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清天 正文 第十一章 乾坤翠佩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吾弗知 书名:玄清天
    ( )    “废话不用多说!动手!”

    放弃了教学任务,临时客串监督的老师言简意赅,见两的都摆好了架子,把手一挥,就宣布比试开始。

    摆好架势,一八级真气翻腾奔涌,张流云轻吐了口气,脚下一踏,便直冲而来。

    军武技,天狼拳。

    学府教学主要便是军武技,向来以简单明了闻名,拼的便是真气、胆气和经验!

    苏漠摆个同样架势,一样冲往前,直面对打。

    军武技比得便是胆大心细,没那么虚实讲究,反倒是若让了一步,又没什么逆天手段,便只会弱了自己胆气,越到后来,越伸展不开,畏手畏脚之下,败局便定下来了。

    这种况下,还没将《朝元诀》上招法练起来的苏漠,当然不可能对真气还胜自己一筹的对手玩什么敌深入、临危不惧的手段,硬是抢上前。

    打人先打胆!

    学府六年,所授军中武技中,一以贯之的,无非这五个字罢了!

    拳头与拳头“嘭嘭”的砸在一起,发出阵阵不似血的声音。

    两人都是八级武者,使的都是一武功,又不是第一次交手,如今再次打起来,招式如流水般泄下,转眼便过了十几招。

    十几招后,局面大至持平。

    “不对劲!”

    两人心中同时涌出这个念头。

    一样的等级和拳法,最没有技术含量的泄火式打斗方式,比到现在,本来应当真气、经验、怒气都更盛一筹的张流云渐渐掌控局势,比到现在的话,正应是他在一招一招的细小累积优势,如今渐显优势的时候。

    然而,如今却是苏漠更游刃有余!

    张流云咬紧牙关,暗道一声果然那个莫愁山的人给他好处了!想到此处,知道仅凭天狼拳只能越打越糟,连忙一记扫腿,开苏漠,架势一转,施展开了另一拳法。

    说是拳法,其实倒是更多用腿。

    张家的七十二路秋愁腿名震四城,论精妙与威力,远超学府那些军武技!

    张流云只学会了七十二路里的十二路,只是如今一旦施展起来,长踢大踹,气势惊人,更远胜天狼拳。

    然而,十二路秋愁腿使完,事进展与设想恰好相反――张流云的劣势反倒越发明显起来了。

    “莫愁山果然名不虚传!只不过一个十二岁的传人,只不过一个月,竟让他成长到这种地步!”

    张流云见一腿法使完,对方却显得游刃有余,气息丝毫不乱,就知道这腿法也不成!只凭想像,便不由对那个教了苏漠、打断自家哥哥腿的莫愁山传人更生气愤。

    “既然如此,也只能用“乾坤翠佩”了!”

    张流云眼中精光一闪,一腿横扫过去,退苏漠,同时便伸手往自己丹田上一拍。

    一会的功夫,张流云心思几经起伏,念头疾转,手段层出不穷,可见确是有备而来!

    然而,作为对手的苏漠,却对于张流云几经起伏的心思半点反应也无,因为,他现在其实正处在一咱相当玄妙的境界。

    苏漠在临汾学府学武四年,本就在这学府中算是资质上佳的,脾气上又不是什么好好先生,当然打过许多架。

    便是这位张流云,虽然比他大一岁,然而却和他现在修为对等,自从晋级八级武者后,前后也和他比试过几次,虽然总是败多胜少,可也是能腆着脸说一句两人比试有输有赢的。

    不过,这和眼前比试都无关了。

    苏漠心中清楚无比,他现在并未从弟弟那学来的小手段,用的是再正经不过的军武技,然而,真打起来,却总有一种完全不同以往的感觉!

    似乎,一切尽在把握呢!

    张流云一招一式,不管普通的军武技,还是原先心生暗羡的秋愁腿,如今看来,都了然在,但凡对方出招,那边架式刚摆,这边便也不是从风中还是气机中,就能自然而然,生出变化,抢先一步封住其变化――不管张流云用什么虚实结合的法子,苏漠都有一双去假存真、看破真实的双眼!

    怎么回事?

    苏漠一时间也不能明了,只能拿着传说中“一朝顿悟”“智慧大开”之类的传说安在自己上,心安理得的压制张流云,暗想道:

    “这传说中的顿悟果然厉害,原本我还隐隐差了这张流云一筹,这回找他打架也不过是耐不过一口气,觉得宁肯吃些拳头,也要打出气势,免得后多受聒噪。却不想人品之强,妙用无穷!如今我否极泰来,竟得了这般机缘。如今他十二路秋愁腿使完,既然耐何不得我,心中必生慌乱,到时我胜他便如反掌……”

    苏漠心中喜意未全,便觉得对方一拍自家丹田后,真气突然狂暴起来,气势暴增三倍不止,一腿夹着迫人真气重新横扫过来!

    靠,反不成掌了!

    苏漠暗骂一声,使了个托塔式,想把这一腿推托一分,矮躲过。

    张流云冷笑一声,瞬间改扫为压,以泰山压顶之势劈下。

    苏漠此时正是“顿悟”中,临阵感应,机变无双,张流云那边刚有变化,便能提前先知,侧一躲,反掌为拍,借力蹿出他的攻击范围。

    “嘭!”

    一声脆响,苏漠虽然依计借力逃脱腿攻范围,可却难掩脸色苍白、惊诧莫名的远远看着张流云。

    “怎么回事,他明明真气虽然比我浑厚几分,却也强不了太多,怎么刚才一腿之中,只是略略接触,我却觉得他的真气起码强了两三倍……这一腿,比十级武士也差不了多少!”

    张流云看着苏漠躲过这一击,心中也是惊讶,暗道:

    “我有乾坤翠佩,能增三倍真气,如今真气喷涌,一举一动,皆可比拟十级武士,没想到方才突袭之下,他竟然还躲过了!莫愁山果然不愧是圣地,只不过来了个十二岁的童子指点一个月,就能让他有如此进步!若非带了这乾坤翠佩,怕还是要反栽在他手里呢!”

    不过,就算躲过一击,又能如何!

    张流云依旧不言不语,不给苏漠半点调整机会,挥拳便上,手脚并用,几路拳法腿法轮番施展,招式大开大合,劲风烈烈,仗得便是自己真气浑厚!显然是看出自己招式上确实逊色苏漠一筹,便也不在其上纠结,只想用浑厚真气、堂而皇之压服对手。

    两人再翻滚斗上十几招,场上形式便明朗开来了。

    苏漠虽然“顿悟”,临阵机变百倍于前,可终究真气上差了几倍,虽然在料敌先机的本事上越使越顺,却也只能上蹿下跳,苟延残喘罢了。

    “不妙,大大不妙!看这形,最多拖上三五招,就要被一拳或者一脚踹倒!”

    苏漠竭力抵挡,可因为每每躲避张流云大招时极限运动,过了十几招,便渐乱了自己节奏呼吸,体内真气是青黄不接,程出衰竭之象,却是越战越无力!

    “没想到我这边刚顿悟,那边张小子竟然就也有奇遇,真气猛涨,比打了鸡血还要生猛!”

    久战不利!

    何况还没法久战!

    苏漠知道这回怕是难挽败局,却不想这样认输,心头一股狠意上涌。不退反进,把全真气尽数调起,看准张流云来势,用一招军武技的刚猛拳法,猛然直接迎上对方拳头。

    “咦?苏漠疯了不成!”

    “张流云这明显是**了,再拖下去,指不定药效一过就能反败为胜了,怎么这时候硬拼?”

    “唉,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气啊!所以说,你们要记住了,以后比试的时候,一定要……呃……呃?”

    台下老师学员看着苏漠势如猛虎般硬拼张流云,俱是轻叹一声,可惜这一场颇为精彩的比试就要这样结束了!

    张流云明显是用了邪道法门,使得本来差上一筹的武功,至少在真气上一时凌厉无双。

    众人看着,心中明白,有的惋惜,有的庆幸。但凡武功见识差不多的,都明白苏漠败势不可挽回,这一回是要让张流云“复仇”成功了!

    一时间,甚至便有那些在因材施教的老师,这时便以实例给一旁的学生说起比试经验起来。

    然而,人生不如意,十之**!

    仿佛存心给台下那位趁势教育学生的看闹老师拆台一样!

    苏漠与张流云双掌一交。

    轰然一声。

    张流云带着他那提前出现的胜利微笑,一口鲜血喷出!

    张流云体轻舞飞扬、脸色若死的,被远远抛出演武场外!

    硬碰硬中,苏漠完胜!

    以压倒的真气优势,将张流云一举轰出场外!

    当场晕厥!

重要声明:小说《玄清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