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惊天 正文 第一百章 比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毕加猪 书名:龙吟惊天
    ( )    云战等人领着竞天三人走了进去,在靠近石台的一处地方停了下来。

    “呵呵,墨将军和平阳公主到了。”有数名贵族站起来,赫然便是柳清风、风杨、花无缺、水灵儿等八大世家年轻一辈的翘楚。其中,月心武也自然在场,但见了竞天,倒也不怎么客,随意的打了个招呼,目光却是**的盯着竞天后的杨青青看。

    “狗改不了吃屎的本,看来这纨绔子弟当真无药可救了。”竞天心中暗道,“只要了五千万赤金币是不是少了些?”心中正自后悔没加重价,但神色却不表现出来,的对着众人一一回礼。

    正说话间,却见几名着锦袍的人走了过来,竟是皇族的唐德皇子等人。

    “墨将军来了。”唐德一笑,跟竞天打了个招呼。跟着他后的唐冥皇子等人也跟竞天客了几下。

    “这些家伙便是皇族年轻一代。”竞天扫了一圈众人,一一回礼招呼。

    “都坐下,大会快开始了。”云战说道,在八大家族旁边空出一处位置来。竞天也不客气,领着银星杨青青二人坐下。

    这地方简朴素雅,大石台之侧也只是一排排小石凳而已,就连桌子也没有一张。竞天一坐下,顿觉后上传来一阵温柔软之意,一个愕然后,方才醒悟,心中暗道:“呸,还道这些人都转了,一改以前的奢华作风。原来是这样的“简朴”布置。这小凳竟用价值堪比黄金的暖石做呢。”

    竞天心中暗暗鄙视一番,朝皇族那边望去,但见那里有数十来个年轻男女,自己因有杨无极的报和唐冥给的资料,却都认得,但哪有那个叫乐仙子的郡主?

    人群越聚越多,不一会便有坐得密密麻麻的,就连外围的竹木台榭上也站满了人。好一会,一名满头花白的老者走了上台,轻咳了数声,待得众人平静下来,朝众人一拱手,这才道:“各位来宾,一年一度的品乐会又要开始了,欢迎大家的到来。我很荣幸的又做了这一届乐会的主持人。这一年的乐会,奖品可比往年丰盛多了……”

    “这是文思院的大儒孔老,和那些人都是一些老学究老古懂,历年的品乐会都是由他们主持和评判的。”薛在一旁指着前面几个老头给竞天介绍道。

    竞天点了点头,只见那孔老从魂戒中拿出一个木匣放在石台之上,轻轻打了开来,从里面抱出一个焦黑的古琴,说道:“今年这乐会,若谁能独得头彩,这焦尾琴便是奖品。”

    “哗!”

    众人一阵动,杨青青双眼也不由得紧盯着那具古琴。

    “这是什么宝贝么?”竞天心中疑惑,眼睛却不由自主的盯着杨青青,问道:“这琴很珍贵么?”

    易老怪一生只精研药术,对这音乐方面自然也不甚知晓,而且他吞噬的十数人当中,也没有人精通音律的,是以对这音乐中的奇宝焦尾琴自然不知道的。

    “当然了。这可是四大名琴之一呢!”

    “四大名琴?”

    “唔。”杨青青点了点头,看着竞天道:“怎么你连这个也不知道?”

    “这有必要知道么?”竞天心中不以为然,听得杨青青道:“古代有‘四大名琴’之说,‘号钟’、‘绕梁’、‘绿绮’和‘焦尾’。这便是其中这一了。相传这焦尾琴是数万年前家、音乐家蔡邕亲手制作的一张琴。”

    “原来是这样。”竞天一幅?然的样子,寻思:“那个叫什么菜邕,饭邕的是什么人来着,做这一张琴就是珍宝?。”

    杨青青见他脸色不自然,知他言不由心,心下不由微怒,哼了一声,道:“不懂就装什么装?这琴的来头可有一段故事的,谅你也不知。”

    竞天挠了挠脑袋,却不回答。杨青青道:“蔡邕前辈一生中音乐成痴,他本人也通晓音律,精通古典,在弹奏中如有一点小小的差错,也逃不过他的耳朵。而且他尤擅弹琴,对琴很有研究,关于琴的选材、制作、调音,他都有一精辟独到的见解。

    有一天,蔡邕前辈坐在房里抚琴长叹,女房东在隔壁的灶间烧火做饭,她将木柴塞进灶膛里,火星乱蹦,木柴被烧得“噼里啪啦”地响。

    忽然,蔡邕听到隔壁传来一阵清脆的爆裂声,不由得心中一惊,抬头竖起耳朵细细听了一会,大叫一声“不好”,跳起来就往灶间跑。来到炉火边,他也顾不得火势大,伸手就将那块刚塞进灶膛当柴烧的桐木拽了出来,大声喊道:“快别烧了,别烧了,这可是一块做琴的难得一见的好材料啊!”

    他的手被烧伤了,也不觉得疼,惊喜地在桐木上又吹又摸。好在抢救及时,桐木还很完整,于是蔡邕前辈便将它买了下来。然后精雕细刻,一丝不苟,费尽心血,终于将这块桐木做成了一张琴。这张琴弹奏起来,音色美妙绝伦,盖世无双。

    这把琴流传下来,成了世间罕有的珍宝,因为它的琴尾被烧焦了,人们叫它“焦尾琴”。”

    杨青青娓娓道来,脸上神色充满了敬意和仰慕之。竞天不知良琴择材之考究,只道拿块木头装上琴弦便是一张琴了。听得杨青青如此说道,心中忖道:“这叫什么菜邕的也真是音乐痴了,得了块烂桐柴却把手烧伤了,竟还觉得快乐,当真怪人。”

    心虽如此想,但他却不敢宣之于口,抬眼看孙老手中的琴时,果见那琴的未端一片漆黑,明显有燃烧过的痕迹,心道:“听公主说这琴珍贵的,没想到却是拿出来当奖品,当真大方得可以。”

    只见孙老将琴放在石台的锦绸上,枯槁的手指在上面轻轻弹了几下,果真传出一阵清脆美妙的乐声。

    孙老站了起来,道:“各位听到了,这焦尾琴可是真品。大皇子唐德下机缘巧合之下才偶然遇见的,并以重金买了下来。大皇子言道:“红粉赠佳人,宝剑配英雄。这宝琴自然要送与懂得弹奏的知音人了。所以大皇子下慷慨捐出,作为这一次品乐会的奖品。”

    “哗。”

    孙老说完,台下一片哗声,这无价宝却如此捐出,大皇子当真大方。而竞天心中却道:“这唐德收买人心的手段可真有一手。这琴他不懂弹,自然于他没有用处,慷慨捐出,倒搏得众人的一致好评,赢得了个大好名声,何乐而不为?”

    “好了,闲话不多说,品乐会就开始。既然以这宝琴为奖品,那么我们这次的品乐会就以比琴为主,最后胜出者,再以这宝琴演奏一曲如何?”

    “好……”

    。

    。

    。

    。

重要声明:小说《龙吟惊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