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紫雨幽蝶 正文 凉宫春日的反串04

    ( )    第四章:惊人!超级大反串!

    清晨了。

    窗外的小鸟们都叫起来了,叽叽喳喳地唱着人类听不懂的欢快之歌。

    每天早上我都伴随着鸟儿的歌声起,熟话说,大自然是人类的伙伴。我觉得这句话的确不假,能在清晨被太阳温柔的光芒和鸟儿清脆的歌声叫醒,确实让人感觉到从心底涌出的温馨幸福。这种幸福感充斥在内心,徐徐不能消除,那么我也就只能带着这幸福感去洗脸和刷牙了。恩,我打开了窗帘,今天看来是个好天气!

    我打开一点窗户,让清爽的风透进来,吹走屋内的烦闷。

    我坐起子,突然感觉有什么不对劲。

    是什么不对劲呢?我想了半天没想起来,然后我站了起来,那种“有什么不对的感觉”一瞬间蔓延整个全

    我条件反地向自己的体看过去……

    ……

    啊。

    不,这……这不可能!

    我立刻冲到镜子前面,然后镜子里面浮现一个人影…………

    ……………

    镜子里面浮现的,是一个少女样子的人。

    这个人穿着北高的女子校服,的头发长长披下,直垂到腿部,小的样子,惊讶的脸上也透出一股稚气,她似乎正被什么东西吓到了,眼睛睁地大大的,就仿佛“看到自己的别变了”一样。

    ――――――――――――――――――――――――――――――――――――

    ――――――――――――――――――――――――――――――――――――

    一瞬间我就崩溃了,我坐到了地上,长长的头发被我坐在了股底下,我意识到可怕的事发生了,我的体从里到外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

    一个名字在我脑中出现――――凉宫

    我的脑子里一股杀人的冲动如电流极速穿过反神经到达大脑,然后再由大脑发出神经到达全――我全的血都沸腾了,手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

    说到这里,大家都明白怎么回事了?我的大脑也渐渐清醒了。

    对,我早就该明白的。从的口里突出“反串”这个词的瞬间我就应该马上反应过来的。但是为什么当时没能呢?其严重的代价就是现在我自己的样子,我完全变成女了,体小了一圈,脸部变的稚气,五官也变成女小的样子,眼睛反而是大了一些。头发长出惊人的长度,整个体都缩小了……当然为一个男最重要的部分已经……消失不见了……

    呃呃――――啊啊……可以让我大声地吐槽吗?各位?

    可恶的!你竟然真的把我变成女!你的脑子里到底是什么鬼注意呀啊啊啊啊啊??????!!!!!!!

    ――――――――――――我是时间的分割线――――――――――――――――

    我是阿虚。

    不,也许现在我已经不能用这个外号了,在本名之后,我又失去了我的外号。现在的我连约翰.史密斯都不是了。现在的我是一个女孩子,而且基本上来说,我还是一个长相小可的高中女生。原本我并不是女的。不,你误会了,现在我体上确实完整的女。我是说,以前我是一个男。不,你真的误会了,好,结论就那么简单。

    ,她将我从男变成了女,为了她自己开心。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一时之间我有点意识混乱,为什么啊,?只因为你觉得无聊就把我变成女?这样真的好玩嘛?这样能满足你的心理吗?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啊?现在我变成女了你叫我要怎么办啊?

    不行!一刻也不能等!我得快点去学校!

    但是不能这么出去?这个超长的头发好像鹤屋学姐的头发一样,重的让我喘不过气来。原来长发的女生是这么累的啊,我得想想办法。

    我敲开了妹妹的门,进去之后妹妹还在睡觉。这时我才发现现在还是清晨,刚好是去学校肯定不会迟到的时间。我可不能把妹妹吵醒,要是她醒了,看到我下载的样子,一定不会认出我是她的哥哥的,一定会以为是小偷进来了,而且……

    “……虚子,在我的房间做什么呢?”一个小小的呢喃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哇!竟然醒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哎?虚子?

    妹妹慢慢坐起来,可地把手从睡衣里伸出来揉了揉眼睛轻声说道:“哎……虚子怎么这么早就醒了啊……是要借剪刀嘛?”

    我自己也能好好起的啊!不对,不应该先吐槽这个;我又不是你总是借剪刀干嘛?不对!也不该吐槽这个,应该是,虚子是谁?

    “……什么嘛,看来虚子还没醒过来,是梦游啊,连自己都不认识了……”妹妹坐了起来,然后说了声“剪刀在抽屉”就去刷牙洗脸了。

    看来,在这个世界里我是一个叫做“虚子”的女生了,而且,妹妹,你不是应该叫我“姐姐”的吗?不过我也一点儿都不想听你叫我这个就对了。

    啊对了,我要拿的东西……我在抽屉里找到它了――

    是梳子和橡皮筋。

    在镜子前,我好不容易才将拿又长又重的头发用梳子梳的整齐一些,然后用橡皮筋扎在头上,长长的头发变成了一条乌黑又亮丽的单马尾。

    ――――――――――――――――――――――――――――――――――――

    ――――――――――――――――――――――――――――――――――――

    先说好!我可不是因为萌马尾才绑单马尾的!绝对不是!别误会了!

    出门后,我尽速向学校奔去,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快速地去北高,总感觉一刻也不能耽误的感觉。长长的坡道和山路已经多少习惯了,我很快就到了北高的校门口。

    北高看起来还是一如往常,今天也是学生们和教师出出入入。

    我首先应该去哪里?谁能够第一时间给我最好的解释呢?

    虽然我觉得多少有点不爽,但是脑子里首先出现的竟然是那个每天一副人畜无害笑容的我们SOS团的副团长――古泉一树。

    那个家伙的确是个很好的说明人选,但是如果是紧急况的话当然还是长门大明神最可靠了。不过想过来,如果像上次凉宫消失掉的事件一样,整个九班都消失的话,那就别说是古泉的人影了,我根本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证明在这个学校里的人还跟以前的人一样。此时我突然想起来凉宫的话――

    ――“一定会很好玩的!最好是学校里所有的人都参加!”――

    也就是说,这个学校里肯定正发生着我还没发现的大事件!

    我急忙冲进学校,首先就向九班的楼梯那边走去。

    走上来之后,我就发现九班还在那里。太好了,既然九班在,古泉一定也在!

    我这样想着,于是在门外向里面看去,一个人也迎面走上来。

    那是一个女同学,她开口到;“啊。虚子啊,要找古泉是嘛?”

    她认识我?不过也对啦,既然妹妹认识我,同学也可能认识我的。看来这个“虚子”及时在这里也跟古泉那家伙很熟络啊。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个同学我好像哪里有点奇怪。但是我对九班的人并不熟,所以也没在意。

    “对,我找古泉。”我这样说道,同时我就发现对方的眼神有点奇怪。

    糟糕了,我用错了第一人称,我应该用女的第一人称才对。(文中,男与女的“我”有不一样的用法,读音不同)

    “找一姬同学是?”她并没有再问什么,然后就进教师了。

    一树同学?(文里一姬和一树读音相同)奇怪,那个女生不会是古泉的女朋友,竟然这么称呼古泉。恩,怎么说呢,我没想到古泉这小子竟然会在班级里找女友,不,不对?古泉无论怎样也不会在凉宫能看到的地方找女友?事好像有点不对劲!

    此时,一个小的影从门口走了出来,那是一个长相无论怎么说都很漂亮的女生,奇怪,我对这个女毫无印象,是转学过来的吗?

    “恩,是你找我吗?啊,是你啊,什么事?”她干净漂亮的脸上对我露出一副十分温柔却又包含理的微笑,是个材脸庞和笑容都可以给与满分的人。你也认识我吗。哎?你说我找你?

    “怎么啦?你不是找我吗?”她的笑脸上多了一份疑问。

    哎?不,不是的,我是要找古泉一树。

    “你怎么了?我就是古泉一姬呀?怎么了?太早了还没有睡醒吗?”自称古泉的女生这样说的。

    ―――――――――――――――――――――――――――――――――

    ―――――――――――――――――――――――――――――――――

    不,不对,你不是古泉。虽然笑容和气质多少有点像,但是……古泉是……男的呀。这是怎么回事?今天不是愚人节呀?

    “你怎么了呀?”她竟然把手伸到我的额头上,“没发烧啊。啊,我懂了,你是在开一个很无聊的玩笑。呵呵,虚子,这一点儿都不适合你。你没有幽默感不是一天两天了哦。”

    “哈哈,开玩笑的。”她这样说道,然后沉默地看着我,我也沉默着。过了一会儿,自称古泉的女生的表慢慢凝重下来,那个表看起来非常真实,“你怎么了呀?难道是失忆?”

    ……这是,在我的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一种可能

    ――“SOS团的大家格都互相变一下啦,别也变一下什么的,一定会很好玩的!“――

    难道说……

    唔,我感觉我的口好像被什么东西野蛮地堵住了。

    “看来我应该赶紧带你上医务室。”她这样说着。

    正当她试图挽住我的手臂时,我一下子在走廊飞奔起来。

    “虚子!――”她大声叫我的名字,但是我并没有回头。

    我就这样急速在走廊奔跑着,边的人好像在用看到了可怕东西的眼神看我,但是我都没心管那些。我感觉一种难以言语的压抑感从我心里生气,笼罩我的全,一种绝望的心打心底跑出来,慢慢覆盖着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一定也――

    “请问朝比奈在吗?”我猛地打开了学校教工室的门。

    我一定还没有说过朝比奈的事。

    我们升上了三年级后,这就意味着朝比奈学姐已经毕业了,她是我们的学姐,这就意味着她已经不再是高中生了。

    那现在她在哪里呢?答案非常让人难以想象,说实在的,以前我也没想到这种可能,这也给了我一个惊讶,我曾以为我就要跟朝比奈学姐分别两地的时候,这个消息才到我这里,那还是两个月以前的事

    那天朝比奈学姐找我,像以前一样,一张字条留在我的鞋箱里面。上面用可的小字体写着:放学到学校门口。

    结果她就开始跟我讨论关于她的事

    “阿虚。”朝比奈甜甜地叫起我的名字,每当这个时候我就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幸福感,她的大眼睛一闪一闪地望着我。两年来就是这种神奇的力量治愈我那被各种奇怪事件搞的几乎垮掉的体。

    “其实呢,我的上司跟我说,要我继续待在这个学校。”朝比奈开心地说着。

    “哎?你可以继续待在这里吗?要怎样?不用上大学吗?”

    “哈哈,阿虚真是的,我又不是来上学的。”朝比奈笑着说道。

    没错,她是从未来来的,她的目的可不是要在现代拿到什么毕业证或是技术执照,她来的目的是观察凉宫。我当然知道这一点,所以我也开玩笑地那么问。但是,朝比奈学姐,你还可以待在这个学校嘛?

    朝比奈笑了起来,后头看着她已经待了三年的学校,然后说到:“阿虚,你知道什么叫做留校修业吗?”说完,她又露出甜美的笑容。

    原来如此,是留校修业啊。

    所谓留校修业,是指愿意将来在这个学校就职的毕业生可以得到的修业机会。只要同意晚一年去大学学习,就可以留在学校,配合校长安排,在学校进行工作的修业。修业的内容无非就是训练有关在学校工作的内容,这一年内都会以名义学生的份待在教工室进行学校教工的工作或是学习新的知识。这的确是个好方法,这样一来,朝比奈就可以继续留在这里一年了。

    “太好了呢,朝比奈学姐!”我高兴地说道。

    朝比奈学姐摇了摇头:“不要叫‘学姐’了,因为我不是上级生了。第一次见面是我不是就对阿虚说过了吗?”

    她闭上一只眼睛露出可至极的微笑:“叫我实玖琉就好。”

    …………

    所以,无论如何,她应该还在这个学校的,及时是另外一个世界!

    当我冲入教工室大喊的时候,一个年轻又小的少年,看起来好像是个初中生的样子,他穿着橙色格子的教师用类似西服的服装,他正惊讶地向我这边看过来,好像是被我突然打开门大喊的行为吓到了,他手上原本拿着的教科书也掉在了地上。

    “啊,是虚子啊……很急着找我的样子,有什么事吗?”他这样说着,然后低头去捡起他掉在地上的书。

    …………果然。

    “啊,那个,”我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开口。“那个,朝比奈……学长?”

    “恩,什么事?”他洁净小巧的脸上,散发着光亮,温柔的眼睛望向我这边,“请。”

    ――――――――――――――――――――――――――――――――――――

    ――――――――――――――――――――――――――――――――――――

    这个反应很明显不是什么好的预兆,我的心里已经泄气了一般。

    这个人很明显就是朝比奈,就算她变成了男,那幅可的脸,闪光的大眼睛,那种浑散发出来的可气质和优雅温柔的说话方式。没错的,即使他的头发很短,但是他还是朝比奈。

    我有点恐惧,如果他的回答证实了我的猜测,那就意味着,他也不记得我了。那对我来说就好像是一块陨石直接砸在头顶一样的可怕,朝比奈学姐不再记得我的事什么的,无论如何我也无法接受!但是,无论如何,我还得问。

    所以我起我无力的体,慢慢开口问道:“朝比奈……学姐,‘阿虚’你认识?”

    “咦?虚子你……刚才叫我什么?”他歪着头问道。

    一瞬间,体的力量都被狠狠地吸走了,我用手扶住门,很勉强才支撑着体。朝比奈已经不记得我了,在古泉之后,是朝比奈吗?为什么会这样?心里的想法被证实,就犹如绝望堵住了大门,我感觉我是站在一个格斗场上,还没等我站直体,就被无的现实打败了。

    “哎?虚子,你怎么啦!”朝比奈……学长看到我的样子,急忙过来,不过他没有立即扶住我,而是忧郁了一会儿,恐怕是不知道要扶我体的哪个部分。我也不是不能理解,现在我是女生,而他是男生,手不知道往哪里伸也是可以理解的。

    不行,这不对!

    我又一次飞奔在走廊里,上课的铃声已经响起,就只有我一个人在教学楼里飞奔,对旁边教师的呵斥充耳不闻。

    凉宫,你要做到什么程度你才开心?把我们弄到这个世界,把我们改变别后又出去别人的记忆,到底你有什么目的?这样你真的开心了吗?不,不是。,难道你还有我不知道的计划?

    我心里多少都因为冲击感到无力,脚步也慢了下来。我知道我还有一个地方没有尝试过,我把那里留到现在,只是因为我明白,那里是希望最大的地方!

    没错,就是她。无论到了什么危机的况,她都先想到我们的安全,从两年前开始的所有时间她都无时无刻不在保护我们。之前消失的时候,她也把选择权让给了我,雪山的时候,在自己危机的况下还给我们留下了出去的线索,之前佐佐木的事件也是,就算自己出现那么严重的问题,还是用“没事”的接口试图让我们安心,同时还尽力保护我们的安全……

    她就是SOS团万能宇宙人人型介面――长门有希。

    “请问,长门同学在吗?”我在她的班级这样问道。

    “请稍等一下,”她的班主任对我说道,同时又对班里说道,“长门同学,你的朋友来找你了。”

    “啊,好的,我马上就过去哦。”一个声音回答到,虽然非常细弱,但是没有漏过我的耳朵,那是一个熟悉的女声音……哎?好像什么不对劲。

    在她出来之前到我看见她的时间内,时间就好像一下子扩张了几百倍,也就只有十几秒,但是我感觉像是几十分钟,奇怪的感觉伴随着我的思考,难以言喻的压抑感从背脊直冲脑髓,让我浑发颤。是什么呢?这个难以形容的不安!

    那个小的影出来了,穿着女子校服的是一个短发的文静女生,她纯净无暇的脸上是清净可的五官,一副小可的样子,上有难以形容的气质,眼睛里是……等一下!她竟然戴上了眼镜?

    “啊,虚子吗?”她的声音很小,小的甚至有些听不见。她推了推她的眼镜镜框,然后双手合起摆在大腿间,体缩成一团,然后以向上看的怯诺眼神看向我,即使是带着眼镜,也没能挡住眼睛里忧郁不安和羞涩的神。在这种眼神和动作下,我感觉到强烈的不安在冲击着我,我马上意识到,这个长门跟平常的那个长门不一样!

    “长门……同学”我轻声叫道。

    “恩……”她小声答道,声音里的胆怯配合那幅扭捏的姿态和小狗似的眼神反而让我觉得可又可怜。

    但是不对!这个不是平常的长门,虽然长相是那个样子,但是不对啊!这个长门反而有些像是……对了!是消失那次的文艺部里面的长门的感觉。不会,难道说长门她……

    “请问,你是宇宙人吗?”我也不顾什么了,直截了当的问出来,如果是那个长门的话,肯定会以沉默对待,然后以毫米为单位向我点头。然而――

    “啊,请问你是在说小说里的……”这个长门小小的躯体伴随着她的话慢慢来,她开始谈论到小说里的宇宙人形象,不对啊,我不是在问这个!

    ――――――――――――――――――――――――――――――――――――

    ――――――――――――――――――――――――――――――――――――

    “长门,等一下!”我立刻叫住了她,她的体立刻有反应,马上颤抖了一下然后又一次缩起体,双手捂住鼻子,露出好像被欺负了的小动物的神。这个动作让我的心脏感觉到一瞬间剧烈的震痛。

    “听着,”我扶住她的肩膀开始说道,“这个世界不是原本的世界,我和古泉和朝比奈学姐都被改变了别,这一些都是凉宫做的,不是吗?长门,你应该都知道的?一定是因为你在帮助所以我才没有失去记忆,对?现在是紧急况了,我需要你!请告诉我你还是那个长门!唔――!”

    刚说完这么长我就马上后悔了,我看到这个长门的眼角泪盈盈的样子,体很明显地发抖着,她正用恐惧和同两种神同时看着我。不要,长门,请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也许会因为无法承受而崩溃的!

    可恶!完了,这回才是完了!

    我全力量已经消失不见了,两年来的经验值竟然崩溃於一时。没有办法啊,对手是那个凉宫哦?是我们SOS团最伟大最重要的团长大人!想要与其做对手的人,无论是什么样的人都只有失败的下场。两年的时间已经验证了这个事实,现在终于轮到了我。

    凉宫,现在你满足了。先是古泉,然后是朝比奈,这一次竟然连长门也变成上一次的样子。,你大概内心里也清楚,如果想要实行你的计划,必须先想办法对付长门。现在恭喜你,你的计划成功了。那么你真正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把我们格或别改变,你到底要的是什么呢?,你的大脑里,究竟又在酝酿怎样的谋呢?

    可恶!

    我不得不又一次离开,告别长门要我去医务室的邀请。不过这个长门根本不是以前那个长门,难道说真正的长门在哪里留给了我信息?比如说活动室。但是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了,我马上就排除了这个可能,因为这一次没有消失,长门如果在的话根本也不用给我留消息,就会直接出来见我,连古泉和朝比奈都在,她不可能不在,那么刚才的长门就是被转换过了的长门,也就是长门(反串版)。

    相继古泉(女)和朝比奈(男)之后,长门(反串版)已经打碎了我的希望。接下来还有谁呢?还有什么我需要去做的事吗?还有什么我需要去见的人吗?当然有啊,还用问嘛?那个人当然是我们SOS团伟大的团长大人――

    凉宫

    她在哪里――如果我是这种问题都要问的笨蛋的话,我就对不起两年来的经验值以及SOS团所有相关人员的关了。教师里?不可能,要是凉宫认为我会以这样子的体去上课,那她才是个笨蛋。只可惜那家伙聪明的很,可能是我见过最有才能的家伙。在家里?不可能,从始至终我根本就不知道凉宫住在哪里,她随时都可能到我家来,但是我却不知道她的家在哪里。这个秘密可以说是SOS团七不可思议事件中的一件大事,其他六件是什么?你们自己去想。

    剩下的位置,不用说了?大家都知道了,所以请大家一起。

    SOS团活动室,原文艺部室。

    敲门也不必,直接走进去,理所当然的景象就出现在我面前。

    ―――――――――――――――――――――――――――――――――――――――

    ―――――――――――――――――――――――――――――――――――――――

    正对这门的,是那张团长专用桌子上,桌子上旁边摆着一个写着“团长”的黑色三角锥,而凉宫就正坐在长桌子的正中间,她盘着双腿,背对着我。

    “来了吗。”这是一句平稳的陈述句而并非疑问句,“等了好久呢。”

    我慢慢走到她的后,然后她就转过来,双腿翘成二郎腿正对着我做在书桌上。她的脸上洋溢出兴奋满点的笑容和十万福特的自信光芒,原本就漂亮的脸蛋现在看起来更是精神万分。

    ――――――――――――――――――――――――――――――――――――

    ――――――――――――――――――――――――――――――――――――

    “啊,我来了啊。还不都是你计划中的一部分。”我故意以讽刺的话说了出来。

    “恩,说话好刺耳呢,明明只是团员还那么臭!既然你知道我要做什么,那么我就默认为你已经许我那么做了?”她露出经典的小恶魔式的笑容这样问道。

    真是的,这个团长。明知故问,我完全不知道你要做什么,只知道你改变了我们的别或格,还故意在这里迎接我。我感觉自己就像被玩弄于鼓掌之中的小动物,其实有个形容更恰当。我现在就是一名新兵,等级只有1,2级的勇者,而面前的则是整个游戏里最大最可怕的魔王。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没有古泉策士的谋略,没有朝比奈白魔法师的治疗,更没有长门大明神的神力加持,我是完全不是大魔王的对手。而现在的我,就摆明了是洗好了子自己把自己拿出来当贡品供其享用了。嘴巴上是单兵赴会式英勇帅气的大挑战,实际上只不过是送羊入虎口。

    换句话说就是……哎呀哎呀,随你喜欢随便做。

    ――――――――――――――――――――――――――――――――

    ――――――――――――――――――――――――――――――――

    “嘻嘻。”笑的声音就跟把小孩子抓到得手了的巫婆一样,她笑起来也是诈的声音:“那么,虚子。就跟团长大人来一场壮烈的游戏。参加的人是全世界的人!游戏范围是整个宇宙!本团长可是不够闹不罢休的!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听明白了吗?虚子?”

    她开心的笑着,那是当她想出“好点子”时的定式表,而每当这个表出现时,我都知道我很快就要受累了。

    “我得先跟你说好!”从桌子上跳了下来,然后走到我面前抓住我的衣襟,“这次的游戏我可是玩大的!无论发生什么都绝对不许你退出!不然的话!”

    她闭上一只眼睛,伸出手指做出开枪的动作,于是用那句我已经听了绝对不下一万遍的话对我用那幅美丽的笑脸开心地说道――

    “不然的话,我就判你死刑!”

    ――――――――――――――――――――――――――――――――――――――

    ―――――――――――――――――――――――――――――――――――――――

    看着她那幅笑脸,不知道为什么我心中的沉重已经卸去了一半。

    哎呀哎呀,。我知道的,你不就是希望再多玩一下嘛?你的心里不也是为了SOS团着想的吗?我已经跟你在一起两年了,我们经过了那么多,我可以说对SOS团早以有了不下于你的感。既然想玩的话,直接说出来不就好了吗?团长大人啊,你说的话我有哪一次最后不是乖乖地陪你胡闹瞎闹么?你是我们SOS团的团长,团长命令是绝对的。换句话说,从一开始你就把一切定好了,我们――包括古泉朝比奈长门,都不得不遵从你的安排。

    哎呀哎呀,我不是只能接受你的“游戏”吗?

    那我还有什么选择?

    既然要玩,就彻彻底底地玩!!不玩到世界都闹起来,我也不罢休了!

    …………

    哎呀哎呀。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紫雨幽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