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惊天 正文 第七章 拍卖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毕加猪 书名:龙吟惊天
    ( )    大路之上,一路悠悠前行,脚上踩了马粪,却又不擦去,带着一臭气,接连向路人问路,但凡有鄙视他的,便奇计百出的捉弄一能,却又无伤大雅,一路上倒也自得其乐。

    打听数次,终而知道这里已近玉京城了。

    玉京城?

    当初自己也在那里呆过。虽然老头子让自己来寻找亲生父母那是虚无缥缈的事,茫茫人海那有这么容易找着?但毕竟玉京城也算是个老地方,既然来了,也正好回去看一下。况且玉京城作为一国之都,记忆中那里有个较大的拍卖场和许多药店,应该能买到需要的的物品。问明路径,便往玉京而去。

    原来竞天是一个孤儿,还在襁褓中就被亲生父母遗弃了。后来被一个单的老头子收养。因为当时竞天上有一玉牌,上面便有“竞天”二字。所以老头子便给他起了这个名字。

    后来老头子死了,死前却让竞天到玉京城找亲生父母。理由很简单,当年他将竞天那玉牌典当换酒钱时,那当铺掌柜说了这玉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不是一般人,京城的富豪却不少。

    于是竞天辗转来到玉京城,但年纪幼少,又无力维持生计,便只有靠偷鸡摸狗、行乞盗窃度。却不知在一次行窃时,被事主捉住,扭送到官府。因无亲无戚,被判为奴隶,后来被卖了几次,最后却被那干瘦的易老怪买走,这些都是前事。

    玉京,黑云国国都,是全国的经济、政治和文化中心,占地近五千平方公里,拥有人口超过五十万,是黑云国的头号大城市。

    此时时值战乱,许多年轻人已被征兵入伍,城市的繁华已不及当年,但比起其他地方,还是相当闹的,至少街上的行人还有很多。

    竞天走在大街上,不住打量着周围一切。这几年中,玉京城的变化不大,记忆中的很多东西都没变。

    “前面就是贵族学院了,学院左转一公里处便有一个大拍卖场。”

    以前在李府做李豪的伴读书僮,最熟悉的地方莫过于李府和贵族学院。自然对学院的周围环境也记得清楚。但至于那拍卖场叫什么名字,却也记不清了。

    为了不引人注意,竞天找了一处暗巷将自己的容貌改变了一下,立时变成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凭竞天现在的医术,这种易容自是轻而易举的事,只是稍微改变脸部肌,整个脸型就会变得另一个人般。这一切,全因吞噬了易老怪的记忆所致。

    拍卖场人流很多,大多都是穿着华贵的有钱人。一般拍卖场的东西都比较值钱,自然不是一般人能消费得起。竞天走近,只见大门之上嵌着五个烫金大字“隆兴拍卖场”。

    隆兴拍卖场?那不就是大陆最大的商会之一的隆兴商会名下的产业?没想到像隆兴商会这样的大商会在黑云国中也有产业。

    在易老怪的记忆中,隆兴商会可是天权大陆赫赫有名的商会,能和它比拟的也只有巨龙商会和星空商会而已。

    这隆兴商会是大家族白家的产业。早在一万年前便已创立,比易老怪还早得多。传闻由白家的二位先祖共同创立的。

    原本还以为在黑云国的拍卖场都是玉京城范家的产业,毕竟范家也是黑云国的第一商业大族。其实想来也不奇怪,像隆兴商会这样的大商业集团,又怎会没有产业在黑云国,玉京城也算得上是一个比较繁荣的城市了。

    缓步而入,大厅装修得富丽堂皇,气势十足,各种商品满目琳琅。竞天在一二楼悠转了几圈,东西虽多,但却没有找到合心的,便打算到三楼的拍卖场去看看。

    三楼拍卖场一般只在月中、月未才会开拍的。今天刚好是十五,也就是说中午就会有一场。现在已近午时了,很多衣着豪华的人都是开始向三楼走去。

    见楼梯门边的一个服务台,竞天走了过去。服务小姐见一个穿普通粗布衣裳的中年人走来,料想是来问问路什么的,也不大放在心上,但还是摆出一副职业微笑,道:“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可以帮您?”

    竞天也微微一笑,双眼打量着那女服务员浑圆的脯,心中啧啧有声:“唔,京城的女人质量就是不般。”混然不觉那女服务员说什么。

    待得那女服务员再问一遍,这才啊了一声,右手中指上的魂戒一闪,一个银白色瓶便出现在手中,故意贴近那服务员道:“想借贵拍卖场拍卖些东西而已。”

    “哦”服务小姐愣了一下,没想到眼前这个衣着普通而且还有点色迷迷的大叔竟是一个有钱人。能用得起魂戒的哪个不是非富则贵?

    心自暗暗庆幸,幸亏刚才没因对方外表而怠慢,否则丢了这工不算,还可能……”想到这里,不由得一阵后怕,见竞天又晃了晃玉瓶,才回过神来,恭敬的道:“先生请跟我来。”

    竞天随服务小姐到了拍卖场内的一个单间,服务小姐让竞天稍等一下,便退了出去。不一会,一个约莫三十来岁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见了竞天便道:“先生您好,我叫白枫,是这拍卖场的主管,听小丽说你需要在我们拍卖行拍卖东西?”

    “是的。帮我以最快的速度处理掉,我需要钱。”竞天答道,说完便从魂戒里掏出了七个白色的玉瓶,十一把刀、六柄剑还有五副盔甲。

    这些都是他一路打劫山贼所得的宝物,对自己没多大的用处。而且这些所谓的宝物远远无法和竞天从易老怪那里所得的相比,自然不会让其占在魂戒里,换些钱也好拍卖一些对自己有用的东西。

    白枫见竞天一下子拿出这许多东西来,而且每一件虽说不上是价值连城,但也值不少钱,眼睛不由一呆。如果这次真的拍卖成功的话,那么这个月的业绩至少提高了五成,或许能一举超过家族下来的标准,说不定还被召回总部。

    这可是大财主啊,白枫感叹一声。打开跟前一个玉瓶的瓶塞,充鼻的药香立时涌出,一颗火红色的丹药在玉瓶中分外显眼。

    四品丹药火心丹?白枫刚见那些玉瓶之时,估计也是一些一品二品或三品的低品丹药,却没想到一出手就来个四品的中品丹药。

    如果这七个玉瓶都是四品丹药的话,那么这一个月的业绩上升一倍也不止。不由得疑惑地看了竞天一眼,继续打开几个玉瓶瓶塞,心里这才平静一些,但也隐隐有一丝遗憾。这七个玉瓶中,也只有一颗是四品丹药而已,其余的都是些低品丹药,一颗三品三颗二品和两颗一品而已。

    白枫深吸一口气,才道:“先生,您这些武器盔甲都是用一些比较珍贵的材料精工制成,价值也不低。而且还有这七颗丹药。我们一次也难以帮您全部拍卖。可能要累您多等些时间了。”

    “要多久?”

    “二十九件东西,分两次拍卖,最快也要十五天时间,今天只能帮你追加拍卖五件,月末才能把余下的二十四件拍卖完毕。”

    “哦,那就等十五天,你们今天都拍卖些什么?”竞天点点头,开口问道。

    一般拍卖场都会把要拍卖的东西提前公告,好让有意竞拍的人知晓。只是竞天也是今天才来玉京城,对要拍卖的东西自然也不知。白枫也不奇怪,一一给竞天解说。听得白枫说了二十多件东西,让他感兴趣的也就只有一颗叫天婴果的药材而已。

    天婴果在后冲时有大用,竞天从易老怪那里就已得到两颗,但多备一些也没害,而且天婴果有强体煅骨的奇效,后成了丹药师也能用其炼丹。但天婴果算得上是奇物,易老怪花了很大功夫才找到两颗,本来打算占了竞天体再用的,没想到却便宜了竞天这家伙。

    照白枫所说,这天婴果是最后的压轴品,光底价就三万赤金币了,若被人一抬价,十万赤金币也许也不能买下,但竞天还是决定试一试。

    “谢了。”竞天冲白枫一笑,道:“拍卖也快开始了,我去看看。”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右手一挥,一大堆钱币堆到白枫前,道:“这些东西太占地方,帮我换成金卡。”说完转着头往外走去。

    太多的钱币带在上十分麻烦,所以一些比较有钱人都会是使用金卡这东西。金卡是由大陆上三大帝国共同发行的,在大陆的任一处都能使用。而且这种金卡是由特殊的金属材料配合黄金制作而成,别人根本就不能仿造。

    只是一张金卡的最低的面值也是一万赤金币的,所以是随便哪一个都能用得起的。竞天这大概有十万赤金币,若再将这二十九件物品拍卖完毕,绝对超过二十万之数。

    见竞天已走到门口,白枫才从那堆半人高的零散的钱币中回过神来,苦笑一下,让人给竞天一个号码牌,然后才叫人清点这堆钱币。

    拍卖现场气氛闹非常,人们争相竞价,其间有一卷玄阶中级战技引得人们相互抬价。但竞天对此却毫无兴趣,从易老怪那里得来的圣阶高级的战技都有数卷之多,自然不会稀罕这玄阶中级的战技了。最后那玄阶中级战技被一贵族以一万七千赤金币拍得。

    大陆的战技,功法由高至下分别为:神、圣、玄、凡四阶,而每阶又分初、中、高三个等级。

    战技拍锤后,那老者道:“下而本是拍卖我们这次的压轴物品的,但刚才有位朋友赶着要些现金,要求我们帮忙拍卖些东西,所以在这次拍卖会上,我们追加拍卖五件宝贝。”

    “哦。”

    老者的话,立时引起一阵哄动。一般追加拍卖的东西,价格都是会相对较低,若没人竞拍的话,说不定会能少花些钱而又得到好东西。但老者的下一句话,立时让这种想法从这些人的脑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五件都是武器。”

    现在黑云国正处于战火之中,很多贵族子弟都会选择入军建立功业,因而好的武器便成了抢手货。在战场上,多一件好武器,就多一分保命的手段。谁不希望有一件好武器?

    主持拍卖的老者扫视全场,见到了自己想要的表,微微一笑,拿出一件白色的盔甲,道:“这件盔甲由天山寒铁精制而成,寻常刀剑轻易不能刺穿。在混乱的战场上,无疑是多了一条命。现开价为五千赤金币,每次叫价不得低于一百赤金币。”

    “五千五百……”

    “五千八百……”

    “六千……”

    ……

    不愧为抢手货,一开始便叫得火。最后,以一贵族出价八千三百赤金币成交。之后的四件武器,三刀一剑,虽比之前的盔甲少了些,但也有六七千赤金币左右。

    竞天算了一下,除去拍卖场扣除的百分之一的手续费,也有三万多赤金币。那么自己所有的东西拍卖完毕,不就是有近二十万赤金币了。呵呵,看来抢宝物比直接抢钱更赚得快呢。

    追加拍卖的五件武器拍完后,主持拍卖的老者亮了亮嗓子,朗声道:“好了,这次拍卖的最**时刻到了。想必大家也知道,这一次的压轴物品是一颗天婴果。”

    顿了一顿,又道:“天婴果这种天材地宝拥有强壮体的奇效,若能将之炼成丹药,更有改筋换骨之功。其神效我自不必说了。这种天材地可是很难寻的,没想到我们能有幸一见其貌,更机会将其纳入囊中。呵呵”

    言毕,拍卖台后,一女服务员捧出一个白色的木盒交于老者手中。老者轻启木盒,一阵淡淡的清香立时充斥了整个拍卖场。只见木盒之中,一个淡黄色的果实显于人前,果实状如卷缩熟睡的婴儿般,有一拳头大小,依稀能辨出五官。

    拍卖老者深吸一口气,道:“这样的天材地宝,到底会**呢?好了,闲话不多说。底价三万赤金币,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百赤金币。拍卖开始。”

重要声明:小说《龙吟惊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