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惊天 正文 第十七章 歪打正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毕加猪 书名:龙吟惊天
    ( )    夜色如水,冷月如刀。

    特种兵兵营就在树林边沿不远处,竞天所在的营房处,偶尔传出几声嘻笑声。

    “嘻嘻,小言子你真行,那姓范的小子平时作威作福,今天却被你揍成了猪头。哈哈。”跟竞天同一营房的一名叫乐平的特种兵笑道。

    “对对,想起今天那小子吃倦的样子,我就想笑了,哈哈”

    “什么时候我也能揍他一顿就好了。”

    “你,你敢吗?就算敢也没这个实力。”

    “什么,想想不行吗?”

    “对了,小言子你不怕他找你麻烦么?”

    “……”

    竞天今天狂殴了范建一顿,众人心里自然是说不出的痛快,虽知竞天是一名武师,但见竞天为人随和,一点架子也没有,也就有说有笑的讨论起来。

    “小言子你这家伙还是一名武师呢,以前可瞒得我们紧的。”又一特种兵道。

    “呵呵,以前在深山中跟一老猎人学过几招三脚猫功夫罢了。”竞天笑笑,他喜欢这种无拘无束的气氛。

    “其实,营长真是你的未婚妻?”那名叫乐平的特种兵侧过头,一脸笑的道,其他人也不由得看着竞天。

    “呵呵,为了气那家伙,吹的。”竞天露出招牌的猥琐笑脸。

    “哗。”众人立时起哄。

    “你行,营长的豆腐你也敢吃。”乐平竖起大拇指,满脸崇拜之色。忽然小声的道:“味道如何?”

    竞天摆出一个老子鄙视你的神,道:“香香脸蛋的小事也让你佩服,那后我把她吃了你不是要拜我为大哥?”

    “哗”

    又是一阵哄闹声。

    “就凭你这句话,你就是我大哥了。”乐平拱拱手,“大哥,请受小弟一拜。”

    “呵呵,小言子,别说我不告诉你,你别看营长平时和和气气的,一发火来可得……”

    “咳咳。”

    话还没说完,营房外传来两声咳嗽声。众兵回头,只见营房外站着一人,不正是薛傲雪是谁?

    “薛营长!”众兵大惊。

    “这么晚了,还这么好精神,看来白天的训练是不够了,每人到训练场跑一百圈去。”

    “是,营长。”

    众兵不敢反抗。

    “墨言,跟我来。”薛傲雪转便走。

    众兵看着竞天,眨了眨眼,露出一副‘你自求多福’的神

    “还不快去,是不是再想加五十圈?”薛傲雪回过头来,见众兵对竞天挤眉弄眼,喝道。

    “是,营长。”

    ……………………………………………………………………

    淡淡的银辉洒下,为夜色的蒙上了一层轻纱。

    黑冥城北的一处山岗上,可以看到整个黑冥城的地势。城外军营密集,营火遍布,远远看去,密密麻麻的尽是火把,把整个营地照得亮如白昼。火光一直延伸到远处黝黑的群山。

    山岗之上,薛傲雪背着竞天而立,长发及腰,银甲裹。柔和的月光洒在甲上,散发着淡淡的光晕。仿如仙女临尘,洛神出水,竞天也不觉看得痴了。

    “营长,你找我有什么事?”好一会,竞天才开口问道。

    “你今天对我做了些什么?”薛傲雪转过来,双目盯着竞天。

    原来是讨债来着,竞天心想。摆出一幅可怜兮兮的样子,说道:“形势所啊。”

    “最讨厌就是你们这样的贵族嘴脸。”

    薛傲雪冷笑一声,手中幻化出一柄银白色半透明长剑直取竞天咽喉。

    竞天一呆,怎么我成贵族了?眼见对方的剑中散发着丝丝寒气,周围的气温骤然下降了十几度。一愕然间,却不敢大意,飞便退,同时魂戒一闪,挡住迎面来的快剑。

    “铮。”

    两人分别退开。竞天看了看手中长刀,这宝刀之刃居然卷了一点,心下暗惊,这雪心铁可真不是盖的,竟而让自己的刀锋卷刃。

    竞天见薛傲雪祭出这发着寒气的银白色金属,便已知这便是雪心铁了。

    雪心铁只有在极寒的终年冰雪封盖的地下,方才可能形成,所以要想找到是十分困难的。但雪心铁十分坚硬,比普通的精铁母强得多。而且因为在极寒之地而生,所以会散发出严寒之气,临敌之际,有着奇特的效果。所以很多有钱的人都愿意找其做本命金属。

    只是雪心铁在大陆的《真金榜》上名是排第十五的珍稀金属。要想买,其价钱自然不会低到哪里去,只是没想到眼前这个美女,竟也是有钱人。

    《真金榜》是古盘星七片大陆上的大部分珍稀金属的排名榜,其排名按照金属的珍稀度、用途、功能、坚硬程度等等来排名的。能上得《真金榜》前二十的,已是十分珍稀的金属。

    所以能用得上前二十的金属来做本命金属的,多是些有着大势力的人物。毕竟这样的金属也算十分稀少。而一个控金师每成长一品,其丹田空间就得再吸纳一定量的同种金属。品阶越高,所要吸纳的金属就要越多。若不是大势力之人,哪里有这个能力去寻更多的珍稀金属?是以一般的控金师,是不会融合一些太珍稀的金属当本命金属的,除非那是金属精母。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所谓的金属精母,就是大量的同种金属在地下经过千万年的挤压、衍生、变异而在金属中自发产生一个内在空间。在这空间中,有着许许多多同种的纯净金属。所以一颗只有拇指大小金属精母,但里面的金属可能比一座大山还要多得多。

    金属精母是每一个控金师都梦寐以求的东西,有了它,可以一辈子不用为寻找本命金属而发愁。但这种天地珍宝又如何轻易寻得?

    比《真金榜》上更加珍稀的金属,就只有《神金榜》上的神金了,传说这些神金都是古盘大帝开天勺上的金属,当然,这也仅是传说罢了。真正《神金榜》上的神金,却都是神金精母。

    神金乃是万金之尊,若拥有《神金榜》中任何一样神金,都能控制大陆上的绝大多数金属。而且其威力、坚硬度和附加效果也是其他金属无法比拟的。

    易老怪三千年的记忆中,也只知道天龙帝国有一个一品巅峰控金师,就是拥有着《神金榜》上排第十八的血云铜母的。那家伙翻手投足间便能移山倒海,传闻他便是天龙帝国内最神秘的第一大堡――血云堡的创始人。以前竞天在玉京城北郊乱葬岗所遇的那三人便是这血云堡的。当然这也是竞天吞噬了易老怪的灵魂才知道的事

    竞天虽不是控金师,但他有近七年的生死搏杀经验,再加上有着易老怪三千年积累的战技,就算对上五品的控金师,也可一搏。待见得薛傲雪又攻上来,心中暗骂一声,“臭小娘,不就亲了一口么,用得着这么拼命么?”提刀便迎了上去。

    一白一黑两条人影在山岗之上来回飞舞,长刀白剑相击,发出密密麻麻的轰鸣声。薛傲雪越打越是心惊,对方的力气似乎用之不尽,每一刀都朴实无华,但力道却是大得出奇,每一次正面硬抗,自己的手都被震得隐隐发麻。。

    “地突刺。”

    薛傲雪轻喝一声,竞天的脚下立时涌出一根根小指粗细的金属尖刺,尖头却都是一点银白色金属。

    “要用全力了吗?”竞天暗道,形急退,同时长刀着地一扫,数十根尖刺拦腰而断。

    “哼,”

    薛傲雪手中的长剑溶入体,同时不住有金属从脚下涌出,直钻地下。

    “死神之手”

    一只丈许见方的手掌从地上涌出,狠狠地拍向竞天。巨手之上,有着许多尖刺,若被拍中,定成一堆泥。

    “喝。”

    竞天单手拿刀,刺向巨掌。

    铛!

    刀入掌半寸,巨掌竟硬生生的定在空中,不能动弹丝毫。

    “嘻嘻,就这些可不能将我打败哦。”竞天嘻嘻的道。

    “哼。”薛傲雪冷哼一声,巨掌顿刻间化为满天细针,暴雨一般倾泻而下。

    “呃,能细化了?”竞天大惊,手中长刀舞成一片,猛地一声大喝。

    “巨浪滔天”

    刀影有如海浪,漫天针雨落在刀浪之中,发出砰砰啪啪的轻鸣声,细针四处飞舞,却没一根能突破刀影。

    “啊……”

    一声尖锐之声从薛傲雪后响起,两人大吃一惊,这声音似乎是从地下传来。竞天手中长刀住地下一挑,立时露出一个大洞,洞下黝黑森暗,眼望不能尽其头。洞口略大,站着五人,其中一人双手捂住右眼,指缝间不住渗出血水。

    “有细!”薛傲雪大喝道,也顾不得和竞天对打了。长剑刺出,堵住了洞口,防止五人逃跑。竞天则长刀翻转,刀出有如闪电。只听得“啪、啪、啪、啪、啪。”的五声连响,五人尽数被其击晕。

    “怎么这里会有敌人的?”竞天侧头看向薛傲雪,一时间两人忘了刚才还在生死相搏。

    薛傲雪不答,拿出口哨吹了几下,不一会便有一小队巡逻的士兵涌上山来,见了五人,心下都是一惊,问明事经过,留下十来人看守洞口,便抬着五名敌兵向大营而去。

    竞天摇头苦笑,自己两人在此打斗,却歪打正着的立了军功,也不知是自己运气太好还是这五个倒霉蛋运气太背了。看了薛傲雪一眼,见她愤愤的看着自己,扮了个鬼脸,也跟了下去。

    PS:求票!

重要声明:小说《龙吟惊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