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惊天 正文 第四十三章 调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毕加猪 书名:龙吟惊天
    ( )    “你想怎样?”主帅被劫持,凌峰也不得不妥协。

    “呵呵,我想怎么样?暂时还没有想到,想到了再告诉你吧。”竞天呵呵一笑,双腿一挟马腹,飞纵而出。

    在敌人的包围之中,也不知会发生什么事,而且还有一个四品控金师窥视在侧,竞天自不敢多留。最好的办法就是离开再说,有一张保命王牌在边,竞天也不惧他们。

    从偷袭到主帅被制仅在一瞬之间,众兵见竞天骑马冲来,也不敢阻拦,纷纷向两侧避开。

    那女将军所骑之马正是万金难求的白龙马,龙背鸟颈,骨筋健。虽然骑着两人,但奔跑起来,当真快若闪电,稳如泰山,非寻常之马可以比拟的。

    凌峰大喊一声,领兵从后面追来,但白龙马四蹄翻飞,那些追兵又如何及得上?不一会,便被竞天远远的抛在后。

    竞天不敢纵马向南,怕将那些追兵引到了薛傲雪那里去。是以逆道而行,径向北疾驰。他料定这女将军在军中的地位甚高,凌峰他们自不会舍弃了她而去追赶薛傲雪她们等人的。

    急行数十余里,追兵已然被他甩得远远的,竞天这才放慢速度,任由白龙马信步向北。看了眼被自己劫持在怀中的女将军,此时的她因为竞天勒住咽喉而憋得满脸通红,玲珑浮凸的躯在铠甲的勾勒下越发人。竞天哈哈一笑,放开左臂,但右手中的匕首却不移开,道:“怎么样?杨将军,都说让你小心的了,搞不好真的会落在我手中呢,现在总信了吧。哈哈。”

    那女将怒目横眉的注视竞天,道:“你别得意,最好现在就放了我,我还可以既往不咎,放你回黑云国。若你伤我一根头发,即使逃到天涯海角,神风国的人也会将你碎尸万段的。”

    “哦,真的吗?”竞天伸手在她鬓边拨下一根长发,嘻笑道:“我伤了,你又能拿我怎样?”

    女将军一时气结,竟说不出话来。竞天左手在她的脸上又是一扭,道:“现在你在我手中,在砧板上,我干什么就干什么,你又奈我如何?”

    那女将军一生高贵,每个人都把她当了掌上明珠一般对待,平时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平常的人遇着她,都是恭敬得不能再恭敬的,就是连说句话也不敢太大声。那有人敢像竞天一样百般调戏?女将军心下一阵羞恼,也不理颈上的那匕首,挥拳便打。

    她的只是被竞天匕首指住咽喉,双手并没有受制,此时怒火攻心,竟不理自己的命就掌握在竞天手中,抡起拳头便往竞天的脸上招呼。

    竞天有意恼她,自然早有防备,见她忍不住挥拳攻来,左手疾探,中指食指并拢,向她两肩的肩贞戳去,噗噗两声,点个正着。

    竞天手指劲力奇大,虽然隔着一层铠甲,但还是将那女将军点得双肩酸麻,抬起的手终也无力再动,只得软软的垂了下来。

    “哈哈,不是要打我么?怎么不打了?不会是对我动心了吧?告诉你哦,虽然我已经有了老婆,但定力却不是很好滴,你可别勾引我哦,不然把你办了就不好吧。嘻嘻。”竞天一副不气死你绝不罢休的流氓嘴脸,脸上光大现,笑容劲得很。

    这时主宰体的却正是那个那个猥琐的灵魂,虽然心中却无此意,但这样扮出来吓一吓还着实让人恶心。

    女将军大吃一惊,自己落在他的手中,如果他真的非礼自己,那咋办?难道要自杀?见到竞天猥琐的对着自己笑,心中说不出的厌恶,偏过头去不再去理他。

    “嘻嘻,怎么不说话了?”竞天在她脸上又扭又扯,还不时出声调戏激她说话。但那女将军干脆闭上眼睛,就是不理,竞天讨了个没趣,道:“哼,很了不起么?不理我是吧,我跟你耗上了,看到底谁赢。”从魂戒中拿出一根金属丝绕成的细绳,将那女将军的双手和体绑牢,纵马向北缓行。

    马背之上,那女将军全被捆,双目紧闭。

    “啊哟,真的不说是不是?”竞天眉头一皱,见那女将军长长的睫毛动了动,却闭得更紧,小小的嘴巴合得实实的。

    “嘻嘻,一摸呀,摸到呀,大姐的头上边呀,一头青丝如墨染,好似那乌云遮满天。哎哎哟,好似那乌云遮满天。二摸呀,摸到呀,大姐的眉毛边,二道眉毛弯又弯,好像那月亮少半边。哎哎哟,好像那月亮少半边。三摸呀,摸到呀,大姐眼上边呀,两道秋波在两边,好似葡萄一般般。哎哎哟,好似葡萄一般般……”

    竞天一边用的语调哼着这首小向时候听来的十八摸,而一双手却不老实,顺着歌声,当真从那女将军的头上开始,滑滑的从头发向下摸去,从头发到眉毛,到眼睛、鼻子再到耳朵,最后狠狠的在女将军的俏脸上扭了一把。

    那女将军全被捆,而且不知被竞天在上做了什么,只觉麻麻的就是用不上力气,就连祭出本命金属自杀的机会也没有。听得竞天的歌声,只觉一只大手在自己的脸上来回游走,只气脸色发白,得浑发抖,“难道我真的要被这色狼所辱?”脑内胡思乱想间,双眼却闭得更紧。

    “啊哎,真的不理我是吧?”竞天心下一乐,假意怒道:“再不睁眼说话就划花你的脸。你信不信!”

    那女将军心中一惊,但始终也不肯认输,眼睁动了动,但终而没有睁开,牙齿紧咬着嘴唇,就是不开口求饶。

    “啊,以为我真的不敢?”竞天本想女孩子天生美,对自己的脸蛋分外惜,没想到这女将军竟不为所动,当真有一种骑虎难下的感觉。侧头看见不远处有一个小小的草坑,因为前几天下了一场大雨,此时还积着一些泥浆。心中一动,翻下马,在泥坑上抓了一把,弄得满烂泥。回到马上,大声道:“开不开眼?”

    那女将军一惊,却死活不睁眼。

    “哼,画什么好呢?看你猪头猪脑,就先画个猪头吧。”竞天伸出黑漆漆的手指在女将军脸上画了几下,立时便在那雪白的俏脸上画下几个指印。

    那女将军只觉脸上一片冰凉,只道他真的划伤自己的脸蛋,心中一急,气血一冲,竟晕了过去。

    “啊,这样就晕了?心理承受能力真差。”也不去叫醒她,看了看满手烂泥的手掌,正要找块布?一?,只那女将军酥起伏,虽然隔着一层白色铠甲,但还是勾勒出一幅人的弧线。心中恶作剧一起,伸手在其上印了两个黑色的手掌印。

    看了看自己的杰作,竞天心中一阵大乐,哈哈长笑,纵马而行。

    那草原四周尽为山脉所绕,本来就不甚大,那白龙马奔行奇速,到得天黑,已然远远看见了群山模糊的黑影。竞天找也一处临近溪水的地方,下马扎营。

    那女将军被竞天一阵摆弄,嗡咛一声,却是醒了过来。双眼怒视竞天,仿如见了杀父灭族的大仇人一般。

    竞天一怔,旋即恍然。见她满脸尽是黑泥印,但却又是怒容满脸,不哈哈大笑。见那女将军怒目裂,虽是手足被捆,但大有扑上撕咬之意,抚了抚笑得痉挛的肚子。从魂戒中拿出一面铜镜,对着那女将军照了照。

    女将军见自己的脸上只是印满了手指印,宛如一只花面猫一般,但却没有被划花的血痕,心中反而一乐。正要伸手去?,但刚举一半,却见前雪白的铠甲上印了两个黑呼呼的大手印,脸颊立时变得通红,也顾不得全被缚,双脚并跳几下,莲口一张,便要往竞天咬落。

    “哈哈!”

    竞天放声长笑,迅速地从魂戒中拿出一颗小小的药丸,轻轻一弹,便弹进了那女将军的嘴里。

    这一下出其不意,女将军还没反应过来,咕噜一声,吞了下去。

    “你让我吃了什么?”那女将军大惊。

    “药。”竞天坏坏一笑,伸手将她上的绳索解开。

    那女将纵跃起,灵魂涌动,想要祭出本命金属出来攻击竞天,但意念一动,灵能却提不上来。不由得芳魂大冒。“你,你,你对我做了什么,我的灵魂之力怎么提不上来?”

    PS:求票!

重要声明:小说《龙吟惊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