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惊天 正文 第六十六章 会长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毕加猪 书名:龙吟惊天
    ( )    数无事,格斗场自然是竞天最好的去处。喧嚣的格斗场上,观众纵声尖叫……

    “狂神。”

    “狂神。”

    “狂神。”

    “狂神。”

    ……

    “嘻,小子,你倒受欢迎的。”一名比竞天高上一个头的大汉捏了捏手指,把关节捏得啪啪作响。从大汉的上,竞天感到一股暴?的血腥味。

    对决赛虽然不能故意杀人,但真的打了起来,拳脚无眼,刀剑无,受伤也是很可能的,所以格斗场上,若有人被打成重伤,格斗场也不会惩罚很重的。

    因而格斗场上就有一些喜欢对对手下重手的家伙,而眼前这名叫暴熊的控金师就是这一类人。

    这家伙在六品控金师中也算得上是一名高手,同阶的控金师已少有其敌手,但这家伙却一直不去越阶对战。混在六品擂台中虐待其他同品阶之人。而被一旦他对上的,轻则在上躺上一两个月,重则一年半载也好不了。是以这家伙在巨斧格斗场上早已臭名远播了。

    但奈何他背后的势力也不弱,又因为这是在格斗场上,重伤大创也占不着理,是以一直没人敢找他抨理而已。

    许多人对着这个暴熊,估量自己的实力不如,都会主动投降的。而且也没人多少人敢主动挑战这个家伙。但竞天对这家伙一点好感也没有,当秦天拿出一堆六品控金师的名单让他挑的时候,竞天一下就选这家伙了。

    “还真没想到一名七品的控金师竟敢越阶来挑战我呢。呵呵,有种。”

    暴熊拇指一竖,似是自言自语的道:“好久也没听过别人骨骼崩碎的声音了,真期待啊。”

    “想听么?那我如你所愿如何。”竞天冷冷的道。

    “哈哈,够狂,不愧为狂神,就冲你这句话,待会我可真要好好的虐待你一下。”

    “哼,我却没这么多时间陪你玩……”

    随着裁判一声开始,竞天轻喝一声,白色的金属从手掌急涌而出,整条手臂成了一柄大砍刀,嗖的一声,向着暴熊直击过来。

    “好快!”

    暴熊双眼圆瞪,淡黑色的本命金属涌了出来,在体上覆了厚厚的一层。

    “嘭!”

    暴熊急退几步,脚下的金属擂台竟被踩出一个寸许深的小坑来。

    “好强!”暴熊不由得暗惊。自己可是以力量见长,徒手撕虎裂豹也是等闲之事,但对方这一击,竟能让自己退了几步。对方还是一名七品控金师么?正要反击,举头一望,却哪里有竞天的影子?蓦然间只觉背后风响,下意识的让金属涌向后。

    “嘭。”

    一声重响,暴熊整个子向前飞出。

    “噗。”

    一口鲜血喷薄而出。

    “嘶。”

    观众席上,人人都不倒吸一口凉气。二招便把一名六品控金师打伤,而且还是越阶战斗,这可能么?贵宾席中,一名老者微微张开双眼,深邃的眼瞳紧盯着竞天。

    “吼。”

    暴熊大吼的直扑过来,包裹着金属尖刺的拳头狠狠的往竞天上砸落。竞天的一拳一脚,已然使他大大的出羞了,这一拳已是丝毫不容

    “死!”暴熊脸色狰狞。

    “哼。”

    眼见拳头在瞳孔中渐变渐大,竞天冷哼一声,竟不闪躲,覆了金属的右拳迎了上去。

    两个不成比例的拳头越接越近,观众也不一惊,狂神那小小的拳头根本不及对方的一半,这一轰,还有么?有许多人都不忍的转开了头。

    “和我正面对抗?弄残你!”暴熊嘴角泛起一丝险的微笑,已仿佛听到对手骨碎的声音。

    “轰。”

    相撞之声响彻整个格斗场,隆隆的声响使人耳膜生痛。旋即一道让人牙酸的骨碎声传了出来。

    狂神败了?

    以蛮对蛮的和暴熊对轰,谁也不看好狂神,骨碎声传来,众人也不暗暗猜测。

    “啊~~”

    一条影倒飞而出,嘭的一声,狠狠的撞在擂台之上。众人看清,那人竟天暴熊,只见那暴熊满嘴鲜血,右臂软软的垂将下来。

    “这……这……”

    众人嘴巴张得大大的,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良久良久之后,方才爆发雷鸣般的掌声。

    竞天形再次飙起,直向暴熊飞掠而来。暴熊这一惊非同小可,已顾不得右臂的断骨之痛,张口道:“我投……”话没说完,竞天的飞腿已然踢到。

    只听得嘭的一声,暴熊整个人再一次飞了起来,那个“降”字也被硬生生的踢回了肚中。

    对于这样的人渣,竞天可不想放过,只要暴熊还没说出投降,这一次对战还不算结束,竞天自然也不会让他开口。

    以前暴熊也曾用过这一招去虐待其他一些想投降的控金师,却想不到自己也有被虐的一天。当真风水轮流转,报应不爽啊。

    “嘭!”

    又是一拳,暴熊的左手也变了形。

    “嘭!”

    “嘭!”

    “嘭!”

    “嘭!”

    连声响起,暴熊已软软的趴在擂台之上,竞天出手极有分寸,招招不会致命,但每一招却是打在最痛之处。

    “少爷。”几名暴熊的近卫在外围急得团团转,但却丝毫没有办法,谁也不敢冲上台去。自己若然上台帮忙,可是来严重的违反格斗场规定滴。这许多的观众席中,也不知茂了多少个格斗场的高手,若自己真的出手帮忙,恐怕还未到台上,自己便已搭进去了。

    又打了数拳,竞天方才一脚将暴熊踢下擂台。也不理众人的欢呼声,迳自向着后台走去。

    暴熊在格斗场可谓不得人心之极,看见他被虐,众人自然是大快人心,特别是那些也被其虐过的控金师,当真有冲上台去,抱着竞天亲上几口的冲动。

    后堂之中,秦天走了过来,对着竞天道:“狂神先生真是神勇啊,没想到那暴熊也被您打败了。越阶战,积分加倍。,现在狂神先生的积分已达三万了。本来还不足我们格斗场的黄金会员的。不过我们会长决定破例授予你一枚黄金徽章。还有,这是给您的奖金。”说着恭敬的递给竞天一枚金黄色的徽章和一袋赤金币。

    对于这些事,竞天却不关心,伸手接过,一缕灵魂融了进去,待那徽章发出一丝金黄的亮光后,便将其收进了魂戒中。转便要离开。

    “狂神先生,请等一下!”秦天急从后喊着。

    “哦,还有事?”竞天一愣,转过来。

    “呵呵,是这样的,我们会长想见一下您,不知您有没有时间?”

    “会长?见我?”

    “是的。”

    “有什么事?”

    “这个可就不知了,我只是个传信的。”

    “是么?那去。”

    能领导一个巨斧格斗场的会长,自然也不会是什么一般的人,现在他要见自己,竞天自然也不会拒绝。

    随着秦天在后堂中转了几转,眼前便是一个高大的木门。秦天敲了敲门,道:“会长,狂神先生到了。”

    “进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门后传了出来。

    秦天轻轻推开门,做了一个请进的动作。

    竞天迈步而入,只见一名鹤发童颜的老者站在大厅之中。见了竞天进来,呵呵一笑,道:“冒昧请狂神先生前来,还请先生不要见怪。”

    “呵呵,老先生说笑了。”竞天抱拳客一下。

    “老朽姓韩单名一个索字,暂时管理这个格斗场,叫我韩会长便可。”韩索双眼紧盯着竞天,眼神灼灼,直**穿竞天的面具。

    “这是一个强者!”竞天心中一凛,眼前这人,根本看不出他的实力,实力收敛得差点自己也看不出来。其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表面上看起来并没什么,就是走在大街之上,也只会把他当成一名普通老人罢了。若不是竞天有易老怪的记忆,见识可谓高人一等,也难以看出这人隐藏了实力。

    眼前这人,绝对不比李雄弱!

    “呵呵,不知韩会长叫小子来有什么事呢?”

    知道韩索想看穿自己的份,竞天倒也淡定,自己这易容之术可不是吹的,就算脱了面具,后再换了装束,他也不会认得。

    “狂神先生隐藏得还够深的。坐。”看不出什么来,韩索索不看,指着一个座位让竞天坐了下来,又道:“其实是这样的,我们有一件事想请狂神先生帮一个忙。”

    “帮忙?”竞天心中一突。

    自己只是一个七品控金师,就算实力出众,巨斧格斗场有这许多高手,难道还要自己帮忙?

    似乎是看穿竞天的心思,韩索淡然的道:“我们的对头不知从什么地方找了一个六品的天才控金师,天天就来巨斧格斗场挑战。但同阶中根本没有是其他对手。但那家伙却一直混在六品格斗场上,是以很多人也只有被虐的份儿。况且那家伙出手狠辣,已没人敢跟他对战。”

    停了一下,韩索又道:“但对方是客人,一开始便打着挑战的旗号来的。如果在我们的场地上却找不出对手,这对我们的信誉可是有很大的影响。所以我们也只好硬着头皮出钱请那些同阶的控金师来与他对决。但无一例外,全部都被其打成重伤,废去了丹田。现在光是赔偿那些控金师的损失费也花了不少了。”

    “赔钱倒在其次,但对头却喧嚣着说我们巨斧格斗场没有满足客人的要求,使得许多客户都对我们失去了信心,纷纷到了对方的格斗场中去了。”

    韩索将事的大概跟竞天说了一遍,道:“狂神先生虽然只是七品控金师,但却能轻易战胜暴熊,因而我们想请狂神先生去和那家伙战一场。如果先生能胜,自然是万事大吉。但若败了,先生却有很大可能会被破去丹田,到时只能一辈子当普通人了。我们自然不会勉强狂神先生的,但还是希望你能考虑一下?无论结果怎样,我们都会给先生一个合理的价钱的。”

    “呵呵,原来是商业竞争来着。”竞天心道,这巨斧格斗场是大陆三大商会之一的巨龙商会名下的产业。而他的对手,恐怕也是其他两个商会之一。道:“那韩会长能给的报酬又是什么?”

    对手也是一名六品控金师,虽然很强大,但自己对上五品的控金师也能一拼,对上了或许能胜。有如此一个高手作对手,竞天自然不会拒绝,但还是要关心一下巨斧格斗场到底能给多少报酬。

重要声明:小说《龙吟惊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