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惊天 正文 第三十八章 劝降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毕加猪 书名:龙吟惊天
    ( )    星星峡不远外的皮室大帐,飞彩绘金,灿烂辉煌。帐中一名白色铠甲的年轻将军居中首坐。两侧列了数名将领,中间却是跪着一人,那人虬胡满脸,但神色却是萎糜不震,正是被竞天打败的那姓赵的将军。

    “属将无能,挡不住敌军,让敌军破去了营寨,坏了将军大事,特来领罚。”赵将军声若洪钟。

    “此事只因是我计划不周,本来与赵无前你将军无关。”那白甲将军的声音有如出谷黄鹂,泉水鸣涧,涓涓流入众人心田,让人有一种心舒气爽的清新感觉。缓缓抬起头来,但见容颜俊丽,肌肤胜雪,琼鼻高耸,杏目含威,眉宇间有一种天然的霸气,美丽却又不失高贵,竟是一名女将。

    “但是”,那女将军话音一转,声音也变得严肃起来,“你丢失将令,令东西两营的骑兵尽数为敌军所歼,这可是严重的失职。念在你之前杀敌有功,可免你死罪。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饶。责杖一百,官降一阶,你可心服?”

    “谢将军不杀之恩。”赵无前忙叩头谢恩。那女将军一挥手,两名侍卫将其架了出去。不一会,营外传来啪啪的杖刑之声。

    那女将军眉头略皱,转过来,望着皮帐壁上的那幅军事地图,良久不语。众将知她在想事思计,谁也不敢吱声。好一会,那女将军才喃喃的道:“看来对手也不是个庸才,竟看出破绽了,三战间了灭我一万一千多兵卒,是个不错的对手呢。”转过头来,问道:“可查出这支军队是谁领的没有?”

    “禀将军,据探子回报,这支军是由一名叫薛傲雪的女将军所率。而且那女将军是一名六品控金师。”一名将领出列答道。

    “女将军?控金师?”

    “是的,但出计的却是另一名叫墨言的青年师长,那墨言是一名武师,实力倒也强大,听说曾以一人之力轻松战胜六名七八品的控金师而不败。而且,无名山的狙击战和那天草原上击鼓退兵的便是他。但因擅自下令,被文刚泰贬到了后勤营,但不知为何又被李雄起用了。”

    “唔,”听着那将领的叙述,那女将军默默点头,“这是一名很强的对手。”

    “报。”

    门外传来一声斥候的喊声。

    “传。”

    女将军手一挥。不一会,一名斥候急冲而至,单膝跪下,“禀将军,监视敌军的斥候全部失去联系,那三万大军不知去向。”

    “又要出手了吗?这一次却是耍什么诡计呢?”

    女将军略略点头,却不惊慌,下令道:“马上派出斥候去探查敌军踪迹,传令下去,全军诫备,重设暗号。”

    “是!”

    众将轰然响应,领命出帐。“又打什么主意呢?”女将军转过来注视着军事地图。

    星星峡中,寸草不生,两边尽是陡崖峭壁,峻峭难攀。但中间却是一片空地。空地中,立起了数千帐篷。居中的一顶大帐中,十数个将领分列而立,正中却坐着一名将军,赫然便是西路军总统帅文刚泰。

    但此时的文刚泰已没有昔的威风,容颜憔悴,胡渣满脸,头上的头盔脱了下来,头发仿如杂草一般,乱成一团,眼睛从掀起的帐帘望着远处的峭崖,眼神充满了无奈、凄凉、无助之色。

    “说吧,这几天的况怎么了?”文刚泰开口道。

    “将军,这几天我们已连续进攻谷口,但敌人似乎要把我们困死在谷中,并不接战,第次都是用弓箭住谷口。死伤已达数千人了。”一名上绑着绷带的将领出列报告。。

    “将军,军中所剩的粮食已然见底,淡水已不多了,就算杀军马为食,也坚持不到一周的时间了,若七天内李雄元帅的援军不到,我们根本就无力再战。”管军中粮食的将军出列道。

    “将军,军中流言四起,说将军无能,忌妒良才,将墨师长贬职。言道若是墨师长在,决不会中敌人之计而进了这死境之中。很多人深已为然,军中已露不满的绪。虽然杀了几名传得较凶之人,但谣言还是止不住,怕要兵变了。”

    “嘭。”

    文刚泰大怒,拍案而起,“谁传这谣言,给我杀。”转眼看了一下众将,见他们都毫不作声的低下了头,暗叹一声,神色黯然,心道:“这众将中怕也是这样想吧,”坐了下来。“李元帅的援军可有消息?”

    “回将军,谷口被敌人守得严,我们根本就不能知道外面的消息。”

    “是吗。”文刚泰低下了头,虽然他已知道答案,但还是期待奇迹出现。

    良久良久,终而一名将领轻声道,“将军,投降吧。”

    “放肆。宁愿战死,我也不会投降。陈将军为何劝我投降?乱我军心?人来,拖出去砍了。”文刚泰大怒,立时有两名卫兵走了进来,便要将那陈将军拖出去。

    “将军,不可。”

    “对啊,此是杀将,军心更乱了。”

    “是啊将军,此事万万不可。”

    ……

    话一出口,立时便有数人为那陈将军求。文刚泰心中一叹,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好吧,拖出去重责一百杖。”说完扫视了一下一众将领,道:“以后谁也不许在我面前提起投降。”

    “报!”

    一名士兵冲了进来,“谷口有敌军使者求见。”

    “传。”

    “是。”那兵得令而去。

    不一会,一名着灰袍的中年使者走了进来,冲文刚泰一拱手,也不下跪,道:“文将军,不才梁广文,奉我家将军之名,特来劝将军投降的。”他一来就直接把事说了,倒也没有转弯抹角。

    文刚泰面色剧变,刚才有属将提及,他便已发怒,但两国交锋,不砍来使,心下虽怒,却不爆发。冷冷的道:“劝降倒也不必了,我黑云国的男儿,只有战死之将,没有屈膝之兵。请回吧。”

    “呵呵,看来文将军还寄望着你们李雄元帅来救援呢。但是很可惜,他让你们失望了。实话告诉你,李雄根本就不打算来救你们。”梁广才冷笑一声。

    “哼,不用在我军中蛊惑人心。你的诡计骗不了我的。”

    “哦,不相信?我们现在驻在这星星峡的士兵有六万之众,但李雄却派了多少兵来救你们?三万!仅仅从黑冥城中分出三万前来。他们敢冲击我们的六万军队么?”梁广文不去看文刚泰那变白的脸色,继续道:“而且,带兵之人还是墨言。你说,他会全力救你么?”

    “你骗谁呢。”文刚泰脸色变得赤紫。

    “信不信由你,”梁广才摊了摊手,“但是,你们军中的粮食怕已支持不了七天吧,若这七天中再没有人来救,你说你会怎样?若你一旦投降,你国内的家人虽然可能受到牵连,但你自己却也得保存下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道理将军还是懂的吧。而且,只要将军投降,我们承诺给你同样的官职待遇,到时何愁不能再建一个家族?”

    见文刚泰脸沉然,梁广才又道:“将军不用马上答复,我们可给将军一天的考虑时间,明天这个时候我会再来的,希望文将军会给一个满意的答复。将军慢慢考虑考虑吧,我先告辞了。”说完转便出,刚迈出门口,又回过头道:“既然李雄已经抛弃你了,你又何必为他丢掉命?”声音传来,人影却已渐远,留下一众大将和呆呆出神的文刚泰。

    一阵轻风吹了进来,隐约中传来几声战马的悲鸣声,文刚泰知道,为了食物,军中又有一批战马被杀。这些战马一生忠于主人,最后还是被无的杀害。若李雄真的抛弃自己,那自己不也成了这些战马么。这到底值不值得呢。一时间,众多思绪纷沓而至。文刚泰只觉脑中乱作一团,呆呆的望着远方出神……

重要声明:小说《龙吟惊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