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惊天 正文 第二十九章 代价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毕加猪 书名:龙吟惊天
    ( )    幽森黑暗的通道因为久不见阳光而显得有点潮湿,前面李勇手中的灯光仿若鬼火,明灭不定的闪动着。

    众药师紧随而行,只听得起落不定的脚步踯躅声和闻到那油灯燃烧过后的淡淡油烟味。谁也不敢开口说话,越行越远。忽然听得李勇喊了一声:“到了。”只见他手在墙壁上推了几下,一道大铁门吱呀而开,刚适应了通道的黑暗,徒见光亮。众人顿觉亮光刺眼,不由自主的眯上了眼睛。

    出了铁门,便是一个大大的地下室。室中装饰甚是豪华,淡黄色金属打造的墙壁散发着淡淡的金属光泽,墙壁之上,嵌镶着数十颗夜明珠。夜明珠所发出的淡白色光芒,使得整个地下室亮如白昼。室内沙发桌椅,古玩什物,无不显示着主人的奢华。

    地下室的正中央,却是一张大,锦被白帐,众人心中不暗道:“原来这是一个居室。”

    只见大之上,半躺着一人,白帐垂下,却看不清是何模样。

    李勇走到帐前,隔着白帐轻声道:“父亲大人,病没恶药师都带来了。”

    “父亲大人?”

    李勇的父亲不就是李雄元帅吗?

    怎么会躺在这里的?

    李元帅病倒了?难道要治的就是他?众人满脑子疑惑。

    白帐掀开,里面的人也终于显于人前,却不正是元帅李雄是谁?但此时的李雄却是脸色发白,形式樵槁,面颊消瘦,额上一丝黑气若隐若现,那有丝毫全国兵马大元帅的威风?

    “果然!”瞎子老人微微抬头,灰眼一看,心中暗暗的道:“战争拖了这么久,就是因为这个了。看来并没猜错。”

    其实,这个白发的老者正是竞天所扮,竞天得了易老怪三千年的记忆,医术早已出神入化,自己配些药物改变发色,皮肤、容貌甚至眼神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任谁也想不到,这个老态龙钟的瞎子,竟是一个年纪只有十七岁多一点,十八岁还不到的少年。

    竞天当初一瞥之间,见到李雄眉间的黑气,回来便觉不对劲,当时就猜想李雄可能患病了。虽然不太确定,但事后一经细想,李雄统兵来了黑冥山脉已达五年了,但却迟迟不愿和神风国决战。再加上以前在玉京城的隆兴拍卖行时,李勇曾不惜砸下天价,竞拍了一颗能改善体质的天婴果。这一切一切,都预示着一种可能,那就是,李雄病倒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病。

    竞天得了李雄放一个月假休养的的准许,闲着无事,也自要找点事干,顺道敲一下竹杆也不错呢。是以那天跟薛傲雪说有些事要做,要离开一段时间。

    薛傲雪自知竞天有自己的秘密,但他不想说,也不去追问他。只是关心的叮嘱了几句。

    竞天离开后,找了一处隐蔽的地方配药易容,打着医病的旗号,本想弄点动静让城里的的人知道,把自己引进去的,却不料遇上李勇。也正因这样,事也就简单得多了。

    竞天有易老怪三千年医术,世间又有几人能比得上?自信能把李雄的病治好。但像李雄这样的大财主,不宰上一刀半刀的实是对不起自己呢。

    李勇转头对众人道:“你们也看到了,我的父亲得了一种怪病,已经找了许多药师,但都是毫无效果。希望你们能给我一个惊喜。大家也知道,现在两国交锋,我父亲作为最高的指挥官,所以不能让敌人知道父亲有病之事。是以这一次你们能治好,我们自然放着你们离开,但若是不能治,也只能留在黑冥城中受我们管制了。”

    “当然,我们也不会对你们怎么样,只是限制你们的一些自由而已,后父亲的病好了,我们也会将你们放走的,而且会给你们每人十万赤金币作为补偿。”

    他直接把话说明,却没人埋怨,毕竟十万赤金币也不是一个小数目。况且只是限制一时的自由,这也是值的。

    “那么,让我们为元帅探脉。”一个长着山羊胡子年过半百的老药师献勤道。

    李勇点了点头,那药师走上前去,伸出一根手指搭在李雄的脉搏上,好一会儿,才松开手,又搭另一只手,良久,这看看,那看看的折腾了一会,摇摇头道:“元帅的病十分奇特,小老儿才疏学浅,实是看不出来。”说完抱了抱拳,歉然的走到一边站着。

    众药师纷纷上前给李雄把脉,但最后结果都是一样,“这病也太奇怪了,若是以前那个治愈皇太祖的贾大夫在,或许有一丝把握。”一名探完脉的药师摇了摇头道。竞天看了他一眼,依稀记得像是以前在皇宫时见过,没想到他也被请过来了。

    李勇点了点头,道:“只是我赶回去时,那人却已走了。”

    众药师都已试过,但却无一个能说出个所以然来。李勇也不由苦笑一下,看了一眼竞天,道:“薛老先生也试一试。”说着伸手指引竞天上前搭脉。(进城之时,他已请问过竞天的姓氏,竞天自然说了个假姓。)

    竞天伸手搭在李雄的左腕上,好一会儿,才伸出干枯的手掌在李雄的脸上摸索一阵。又搭了一会脉,坐在一旁静静思索。

    忽然间,竞天右掌迅地翻转,狠狠的拍在了李雄腰下肋骨与小腹交接之处。

    那众人“啊”的一声,李勇就要抢上,却见李雄对他摇了摇手。不由得疑惑的停了下来。

    李雄道:“老先生看出什么了?”

    竞天点了点头,道:“章门乃人体腰间之气门。古医书有言:‘章,大木材也。门,出入的门户也。’该名意指肝经的强劲风气在此风停气息,急脉传来的强劲风气,至本后,也会风停气息。风气如同由此进入门户一般,故而命名。刚才我以手重击元帅此,但元帅却毫无感觉。由此看来,元帅的病已入肝肺,章门不通。”

    “章门不通,百脉不顺,看来要治愈,得花好一番功夫才行。”

    章门所属足厥肝经,足厥肝经属肝,络胆,与肺、胃、肾、脑均有联系。所以一旦被击,会半麻痛。力气不继,重者甚至休克而亡。

    李勇听他说能治,立时喜形于色,问道:“薛老先生知道病因了?那家父为何病所困?,需要些什么才能治好?”

    竞天摇了摇了头,“不是病。”

    “不是病?”

    众人疑惑不解。

    “是毒。”

    “毒?”李勇脸色立变,却见竞天转头向着李雄道:“元帅年轻之时,是不是到过一些古洞古迹之类的地方,受过一种全赤红,头有白点的怪蚁所咬?”

    李雄思索一会儿,猛然点头道:“是了,记得十六岁时,有一次发现一个古洞,当时好奇之下便进去了。老先生一提,也似乎真是被一只这样的蚁咬过,但当时也只是麻痒一阵,后来回家病了一场,但很快就好了,也不太在意。难道这就是这病就是那时候留下的?”

    “呵呵,这就对了。那蚁叫噬心蚁,表面上和其他的蚁没什么两样,只是个头大一点而已。但是这种蚁却是十分奇特,一般在那些古洞古迹才会出现,而且数量也比较稀少。”

    竞天点了点头,又继续道:“这种蚁最大的特点就是它的毒。它的毒跟寻常的毒虫毒兽的毒不一样,是一种很难让人察觉的慢毒药。一旦被咬后,当时也只会是像寻常虫蚁一般,只有点麻痒而已。寻常人根本瞧不出有什么问题。但这种毒却能潜伏数十年之久,潜伏其间是不会有什么异常的,只会慢慢的侵入人的肝脏、胆、肾、肺等内器官,所以一旦发作,就已很严重了。一般人不出三年就会死掉,元帅之所以能活之么久,可能因为是一名二品控金师的缘故。但照现在的况来看,不出半月,元帅的内府心脏等就会慢慢腐烂而死。”

    “因为毒素只是把内脏等器官腐烂掉,就算是死了,外表也和常人无异,这也是噬心蚁名字的来历。”

    听了这话,众人不由得冷汗直冒,若李雄真的死了,那么还有谁来震慑神风国?那神风国的军队不就是能长驱直入了?

    “先生知这毒源,便一定知这解法?”李勇惊得满头大汗。

    “解法倒有,只是得多花一点功夫而已,而且还要耽误我许多时间。所以我那三不医原则的第二条,就得多一点了。”

    “三不医?”李雄疑惑的望着李勇。李勇尴尬一笑,没想到这医术如此高超的药师,竟是贪钱财之人。低头把遇见竞天的事跟李雄说了一遍。李雄微微点头,奇人怪士行为怪异,也没什么值得奇怪。转头向竞天道:“那先生的价钱是?”

    竞天呵呵一笑,伸出三根手指道:“元帅你贵为一国统帅,命可关系国家的兴衰成败。三百万赤金币可是值的。但若是一个平头老百姓中这毒的话,那一个金币也就可以了。这价可不能含糊。”

    “嘶”

    众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三百万赤金币哪可不是一般的数目啊。

    李雄沉默一下,良久方道:“呵呵,老先生说得也有道理。钱财乃外之物,没了可以再挣,但命没有就什么也完了,老先生动手治。”

    “嘿嘿,答应得这样爽快,看来价钱可是出少了。”竞天心想。说道:“药材可要你自己找。”

    “这个一定。”

    ……

重要声明:小说《龙吟惊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