之德,却不知这时怎么主动掺和进来了!

    不过,若说打架,数遍学府,苏漠还真不怵谁!

    即使这个名叫王得福的老师亲自上阵,谁更厉害些,也要打过才知道,何况朱明哲这个还是雏的九级战士!

    王得福见苏漠相询,眼中兴奋光芒显出,嘿然道:

    “我听说你前些时候,硬生生将带了‘乾坤翠佩’的张流云震晕,不如就赌那件东西怎么样!”

    苏漠闻言不由失笑,这才知道,原来这个王老师与朱明哲是一路货色,摇头道:“我早说了,别说我没带什么东西!”

    王得福脸色一沉,道:“苏漠你这是什么态度!你有几分功力,别人不知,我们这些作老师也不知吗!哼,到这时候还死不松口,看来你还真是迷恋上那种旁门左道了!”

    苏漠嘿嘿一笑,看着王得福那严肃的脸孔,悠然道:

    “我有几分功力,您恐怕还真不知道!再者说,你是学府的老师,又不是我的老师,便是我真迷上外物,也轮不到您来说教!”

    “你!”王得福被一口顶回,险些气得脸皮发绿,虽然恨不得一巴掌拍死眼前这不会说话、不敬师长的货,可想起来意,终究奈下这口气,忍着子,看着苏漠假笑道:

    “这倒也是!不过,既然你不说你那天所用何物,那这场比斗,不如用你《朝元诀》里的‘炼’、‘通脉’、‘化气’这三处秘法来赌一下,怎么样!”

    “嗯?”

    这下不仅苏漠,连一旁的围观众也都察觉出不对来了。

    《朝元诀》是什么,是中品武功啊!

    整个临汾城里也未必能找出一本能媲美的武学,即使只摘出其中入品武学前的三步‘炼’、‘通脉’、‘化气’,也是足以让整个县城都疯狂起来的东西,哪能就这么儿戏的出现在一场九级战士的赌局上!

    苏漠有些奇怪的盯着一脸笑的王得福,挠了挠头,不解道:

    “若是和朱明哲比一场,压点什么我都没意见,只不过,就算我拿出那三篇秘法,你又能拿出什么东西对赌?总不会是想拿学府里那几下品武学来忽悠我!”

    王得福脸上笑意一僵。

    苏漠见状大惊失色,道:

    “不会,难不成还真让我猜中了!您还真想空手白狼!”

    周围众学员及时“嘘”了一声,让王得福更尴尬起来!

    “那用我这枚水火玲珑塔二等仿品,还有我家那《重坤功》来赌,怎么样!”朱明哲见状连忙出言。

    周围众学员又是“嘘”的一声,不过倒是比先前声势小了许多。显然朱明哲提出这两样赌物,虽然还是比不得苏漠手上秘法价值,却也总比王得福的空手白狼好多了!

    “这个嘛!”苏漠摸着下巴,想了想,才缓缓摇头道:“不好不好!二等仿品虽然不错了,可我却也用不着;而《重坤功》虽然是你家独有,可我既然有了《朝元诀》,也用不上它,要了这两件,又能有实在什么好处!”

    一旁王得福听着气闷,这时也狠狠出言道:

    “你若是想要好处,也容易――你若胜了,学府三个免试名额里,便有你一个!”

    苏漠闻言哈哈一笑,道:“王老师怎么老想着用这空手白狼的法子!按着惯例,免试名额按着修为从高到低取,而若有修为等阶的,便以年龄最小取!如今学府里只有两个十级战士,剩下七个九级战士里,我当然是最小的那个,你怎么又拿这来诓我!”

    王得福不理周围又响起的一阵嘘声,看着苏漠冷笑道:“你也说了,那法子只是‘惯例’罢了……嘿,算了,既然你如此自信,那我也添点彩头,三届府院会的名额,连同今年的在内,每年都有你一个――你愿意送人也好,自己用也好,只要你能胜了朱明哲,这就都任你处置!这总行了!”

    苏漠闻言,拍掌笑道:“好,这几样加起来虽然还比不得我的彩头,却也总算有胜于无,那咱们就演武台上见!嗯,对了,谁当裁判?是王老师你吗?”

    王得福刚想点头应下,却忽听得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响起。

    “咳,这种大赌,他一个人当裁判,恐怕难以服人,还是依着规矩,找齐四个老师,再叫回副院长来看着!”

    苏漠等人转头一看,围观的外围上,却正是刚刚赶到几位老师,而开口说话的,便是其中面色发黑的李铭启。

    王得福见状,也不反对,只是嘿笑几声,连道“应该的”,接着就指着个学员去叫副院长,一众人便浩浩往演武场上走去!

    “喂,苏漠,你怎么就这么应下来了!”众人行走间,一片混乱中,方凌峰抢先便蹿到苏漠边,急道:“那《朝元诀》里秘法,哪能就这么上赌局,你是不是被你家老爹打上瘾了,怎么净办这种事!”

    苏漠呵呵一笑,边走边道:

    “水火玲珑塔的仿品向来难得,何况还是个二等的,市面上至少也要千两金子才有可能得着;《重坤功》更不用说,不是咱们学府里撑门面的那几本下品武学比得上的,何况还有三个免试名额!要知道,这三个名额可向来是学府里财源之一,每个名额都能是众家相争之物!咳,等你参加府院会的时候,也不用去找学府管事,直接来求我就好了!”

    “你哪来这么大自信!”方凌峰闻言白了他一眼,无奈道:“这王得福明显是和那个朱明哲是有备而来,知道你有底货,还敢这么挑战,肯定有所准备――到了演武台上,肯定要规定不许用增幅真气的物件――你昨天才刚晋升九级战士,就算得了些秘法,这输赢……”

    一直默默走路的焦战衣闻言突然开口,崩出两个字:

    “能赢!”

    几人听见焦战衣说话,不由一愣,然后便突然齐齐大笑起来。

    “好了!既然你应承下来,如今再说什么也无举益!倒不如好好想想怎么打败朱明哲,好让你领了那三个免试名额,让我也沾沾光!”

    叶秋脸上笑意稍减,看着苏漠,无奈道:

    “自从你弟弟来过一趟后,你就有些神神道道,我也不知你有什么后手,就不乱出主意了!不过,那朱明哲虽然在九级战士里几乎敬陪未座,可那是因为他早年心太急,八级升九级时早了些,真气未能积累得浑厚,才被许多人后来居上!可毕竟是在九级战士这阶层呆了快两年了,对这一层的力量烂熟于心,又从家里学了许多战技,向来是战法灵活,临阵机变也强,不时总有些怪招出现!这一点,你上台后却是要小心些!”

    临阵机变强?

    苏漠嘿嘿一笑,点头应承下来,远远的看着和王得福正交头接耳的朱明哲,忽然露齿一笑!

重要声明:小说《玄清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