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惊天 正文 第二十五章 李雄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毕加猪 书名:龙吟惊天
    ( )    无名山峰到黑冥城的路程并不远,两人一面听着当的事,一面在众兵的簇拥下赶路。仅半天,就已到了城外。

    黑冥城一如以往,城外军营密布。那一次的偷袭不成功,在前线的进攻也终而无功而返。两国又恢复了以往一样,相互对峙着。

    远远的,竞天便见有近万士兵手执长戟,着战甲,威风凛凛的列在通向城门的大道两旁。

    大道之中,数十名将军骑着黑鳞马,翘首以待。最先一人,穿金甲,跨下白龙马,双目有神,炯炯有若闪电,上散发着一种强者的气息,天然的一种威严从其上弥漫而出,让人有一种有顶礼膜拜的冲动。

    竞天一呆,这人他认得,正是黑云国的全国兵马大元帅李雄。以前在李府当奴隶时见过的。

    元帅率领众将亲自出城迎接,这可是很大的荣耀。两人都没想到只是一次狙击战,就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劳。

    “拜见大元帅。”

    两人走上前去,单膝拜了下来。李雄看了他们一眼,薛傲雪只感觉仿如被看透一般,侧眼看向竞天,却见他对此安之若素,目光平视,一点也不为李雄的威严之气所动,心神也略微平缓了些。

    “好。好。”李雄连赞了两声,道:“你们识破敌计,毅然率领士兵前去堵截,使敌人计不能得逞,保住了黑冥城,实是大功一件。领兵行军,当赏罚分明,有功当赏,有罪必惩。墨言,你立下奇功,想要何封赏?”

    “封赏当然越多越好了。就怕你给不了。”竞天心道。眼神却是露出一丝悲哀的神色,道:“我却活了下来已是最大的赏赐了。这许多兄弟都没了命,大帅就厚恤他们的亲人。”

    众将军听他这样说,神色也变得黯然。李雄道:“死者已已,但仗还是要打下去的。墨营长也不必太过悲伤。你能体恤士兵,很好,那我就封你为东北军第十五骑兵师的师长。另外奖赏赤金币一万枚。”

    “谢元帅!”

    竞天对官职并不衷,魂戒里有从皇室中骗来的二百多万赤金币,自然不会稀罕这些小钱,但客话还是要说的。

    李雄点了点头,转向薛傲雪道:“薛营长你虽为女儿,却勇猛果断不输男儿,况且小小年纪便是一名六品控金师,前途实是不可限量。这次你立了大功,本帅就封你为破敌将军,任东北军第三军团的最高指挥官。另外也赏赐一万赤金币。”

    “谢元帅!”

    黑云国驻在黑冥山脉的军队有近五十一万之多,分为东南军和东北军,两军各占二十五万。

    东南、东北军各都有八个军团,每个军团都有正副两名将军,加上统率东南军和东北军的四名司令将军,还有蛮蘅这位管后勤的,总共也就三十七名将军。

    薛傲雪一下子就当了东北第三军团的指挥官,而且竞天的第十五骑兵师也正自在她军下,心里自然乐开了花。她最想要的就是得到足够让家族重视的权力和实力,这样才能有机会摆脱嫁给天龙帝国皇子做小妾的命运,而且还可以保护母亲和妹妹。

    李雄点点头,道:“这一场仗虽然死了不少人,但最后还是我们胜了。既然你们回来了,就摆个庆功宴也算为你们得胜归来庆祝一下。”说完拉转马头,往城中走去。

    不一会,便有两名士兵牵过一匹黑鳞马和一匹黑髯马来。竞天两人翻上马,也跟了上前。

    军中有明确的制官阶制度,物品的配备也是严格按照军阶分配的。

    就如坐骑,也是只有营长以上的军官才能拥有。当然,神骑营的骑兵除外。

    一般营长级别的坐骑是黄髯马,也只是跟军中骑兵所骑的马差不多而已。

    团长的坐骑是青髯马,级别比黄髯好上一点,师长的是黑髯马,比团长的又好了许多。最后的便是黑鳞马了,这**是一种九品金属兽,它的皮肤表面有一层类似鳞甲的细小鳞片,刀剑不易砍入。而且跑速极快,耐力又好,是战场上的上好坐骑,但这**不易饲养,所以也只有将军级别才有资格配备。

    至于李雄元帅的白龙马就是一匹六品金属兽,在市场上的价格不下一百万赤金币,所以这样的坐骑并不是一般人能骑得起的。

    军中也许士兵自带坐骑,但一般也就只有那些贵族子弟会有而已。况且坐骑也不一定是马,其他的金属兽也是可以的,只是在这种的小国中没人拥有罢了。

    黑冥城原本只是一座小城,但自从战争爆发后,军部进驻。很多地方受到军方的严格管控。

    现在的黑冥城,城墙加厚,城防更是严上了不知多少倍。城中大部分的住房改成了军中要员的营房,而且到处都是暗哨碉楼。

    黑冥城乃是军部所在,平常人轻易不能进入,竞天也是第一次进城。

    看到四周严密的布防,心下不猜想,“若不是前线全面进攻而致使城内防守失缺,敌人凭一个特种营就攻陷这座城,简直是妄想,就算是精英尽出,敌人要攻陷这座城,也得付出一定的代价。这计策到底是谁策划的,凭的这样歹毒?”

    想到两国对敌,敌人派遣细,也很难马上得知黑因冥城的布防,而且除了第一特种营外,第二第三特种营也驻扎在城外,敌人虽然设计出了这道计策,但也不知道军部会是不是会上当啊,况且第二第三特种营从接任务到离开,都是十分秘密的,知道的也人不多。

    “毫不知道对手的兵力布防,也不知道自己的计策是否成功,但敌方的指挥官却能毫不犹豫的以一个营优秀士兵去偷袭对手的大本营,难道是敌方的指挥官破釜沉舟,孤注一掷?亦或是算定对手一定会中自己的计策?”

    “但战场上瞬息万变,若是对手不中计,或者两营中只出一个营,这谋也要马上破产,哪个指挥官还会这样冒失?除非……”想到一种可能,竞天不由得额冒冷汗,向四周的将领都扫了一眼。

    这些人中有人被收卖了?

    其他条件都不成立,那么也就只有这个可能了,而且机率绝对不低。

    竞天脑中不断思考着到底谁最有可能是细,奈何对这些军官们都不熟悉,也只好摇头不去再想。

    眼见前面一座大出现在视野之中,大钢墙铁壁,布防森严,显然是黑冥城最高的指挥所所在地。

    庆功宴是在那举行。ps:

重要声明:小说《龙吟惊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