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清天 正文 第二章 苏氏兄弟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吾弗知 书名:玄清天
    ( )    苏家,并不是什么大贵族,然而却是临汾城、甚至于盘陵府大大有名的存在。

    究其原因,不是励精图治的苏荣苏大老爷,却是因为他的两位公子。

    确切的说,是苏府的小公子。

    苏涛!

    这个六岁时被引为莫愁山入室弟子,十二岁进阶成为六品武者妖孽般存在!

    而在这位天才弟弟的光环下,苏大少十四岁成为八级武者的事,便显得平淡连茶余饭后的闲谈都不便提起了。

    与苏漠梦中世界不同,苏府所处的大离王朝武运昌隆,武风极盛。

    天下武功,殊途同归,细分等级,则可划为十级武士九品武者。

    自修行武功起,都要先坚体强,才能养出气感。这种由外而内的过程中,能“断树碎竹”的,大概就算是第一级的武士;而能达到“墙倒屋塌”的,一般便到了十级武士。

    武士十级的阶层,是武学之初,从纯**的“断树碎竹”,到真气渐起时的“开碑裂石”,再到最后武士顶阶的“墙倒屋塌”,便是绝大多数人一生的学武历程。

    而如果能有天资上佳,又有上好功法伺候的,便能在武士十级之顶上,再起鱼龙之变,从十级武士变成“入品”高手。

    天下间的高手,便是从九品起,至一品为最高!

    所以,十二岁便成为六品武师级数的苏家小少爷,才会成被认为是妖孽一般存在!

    相比之下,苏漠十四岁的八级武者顶峰修为,虽然在同龄中也是一时之选,却黯淡了不知几何。

    没人愿意就这样黯淡!

    故而,苏漠才会问弟弟苏涛莫愁山的功法,好在九级武者通脉养中领先一步,将来也成为入品的高手!

    呃,可惜,莫愁山的功法是不外传的――不然也用不着“问”!

    然而,办法总比问题多!

    江湖传言,临汾城附近有先人秘府现世,内有中品中等的《朝元诀》一部!

    苏涛小弟被这个没羞的哥哥一,头脑发昏下,瞒着家人,加入了这场夺宝之战!

    三天后,苏涛带着一可怖伤势,将那本《朝元诀》交给苏漠这当哥哥,然后一头昏死过去,被家里请来的几个庸医摇头叹息了不知几回。

    所以,当苏老爷知晓因果,知道这事的起因是苏漠这当哥哥的时候,险些气死。

    一夜无眠。

    当然,险些被打死、一直处于昏迷与清醒间的苏漠大少爷或可不算!

    昏睡了两天,做了一个长长好梦的苏漠入梦时,苏府中乱作一团,而这种混乱传染出去,便也使得苏府这“家丑”外传得厉害!

    纷纷扬扬的流言蜚语,中心就是这临汾城数一数二的大家族――苏家。

    苏荣坐在大厅中,听完连夜从府城请来的名医汇报小儿子的病,冷俊威严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

    “涛儿这次能脱险,多亏莫神医妙手回。不过,涛儿静养之中,还需有人看顾,却是还要劳烦神医多加照料了!”

    “惭愧,惭愧!才疏学浅,当不得神医之名!”轻抚着颔下的山羊胡,老态毕露的莫医师苦笑道:“令公子这一回外伤、内伤十分严重,又中三种不同毒药,我本来也难施手段,只是托了那枚“朝元丹”的福,才能使之脱险!那丹药虽然并不十分对症,又兼有药力太霸道之憾,却终究是中品丹药,妙用无穷,便是没有我疏导,也并无太大风险!”

    “哪里,莫神医客气了,若非神医妙手,小涛也不能这么快就醒转过来!”

    苏荣面露笑容,摇了摇头,又客气了几句,才令人把这位名医送回客房。

    “万幸万幸!总算是听见这位医师说个准信了!”

    莫医师前脚刚走,便见屏风后出来一位三十许岁,容颜憔悴的妇人,看着苏荣,脸色舒缓道:

    “这位医师什么都好,就是口风太险,一旦问起伤,只管自顾把那些听不懂的话说了一通,就是不肯说个准信,非得等到最后,才肯下定论!”

    苏荣看着自家夫人出来,也舒了口气,自从苏涛这个小儿子一是血的回家之的,夫妇两人便一真未曾合眼,连续两天,虽然功力精深,也是疲惫不堪。

    “对了,老爷,小涛儿这边病既然稳定下来了,是不是让那位医师也看看小漠那边……”苏夫人见丈夫神色缓和,就似乎不经意的提了一句。

    “哼!”

    苏荣闻言神色一变,满脸郁突显,重生拍了一记茶几,起喝道:

    “那个孽障,死不了!”

    苏夫人看着气势汹汹、拍案离去的丈夫,也不深劝,只把眼一翻,将边侍女叫近,如此这般的小声嘱咐一遍,看着侍女受意去追那位莫神医,才松了口气,转又紧追自家丈夫去了。

    苏漠此时虽然不知道这些事,却也能猜出自己这个“孽障”在父亲眼里是个什么况,一觉醒来之后,问明边侍女近况,知道自己那个弟弟有惊无险,便也放下心来。

    至于这个“问莫愁山功法”、“弟弟夺取《朝元诀》”的名头,既然被安在了自己头上,摘不摘得下来,倒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苏漠此时更在意的,毫无疑问,是那个梦境中光怪陆离的世界。

    更准确的说,是梦中苏漠修炼了十年的真气,至今仍记得的三卷《清玄凝元经》。

    梦中苏漠的前十六年,已经是怪异之极,竟然处一个完全不突显个人武力的世界,而那个“科学”的世界里,**困弱不堪的人们,凭着个人智慧能造出无数工具,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而后面十年的转变,更是让人措手不及,梦境从一个完全无武力的世界,突然间便转到了修真的时空,其中“炼气”“金丹”“元婴”的诸般修仙者,凭着一件件法宝焚江煮海,飞空遁地,同样无所不能!

    而更奇妙的是,苏漠发现,那十年中学来的修仙与非修仙的知识,一觉醒来,竟然全然不忘,如刻骨铭心般,牢牢印在苏漠此时脑海――梦醒时自动运转的疗伤功法,就是最好的证明!

    既然疗伤功法是确实有效的……那要不要试试其它的修行功法呢?

    对于一个敢“问”弟弟功法的少年来说,这还用问吗!

    苏漠撇了撇嘴,二话不说,便照着梦境中修行经验,依着《清玄凝元经》开篇所言,凝炼起自己得自梦境的第一缕真气。

重要声明:小说《玄清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