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紫雨幽蝶 正文 第六十三章

    ( )    于是,这些幽灵当真齐聚一堂了,那画面真是说多怪异便有多怪异。他们生前有

    以重金劈开权力之路的商;有榨取民脂、作威作福的贪官;有貌似杀人不眨眼

    的山大王,却自许是劫富济贫的侠士;亦有看似德高望重之住持,实为装神弄鬼,

    发佛祖财之神棍…

    他们各自带了些信赖的心腹,每个背后都彷?满怀故事,甚至不乏看来凶神恶煞

    之徒。带有死之气息的亡者本会令活人颤抖,但在这亡灵群聚、生人勿近的氛围

    里,最惹眼的却是那个看起来最年幼,貌似手无?鸡之力的官家千金。正值二八

    之龄,芳华正盛,怎么看,都无法将她与“致命武器”之类的字眼连在一起。但

    若知晓前因后果者,必能同意,她无疑是此间最危险的存在。

    此刻,这危险的姑娘环视眼前这群幽灵,带著像是已等了他们许久,终于见到了

    似的开心笑容,完全无视于他们之间的尴尬气氛与无限疑猜。

    “欢迎各位,虽然已说过很多次了,但我还得再说一次,欢迎你们加入白玉楼。

    以往已发生过许多事,但真正有趣的事,现在才正要开始。要完成我们的图画,

    最关键的要素已经齐聚了,未来规模或许会越发庞大,但基本结构是不会变了。

    请各位有此自觉:此刻在这里的你们,已是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只要你们发挥

    出各自独特之价值,必能在某些时刻发挥撼动历史的力量。这一点非常重要,请

    务必时常牢记在心。”

    话说得很玄,好像在鼓励,又好像不只这一层意思。当幽灵们各自揣摩著她话语

    的含意时,幽华又说:“既然条件已齐备,也意味著白玉楼的全新阶段到来。在

    今天之后,我将退出决策圈,不会再主导或干涉任何白玉楼决策的订定。这也就

    意味著…”

    她不理会幽灵们爆出的惊呼声,续道:“…从今以后,白玉楼下一步该怎么走,

    由你们共同决定。你们去自主调查认为有必要摘除的对象、经过反覆讨论,一致

    通过之后,再告诉我结论就好。我同意的话,就会照著你们的决策作。换言之,

    如果你们不想作,也大可像没事般一天混过一天,我是绝对不会催促你们的。”

    她说完,室内一阵长长的静默。

    “太…太突然了。”空寂勉强开口说话:“一直以来,我们都是遵循您的命令

    而动,现在突然要我们自己去拟定未来的方向,甚至于决定要拔除的对象…?但

    除了您之外,谁有资格去主导这整件事呢?从一开始,这一切就是来自于您的

    发想,而能代替您去决定下一步该怎么走的人…根本就不存在。”

    “来自我的发想是没错,但说没有能代替我的人,你未免把自己看得太低了喔,

    空寂大师。”幽华说:“若只论随意的想法,自然每个人都不相同。但若说的是

    白玉楼的运作模式,我们已运行过那么多次了,我是如何决定对象的,你能说你

    一点都猜不到吗?我的选择是完全不带感的,而决定的过程并不那么复杂。

    就只是根据你们给的资料,挑选一个看起来合理的对象进行抹消,观其影响后,

    再决定下一步。而这种事,我认为并不是只有我能作到的。”

    “虽然之前是完全依我的命令行事,但你难道完全没有犹豫过,没想过我也可能

    犯错了,没有想过如果怎么作的话会更好吗?不只空寂,你们这些跟我这么久的

    幽灵们,多多少少都会想过类似的事。”

    她盯著与自己熟稔的幽灵们,而他们确实没有反驳。白玉楼向来不好马文化,

    所以没有幽灵在此时冲出来大喊类似“幽华小姐真神人也,永远不会犯错”这类

    无意义的吹捧,那只会触到幽华的逆鳞而已。而且幽华向来就喜欢跟他们争执,

    他们思考,若想出比她更好的点子时也会不吝大声赞赏,并加以采纳。白玉楼

    的幽灵们都很喜欢被幽华夸赞,因此若说没有想过这些,是不可能的。

    “其实我也思索过,我的计算不一定适合现状,也就是有很多错误,所以请别把

    我想成绝不会犯错的人。刚开始必须先确立风格,我的独断作为便是?砖引玉的

    那块砖头,你们之中有许多已与我合作久,所以我不用担心交给你们后白玉楼

    会失了原本的面貌。我甚至期待有让我惊?的成果,若是你们的话,确实是可能

    作得到的。”

    “但是…您真要这么突然地撤手吗?即使有如此想法,何不稍微再带我们一下,

    待一切步上轨道之后,再慢慢地让出权力,这应是更稳当的作法。”

    “空寂大师,我很清楚我的个呀。即使再带多久也没有意义的。”幽华苦笑:

    “因为我太固执了。如果参与了讨论,就忍不住会干涉,然后就顺势把结论导到

    我最喜欢的那个答案。于是很可能大家忙了半天却还是毫无改变,停在由我主导

    一切的老路上。那样不思长进是很悲哀的啊。”

    “就算退出了决策圈,也不代表我就此沈默了。我说过我只会在‘同意’的

    下才会实现你们的决策,而不够好的东西是无法让我同意的喔。若说服不了我,

    也是会被我打回的,我自会明言我认为不够好的原因,那就看看谁能说服谁了。”

    “我们的合作从未改变,只是换个形式而已,你们仍会是我最重要的后盾,甚至

    可说是比以前更重要了些,因为今后只有当你们合作而成的心血有了足以命令我

    的价值,我才会有所行动。我再强调一次,请各位正视自己的独特,努力发挥,

    便可能拥有撼动历史的力量。机会已平均地握在你们手中了。”

    “言尽于此了。我很期待大家的成果喔。那么,祝各位好运。”

    幽华说完就转离开了,留下一群面面相觑的幽灵们。

    ***

    “她到底在想什么啊?…那个死神小姐…”

    恶人帮的代表们议论纷纷。

    --只是引我们表态吗…?不,看那些幽灵的反应不像是作假的。他们好像认为

    她是认真的,而真的慌了似的…

    众口纷?中,左大臣沈吟著。

    “那些自命不凡的旧白玉楼势力一定会联合起来排挤我们的啊!如果她自己又不

    再出面主持…那我们也无法做任何事!”

    “虽然她话说得好听,但不用当真啦。漂亮话谁都会说,但真正有价值的话往往

    是无法上达天听的。我们大概顺势跟著敷衍一下,犯不著跟他们认真啦…”

    --这样的说法也有道理,对于那种太过理想的说词,如此去解读也是合理的。

    但,那小姐向来也不太正常呢。用习惯的模式去解读她的行动真的好吗?…

    “…软弱的抱怨就少讲。”左大臣说:“你们说这是陷阱,不予理会为上策,

    我倒觉得这也可能是个绝佳的机会呢。若要一击逆转我们的处境,不会有比这个

    更好的赌注了。”

    “您的意思是?”

    “绝大多数讲这种话的人都不会当真,这我也同意。但万一真被我们遇上,如果

    她本人果真如她所说的那样,期待一个转变;我们想应对就得拿出东西来,足以

    让她眼睛一亮的东西,那并不是很难的事。”

    “能让她眼睛一亮的东西?”

    “就是整个白玉楼计画到底有何问题,又该怎么解决?死神小姐为了得到答案,

    已经费了许多心力,也冒过风险,不但同意我们的要求,现在甚至开口说只要有

    够好的提案,她愿意放弃决策的权力。要说她对我们毫无期待,我实在很难接受。

    如果猜测无误,这将会是个巩固我方势力的绝佳机会。”

    “…您难道是想要…但那从来也不会有好下场的。姑且不论死神小姐本人,光是

    在她旁的那些幽灵,他们根本不会懂,更听不下去的。只要察觉到我们有任何

    动静,就会急忙把我们斗垮…”

    “我们不需要去跟谁硬碰。若她是当真的,自然会给我们机会,只要能一举让她

    惊?,今后便大有可为。虽无法预料这机会将在何时出现,但若是轻轻放过了,

    未来很可能懊悔不已。所以我只是说必须先准备著,当成是被骗也好,试试看。

    反正没别的事忙,这么做是有好没坏的。”

    “那么就请各位想想,那些太过天真的作为,在我们看来自然是破?百出的,

    但我要的是轻、重、缓、急,把问题简洁条列出来,然后提对策。我不想听琐碎

    的抱怨或无聊的议论,要的是可行的、重要的、能一举从根部撼动白玉楼这棵树

    的想法。我们能画出越大的饼,就可能得到越好的东西。”

    --…把权力让给更懂得该如何使用的人…她真能有这等气度吗?虽然我是早已对

    此不抱期待了…

    --但若果真如此…那不是有趣得很吗?

    ***

    辰巳闷闷地看著夕阳。

    “又不想干了吗?”若葵冷不防地从后面说。

    “正好呢。我也觉得她把一切弄得好复杂,我都听不懂。之前那样不是很好吗?

    拐这么多个弯真的不会出问题吗?我是觉得听起来就行不通,才不想费这种无谓

    的工夫呢。若你不想干的话就太好了,我们赶紧跟她说一说,请她另请高明。”

    “我何时说我要放弃了?别把自己的想法牵到别人头上。你自己想放弃,跟我有

    什么关系?”辰巳突然生气了。

    “这一点变化难道就吓得到我吗?跟随她这么久的我们难道会输给那些险的?

    伙吗?幽华小姐已经拜托我,要我守护白玉楼的根基,现在你竟然叫我逃跑?要

    是这么怕麻烦,这件事你就别管了!但我是会继续做下去的!”

    “何必这么凶呢?我知道了就是啦…”若葵吐吐舌头,又想起幽华对她讲过的话。

    “你们一回来就面临这么剧烈的改变,会不会觉得很辛苦呢?”

    “你向来是两人中比较柔软的,有智慧的,不管况怎么变也能找到适应之道,

    所以我不担心你。反倒是辰巳,他比较喜欢用他熟悉的方式做事,不习惯改变,

    面临新的局面可能会感到很挫折…”

    “能否请你适当地激励他呢?无论如何我都需要你们两位齐心合力。而想带动他

    的力量,就只有你做得到啊。”

    --这种事,就算你不开口我也会做呀。这么慎重其事地拜托我,反而会让我觉得

    压力很大呢…

    若葵看著辰巳气鼓鼓的背影。不管时间怎么变,这男人在她面前总是这么单纯。

    绝不示弱,绝不投降,永远不说做不到。

    --无论如何,这样就暂时没问题了。她想。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紫雨幽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