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惊天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归去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毕加猪 书名:龙吟惊天
    ( )    微风从潭边吹来,带着一丝丝清凉,薛傲雪疑惑的看着竞天。

    “给我?什么来的?”

    “战技。”

    竞天点了点头,漫不经心的道:“圣阶初级战技《万剑决》,若能修到大成,堪比圣阶中级战技。”

    “什么?”

    薛傲雪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卷堪比圣阶中级的战技,居然轻易拿出来送人,若不是这家伙开玩笑的话,就可能是自己听错了。

    要知道,一卷圣阶初级战技的价值,就是给一千万赤金币,也没有多少人会卖掉的,更何况是其比圣阶中级?

    即是黑云国的沈家,也是听说只有一卷玄阶高级的战技罢了。而且还是非族长长老和最核心子弟不能观看。那有像这家伙这么轻易随手送人?

    好一会,看竞天的眼神,似乎也不是在说谎,薛傲雪缓吸一口气,摇头道:“我不能要,太贵重了。”但竞天接下来的话差点让她吐血。“这样啊,那我扔掉算了。”说着真的往水潭中扔去。

    薛傲雪的大脑立时短路,千万金亦难卖的战技居然说扔就扔?

    眼见就要掉落水中,薛傲雪一个箭步飞出,翻手一抄,本命金属卷出,险之又险的收了回来。小心翼翼的抚摸几下,怒道:“你怎么扔了?”说着不舍的递回竞天。

    竞天却不伸手来接,只道:“我扔了你捡到的,干嘛给我?那东西我是我暗杀了那老家伙得来的,早已记在脑中了,这东西要不要也没什么关系。”

    “但是……”

    “是你捡来的,有什么但是了,你若还我,我还会继续扔。”

    薛傲雪眼眶一红,泪水就在夺眶而出。她知道竞天是用这种方法让自己收下这战技。

    “哎呀,别哭别哭,哭鼻子就不漂亮哦。”竞天扮个鬼脸,立时引得薛傲雪破涕为笑,嗔道:“谁哭了。”

    薛傲雪微嗔薄怒,眼角泪水未干,一副梨花带雨的样子,竞天神一呆。忽闻得一阵焦臭味,薛傲雪一愣,看向竞天手中的烧鸡,竟然烧焦了一半,急道:“烧焦了烧焦了。”看向竞天,见他眼甘甘的看着自己,脸颊发烧,有如火烫,“要烧焦了。”但声音却如蚊吟。

    竞天这才反应过来,看着手中的烧鸡,已有一大半变成黑炭了。尴尬一笑,“呵呵,看来今只能摘果子吃了。我去摘些来。”

    看着竞天的背影,薛傲雪心中一阵甜蜜,小心的抚摸着手中的卷轴,缓缓展开,立时为里面的技法所吸引,其中描述的威力奇大,而且怎么控制灵魂、灵能、招式都介绍得十分祥细。心头不觉大喜。

    两人在山谷中又生活了五天,竞天知她喜欢这种生活,反正自己也不急着离开,自然也不会催促她。

    薛傲雪的悟奇高,这五天中,那部《万剑决》已略有小成。第一重“以一化百”竟然使得有模有样,控百剑,乱天飞舞。

    “也不知军队那边怎么了,我们回去。”薛傲雪收剑道。

    薛傲雪有自己的梦想,有自己要保护的人,就算多么不愿,也不会和竞天长留这山谷中。这几天两人发生了微妙的感觉。但出去后,薛傲雪要为保护自己和亲人而努力,竞天也要为自己的强者梦而奋斗,后会变成怎样,谁也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就是以后的子绝对不会像这些天一样安静。

    两人留恋的看了山谷一眼,后也不知能不能再来这里,多看一眼也好留个回忆。

    扑通!

    扑通!

    两声轻响,两人抱住石头便往潭底沉了下去。

    潭水一如以往清澈明晰,竞天有过好几次的经验,自然轻车熟路,薛傲雪虽然是第一次潜出,水也不甚佳,但有竞天带着,跟在竞天后,一路倒也无事。

    两人越潜越深,水压也越来越大,根据以往的经验,竞天知道再下十来丈便能到底,然后就是一直上浮就可以了。转头看向薛傲雪,却见薛傲雪脸色发白,心头一惊,立时明白过来,暗怪自己粗心大意。

    自己是男人,肺活量自然比她大。看她这样,明显是肺内空气不足。自己一时却没想到这个问题。看着薛傲雪发白的脸,知她想再下潜已是不能了。伸手把她抱在怀里,微一迟疑,便将唇贴了过去。

    两唇相接,以口传气。

    薛傲雪缺氧,脑袋早已昏昏沉沉,只知道一直跟着竞天下潜,意识也渐渐迷糊。突然间见竞天转过来,把自己搂在怀中,然后……。

    她一时反应不过来,下意识中脸上一红,脑中却是空白一片,任由竞天亲吻,然后搂着自己下潜,再后来就一直浮出水面。

    直到被竞天抱上岸,薛傲雪才反应过来。“啊”的一声,从竞天怀中溜了下来,跑开几步,转过头去不敢看竞天。脸上有如火烧炎灼一般。

    她知道竞天刚才是为了救她,但不知怎的,突然间经历这种事,女孩子一时间亦难以接受。

    “打蛇随棍上!”体内的灵魂长声呼号。

    竞天微微一笑,轻轻从后面搂住她盈盈不足一握的细腰,把头伏在她的肩膀上,柔声道:“我发誓以后不会再让你受委屈,不会再让你伤心流泪。让我照顾你,好么?”

    经历了过事之后,竞天便知自己已对薛傲雪动了。听着她的故事,他会心痛。他不想看到她流泪,他想和她一起分担她的痛苦,分享她的快乐。

    薛傲雪想不到竞天竟然突然间表白,但有一个人能在自己最彷徨最无助的时候关心自己,帮助自己,还要和自己一起面对以后的考验,而且,这人也并不怎么……讨厌。心底防线彻底崩溃。

    薛傲雪转过头来,伏在竞天怀中放声痛哭,仿佛这些年所受到的委屈都要化成泪水涌出一般。

    竞天紧紧的搂住她,任由她在怀中痛哭,这些年,她受的委屈太多了。好大一会,薛傲雪才止住哭声,抬头望着竞天,却见竞天也看着她。竞天伸手为她?去泪水,道:“好了,我们回去。”薛傲雪点了点头。却不料竞天双手往下一伸,在薛傲雪圆润的部捏了一下。

    “啊!”

    薛傲雪惊叫一声,悲伤的绪立时化为虚无,似怒薄嗔的看了竞天一眼。

    “哈哈。”竞天放声长笑,溜了开去。

    两人重新收拾一番,便沿瀑布直攀而上,一路沿河流逆行。

    河水急湍,河岸峭直,有很多都是峭壁。寻常人绝难行走,但竞天两人却不是寻常之人,一路也是甚速,遇到实是无法行走的峭崖,才会绕远一些。

    两人沿河而上,一路上倒也没发生什么事。不一,便到往坠下的那座无名山峰之下,薛傲雪利用控金术在悬崖上打开一个个小石洞,两人攀援而上。

    看着周围熟悉的的石山,两人恍如隔世。当战斗之激烈,两人还历历在目,至于胜负,已不是两人可知的了。当的战场已经人整理过,尸体也被人运走。但地上还有许多干涸的黑色血迹,石块上的许多刀痕剑痕,依然诉说道当战斗的惨烈。

    “你们是什么人?”山脚忽然出现一队士兵,冲竞天两人喝道。看他们服饰,却是黑云国的军服。薛傲雪道:“我是第三特种营营长薛傲雪。”

    薛傲雪是军中的女神,许多士兵都认识她,听得她这样道,立时有几名士兵认了出来。欢喜道:“真的是薛营长,您没死,真是太好了。”

    “薛营长您没事。”

    “薛营长……”

    “……”

    心中的女神无恙,立时便有十来人围了上来,而有数名士兵则回营报告。薛傲雪无奈的看了竞天一眼,却见竞天笑一笑,心中略安。

    自从那一次的大战,黑冥城的军部知道了那无名山峰的战略重要,害怕会再受偷袭,因而在无名山峰附近也设了一处营寨,留下了二个营来防守,所以竞天两人一出现,便被巡逻的士兵发现。

    哨所的一名军官派了十名士兵护送竞天两人回黑冥城。一路之上,两人从士兵的口中,也多少知道了当的战况。

    自从竞天两人跌下悬崖后,第三特种营的士兵一直都在与敌人打搏战。场面十分惨裂,后来黑云**的一队援兵赶到,敌兵知道作战计划败露,因而不得不退走。

    但是,这一仗下来,整个战场上活下来的第三特种营的特种兵也只剩下五位了,而且还都是受重伤。据当时的士兵说道,他们一直都坚守在山峰之上。

    据当一名来参与收埋尸体的士兵回忆道:“那里仿如人间地狱,到处都是残肢断臂,鲜血脑浆洒了一地,散发着浓烈的血醒臭味。

    在山峰上,特种兵为那一分一寸的土地和敌人拼死相争,许多士兵都是和敌人同归于尽的,在埋葬牺牲的士兵时,有许多的士兵死了之后,还保持死前姿势,有的咬着敌人的一只耳朵,有的搂着敌人的一条臂膀,有的双手被砍断后,断手还死死抓住敌人,埋葬时也难以拉开,只好连在一起放进了棺材……”

    这一战,第三特种营一百二十二人,除了竞天薛傲雪、两名去了报信的、五名侥幸重伤活着的,其余一百一十三人全部牺牲。

    因为这次阻击战,使敌国的谋破产,而且还损失了近百名优秀的特种兵。这一战,也使黑冥城得已保住,军方上层肯定了第三特种营的功迹,记生还者特等功,享受团长待遇,追封牺牲者为国家特等兵,厚恤牺牲者的家属。

    因为竞天和薛傲雪两人生死不明,而且两人的军籍却没有写明家属,所以军部也只是记一个特等功迹。期等他们奇迹生还。ps:新人写书,有许多考虑不周的地方,希望大家多多包涵,欢迎到书评区指出,小猪会改滴!

重要声明:小说《龙吟惊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