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紫雨幽蝶 正文 凉宫春日的反串03

    ( )    第三章:世界毁灭按钮

    在我们下车后,出租车便离开了,在我和古泉面前出现的两个人,分别地站在北高大门的前面左边和右边。

    左边的人,是一个清秀文静的女孩,全散发出一副沉着冷静的气氛,整个空间仿佛都为其存在的强烈存在感。平静的表是让人看到就能安心的样子。眼神里透出明晰的清澈,清净的脸上一头清秀的短发,上穿着水手服,一手还拿着一本黑色的砖块文库本。

    来,请跟我一起喊出她的名字――――

    ――――――――――――NAGATOYUKI――――――――――――――――――

    “―――――――――――长门有希!!――――――――――――――――”

    “…………”

    长门看见我后向我点了点头,眼神里是很容易让人明白的鼓励。她就是无论什么危险时刻都陪伴在我们边的超级大明神,表面上是凉宫的SOS团员的一名。真正的份是万能的宇宙人,被成为“宇宙统合思念体对人类什么什么对面”。她总是在危机中起到决定的作用,我们SOS团没有人对她抱其感谢心理的。只要有她在,我心里就安心了一半。

    右边的人,是一个可至极的女孩,全散发犹如天早晨的光芒一样,那是无论什么恶疾都能立刻治愈的光芒,可的脸上,大大的眼睛正露出坚定的神。即使是水手服也无法掩盖的突出材,现在正拔地站直。她左手放在腰间,右手垂下来,小小的拳头握了起来,似乎要表现出她坚定的意志。

    好,请大家跟我一起喊出她的名字――――

    ――――――――――――ASAHINAMIKURU――――――――――――――――

    “―――――――――――朝比奈实玖琉!!―――――――――――――――”

    “呵呵,阿虚。”

    朝比奈学姐看到后马上就露出让人觉得全都软下来的治愈光芒笑容,甜蜜的叫声,就算仍然叫的不是本名也完全无所谓了。以的说法,她是SOS团“吉祥物”一样的存在,实际上也是SOS团团内女仆的角色,是唯一治愈我疲惫心的伟大存在。实际份是从未来来的人,也就是未来人。但是似乎从未来带来的就只有泡茶的能力,事实上,只要这样,我就已经觉得很好了,只要有她在,我的心里就安心了一半。

    总之,我现在并没什么可担心的。

    “那我呢?我的存在没能让您安心吗?”古泉把脸凑过来笑着问道。

    脸太近了!快点离开!没的你分!――虽然想这么说,但是这小子过去在危机的时候也不是没起过作用,而且那为副团长的发誓,多少也让我觉得安心不少。算啦,给你1%也行。

    “呵呵,”古泉潇洒地撩起自己的发梢,慢慢地说道,“这可真是荣幸至极。”

    “阿虚,”未来人女仆马上就向我跑了过来,宇宙人跟在她后。“阿虚,你还好吗?有看到‘那个’吗?”

    那个,是说没神人的闭锁空间?啊,看到了啊。没有神人的空间,还多少有些寂寞呢。神人偶尔偷懒看来相当麻烦呢,虽然也不难想象得到了有给休假,不必进行必定被消灭的角色扮演的愉悦,但我们这边麻烦可大了。等一下,话说回来,难道古泉你已经带朝比奈学姐看到了吗?

    “呵呵,”古泉苦笑着,“因为比起长时间的解说,亲眼看肯定要更快。而且朝比奈学姐凌晨就发现了异变,然后马上就联络我了。跟某个无论何时什么状况都不马上联络我的某个人不一样呢。啊,抱歉,我不是在批评你,可千万别生气。”

    “阿虚,不是的,是我影要求古泉同学带我去的。”

    我知道的啦,量古泉你也不敢随便拉朝比奈学姐半夜三更到灰色的奇怪空间去。

    “实际上,发现TPDD无法使用后,我马上就觉得事不太对劲,然后就跟古泉同学联络了,”朝比奈学姐楚楚可怜地解释着,“因为以前也发生过类似的况,所以这一次我没有那么慌张……而且,长门同学也一起来闭锁空间了。”

    什么?连长门都进去了那个灰色空间?这可真是稀奇的景象,长门竟然会对创造的那个无聊空间有兴趣?这是在太稀奇了。

    “……因为是紧急事态。”长门一张口就只有1秒的话,然后短短的沉默后继续说道,“况与以往不同,咨询改变状态的幅度比以前平稳了很多。在经过统合思念体的资料分析后,觉得是紧急事态,要我亲自去调查。”

    连长门的上司都说是紧急状态了,看来事真的麻烦了。

    “那么,长门,有什么线索吗?”我问道。

    “目前的线索不够得出具体结论,”长门静静地说道,“统合思念体对闭锁空间的消灭与否持中立态度,事实上,一致结论认为世界不会被毁灭,因为咨询得出凉宫这与凉宫的思想不符合。具体的行动还要看事件流向。”

    是这样啊,看来还是束手无策的状态吗?

    “关于凉宫同学的意识,”古泉解说道,“机关一致认为凉宫同学仍然不希望这个世界被毁灭,因为很多迹象表明凉宫同学喜欢现在的世界。但是闭锁空间的持续扩大,又表明了事件即将发生。这一次的讨论,我希望得出一个好的结论,大致分为两种可能。”

    所有人的视线集中在古泉的上,古泉犹如演讲员一般摆起双手,同时一只手竖起食指说道:“第一,能够制止事件发生,在新的未知事件发生前消灭闭锁空间。如果能这样就结束,那就再好不过了。”随后他又同时竖起中指与食指,“当然想要会失败的可能,第二,能够有办法解决新的事件,因为新的事件必然满足凉宫同学的愿望,世界就可以恢复原状。可以的话,我并不希望冒这个险。但是无论哪一种,我们都必须先找出凉宫同学的目的所在。”

    所有人都点了点头(除了长门是一如既往地无表,无动作)后,古泉以微笑的表,却用严肃的口气地吐出以下的话:“这一次说不好是SOS团有史以来最大的事件。还请大家都努力,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古泉看向我的方向,长门和朝比奈学姐也看了过来。

    哎呀哎呀,果然还要让我来嘛。

    ――――――――――――――――――――――――――――――――――――――

    现在时间,早上7点,结束时间,午夜零时,倒计时还有17小时。

    ――――――――――――――――――――――――――――――――――――――

    “喂,。”

    “什么事?”

    “。”

    “什么呀?”

    “那个,。”

    “所以说,到底有什么事啊?”

    的回话让我有点不知所措,虽然我知道现在是分秒必争的紧急时间,但是就算这样我也一时不知道究竟该问什么好。如果问“你为什么又要用闭锁空间把世界毁灭”这种话的话,恐怕立刻就会被一拳直接送到地狱的最低层去。

    “那个,你最近是不是觉得特无聊啊?”楞了好久,我这么问道。

    马上就用看奇怪的精神病人的眼神看着我,然后还用手摸了摸我的头,又摸了摸自己的头,之后挑起嘴角说道:“你没问题?37度5,很正常啊。”

    你是电子体温计吗?现在有问题的可不是我啊,我也不想问这个问题啊。

    “不是的,我的意思是说,你现在有没有什么想做的事啊?因为啊,你看,,最近不是很无聊嘛?有没有什么活动计划什么的?做为SOS团员我偶尔也该问一问嘛。”

    “腾”地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双眼瞪的大大的,一副惊讶十足的样子:“阿虚,你怎么啦?我是不是应该赶紧打紧急电话求救?我做梦都没想过你会对SOS的事那么主动哦!你不是没睡醒?这么一说,你还真的有黑眼圈了。”

    别乱说啦,你这家伙,快坐下来!

    随即又挑起嘴角邪恶地笑起来,犹如RPG魔王一样地盘腿坐在椅子上,还翘起了凳子对我说道:“笨蛋阿虚,你也不想想,本团长大人的计划怎么可能让你这种最低级的SOS团打杂那么快就了解呢?不过,多少有了对团内计划的积极和自觉也还算不错嘛。看来最近应该给你点奖励了。”

    如果是“高级打杂”的红色袖章我不要。

    “噢噢,变聪明了嘛,阿虚。”一副讽刺的语气笑着说道。

    简单的说,的心看起来完全没那么差。

    为什么闭锁空间会极速扩大?明明并不是心那么坏的,而且看样子要打听到计划并不容易。

    “没什么计划,也不是完全没有,反正现在还是半吊子的想法。反正等我想出来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你啦。阿虚,还不快谢谢我给你这么正经的回答。”盯着我说道。

    说到这,班主任冈部走了进来,上课就要开始了,我和也都坐好。

    看来事不那么容易,不过说回来,我还是第一次这么心地想赶快知道的计划,以前的话,我肯定我自己一点儿也不原意听。哎呀哎呀,这真是大讽刺!

    为了争取时间,我可不能只上课什么都不做只是发愣。上课时,我扯下笔记本的一页,写了一行字,然后递给

    ――――――――――――――――――――――――――――――――――――

    ,下课的时候可以跟我聊聊SOS团的近计划吗?――阿虚

    ――――――――――――――――――――――――――――――――――――

    以防被“打扰上课”的理由拒绝,我迂回攻击,准备下课时想办法打听出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结果递给后,首先是一阵死一般的沉默,然后就是凳子传来猛地一震。原来对着我的凳子踢了一脚,然后在字条上写了另一行字,交给了我。

    ――――――――――――――――――――――――――――――――――――

    我什么时候跟你那么亲密了笨蛋阿虚!要叫我“团长大人”,你这个打杂的!还有,不准再给我写回复,好好上课!不然等着你的就是地狱的练习册!其他的事其他时候再说!

    ―――――――――――――――――――――――――――――――――――――

    竟然一下子就被拒绝了,可恶的,竟然一下子就拒绝了我的提议,一瞬间打碎了我的“课间与团长谈心以得到秘密报”的完美计划。再说,平常叫你都没事,干嘛传信息的时候就非得叫“团长大人”啊?

    没办法,我只能等到下课。

    结果让人觉得糟糕透顶的是,一下课就马上向教师外跑去。当我叫住她的时候,她就立刻说道:“我出去一下,有急事,阿虚不准跟过来!”

    几次我叫住她,但是她都没有理我。

    结果我就这样无功而返,一直到了中午。

    “呵呵,真让人头痛。”古泉皱着眉头,双手向上推着,这样向我说道。

    现在我们在教学楼的顶楼上,宇宙人未来人超能力少年都集合在这里了。这是许久未逢的除以外的全员集合了。

    没办法啊,就是哪个样子,自己做事时从来不管别人的意见。中午一放学也不管我有事找她,直接向食堂奔去,以一句“其他事放学后再说,现在吃饭最要紧”的话就把我打法走了,看来这个中午也没有进展。古泉,不要太怨我啊。

    “呵呵,我明白的。”古泉依旧苦笑着,对面前的我,还有同样在这里的长门和朝比奈学姐说道,“如果有办法预测凉宫同学的行为和目的话,也不用这么辛苦了。而且,现在机关的进度,老实说一筹莫展,不仅如此,其实事还在向更加糟糕的况发展。”

    还能更糟糕吗?到底怎么回事?

    “那个东西,扩张的速度变快了。”古泉静静地说道。

    什么?变快了?

    “是的,从早上8点开始,每过一个小时,就加快一半的速度。以这个规律推算,今天下午6点左右,世界就会被闭锁空间覆盖。可能已经无法阻止了,事非常紧急。你知道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吗?”

    ――――――――――――――――――――――――――――――――――――――

    现在时间,中午12点30分,结束时间,预计倒计时还有7小时。

    ――――――――――――――――――――――――――――――――――――――

    ……发生了什么吗?看起来一直是那个样子,但是我并没有发现什么。无论如何,我只能祈祷,闭锁空间加速扩大千万不要是我的原因。

    “长门那边呢?有什么进展吗?”我转问到小的文库少女。

    “……目前推定世界即将被进行大规模的咨询改造,时间所剩无几,统合思念体决定不进行任何控制,持续保持中立。因为闭锁空间的扩张对宇宙整体来说没有特殊影响,而且经过认证这个世界不会就完全消失,所以不值得动手。目前我们仍然在观察……引发庞大规模改造的人,是――”

    “是?”我打断长门的解说说道,实在没有别人了。

    “……”长门点了点头,又用她清动的琥珀质地双眼看向我,语气坚定地说:“如果到了紧急况,我会强行进行破坏的咨询作,以保护你们和凉宫的有机生命与精神上的存在。”

    也就是说,就算世界毁灭了,你仍然会救我们对?这还真是非常让人感激与感动的话语啊长门。但是,不是还有一个人需要包括在内吗?

    “……”长门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同时尽力保持自的机体存在。”

    我得到了满意的答复。长门,去年的佐佐木事件经过后,我想你也了解到对于我们来说,你究竟是如何重要的存在了。

    “那个,阿虚……”美丽无比可动人的未来人小姐,在一边拉住我的衣角,“阿虚,对不起,我完全不知道我能帮上什么忙。但是只要有需要的话,无论什么事都好。只要需要我就请叫我好吗?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想帮助你的,好吗?”

    未来人闪动的美丽双眸里,放出让人从心底里觉得温暖的温柔。朝比奈学姐,只要你能在我边,就已经是非常大的帮助了。还有就是无论何时,就算我只是个普通人,我也都想保护你,如果真的要帮忙的话,就请继续在我后给我声援!

    “好的!我会加油的!”朝比奈学姐甜甜地笑着,眼睛里闪着光芒,握紧了双拳。只是那幅可的样子就够治愈的了,我真想立刻抱住这个可的学姐!

    “事有些紧急,今天下午如果仍然不能从凉宫同学那儿得到什么信息的话,那机会就只有最后的放学后在SOS团活动室的时间了。”古泉反常地以一副副团长的口气严肃地说道,“如果我们不能抓住那最后一次机会,就必须做好心理准备了。没有人知道什么发生,如果是最糟糕的BADENDING的话――那我也只能说抱歉了。”

    说完,他还滑稽地推了推手,露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好,我尽力看看,哎呀哎呀。

    果然与古泉说的差不多,整个下午,我都能明显地感觉到的拒绝气氛。仿佛有某种小宇宙从她上发出,其气息明摆着告诉我“团长的决定是铁的,不要过问,问了也没有用。”

    结果我就只能等到放学后到SOS团活动室集合。

    当所有人都集中之后,SOS团活动室内就开始了一如往常的行动。

    长门坐在角落的椅子里读今天早上看到的那本黑色砖块文库本,就算是长门,那种夸张的犹如正方形的本子也要花上几天的时间读完?朝比奈学姐还是穿着那女仆服装,进行端茶递水的工作。古泉则拿出了跳棋,激战正在激烈进行中,战斗的结果已经基本可以预知了。至于凉宫呢,也没什么,还是老样子,坐在电脑前,看着SOS团的主页,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这样祥和的生活真好呀………………

    ………………………………

    真好个大头鬼啊!

    喂!现在显然不是放松的时间?

    可恶,世界都要完蛋了,我还在这里下什么跳棋?只要拆掉古泉蓝色子的连接,再构成自己后面连接胜利只是早晚的事,所以说这种输赢根本没有意义。要是时间就这么过去了,一切就都完了,眼看现在已经五点过半了。还是一点儿“有话想说”的样子都没有。

    我注意到来自宇宙人未来人超能力者的眼神,然后我决定开始最后的大决战。

    ――――――――――――――――――――――――――――――――――――

    现在时间,下午5点30分,结束时间,预计倒计时还有不到1小时。

    ―――――――――――――――――――――――――――――――――――――

    “那个,!”我突然站起来喊道,也同时直起子,好像被我吓了一跳地睁大了眼睛,算了,无所谓了,后悔什么的已经来不及了,走到哪里算哪里!

    “什,什么?”先是惊讶地问道,然后又马上补充道,“干嘛啊,突然大叫,吓死人了。”

    此时旁的古泉,长门还有朝比奈学姐都沉默着,停下手中的工作,整个活动室内一片让人难受的寂静气氛。

    “我说啊,”我这样开头了,“,你最近有什么想做的活动么?比如说让SOS团全员进行‘反串’游戏什么的,再让全校的人参加――”

    唔!我一说出来,就感觉到边有三道,不,是四道威力强大的目光向我直过来。糟糕了!我已经后悔了,我似乎按下了可怕的按钮!

    “唔……”马上一脸如五味杂陈的复杂表,然后眉头紧锁,突然说道,“你说什么啊?我不知道!”

    然后马上就拿起自己的书包,然后大声宣布:“今天的SOS团活动就到这里,解散了!”然后就“啪!”地一声打开门,扬长地走了出去,又“啪!”地一声关上活动室的大门。

    空气犹如零下千度,连火焰都能结成冰的感觉。

    “…………哎呀。”古泉叹了口气,然后摇了摇头,摆了摆手,什么都没说。

    “……阿虚……”朝比奈用担心的眼神看着我,一副可怜的样子,啊啊啊,对不起,朝比奈学姐!

    “……”长门的眼睛里出的是让人想往地底钻进去的责备光线,就在我被这光芒瞬间击败的一瞬间,长门也合上了重重的文库本,那仿佛一切希望的大门都被紧紧关闭的巨响,让我觉得一切都完了。

    完了,GAMEOVER了。

    难道,一切就到此为止了吗?

    “看来,就这样了。”古泉依然能露出微笑,他拿起了他的书包,轻轻地说道,“非常开心能认识你们,还度过了这么开心的两年。但是也许没有以后了,谁知道呢?”

    他一边打开门,走之前回头对我微笑着说道:“没关系的,虽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说不好还有见面的一天,那么,我也得走了,我得跟机关的人们聊一聊接下来的决策。那么,再见了。”说完,他就离开了屋子,静静关上了门。

    “阿虚……”朝比奈学姐叫着我的名字,眼泪从她白皙的脸蛋上滑落,“对不起,我什么都没能帮上忙……对不起……”

    我无法停止她的哭泣,也难以安慰她,如果有人要说对不起的话,那个人不是,也不是你,而是我才对。对不起,朝比奈学姐,我失败了。

    “呜呜……”朝比奈学姐继续哭着,“为什么我什么都帮不上呢……呜呜,如果有下一次的话,我一定……呜呜”

    我让她靠在我的前,我只能抚mo着她的头来安慰她,我感觉我的腔也被难过充斥着。

    长门站了起来,然后静静地看着我。

    “……”

    抱歉,长门。

    “没事。”长门好像看出我在想什么一样的说道,“紧急况到来时,我会保证你们所有人的安全。”

    “但是啊,长门,连你上司都不管。你从中插手的话没事吗?”我突然问到。

    “没事,紧急手段而已,紧急时候才用。”长门这样用没人能理解的方式解释道,然后她又缓缓重复道,“没事。”

    ……既然长门都那么说了,那我就只能相信她了。

    之后我们就解散了,之后的时间里,我都不记得自己都做了什么。跟妹妹玩,跟父母聊天,给朋友打电话。还有什么?我也不知道,我的意识有些朦胧。谁知道世界什么时候就会突然消失不见,还是爆炸掉?

    当我全疲劳不能控制的时候,我的睡到在上,然后,我的面前就一片漆黑,那漆黑仿佛来自谁的呼唤,仿佛要把我叫到另外一个世界,然后,我的意识就消失了。

    当然了,我对第二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希望,完全是等于0。

    ―――――――――――――――――――――――――――――――――――――

    时间倒计时结束,解除闭锁空间失败。强行进入异常分支――――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紫雨幽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