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惊天 正文 第六十九章 出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毕加猪 书名:龙吟惊天
    ( )    此时的杨青青,哪里还有昔那指领万军的女将军威风?哪里还有高傲公主的气态?哭得只像一个无助的小女孩,声声刺痛着竞天的心窝。

    竞天移了移子,轻轻将其双肩搂住。嘴巴动了动,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感受到杨青青因抽泣而抖动的躯,心中有如刀割。

    “哇……”

    杨青青紧紧抱着竞天,泪水有如决堤的洪水般,伏在竞天的怀里放声大哭。

    竞天轻抚杨青青的背,任由她泪水湿透自己的衣服。

    也不知过了多久,哭声渐渐沉了下去,最后却不可再闻了。哭累了的杨青青伏在竞天的怀里沉沉睡去,眼角还挂着泪水。竞天将她往自己的怀里靠了靠,脱下外衣披在她的上,体再也不敢稍动,望着杨青青熟睡的脸,心底却是百感交集。

    太阳渐渐西沉,染红了整个天空。当最后一缕红云消退后,明月探出了头

    ……

    新月初起,明星渐现,圆月渐到中天,杨青青才嗡咛一声醒过来。

    “你醒了。”竞天道。

    “唔。”杨青青应了一声,见自己还依偎在竞天的怀中,脸颊一红,微微挣了下,离开竞天的怀抱。抬头看天,但见圆月高挂,道:“我睡了很久么?”竞天点了点头。

    两人不再说话,湖边再次归于平静。

    月色柔和的洒在湖面上,粼粼波光起伏跳跃,再加上湖面升起的淡淡薄雾,倒像仙景一般。

    “很美!”杨青青轻轻的道,“我下去洗个澡。不然以后再也没机会了。”

    “唔。”

    竞天站了起来,转便要往外走去,却被杨青青一把拉住,“你就在这里看着,这个子以后也不会再有没有机会给心的人看了!”说着除除脱去衣衫,露出雪白的酮体,轻拉云髻,长发披散而下,朝竞天嫣然一笑,迈步直入水中。

    柔和的月光照在她的上,散发着淡淡的银白光晕,有如洛神出水,仙子凌波般,那么的圣洁,那么的美丽,让人升不起丝毫亵渎之心。

    清澈的湖水中,杨青青缓缓泼打着水,轻轻冲涤着如脂的体。柔风轻拂,吹动着她的秀发。仿佛这天地间,再也没有另一个比她更美的事物。

    过了许久,杨青青才缓缓上岸,轻轻抹去上的水珠,穿上了衣服。将秀发拧干,偎依在竞天的怀里,道:“陪着我一直到天亮,好么?”

    竞天点了点头。

    ……

    “自从母后死后,父皇虽然待我很好,但我一直都没开心过。但后来被你捉进了山里,那段子却是我最快乐的时光。天亮后便是我的生了,十八年前,我来到这个世界,十年前的同一天,母后永远的离我而去。自从那一天起,父皇一直都没有笑过,而我也开始讨厌这个不祥的子。”

    竞天心中一凛,没想到她母后却是在她生的同一天去世的!

    “明天后,我便要答应神龙帝国的提亲,因为我们别无选择。在我的后,有着数千万人民的生命,还有我的父亲,我不能逃避,因为这是我的责任。所以,明天你不要来,我怕我会控制不住,动摇了我的决心。答应我,好么?”杨青青央求的看着竞天。

    银光遍洒,空山寂寂。软在怀,轻语相求,竞天又如何去拒绝?点了点头,却也不说话。两人抬头看星,渐至明月西沉,薄雾迷空。

    天空中漆黑一片,黎明前的黑暗显得分外安静。

    倏忽间,东边启明星闪现,接着一缕亮光渐渐从山边升起。

    “时间过得真快!”杨青青离开了竞天的怀抱,站了起来。

    “是啊!”竞天也站起来,“回去么?”

    “唔,”隔了良久,杨青青又道:“吻我一下,好么?”

    竞天低下了头,搂着杨青青的腰,将其紧贴着自己的体,两个头慢慢靠近,终于,唇合。

    感受着杨青青略有冰凉的柔唇,竞天的心却是没来由的一阵刺痛。心下就是有一种冲动,多想大声喊出:“你别答应他们,我与你一起面对。”但转念一想,自己接受了她,那雪儿呢?雪儿应该会很伤心。而且自己有能力去反抗一个帝国?

    许久后,杨青青推开了竞天,脸上晕红一片,羞之色渐露,道:“回去。”撮嘴作哨,吹了几下,那头狮鹫扑翅飞来。待两人坐上其背,一声尖鸣,振翅向北而去。

    竞天回到墨府之时,却已不见薛傲雪姐妹二人,问了下人才知她们两人已进宫为杨青青祝寿了。看来杨青青并没有把自己的事告诉她们,要不二女也不会进兴匆匆的进宫了。

    卧躺在上,但脑海中杨青青的倩影怎么也挥之不去。越去不想它,脑中却越是出现。冲进宫阻止她的冲动也越来越强烈,原本就不平静的心变得更加烦躁。

    “难道我喜欢上她了?那怎么可能呢?昨晚陪她一夜,那只是可怜她罢。”竞天心里自我安慰着道。

    将被一盖,倒头又睡。但翻来覆去的却怎么也睡不着,脑海中尽是杨青青的一颦一笑。叹了一口气,蓦然翻起来,冲出墨府,直朝巨斧格斗场而去。

    这个时候,竞天只想战斗,或许只有战斗才能忘记她。

    刚到格斗场,秦天便已快步迎了过来。“狂神先生你可来了,今可有你的一场大战呢,别人都等急了。”

    “大战?”

    竞天一呆,旋即恍悟。自己昨天答应了韩索会长要帮他战一场的,没想到却因杨青青的事给忘了。对方不知道自己是谁,也只能干着急。心下只感歉然,道:“对不起,我来迟了。”

    “不迟不迟,来了就好,快上台,对方等着了。”秦天将竞天引到了格斗场的赤金赛场上,但见台上站着一人,眉目清秀,青袍白裤,年纪却在二十岁左右。双眼假寐,丝毫不为周围的噪杂环境所动。

    擂台边沿,一名长髯及膝的老者正对着韩索道:“韩会长的人还真大牌呢。怎么现在还没到?”

    “哼,急什么,时间还早着!”

    “嘻嘻,再过一刻钟还不来就当你们弃权,看你神气什么?”

    “呵呵,这个倒不用郑会长担心。”韩索神色淡然的道,眼光却瞧向大门处。那郑会长一怔,顺着他的目光,却见大门边闪出一面戴白面具的人。

    来了?

    “抱歉,我来迟了。”竞天冰冷的声音猝然在格斗场上响起,随即影急掠而出,几个闪烁间,便已到擂台之上,对着那青袍白裤的青年傲而立。

    “狂神!”

    “狂神!”

    “狂神!”

    “狂神!”

    ……

    擂台之下,立时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声。

重要声明:小说《龙吟惊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