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惊天 正文 第二十七章 突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毕加猪 书名:龙吟惊天
    ( )    剑虽是钝剑,但福伯这却是整个子凌空俯击。本来他就是一名武技高强的武师,力量自然不会小,再加上一冲之力,即使是竞天皮粗厚,但还是被刺伤。伤口深及见骨,鲜血狂涌,但还不至于有命之忧。

    “那老家伙拼命也真可怕,若不是临危之时,进入了双眼赤红的状态,恐怕早就被贯脑而入了。”竞天不有些后怕,额上冷汗直冒,自己一个大意间,竟差点丢掉了命。

    不过竞天的救命一击,虽然是临急变招,力道也不是最强,但也足够福伯喝上一壶的了,至少没有一年半载,是好不起来了。就算好起来,还能不能舞剑还是一个问题。

    薛傲雪见竞天受伤,芳心大乱,急叫一声,也不顾男女之嫌。冲到竞天旁,从外衣扯下一块布条便要裹住竟天伤口。但见那钝剑兀自在竞天的左肩之上摇晃不已,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

    竞天看到她眼含泪花,关心之溢于言表,一阵感动拥上心头,暗道:“她能为我流泪,就算是伤口再深一些,也是值的。”柔声道:“别担心,我没事。”

    说着右手握住剑柄一拔,立时鲜血狂涌。抛却钝剑,手指在肩头的几次道连点,封住动脉。血流速顿时缓了不小,伸手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玉瓶,倒出一颗吞服下肚,又研碎一颗敷在伤口之上,这才接过薛傲雪手中的布条。

    布条是薛傲雪上的衣服撕下来,竞天能闻到上面有着她上的一丝清幽之香,一时却不愿自己的血玷污了它,收入怀中,掏出另一布条裹住伤口。

    看见竞天的小动作,薛傲雪脸颊一红,但关心之终而胜过了羞涩之心,伸手缓缓的将他扶起。

    “你没事?”

    李雄也走了上来。

    竞天摇了摇头,道:“没事。”抬头看向李雄,忽然微微一怔,这样近距离之下,李雄的脸颊竞然比印象中瘦了许多,而且眉宇之间,似乎竟有一道若隐若现的黑气。

    竞天一呆,正要再看清楚,但这时众将都围了上来,纷纷询问。竞天只得一一点头回应。

    转望向被自己打飞的福伯,只见他趴着一动不动,前吐了一滩血,竟是晕了过去。此时范立站在他的旁,见竞天看过来,狠狠的瞪了竞天一眼,吩咐几名士兵将福伯抬去治疗。

    这一次的宴会因为竞天的受伤而不得不中途而止。虽然这件事错不在竞天,但这种事也不好太过追究谁对谁错,况且福伯是范家之人。军中的许多将领都是黑云国中那些有势力的人。就算竞天不服,也没多少人会为他说话。竞天深知这一点,也没说什么。

    他自然不是怕事之人。这怨算是结下了,后若是有机会再找他们算帐。敢要自己之命,还跟他客气什么?

    薛傲雪和竞天也算是高级军官了,在黑冥城中也有着自己的营房。薛傲雪和几名亲兵把他扶回了营房,见他无大碍,也就离开了。

    竞天躺在上,心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并不是想着今天的比武之事,而是李雄眉宇间那一团隐隐的黑气,似乎想到了什么。

    摇了摇头,吩咐外面的亲兵,不让别人打搅他,掏出了悬龙塔,心意一动,灵魂便进入了第一层。

    两个灵魂在混沌空间中相对而坐。

    “那老东西一定有古怪。”

    “我也知道,但当时只是匆匆一眼,也不敢太过肯定。”

    “在城外之时,我就发现他喘过气,一定是那样了。而且,那家伙刚才明明有实力抢救,却一直没出手。”

    “我想也是。只有那样才能说明他为什么额有黑气,而且就这五年来,一直都没有发动大决战,只是一味防守。”

    “那么,我们是不是该做点什么了。呵呵”那猥琐的灵魂露出狡黠的微笑。

    “……”

    混沌之中,又恢复了平静。

    翌清晨,竞天早早便醒了过来,一夜的修炼并未使竞天有丝许疲态,反而更增了感觉源源不断的精力不住涌出。悬龙塔修炼,体的伤也好了将近一半。这样算来,不出三,竞天的左手又能灵活如初了。

    竞天的营房是由一个民居小院改建而成。营房之前,有一个不算大也不算小的院子。

    院中的数株小树保留了下来,几只小鸟在树枝上鸣啾。地上碧草如茵,金黄色的阳光洒了下来,草尖上的露珠折着淡淡的七彩流光。

    竞天深深吸了一口气,一种神奇的感觉涌进灵魂当中,只感到自己仿如要融入这片小天地一般。

    双眼微闭,往事一一闪过心头,但却升不起一丝涟漪。心里平静如镜,古井无波,体似乎和万物同化了,渐渐的进入一种虚无的状态。

    一阵微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碧草随风摆动,一片绿浪微微起伏。竞天的体竟也随风而动。

    忽然间,竞天只觉周围的景物竟清晰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小草尖上的露水微微蒸发,有着一丝丝水气升腾而起。草丛中的蚱蜢弹动着后腿,却能清楚看到它大腿上的绒毛。

    地面上蚂蚁搬动食物的声音,远处树枝上小鸟的心脏跳动声等许许多多的平时听不到的声音都一一进入竞天的耳朵中。但这一切却是那么的自然,那么安祥……

    又过了一会儿,竞天举起双手,形随风而动,竟打起拳来。出招收拳间看似极慢,但每一拳打出,都是圆转如意,自然而成,毫无拖泥带水之象,而且还夹带着丝丝的空气和摩擦的爆鸣声。

    忽而拳招一变,越打越快,大院之中,只见竞天影飘忽来去,有如幻影。虽然极速,却是轻轻如鸿毛,影飘过草地,草尖却丝毫不弯,甚至连草叶上的露珠也不曾落下。手中所出之拳也没有先前的那种音爆之声,反而柔和了许多。

    阳光渐渐升起,竞天打了一个多时辰,这才慢慢的停了下来,最后静立不动,一切又再归于平静。

    良久,竞天缓缓睁开眼睛,脸上带着笑容。

    “终于领悟了一丝‘韵’了。”竞天呵呵的道。

    灵魂有五大属,分别是风、雷、水、火、金。而每一样的属,都有其独特的韵律。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韵”,一旦将其将其领悟,无论是对攻击亦或防守都有莫大的帮助。

    竞天天生异魂,二个灵魂属各不相同,一为风,一为雷。

    风以速度为主,而雷则是至疾至猛之物。而竞天这一次领悟的却是风的韵律。

    风无影无踪,无形无,却又实实在在的存在着。而且可柔可刚,可急可缓。柔时吹烟不动,刚时却能拔树倒屋。急时快若迅雷疾闪,缓时有若蜗牛慢爬。

    每一种韵律的领悟,都控金师实力的提升有着很大的帮助的。同品阶的控金师,体的灵能差不多,灵魂强弱也差不多,但若一名领悟了“韵”,而另一名什么也没领悟。若是对战,胜利的往往就是领悟了“韵”的那名了。

    韵是一种法则,领悟得越是深刻,实力也会越强。这也是为什么同阶的控金师,实力也可能天差地别的原因了。

    竞天领悟了风的韵律,虽然那只是一点点,但其功效却是不可估量的。单是说战斗力的提升,就已升了一倍不止。如果说他以前能抗衡一名六品巅峰的控金师的话,那么他现在能和一些五品的控金师一决高下了。

    况且竞天的灵魂已然提升,灵识感知的能力也强上不少,他能轻易感觉到周围数十丈的事物。所以,若是再进入那赤瞳的玄奇状态,对上一名五品巅峰的控金师,胜率也绝对是五五之数。

    感受体传来的力量的强大,竞天说不出的欢喜,若自己每天能在塔中以十倍的修炼速度,半年后,自己的灵能积累也应该够了。那么到时便能冲成为一名控金师了。

    侧头看向院门之外,只见薛傲雪呆呆的站在院门外看着自己,呆了一下,“她什么时候到的?”招招手,道:“别傻站了,进来。”

    其实薛傲雪早就来了,但见竞天在院中舞拳练功,而且似乎进入了一种忘我的状态,不敢出声打扰,只是在院外远远的看着。

    待见得竞天初时出招极慢,心下不纳罕,“这也算是练功么?”但后来再细看,蓦觉竞天的每招每式中,似乎有一种自然的规律,若是自己进去与他对打,竟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明见他出招打来,却不知如何去抵挡。越看越是惊诈。这是什么武技?

    当竞天越来越快时,竟而再也看不清楚,只觉一道影来去飘拂,不由心摇神驰,整个人也就呆住了。听得竞天叫她,才回过神来。

    “这么早就来了。”竞天擦了擦汗,迎了上前。

    “唔,你受伤了,我带点早餐给你。”薛傲雪脸颊一红。从背后拿出一个军用餐盒。

    “哦。”竞天伸手去接,见薛傲雪红扑扑的脸蛋在阳光的映照下甚是可,心神不,双手一伸,却搂住了她的纤腰,把薛傲雪拉进怀中。

    这一下猝不及防,薛傲雪还来不及挣扎,便已整个人压在竞天的怀中,急道:“你要干什么?”正要逃开,只觉有两只大手在自己的后作怪,全一阵酥软,却也使不上力来。

    “你放……呜……呜……”一句话还没说完,竞天两片厚实的唇瓣却已贴了过来,呜呜的再也说不出话来。全麻软,手中的餐盒却再也拿捏不住,掉在地上。如藕的玉臂反缠竞天的头颈。

    晨光里,微风下,两人忘吻。

    感受着怀中的软柔香,竞天不觉全,小腹升起一股邪火,将薛傲雪往自己的怀中搂得更紧,手掌却不自觉的从她的衣摆下伸了进去。

    “啊,不可以。”感到竞天的手刚触摸自己的肌肤,薛傲雪全一震,不知从那里生出一股力量,双手一推,从竞天怀里挣扎出来。

    “我们还没有成亲,不可以这样。”薛傲雪脸如火烫,粉颈也变得红透。

    “哈哈”,见了薛傲雪羞之态,竞天燥的心也平静许多,轻轻将其搂住,这一次却没有使坏。“好,依你便了。”

    “哼,你还笑,坏死了。”薛傲雪的心怦怦乱跳,想起刚才的事,只觉羞不可抑,整个头埋进竞天怀里。

    “好了,我们吃早餐。”竞天叉开话题。

    “唔,对了,元帅给你一个月的伤假,你要干什么?”

    “呵呵,有点事要做,要离开一会。”竞天点了点头,见薛傲雪疑惑的看着自己,道:“别担心,我会回来的。”

    “是么?”薛傲雪低下了头,忽而又问:“你刚才练的是什么武技?这么厉害?”

    “呃,那是普通武技啊,只是领悟一点‘韵’罢了。”

    “韵?”

    “是啊,你不……”蓦然想起她并没有师傅,一切都是靠自己领悟的,不知道也不奇怪,解释道:“‘韵’其实是一种……”

    早餐时光就这样缓缓而过……

重要声明:小说《龙吟惊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