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惊天 正文 第七十一章 圣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毕加猪 书名:龙吟惊天
    ( )    看见巨蛇冲将过来,竞天瞳孔一缩,形微变,本命金属全部收进了体中,魂戒闪烁,一柄长刀捏在手中。

    格斗场上并不止控金师使用兵刃,只是一般的兵刃是经过煅造冶炼而成的,本命金属很难融进去,所以并不像体中的本命金属那么好控制,是以控金师们一般都不会使用而已。是以兵刃一般只有那些武师上场时才会使用的。

    竞天的天外陨金硬度并不强,数量也少,根本防不了对方的攻击,是以只好拿出长刀对敌,保留大量的金属作为防御之用。

    竞天拿出长刀,云战并没有太大的震惊,对方近战的实力强悍,只用武技对战也不无可能的。蛇尾一摆,蛇盘弹而出。“嗖嗖”两声,两颗青绿色的金属獠牙向着竞天飞过去。

    “吼!”

    竞天长刀砍出,化出一道银芒,狠狠的砍在巨蛇上,阻挡巨蛇攻势。眼见两颗獠牙一左一右的飞至,嘿了一声,白色的金属从两肋的京门涌出,在体上形成两面巴掌大小的厚盾甲。

    “噗噗”

    獠牙直接没入了白的金属之中。

    “咦?”

    云战和台下观看的韩索、郑会长同时咦了一声,双眼紧盯着竞天,心中暗暗奇怪,“怎么金属能从这里涌出的?”却见竞天右手翻侧,长刀已狠狠劈出,舞出一片光芒,海浪一般冲向云战。

    云战不及多想,体后退,巨蛇盘绕而出,巨头向着竞天咬来,竞天单手擎刀,狠攻而上……

    “嘭!”

    “嘭!”

    “嘭!”

    “嘭!”

    ……

    隆声不绝,一人一蛇斗得甚烈。

    坚硬的黑铁擂台已被巨蛇砸得一坑一洼,竞天手擎长刀,屹立不倒,巨蛇上的倒刺尖刃飞出。却或被竞天的长刀格落,或为其上涌出的金属所阻,尽数落空。偶尔有几根长针突破竞天的防御,但也只是对竞天做成了很少的伤害。

    此时的竞天,上的血翻涌,但头脑却是清醒无比,灵识覆散,周围那些尖刃细针的攻击轨迹清晰而见,长刀随意挥洒,便能将大部分的尖刃打落。越打,感觉起得心就手,不自觉间,却陷入了一种神奇的状态。

    一部分小尖刃飞来,但竞天却能清楚的感知它们的力度,连方位轨迹居然也能感应出来。每一针每一刀入,却都能以最少的金属阻挡。

    这感觉?好神奇!

    是“韵”?

    现在的感觉,就像竞天当初在黑冥城中一感悟风属的“韵”一般。从对方攻来的破风之声,空气中的微小震动,竞天便可以知道对手的攻击方向和出招的力度。

    一时间,擂台之上的战斗打得白化,巨蛇环着竞天不住攻击,便每次都被竞天拍开。一人一蛇打得甚烈,但无论大蛇怎样攻击,竞天依然屹立不动。双眼微眯,出刀行云流水,神竟如信步闲游一般自然,仿佛这大战跟他毫无关系一般。

    “这小子,竟在擂台上领悟了。”场外的韩索微笑的点了点头,转头向旁的郑会长道:“呵呵,你的人便这点能耐么?这样下去,怕要输了。”

    “哼。”那郑会长冷哼一声,但看向擂台之上的眼光却是露出了一丝焦躁的神彩。这样下去,云战定输不可,控制这么多的金属,云战的灵能消耗可想而知了。

    云战也是一阵惊骇,自己使出了全力,但却丝毫撼动不了对方。拖得越长,对自己就越不利。没想到这个七品的控金师,却是对“韵”有了如此高的领悟。怎么办?

    云战越打越是心焦。

    拼了!云战一狠心,金属巨蛇回收,猛然一声大喝,体冲跳而起。

    “无边落木。”

    双手搭在巨蛇之中,那巨蛇一冲而上,旋即化作数百道巨箭直刺竞天落。巨箭飞到一半,又是一通轻响,每杆巨箭一分为二,进而二为四,再而为八……

    几次分化间,便已化出数千支小箭。密密麻麻的将竞天包了个透。若被刺中,竞天绝对会成一个刺猬。

    “下杀手?”韩索一怔。

    两人并不是生死赛,云战出这一招明显就是想致狂神于死地。若狂神抵挡不住,定会被乱箭死。正要出手相救,蓦见竞天双眼一瞪,仰天一声长吼,形急剧旋转,白色的本命金属从体各处涌了出来,长刀圆舞,倒像一个长满尖刺的陀螺一般,发出阵阵刀芒。

    “叮!叮!叮!叮!叮!叮!”

    密如雨的金属小箭撞在旋转的刀芒之上,清脆密集的金铁交鸣之声响彻,牛毛细的黑箭乱飞,整个擂台仿如浸漫在一层黑雾之中……

    良久良久。

    声停人止。

    云战脸色苍白如雪,仿佛刚从坟墓爬出来的僵尸一般。一次分化出数千支小箭,灵能的消耗可不是少的,灵魂的负担也不好过。如果这一击不成,那自己也只有认输的份儿了。

    看着被数千小箭轰击的竞天,云战的心第一次焦急起来。自己在六品之上可谓未逢敌手,但却想不到竟被一名七品的控金师迫成这样。

    长箭的轰刺终于停了下来,擂台之上,密密的金属小箭凌乱的插着,竞天长刀斜摆,赤目圆瞪,固定的脚步轻轻迈开,直朝云战走去……

    “狂神威武!”

    “狂神!”

    “狂神!”

    “狂神!”

    “狂神!”

    ……

    格斗场上爆发出一股雷鸣的声响。观众挥舞着自己的拳头大声呐喊。

    “罢了。”

    云战心中暗叹,自己最强一击还是被对方完全挡住,现在的自己就是一个小孩子轻轻的一推也挡不了,还如何去战?看着竞天走近,正要开口说投降,却听得竞天道:“我输了,还是你强一点了。”说着整个人轰的一声,倒在擂台之上,背后兀自插着几根黑色细箭,鲜血潺潺流出。

    “呃?……”

    突然的变化让云战一呆,观众席上的人更是张着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姿势还保持着刚才兴奋的动作。高举的手定格在空中……

    许久,韩索才摇了摇头,站了起来道:“狂神认输,战斗结束。”说完闪掠至台上,抱起竞天便离开。

    一场大战以这戏剧的结果收尾,那郑会长也是一摇其头,带着云战也离开了赛场。

    ……

    格斗场后堂中,竞天悠悠转醒,看见韩索正在旁,微微苦笑道:“呵呵,我还是输了,对不起,帮你们不了。”

    那些箭虽然刺进竞天的体,但却没有致命之伤,拔了箭敷了药也没多大的事了。

    “狂神先生太客气了,你这一打,虽然不胜,但已让对方心寒了,以后他们再也不敢来我们格斗场找渣,结果还是一样的。呵呵!”

    “是么?”

    “唔,云战离开了,不过他让我告诉你,如果你以后实力变强了,随时可以到神龙帝国的天京城云家找他。”韩索淡淡的道,但心中是却是倒翻了油瓶子。

    天京城中的云家可算是神龙国的一个大族,没想到却帮星空商会来自己的场地搞事,难道星空商会和云家连在一起了?他在得到这个消息之时已上报到了巨龙商会的总部,但现在说出来,心中还是久久不能平静。

    “天京城云家么?有机会会去了。”

    竞天点了点头,找一个同样实力相近的对手可不容易。后若到天京城,去看一看也无妨。休息了一会,已能站起来,起向着韩索便要告辞。

    韩索劝了一会,但见竞天坚持要走,也不多拦阻,让人拿了五百万赤金币来给竞天,但竞天微微摇了摇头,只从中抽出了五十万,道:“我输了,只收我应得的那份足了。”说完也不理韩索的反应,迈步走出了大门。

    韩索一愕,许久后才反应过来,追了出来,道:“狂神这一次也算是帮了我们巨龙商会,我们巨龙商会欠了狂神先生的一个人。但我知狂神先生绝对不会接受那些金钱的。这样吧,先生拿着这块玉牌,后有什么需要我们巨龙商会帮忙的,就拿出这玉牌,我们一定会尽力帮助狂神先生的。”说着递给竞天一块黑黝的玉牌。

    见韩索说得诚恳,竞天伸手接过,收进了魂戒中,道了一声多谢后,转消失在街角处。

    ……

    墨将军府中,薛傲雪正焦急的来回走动,看见竞天回来,忙迎了上前,道:“你去哪里了?怎么公主的寿宴也不去?公主要嫁去天京城了。”

    竞天摇摇头道:“我早就知道了。”

    “你知道?那……那……怎么办呢?青青姐姐根本就不想去的。”

    “这时她的选择。”

    “但那……”薛傲雪正要说话,一道声音从府外传了进来:“圣旨到!”不一会,走进几名带刀侍卫,当先一名公公拿着一份圣旨,见了竞天,朗声道:“墨言墨将军接旨。”

    “我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竞天和薛傲雪单膝脆下。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平阳公主远嫁天京,道途遥远,艰险异常,特命墨言为飞虎将军,负责护送公主前往天京。择出发。钦此!”

    “未将领旨,我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竞天接过圣旨,那公公转回皇宫复命。

    “怎么办?都下旨了。”薛傲雪焦急的看着竞天。

    “还能怎么办?那是公主的责任,在她的后,可是数千万人的命,你还是好好的进宫陪陪她吧。”竞天安慰着薛傲雪。

    薛傲雪点了点头,转回房中找赛霜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龙吟惊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