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惊天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心迹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毕加猪 书名:龙吟惊天
    ( )    “卟嚓”

    竞天破水而出,却见岸边一道人影正焦急地打量着水潭,满脸愁容,不正是薛傲雪是谁,见到竞天露出水面,深呼了一口气,脸上喜色立露。

    竞天见状,心中一暖,游到岸边,跃出水面,柔声道:“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没什么,我……我只是无聊到这看看而已,那……那有担心你。”薛傲雪脸上一红。

    “哈哈。”见到薛傲雪露出小女儿之态,竞天心中一甜,忍不住又要出言轻薄几句,只是呆呆的就是想不出该说些什么,道:“我找到了出口了,过几天等你的伤势好后,我们就能离开这里。”

    “哦,是吗。”薛傲雪嘴角一笑,但脸上却毫无笑意,似乎还有一点失落之

    “你怎么了,好像不太开心的样子?”竞天察觉薛傲雪的神

    “没什么,我那有不开心。”薛傲雪笑了笑,转便走入了自己的木屋。

    竞天挠了挠头,真是女人心,海底针啊。即使有了易老怪三千年的经验,还是不明白女孩子心中所想。算了,不理了。竞天也回到了自己的木屋。

    子一天一天的过,两人很快就在山谷中生活了近半个月。竞天的伤早就好了,而薛傲雪在竞天的悉心照料下,伤势也好了十之**,按竞天的猜想,她已可以抵抗水压,离开这里了。

    但这近十天的子中,薛傲雪似乎越来越不开心,每天都跟在竞天的后,看着竞天摘果,采药,看着他从外面捉回一些猎物烤来分给自己吃,竞天的每一个小动作,她仿佛都要牢牢记住一般。初时竞天以为她月事到了,体不适,行为怪异也不奇怪,竞天并不在意。但随着子的过去,这行为越来越明显,竞天问了好几次,但薛傲雪总是支吾不答。

    火堆旁,竞天正烤着两只肥野鸡。

    侧头看见薛傲雪又在失神的盯着自己,竞天摇了摇手中烤得半熟的山鸡,道:“你怎么了?看帅哥不用那么看,我会害羞的。哈哈。”薛傲雪俏脸微红,转过头看道竞天手中的烧鸡。

    “你最近几天怎么了?好像老是心不在焉的,担心乐平他们?还是担心战争?还是担心家人?”

    薛傲雪摇了摇头,好一会,才淡淡的道:“想听个故事么?”

    竞天一愕,疑惑的看着她。

    “有一个女孩,她出生在一个小国的一个大家族中。虽然是大家族,但她只是旁支所生。”

    “即使是这样,她的生活还是过得很好。因为她有生她她的父母,有一个关心她护着她的哥哥,还有一个值得她却疼关心的妹妹。她们一家活得很开心。”薛傲雪似乎在回忆些什么,脸上微微露出一丝微笑。

    “但是,恶梦却从她十四岁那年开始了。”

    薛傲雪眼雾气氤氲,终于还是忍耐不往,流了出来,缓缓的道:“那天,她跟着哥哥外出,到了那市集之上。”

    “她久在家中,见到那许多小玩儿,自然是开心得紧,像放飞的鸟儿一样乱窜。一不小心,却撞着了一个人,不,那不是人,那是一个恶魔。”薛傲雪脸露恨色,“那恶魔是一个贵族,一个大宗主国的皇室子弟,是跟使团来小国出使的。”

    “这恶魔是一个好色之徒,在大街见了她,便故意站在她面前让她撞,以被撞为借口纠缠,动手动脚,出言轻薄。女孩的哥哥护妹心切,上去理论。却被那恶魔的手下打成重伤,回到家不久便死去了。”薛傲雪脸露悲痛,好一会,才继续道。

    “那恶魔打人后,经不往大街上众人的议论,头也不回的走了。女孩的父亲让家族为儿子讨回一个公道,但家族那些所谓核心的老家伙得知打人的竟是宗主国的皇子,不但不讨回公道,还将女孩并她的父亲一起捉去那恶魔跟前谢罪,最后还无耻的将那女孩许配给那恶魔做小妾以谢罪。女孩的父亲一气之下卧不起,不久也死去了。”

    薛傲雪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汹涌而出,声音也变得呜咽起来。

    竞天知他说的是自己的故事,心道:“原来这个外表看来坚强的女孩,心中却埋了这样一段辛酸。”心中一柔,轻轻?去她的泪水,把她搂在怀中,软声安慰道:“算了,不要勉强说了。”

    感到竞天壮实的怀抱,薛傲雪也心也好了许多,摇了摇头,苦笑一下,道:“父兄死后,女孩痛不生,但她还有母亲和妹妹,她不能再让她们受到一点点的委屈,她要变得更强,她要拥有让家族那些老家伙认可的权力。但很讽刺,女孩到十五岁的时候,成了一名控金师,而且,本命金属却是那恶魔所留下的所谓娉礼。”

    薛傲雪抬头望着竞天,道:“那恶魔就是天龙帝国的七皇子项风。如果我成年之时还未得到让人认可的实力和权力,就得到天龙帝国做那恶魔的妾待。”

    “我讨厌贵族子弟,我憎恨那恶魔和家族,我厌恶贵族中那些欺软怕硬的虚伪嘴脸。所以,当我看到你使出这么出色的武技时,我将你当成贵族子弟了,对不起。”

    竞天心中恍然,怪不得她翻脸的时候就说讨厌自己这副贵族嘴脸。真是他妈的冤枉啊。

    看着薛傲雪坚定的眼神,心头没来由的一阵悲伤。眼前这外表坚强的女孩,背后却是有这么一段令人叹息的故事。心里压着这么大的包袱,真想不出这女孩是怎么坚持下来。

    薛傲雪轻轻离开了竞天的怀抱,道:“我其实姓沈,黑云国三大家族之一的沈家,但我讨厌沈家,所以随我母亲的姓。谢谢你,这些事一直都压在我的心中,现在说出来舒服多了,在这里生活的半个月中,使我想起了以前哥哥在的快乐时光,这半个月也是我最快乐的子,我要把它一点一滴都记下。谢谢你一直都陪着我。”

    “怪不得这几天她的行为这么怪,原来的这回事。”竞天心道。呵呵一笑,说道:“没关系的,不用谢。”

    “呵呵,我的故事说完了,是不是该说说你的故事?”薛傲雪?了?眼角的泪水,笑道。

    “我没什么故事的,我还在襁褓之时便被人遗弃了,父母是谁也不知道,后来为一老人所养。但八岁的时候,那老家伙死了。只剩下我一个流浪,平乞讨偷盗度,在一次事发后被捉,贬为奴隶,被卖了数次,后来又被一名老者所买。”

    “那老家伙是一个杀手,一个毫无人的杀手。他找来数百孩子,教他们武技,让他们自相残杀,留下最优秀的为其服务。我很幸运的活到了最后,后来我找到机会偷袭那老家伙,成功的将其杀害,逃了出来。成了一个自由自在的山间野人,后来就来参军了。”

    竞天娓娓道来,却听得薛傲雪心惊胆颤,看不出眼前这个外表憨厚老实的家伙,却是这么可怜,从小便被抛弃,经历许多事后又被训练成为一名杀手,还是一个孩子,就得为保护自己不被杀害而奋战,其中的凶险的常人怎能想像?怪不得他的武技这么好。虽然所说的不过聊聊几句,但其中所经历的生死简直不敢想像。

    当然,竞天这话半真半假,他自然不会把易老怪吞噬灵魂的事和自己把易老怪的反吞噬说给薛傲雪听,只是把这改成杀手便是。

    两人心迹相吐,自然又亲密了几分。竞天心中忽然一动,道:“你的控金术已经达入微级了,为什么攻击力还是这么弱?难道你没修过战技?”

    控金术的境界有三种,分别为化形、入微和离体。这三种境界,也就是控金师本人灵魂的精控的体现。

    化形境界是将本命金属或外界的金属幻化为各种形状,一般的控金师都能达这种境界,但就算是同一个境界,化形的熟练程度、快慢、应变速度也会因不同的控金师而不同,所以,同一级别的境界强弱也有很大的差别的。

    入微级别在化形级之上,一般要到天赋较高的控金师才能掌握。因为入微级别就是将金属细化,以一个灵魂对许多的金属同时进行控制。以前薛傲雪曾将巨掌化为近百枚细针攻击竞天,这就是入微级别了。

    要知道,一个灵魂同时控制百枚细针甚至更多,对灵魂的要求是何等程度?而且若要是运用得好,运用得精,能每一枚针都有自己的攻击方向,那就好像有近百人同时攻击一般,其威力可想而知了。

    至于离体级,对灵魂的要求就更大了。一般控金师的灵魂是很难离开体的,就算是入微级别,化成细物攻击之时,至少有一条金属细线连在自己的体以传导灵魂和灵能。所以对付入微级别的高手时,最好的方法就是尽量砍断其连向体的金属丝,这样才能避免受到全方位的攻击。

    而离体级,顾名思义,就是灵魂在短时间内可以离开体,这样对敌之时,突然从敌后偷袭,敌人根本无迹可寻。

    若一人一心对敌之时,却突然从背后飞来东西偷袭,除非他有能保护到牙齿的护甲或有过人的灵魂感应,否则定输无疑。

    薛傲雪以前巨掌化细针攻击竞天,虽然有百来根之多,但也只能从同一个方向攻击。看来也只是刚刚迈入入微级而已。她的攻击却十分单调,似乎还没修练过什么战技。

    听得竞天问道,薛傲雪点了点头,道:“只是学过几凡阶战技,其他的都是我自己想出来的。我在家族中只是旁支,虽然算是名控金师,但却没得到什么战技功法,而且我也不会向沈家要,我不想受沈家的恩威。之所以进入军队,其中也有一个原因就是学习更高阶的战技。”

    “光自己悟就能进入入微级了?”竞天心中一顿,旋即微微一笑。魂戒闪动,手中出现一卷银白色的卷轴。

    “给你。”

    ps:点击、推荐、收藏都很酸,大家帮帮忙!

重要声明:小说《龙吟惊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