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惊天 正文 第十一章 从容离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毕加猪 书名:龙吟惊天
    ( )    凭举国之力,找齐所有的药材倒是快得出乎竞天的意料。竞天在皇宫中仅仅住了二十来天,秦寒便将所有的药材齐集竞天面前。就连那株鬼面花,也被他找到了。

    不过看着那秦寒将药材送来时心痛的模样,竞天便知这些药材定是花了他不少的代价。

    “嘻嘻,最多我走的时候不要你什么报酬了,也算是对得住你们。”竞天理直气壮的想着,魂戒一收,药材尽数收入。

    有了药材,一切都是好办,竞天将药材细细配好,或外敷,或内服。不经觉间,秦?的上的紫线却渐渐淡去,体也一天天好起来。

    借以为秦?配药需要,竞天向秦寒要了自由进入药库的许可。药库大量的珍贵药材也尽数被竞天当之无愧的收进魂戒之中。

    “我只是物尽其用罢了,反正这些药材放在这里没人用也是白搭。”这人猥琐的为自己辩解道。

    如此一个月间,秦?的病却好得差不多了。现在只需要合理的调理,体自然会慢慢的好起来的。

    竞天因为天天在塔中修练,灵能有了很大的提升,这一个月间,便已由原来的七品中阶达七品高阶巅峰层次。晋阶也只需要一个契机而已。心下打定主意,明天便向秦寒他们辞行。

    当夜,月色如水,银华直泻。

    庭院中树影斑驳,花草相间。阵阵夜风吹来,顿觉清香扑鼻,舒畅无比。自从老头子死后,离开了村庄,何曾有过如此安静的夜晚?

    眼见银辉洒地,耳闻虫声交鸣。近处花枝轻摇,芳草微晃,远处假山怪石,亭台楼阁。池塘鸣涧反着淡淡银光。一片安静清幽的景象,不心怀大畅。

    竞天信步而行,整个人慢慢溶入月色之中。

    偶尔有几个巡逻的侍卫经过,见了竞天,也不敢上前盘问。远远的敬了个礼便离去了。

    在院中慢慢而行,不知不觉间,却来到了养心。见养心中透出淡淡灯光,那秦?明显未睡。只是不知为什么,门外却不见一个护卫。

    要不要进去看看呢?竞天心中思量着,忽听得从里传出声响:“那不好,毕竟他还救过您命。”声音虽小,但竞天天生听觉视觉过人,却是听得清楚。那发声之人,赫然便是皇帝秦寒。

    “您?”

    能被秦寒称“您”的人,在这养心中就只有秦?一人。救他命,那不是说我吗?

    小心的走近一些,猫在窗框下,透过窗缝。清楚看到里面坐着两人,正秦?父子。

    因为走得近,声音也听得更清晰。“寒儿啊,你太善良了。这可是**难逢的机会啊,要知道这小子的医术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了,依我看,他的医术药术绝对到了五品丹药师的境界,甚至还有可能是六品或者更高,只不过没有成为控金师,不能炼丹而已。我病了的这十几年中,那些所谓的大药师没少见,但哪一个比他更好?恐怕就是连其十分之一也及不上。”

    “可是……”秦寒还有些犹豫。

    “不要可是了,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虽然他不是丹药师,是有一点可惜,但这样的医术,即使是大国也会奉为上宾的。得这一个大药师,对我们的帮助你可是很大的。况且我们将长玉郡主送他,也没辱没了他,只要把他留下来就好。况且我们也未必就要用到这计策,或许他会接受你的封官加爵,到时这计不用也罢。”秦?开导说。

    秦寒点点头,终于妥协,道:“好,一切听从父皇安排。希望他自愿留下来,不然真的要用此计了。”

    ……

    竞天猫在室外偷听了很久,方才明白这两人想自己一直留在宫中当他们的御医。若官爵财富打动不了自己,竟而还设下一个香艳的陷阱,来个什么酒后乱,用长玉郡主这美人计把自己留下。

    “他妈的,这两家伙狼子野心,竟敢算计我。”竞天心中暗暗咒骂,虽然他贪财好色,但他更喜欢自由。如果为了这一个小国大官和那么一个女人就永远困在这里的话,他宁可不要了。总不能为了一棵小草而放弃整个森林。

    “不知那长玉郡主却是长得怎生模样?如果有上次在路上遇到的那小妞好看,留不留倒也难以决择呢。”竞天心下沉吟,转念一想,“呸,呸,这两个臭家伙,他的亲戚女儿又有哪个长得好看?”

    乱想间,体却慢慢的离开了养心

    “两条老家伙,竟敢算计我。嘿嘿,看在你们为我找齐药材份上,本想就这么走的。谁让你们不识好歹。妈的,这竹杆,不敲得你砰砰嘭嘭的响,我把名字倒过来写,不叫竞天,叫天竞。”愤怒的想了一阵,心中便有了主意。

    次清晨,阳光轻洒,影着皇宫的金黄琉璃瓦。散发着淡淡的光晕。

    竞天脚步匆匆的走到了养心外,让门外太监通传了声说有急事求见。不一会,秦?倒是亲息出来迎接。

    “呵呵,贾先生有什么事么,这么早来找老夫?”在竞天面前,他倒是摆出一副平易近人的样子。

    “老乌龟。”竞天心中暗骂,表面却扮十分焦急的样子,道:“这么早就来打扰老先生,实是不好意思,只是事急,却又不得不来。”

    “哦,什么事了?先生的事就是我们的事,我们一定会尽全力帮先生解决的。”秦?差点没拍心口。

    竞天点了点头,缓一缓气,道:“刚才出宫行了一趟,到回堂走了一圈,却找到一个多株多年寻找未得的药材,但那价格却……”

    “哈哈,那药要多少钱?我给先生买下便是。”秦?哈哈一笑,回堂的药材最贵也不过数万赤金币而已,就这点钱,还一个人,而且还能搏得竞天好感,倒也值了。

    “不用了,只五万赤金币,我自己有三万,老先生借我二万便可以了。”

    “呵呵,说什么借呢,才五万而已。你等一会,我让人去拿给你。”

    “这……”竞天表现很是着紧的道:“你写个字条让我去库房拿,这样会快一点。”

    秦?见他这么着紧,不由哈哈大笑,道:“也行。”

    竞天立时从魂戒中拿出纸笔。秦?一愕,便即又是一阵大笑,匆匆在纸上写了张字据,从随的私章盖了个印,便交给竞天。

    竞天接过,说了声谢谢,便急急而去。

    看着竞天的背影离去,秦寒微微一笑,也不太在意。竞天还没有向他们辞行,他们的计划也自不会实施。

    转过门角,竞天嘴角微微上掀,掏出那张秦?写下的纸条。轻轻的搓了搓,那纸立时分成两张,下面一张赫然便有一个朱红的盖印。

    “嘿嘿。”竞天的笑了笑,迳自向库房走去。

    ……

    “父亲大人,贾先生向您要了二百万赤金币干什么?”秦寒匆匆走来。

    “二百万?哪里是二百万了,只是五万罢。”秦?愕然望着儿子。

    “这不是你的私章么?今天库房的太监向我来报,说贾先生拿着印有您私章的字条向他们提了二百万赤金币。”秦寒拿出一张纸条。

    “什么?”秦?抢过,只见上面印着一个朱红大印,却正是自己的私章,但纸条上的字却完全不同。

    “糟糕,中计了。”秦?大吼一声,却见一名太监匆匆走来,道:“启禀皇上,太上皇。贾先生不见了,他的房中就留下这一封信。

    秦寒抢过,只见上面写着一行字。

    “算人者,人恒算之。”……

重要声明:小说《龙吟惊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