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清天 正文 第十章 张流云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吾弗知 书名:玄清天
    ( )    苏漠闭上眼睛!

    苏漠睁开眼睛!

    苏漠又闭上了眼睛……

    苏漠再度睁开了眼睛!

    靠,怎么回事!

    苏漠看着手上那石块上一片白得亮眼的色泽,哭无泪!

    没颜色!

    这真气,竟然是没颜色的!

    测力石的测试,其实是分成两个方面的。

    石上色泽扩散的程度,代表了真气的量,也就是说,越发尽力,越能使色泽的区域扩展――苏漠的那片红显出脑袋大的一片区域,便说明了他未使用斗技时,单位时间内输出的真气量,也间接说明了他体内真气量。

    而石头上的颜色,其实是代表了真气的质!

    每一层真气的修炼,不仅是真气量的增加,更是真气质的提升,这种提升或明显或不明显,但总是有变化的,这种变化被智者们总结出来,才弄出像测力石这样一个东西。

    便如苏漠的那个妖孽弟弟,当初苏漠带着他来学府参观时,他在测力石上瞎闹,六品的真气一旦输入,便是一片如同打乱色泽的诸色混杂在石头上显出――不管他精微控制时输出大小,也只能控制变花的色泽到底是占据整个石头、还是只有脑袋大小――却不能让石头从花色变成赤橙黄绿。

    苏漠得了梦中传承,自然觉得《玄清凝元经》介绍上高妙得没边,费了一个月的时间,不仅养好了伤,更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将这内息炼至初成。

    而这才刚练成一些内息,苏漠就急急来看,这种开始要存观设想引气,号称入门第一步就是打通全经脉的功法,最后练出来的真气,到底是多了不得的存在!

    然而,结果竟然是这样!

    巨石上,这股真气半点反应不显――便如苏漠刚成为一级武士时,偷偷来到这小黑屋时的反应一样。

    看来,靠做梦,果然是不成的!

    苏漠冷静的收回手掌,深吸了口气,收回先前因设想可能因为内息一出石头上出现的七彩九彩光华而特地不让看守老师进来的念头。冷静之极的在心中破口大骂了半晌,才定住了心神,恍恍惚惚的走出了小黑屋!

    唉,阳光还是一如继往的刺眼啊!

    “呦,这不是苏大少吗,怎么,靠着那位天才弟弟,终于突破成为九级武士了?刚回来就往这小黑屋跑!”

    苏漠出了小黑屋的门,还没走两步,就听见一个讨厌的声音响起,而随着那声音之后,便是另一阵令人讨厌、杀鸡般乱哄哄的讥笑声。

    苏漠眯起眼睛,看着不远处聚成一伙的不善来者。

    “张流云!大好天气,你不回家推你哥出来晒晒太阳,在这呆着干嘛?”

    斗口这种事,苏漠从来就不惧谁!

    “嘿!你狂个什么劲,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那个弟弟没住满一年,早就因为你的事被提前招回莫愁山了!”张流云排众而出,同样年轻俊秀的脸上一片冷笑,道:“为了一部功法,险些死自己弟弟,没想到,像你这种人,还有脸回来!”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何况学府向来是个是非之地!

    一堆年少气盛的十四五少年,学了大好的武功,整天扎堆后,怎么来挥洒他们那如朝阳般血的青

    答案很简单,打架!

    就是打架!

    或者,文雅一点说,就叫作“比试”!

    此二者,同出而异名,数遍大离朝任一所学府,任何一届学员,都绝不会少了!

    临汾学府,同样不同免俗。

    苏漠微微叹了一口气,他在这学府里度过了从十二岁到十四岁的绝大部分时光,朋友与对手都不会少了。

    如今苏家出了这么一件满城风雨、尽人皆知、可以作足三年八卦头版还不嫌老的事件,即便学府中朋友们不知道,那些大大小小看不对眼的同学们也该早准备好了怎么用这来刺激自己了!

    但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啊!

    苏漠干咳一声,发觉自己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忍耐力,只被外人提了这么一句,喉咙就有点不舒服了!

    对手好像没有什么痛脚啊!

    有道是,打人就打脸,骂人要揭短!如今知已不敌彼,斗口起来,大是不利啊!

    既然没法斗口,那就动手!

    “咳,这位瘸子的弟弟,你想打架?”

    苏漠笑容可掬的看着张流云那张脸,怎么看怎么觉得上面缺了个拳印,便半点不?嗦的先一步开口邀战。

    张流云听了“瘸子”两字,怒气立即翻腾起来,气血上涌不止,指着苏漠叫道:

    “好!这可是你自己要打的!我倒要看看,没了你弟撑腰,你还有什么本事!”

    都是血青年,俱有相看两看两生厌之感,聚在一起,便不需多加言语,两下俱是一脸冷笑,直奔演武场去。

    演武场旁本来还有低年级的一组师生在那教授,可见了这事,也俱都丢下原本讲演,随着那位自告奋勇作监督的老师,都来看两个风云人物比试。

    苏漠以十四岁之龄,能在测力石上留下红色印记,虽然在莫愁山上那个妖孽弟弟光芒下显得寒碜之极,可在这临汾学府里,却也是数得着的资质绝佳者。

    张流云比苏漠要大一岁,能主动来挑衅苏漠这八级战士,自然不可能是存心出丑来的,一样具有八级战士的实力。而且因为张家历时古老,积累比苏家多了不知几凡,多修了几样高明手段,一样真气体质,真动起手来,却是向来比苏漠还高上一筹。

    “快来看,苏漠和张流云打起来了!”

    “咦,苏漠回来了?嘿,我听说他弟弟回山了,怪不得张流云要拿他泄愤呢!”

    “切,泄什么愤,那张流云战绩上是比苏漠好看,“风云榜”上占稳前十之列,可苏漠也不是只靠着弟弟的名头起来的,一样是前十里的常客,只是因为年纪小些,才差了一点,这回得了他弟弟指点,指不定就把张流云也搂翻了!”

    “咳,这倒也是,两人都是八级战士,张流云经验丰富战技又多,而苏漠又据说得了部中品功法,正是不好下定论!”

    “那倒不一定!我觉得还是张流云胜面大些,毕竟,自从一个月前,苏漠带着他弟弟,打断了张流风的腿,张流云就一直琢磨着怎么报仇,这回既然主动挑战,总该是所准备才是!”

    “哈哈,说起来倒也真有意思!苏家那头的弟弟把张家的哥哥打了;如今张家的弟弟又来找苏家的哥哥报仇!两头都是大的对小的,这个关系,还真是有意思得很呢!”

    学府中的事总是传的特别快。

    只是几声吆喝,苏漠与张流云的演武台前,就聚起了大批深明内幕的人们,讨论起输赢胜率以及台上两人仇产生的过程。

重要声明:小说《玄清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