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酷宝宝:无敌妈咪坏爹地 第2卷 儿子打老子!

    ( )    欧洛誓看着麦舒彤的背影,沉默了一会,然后转对着孙敏敏点头。

    ……

    欧洛誓看着孙敏敏红肿的脸,可是脑海里却不断的浮现麦舒彤被划破的血痕已经红肿的手。

    当欧洛誓将孙敏敏送入客房之后,便想起离开,因为此时他的心里还有疑问。

    见着欧洛誓要走,孙敏敏一把将他抱住:“洛,再陪陪我,好吗?”

    低头看着孙敏敏,欧洛誓心里止不住的叹气,脚步停了下来。

    因为担心孙敏敏的父亲有所误会,孙敏敏主动说脸伤好之前都住在欧洛誓家,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欧洛誓也点头答应。

    只是孙敏敏明明只是被烫到了脸,并且也不是很严重,可是她却一直弱的粘着欧洛誓。

    想到麦舒彤受伤的手,欧洛誓实在是呆不下去了,他松开孙敏敏拦在自己腰上的手,转握住她的肩膀,难得温柔:“今天你受惊了,早点休息吧,我还有一些事要处理。”

    欧洛誓第一次温柔的亲吻自己的额头,嘴角微笑的对着孙敏敏说话让孙敏敏顿时受宠若惊,她似乎都忘了挽留欧洛誓,只是缓缓的眨眼,眼前的景象令她难以消化。

    “嗯。”或许是欧洛誓难以抗拒的魅力,让孙敏敏乖乖的点头。

    从孙敏敏的房间里出来,欧洛誓松了一口气,暗沉的眼眸微微一眯,迈着步子朝着麦舒彤的房间走去。

    只是当经过麦子的房间的时候,门一下子开了,站在门口的麦子双手环抱,冷冷的瞪着欧洛誓。

    见着麦子的眼神,欧洛誓停下脚步:“找我有事?”

    麦子冷冷的瞟了欧洛誓充满疑惑的面庞,点点头,然后转进房间。

    看着自己儿子冷淡的样子,欧洛誓忍不住嘴角抽搐,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么?!

    跟着麦子的脚步进了房间,只是还没站定,欧洛誓便感觉一抹影子扑面而来,瞬间,眼角的痛感让他难以置信的瞪着依旧没有绪起伏的麦子。

    只见麦子站在原地,活动着手上的关节,神慵懒而又略带一丝冷意地望着欧洛誓。

    虽然是仰望,但是麦子一点都没有将欧洛誓放在眼里。

    “你疯了!”欧洛誓站定之后,怒斥着麦子。

    他没有想到居然被自己儿子劈头就是一拳,而且麦子还一脸的不在意,被儿子偷袭,让一向自我感觉良好的欧洛誓信心大受打击。

    “没有。”见着怒气上来的欧洛誓,麦子只是淡淡的回应。

    “……”见着麦子手上包扎的白色绷带,欧洛誓嘴角抽搐,受了伤打人都还那么疼!

    “是男人,就大打一场。”麦子突然开口,眼底充满挑衅。

    “你别忘了你浑都是伤!”对于麦子的话,欧洛誓无语之极,见着他浑的伤,真不知道他又哪根筋不对劲儿了。

    “就算是浑是伤,也比你眼瞎了强,不,你应该是心瞎了。”麦子淡淡的瞥了欧洛誓淤青的眼眶,不屑的转头,慢慢的开口,说出的每一个字都成功的将欧洛誓的怒火点燃。

    “你……”欧洛誓怒气冲天,狠狠的瞪着麦子,想伸手打他,却看到他浑的伤,可是不打他,他还真眼不下这口气!

    ……

    “你为什么打我?”想了半天,欧洛誓突然憋出这句话来,眼角的痛感让他十分不服气,居然儿子打老子!

    “看你不爽。”麦子准头,一脸鄙夷的挑眉,这样的问题还用问么!

    ……

    这一次,麦子成功的激怒了欧洛誓。

    只见欧洛誓眼角一眯,幽兰色的眸子散发着蓝蓝的光芒,当两双蓝色眸子对上眼的时候,只觉得空气中点火雷鸣,火光闪闪。

    欧洛誓握着咯咯作响的拳头,嘴角发狠,对着麦子的脸迅速出拳。

    只见早有防备的麦子一个下闪转,欧洛誓打空,麦子趁机一脚绊住欧洛誓的脚,或许是力气不够大,并没能将他绊倒,可是麦子的手并没有闲着,一双灵活的小手对抗着欧洛誓迅猛的攻击,转而一个翻转,一拳猛拍在欧洛誓的后背,而欧洛誓也一拳打在麦子左肩。

    一下子,两人分隔开了距离,似乎谁也没占到便宜。

    麦子气喘吁吁的望着欧洛誓,肩膀的微微疼痛让他有了一丝绪:“你真的是我的亲生父亲吗?”

    “臭小子,就凭老子这张脸,你还需要怀疑吗!”欧洛誓嘴角抽搐,这个混--小--子--!

    这简直就是红果果的挑衅!

    “没见过对儿子下毒手的爹地,看来我不是你亲生的!”麦子轻嗤一声,摇头说道。

    ……

    欧洛誓顿时无语,难道不是他叫自己进来打架吗?!

    “老子没时间陪你玩!”欧洛誓顿时有种无奈的感觉,特别是当背上和眼眶传来的隐约痛感的时候,更是让他恨不得将麦子大打一顿,只是看着他那手臂上刺眼的白色绷带,他忍了!

    “别欺负麦舒彤。”

    当欧洛誓正要离开麦子房间的时候,麦子突然淡淡的开口,语气里却有着不容忽视的气势。

    听着麦子的话,欧洛誓脚下一个趔趄,转,一脸诧异的望着麦子:“你是不是想起来了?”

    “什么?”麦子眨眼,一脸漠然的望着欧洛誓。

    “你记得麦舒彤了?”欧洛誓忽略他的冷酷,直接问道。

    “我应该记得她吗?”麦子耸肩,一脸的不知所云。

    “……”见状,欧洛誓嘴角抽:“那我欺不欺负她关你什么事?!”

    欧洛誓决定刺激他一下,说不定还能让他想起来什么。

    “因为……看、着、不、爽。”麦子挑眉,脸上露出怪异的神,然后薄唇难得的上扬,缓缓开口,一字一句的吐出。

    满头黑线……

    欧洛誓顿觉无语,这果真是典型的麦子式回答。

    “那怎样你才看着爽?”完全是无心的,欧洛誓赌气的脱口而出。

    “欺负孙敏敏。”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麦子笑了,然后望着欧洛誓开口道。

    “无聊!”闻言,欧洛誓恨不得打自己一个嘴巴,自己这不是没事找抽么!

    看着麦子得意的笑容,欧洛誓趁麦子不注意,迅速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脑袋:“你给我老实的养伤!”

    不知道是怕被麦子还击还是此时特别的想见麦舒彤,欧洛誓没得麦子反应过来便迅速的离开麦子的房间。

    ……

    当欧洛誓盯着一只熊猫眼走到楼下客厅的时候,佣人们纷纷瞪大眼睛却不敢说,只得低下头干活。不自知的欧洛誓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径直朝麦舒彤的房间走去。

    当欧洛誓离开之后,客厅里的佣人不约而同的仰头望着麦子的房间方向,清楚的记得,他们少爷刚才是从麦子的房间里出来的……

    太可怕了,众人纷纷交换眼色,然后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似的,低头干活!

    此时,站在麦舒彤房门前的欧洛誓举起手,可是脑海里却不断浮现麦舒彤望着自己的时候眼底划过的一丝冷漠。

    举起的手犹犹豫豫,欧洛誓第一次感到忐忑不安,好不容易,麦舒彤不再那么冷漠的对自己了,可是一转眼,自己却将这段已经缓和的关系活生生的打回从前。

    想到这里,欧洛誓就忍不住叹气,不知道怎么面对麦舒彤才好,只是想到那红得跟胡萝卜一样的手指,欧洛誓又再次举起了手,可是,还是不敢窍门。

    此刻的他心扑通直跳,忐忑不安。

    正在欧洛誓举棋不定的时候,门一下子开口,只见麦舒彤正打开门,见着堵在门口的欧洛誓,不由得被吓了一跳,不悦的皱眉,眼底闪过一丝冷漠,似乎一点都不想看到欧洛誓一般。

    “少爷,有吩咐吗?”麦舒彤堵在门口,阻止了想进来的欧洛誓,一脸冷漠的开口。

    “我……”看着麦舒彤冷冷的神,一时间欧洛誓不知道怎么开口。

    见状,麦舒彤也不想接着问什么,冷冷的看了欧洛誓一眼,一脸不屑,大力见门一甩,巨大的关门声顿时响起,只见欧洛誓被麦舒彤关在门外。

    听见声响的佣人们纷纷抬头,当看到自家少爷碰了一鼻子灰的站在麦舒彤的房间门口时,瞬间都默契的低头,心里默念:“一会听见什么都不能再抬头了!”

    当着那么多佣人的面上,麦舒彤大力甩门将欧洛誓关在门外的事让欧洛誓一脸尴尬,面部僵硬的站在原地。

    静静的站了一会之后,欧洛誓想起刚才麦舒彤脸上浮现的一股指甲刮痕,不由得皱眉,这一次,欧洛誓伸出手,毫不犹豫的敲门:“麦舒彤你开门。”

    或许是欧洛誓一直在敲门,麦舒彤不得不开口,只见开了门的麦舒彤依旧没有让欧洛誓进门的架势,站在门口,冷淡的望着欧洛誓:“有事吗?”

    “能让我进去吗?”欧洛誓望着那到红色的血痕,心中一惊,正想伸手去摸,却被麦舒彤躲过。

    “不能。”麦舒彤摆出一张不耐烦的臭脸。

    “哎,小彤……”看着又披上伪装的麦舒彤,欧洛誓心里一阵懊悔。

    “我只是来照顾麦子的,少爷就当我是佣人吧。”麦舒彤没有直视欧洛誓,声音平静,不带一丝感的开口说道。

    看着麦舒彤连看都不愿意看自己一眼,欧洛誓心里大受打击,一把将门推开,然后迅速将门反锁关上。

    “你想干什么?”看着欧洛誓的动作,麦舒彤疑惑的挑眉。

    “让我看看你的手!”知道此时正在气头上的麦舒彤是听不进去欧洛誓的任何一句话,索欧洛誓只要有粗鲁的扯过她的手,他要知道她的手受伤况。

    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麦舒彤便被欧洛誓一把拉住,由于触碰到烫伤的地方,麦舒彤没能忍住,吃疼的轻哼了一声。

    “对不起。”当看着左手从拇指到小指都大大小小的有着一些红肿的伤痕时,欧洛誓倍感愧疚,不由自主的道歉。

    有一些更是烫起了水泡,让欧洛誓心疼极了,他知道,他错怪麦舒彤了,当看到麦舒彤受伤的手时,和孙敏敏一比较,欧洛誓知道是他误会了麦舒彤。

    原本以为是麦舒彤嚣张的格将水泊在孙敏敏的脸上,所以才会有些生气,毕竟当着自己妈的面上,而且孙敏敏的脸被烫伤,她的父亲知道之后也不好交代,所以欧洛誓才会不加思考的将过错全部加在麦舒彤上。

    可是当看到麦舒彤手上的受伤况时,欧洛誓懊恼的拍了一掌自己脑门。

    明白之后的欧洛誓顿时羞愧极了,一脸后悔的望着麦舒彤:“小彤,是不是很痛?”

    “放开我。”尽管欧洛誓此刻脸上的绪是那么的真诚,但是麦舒彤依旧只是淡淡一瞥,听不出绪的开口。

    原本以为欧洛誓会有一些不同,所以当渐渐卸下伪装的麦舒彤正打算向欧洛誓靠近的时候,所有的希望与,被欧洛誓今天那个带着厌恶而冰冷的眼神生生浇灭,此刻的麦舒彤依旧冷冷的望着欧洛誓,眼底不起一丝涟漪。

    “小彤,我,我……错了。”麦舒彤冰冷的态度让欧洛誓心中大慌,生怕再捏疼她的手,欧洛誓松开她动手,转而抱住她的细腰。

    任由麦舒彤怎么挣扎,他就是死皮赖脸死不放手。

    “少爷,请你放手!”气头上的麦舒彤并没有原谅欧洛誓的打算,在她看来,欧洛誓是欧洛誓,她此时只是来照顾麦子的欧家女佣。

    麦舒彤不停的挣扎着,想挣脱欧洛誓的怀抱,可是欧洛誓硬是紧紧的抱住麦舒彤不放,当麦舒彤突然感觉到一个坚硬的东西火的抵住自己的时候,刹那间乖乖的停在欧洛誓的怀里不动了。

    “小彤,你再动,我就忍不住了。”趁着麦舒彤停下的瞬间,欧洛誓暗哑的嗓音别具右或(亲们,建党90周年,所以和谐得很厉害,有些敏感词鱼儿就用同音字或者拼音代替了哈,辛苦看文的亲们,么么~~)。

    闻言,麦舒彤原本一张冰冷的脸上染上一丝绯色,只是嘴里还是死撑着:“放开我!”

    “擦药了吗?”欧洛誓不但没放,相反趁机紧了紧怀抱,而两人站立的姿势也更加贴,以至于那坚硬的东西一下子就蹿到麦舒彤大--腿--根--部。

    “臭留氓,要发泄去找你的孙敏敏!”麦舒彤心中一慌,破功的大吼道,要不是手上受伤,她真想一耳光给欧洛誓扇去。

    “我只对你有感觉。”见着麦舒彤狠狠的模样,欧洛誓不但没有生气,反而露出一副委屈的模样,轮廓分明的面庞脸色一变,露出一副委屈的样子,微带着一些胡渣的感下巴抵住麦舒彤的颈窝,撒的说道。

    欧洛誓的撒让麦舒彤一阵恶寒,把麦舒彤一辈子的鸡皮疙瘩都恶心掉了一地。

    “你到底想怎样啊,欧大总裁!”麦舒彤崩溃,这个臭男人就会占自己便宜,麦舒彤泄气的耷拉着脑袋,无奈状。

    “对不起,小彤,是我误会你了。”见着麦舒彤抓狂的样子,欧洛誓突然松开了麦舒彤的腰,赶紧认真的道歉。

    麦舒彤原本还不想理他,但是一想想其实也没什么,于是赶紧走了两步,离欧洛誓有了一定距离之后,挥了挥手:“反正一遇到你未婚妻我就气不顺心不跳食不佳,所有晦气都聚集来了。”

    ……

    见着麦麦舒彤噼里啪啦像说顺口溜一样,欧洛誓不由得瞪大双眼,难以消化的眨了眨眼:“她真的有那么,厉——害——?”

    麦舒彤点头,脸上的表像是在说:有过之而无不及。

    看着麦舒彤可的表,欧洛誓突然眼角一眯,猛得凑近麦舒彤的唇,挑起她的下巴:“还有,她不是我的未婚妻!”

重要声明:小说《冷酷宝宝:无敌妈咪坏爹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