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惊天 正文 第五十八章 薛赛霜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毕加猪 书名:龙吟惊天
    ( )    “李雄么?”

    竞天淡然的道,沈家的三人被杀,竞天已隐约猜出了一些端倪。

    杨青青点了点头。

    “为什么?”

    “你知道的。”

    “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么?嘿嘿,想不到我对权力这东西无争无念,最后还是被出卖了。这一次你赢了。你把雪儿和她的母亲妹妹接来了?”

    “已派人去了。”

    “是么。”竞天点了点头,自己的一切已在别人的算计当中了,还有什么好说的,问道:“你们是如何让我背黑锅的?”

    “伍权、范纹两人将姓沈的三人杀了,然后将尸体带回去,而你所带来的那一百名士兵,有一大半都是李雄的亲兵,早就得到李雄的吩咐,事发后将另一小半杀了,然后和伍权范纹两人一同诬陷你投敌叛变。到时上报朝庭,就算有人不相信,但碍于李雄权大,谁敢说什么?是以就算皇室猜测得到了,恐怕也不会为你这样一个平民将领平反的。”

    “杀这么多人,只为给我安上一个罪名么?倒看得起我的。”竞天苦笑一下。

    “正因为你使这场战争提前结束了,这使得你的声望无论在朝在野,都是十分大的,毕竟两国已打了五年仗了。皇室这次亲自下旨让李雄将你提升为东北军团的指挥官。也就是说,李雄的一半兵权,将会分到你的手中,这也是皇室为了牵制李雄的手段罢了。”

    “但你和傲雪妹妹的关系,很容易受到沈家的拉拢。本来沈家这几年的风头也太大了,他们不但踩了范家的盐商生意,还想将势力侵入军部。所以一旦让你回到玉京城,你和沈家合作,沈家的权势将会变得更加强大。若再能让沈家把右丞相的位置也占了,那么无论是李家还是范家,地位都会被隐隐压上一头。是以趁你还在军中,两家也只好合力对负你了。到时就算沈家知道,也翻不起多大的浪,只好打落门牙往嘴里吞。”

    “那么他们不直接杀了我,恐怕就是因为皇室、沈家还有民众那边不好交待吧。真是风水轮流转呢,现在倒是我成了你的俘虏了。那么公主打算如何处置我呢?”

    “唔。”杨青青双手支颐,微笑的盯着竞天道:“先罚你当我的御厨,天天烤东西给我吃。然后呢,我不开心的时候,就揍揍你出气也不错。之后呢……之后再想吧,嘻嘻。”

    “……”

    既然被出卖了,反正现在也没地方可去,竞天也算暂时答应下来。

    ――――――――――――――――――――-

    “墨言你这小子,又皮痒了是不?还真敢主动来找我。”凌峰仰着嗓门大声道。

    自从竞天答应留在神风国的时候,杨青青就封了竞天一个将军之职。也正因如此,和凌峰同属,两人不打不相识,倒也结成了好友。

    凌峰虽然表面看起来很是粗狂,但为人豁达。两人都是以勇力见长,倒有点惺惺相惜之感。竞天虽为新官,却没什么军务。闲着无事,便找凌峰对放。

    难得有一个人敢做自己对手,凌峰自然不会拒绝。只是凌峰贵为四品控金师,每次武技不胜便用控金术,是以竞天每必败而已,每次都被狠狠蹂躏一顿。

    但竞天却如打不死的小强一般,打一下,还来!打一下,还来!再打几下,还是他妈、的来!当真越败越战,越战越败。而且恢复力好得出奇,昨受了些伤,隔了一夜也就好了,第二天还是一样约战。

    “嗨!”

    凌峰大喝一声,手中大砍刀直削竞天中门。大刀之上,缓缓流动着金属尖刺,仿如随时便要激而出。

    “呵呵,凌老哥,怎么一上来便用控金术了。”竞天哈哈一笑,手中长枪一格,脚步微动,向着凌峰的怀中直撞过去,上冒出了数十根金属尖刺。

    “你这小怪物的武技可比老哥我高明多了,只用武技,我也只能被虐的份。也不知你这小鬼是如何练出来的。”凌峰形丝毫不停,带着黑纹的暗黄色金属涌出,在上形成一层战甲,手中大刀却拦腰削出。

    眼见刀锋将至,竞天左手迎刀而进,一个将近半尺厚的金属巨掌立时覆盖在手中。

    “噗。”

    暗黄色的大刀砍进了竞天白色的手掌当中,白金属一挡,却不能尽破。竞天嘿的一笑,长枪刺向凌峰咽喉。

    “墨老弟的金属控制能力非常精细呢。”凌峰躲过一枪,“但为何老弟选的本命金属却是如此的软?太可惜了,我的随便一刀,你也得拿出大量的本命金属来阻挡。、”

    “呵呵,只要多了不一样也行么,找那些稀有的金属倒也难找得紧。”

    对于这天外陨金能随意和其他金属融合的属,竞天却不想让外人知道,所以编了个谎话。

    谈话间,两人手中的兵刃已然互攻数十招。顿时间,教场上尘埃四起,人影翻舞,枪来刀往,打得不亦乐乎。两人控制力都超乎常人,出招虽然狠辣,但却是极有分寸。许多军官士兵也知道两人对练,围在教场上欢呼喝彩,呼喝之声不绝于耳。

    砰!砰!砰!

    两道人影倏地分开,相隔数丈站定。竞天持枪而立,长袍飘飘,但长袍之上却被划了数十道裂痕,脸然一片苍白。

    “呵呵,这一次还是我输了。”竞天嘿然一笑,对于自己战败,却一点也不在意。

    “老弟这几天的进步也不少啊。要不是老哥是四品控金师,胜负还难分呢。走走,到我营中喝酒去。”

    “好啊,就等老哥这句话,上次的陈年女儿红还未喝完呢。”

    “嘻嘻,我酒窖那么多酒,就怕你喝不了。”

    “哈哈……”

    两人搂肩?膀的朝远处的一个军营中走去。

    “墨将军,平阳公主急召你进宫。”一名卫卒急冲而来。

    “哦,有什么事呢?”

    “呵呵,凌老哥,看来不能喝酒了,公主急召。”

    “去吧。”

    “唔。”竞天牵过一匹马,直朝碧云城的临时行宫飞驰而去。

    临时行宫竹林的小亭当中,两个女子手拉着手,互道别来之事,两女一个正是平阳公主杨青青,另一个赫然便是薛傲雪。

    “启禀公主,墨言将军到。”一名宫女走了进来。

    “让他进来。”

    “是。”

    “嘻嘻,你的郎要来了,不知看到你会是什么表。”杨青青嘻笑道。

    不一会,竞天迈步而入,人未到,声音已然而先至,“哈哈,平阳公主今天怎么这么好兴致召末将来?难道要去打猎野炊么?”

    声音刚落,人影已近。竞天见亭中两道倩影婷婷玉立,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雪儿。”竞天一喜,冲了上去将其搂在怀中,“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薛傲雪脸色微微一红,细若蚊吟的道:“杨姐姐还在呢。”

    “哎呀,好麻,你们慢慢聊,我先走了。”杨青青打趣道,朝竞天看了一眼,走出了小院。

    薛傲雪眼眶潮红,泪水便要夺眶而出,扑在竞天怀里,“他们说你杀了使者,背国投敌了。我不信,但争不过他们!”

    “真是傻丫头。”

    李雄等人诬陷自己投敌,薛傲雪自然受到不少委屈。不由得轻声安慰道:“他们陷害我罢了,无所谓的,这债后有机会再讨回来。”

    “我母亲和妹妹都来,所以我也来了。那些人太可恶了,我不要跟他们在一起。”

    “来了就好。”竞天点了点头,转换话题道:“岳母也来了,我们去看看她么?”

    “唔。”

    ……

    碧云城东北角的一处院落中,一个中年妇人上下打量着竞天,频频点头,道:“雪儿啊,这就是你一路上所说的墨言么?呵呵,不错,长得老实。”

    老实?这家伙才不老实呢?薛傲雪斜瞄了竞天一眼,抿嘴笑道:“是啊,母亲大人。”

    “好、好!你喜欢就好。我不反对你们来往。”中年妇女一笑。对于眼前这个外表憨厚的小伙子,她也没有什么反感,女儿喜欢,做母亲的也自然喜欢的了。

    竞天憨笑一下,这可是雪儿的母亲,自己的准岳母大人,万万不可得罪。从魂戒中拿出一个锦盒道:“岳母大人,初次见面,但急匆匆的赶来,却没带什么见面礼。这雪山人参已有百年之龄了,服后能活血畅气,延年益寿之功效。岳母吃了,增寿十年八年亦不在话下。”

    “呵呵,有心了。”

    “娘亲,姐夫来了是不?”

    一阵清脆稚嫩的声音从后堂中传了出来。跟着叮咚环?相撞的声也跟着传将出来。

    “唉,霜儿之丫头,什规据也不懂。”薛母宠溺一笑,神态却甚是宠溺,目光向着后堂瞧去。而薛傲雪的神也是一般。

    “来人应该就是雪儿常在自己跟前提起的妹妹薛赛霜了吧,雪儿常说她妹妹的美貌就是她也及不上,也不知是个怎样的人儿?”竞天心道,抬头往朝后堂大门瞧去。

    丁当的声环?声渐近,大门中一道淡青色倩影转出,竞天眼前顿觉一亮。

    ……

重要声明:小说《龙吟惊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