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紫雨幽蝶 正文 第六十章

    ( )    当晚,白玉楼来了一个出乎意外的访客。

    “你…为何…”空寂和尚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站在面前的竟是现今最大的对头,前左大臣大人。旁边还跟著秋草妹妹,看起来

    很不乐意的样子。

    空寂周围的幽灵们也动著,除了惊讶外,也不乏蠢蠢动,摩拳擦掌的氛围。

    “我找您,是因为相信大师您是白玉楼中少数聪明识大体的人,而非一见面就会

    找人厮打的莽汉。”前左大臣大人说:“因此,这件事只能请您帮忙。”

    “什么事?”

    “我有要事想找幽华小姐相商。请您帮我引见好吗,就是现在。”

    ***

    已经多久没这么近的会面呢?但感觉仍与当初第一次与她见面的印象相差不远。

    即使在此刻,她理应遭到严厉的内外交,左大臣大人依旧无法从幽华脸上看到

    一丝困顿的神色。似乎连觉都睡得满安稳,气色好得令人咬牙切齿。

    “果真是稀客,您说有重要的事跟我谈,请问是什么事呢?”幽华问。

    “我想问问您,对于我们有什么看法。”

    “是指你们造成的事件?还是你们本呢?”

    “可能的话,都谈谈如何?”

    “如果是事件的话,感觉就像坏孩子的恶作剧。”幽华微笑:“但是白玉楼向

    来也不缺坏孩子,所以即使稍微令人感到头痛,也必须忍耐呢…”

    “喔?”

    “至于你们的话…我从不抱持任何看法。若真要说,就像我对白玉楼的每个成员

    都说过的:你们来到我家,就是‘我的幽灵’。不管好的坏的都算我的。就像是

    这种感觉。”

    “真有趣…所以您不把我们当敌人?”

    “当敌人没什么意思。又累又没好处,能让我烦心的事已经够多了。”

    “但我们可快要把您扳倒了喔。”

    “扳倒了我,又怎么样呢?如果那真的会让你们开心,就尽管那么作。反正至

    不济,这个地方整个让给你们也没关系,天下之大,我自然找得到地方可以待。”

    “不…所以,即使任我们任意妄为都无所谓吗?”

    “我说过了,我的地方,就是我所属的幽灵的地方。既然是自己的地方,你们

    把这里弄得乌烟瘴气不适合待也由得你们,我走了,你们可以自己去想办法去跟

    京城的首领们交涉,看看有没有办法确保住自己的一席之地,我祝你们好运。”

    “不。”

    “…但若想对现界的任何一个人类作祟,尽管试试,我可以先告诉您结果,那是

    必定不会成功的。而且后果会很惨。因为那是我的幽灵唯一不可触犯的忌。”

    “那么,您可曾想过,也许无须那么麻烦,如果今之事件能被解决又如何呢?

    您愿意用多少代价去换?”

    “如果只是‘事件’的话,我什么代价都不愿意付,因为不值得。”

    “喔?”

    “只要是聪明人,想制造出多少次事件都可以。每惹出一个事件就来跟我要一次

    东西,我有多少可以给?”幽华拂拂袖子,拍拍口。“您也看得出我无长物,

    有的只有一颗心。要给的话,也只有这个可以给。”

    “心…?”

    “谁为我著想,我就为谁著想。谁帮我的忙,我就帮谁的忙。大家互相。”幽华

    说:“所以,如果只是‘解决事件’的话,对我而言一文不值。但如果是‘人’

    的话,我就愿意付出相当的代价去换取。”

    “那么,如果是我这个人,又如何呢?您愿意花多少代价,换取我的忠诚以对?”

    “如果是您所提,价钱自然是由您开了。”

    “我想听听您的想法。”

    “那是不可能的。”

    “无法估量我的价值?还是我在您心中不值分文?”

    “这与我们正讨论的话题无关,现在重点应该是,您提出您想要的价钱,然后

    我回答您我愿不愿意给,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还该给什么答案。”

    “我只怕我开的价太高,超出了您的能力所及,让您感到难堪呢。”

    “如果商品被标了过高的价钱以致滞销,该感到难堪的是路过的买家,还是负责

    卖东西的店家呢?”幽华轻轻地顶回去。

    “那么,我想要我的女儿恢复她在宫中曾有的地位,并且再也没人敢对她暗地里

    动什么手脚,这难道您也作得到吗?”

    “让我想想…”

    幽华闭起眼睛,室内一时沈默。

    “…不行,这代价过高,我作不到。”她断然说。

    “果然如此吗?”左大臣大人起道:“那么,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说代价过高,是因为您女儿已经跌到了较不利的地位,如果要重攀高位就必须

    挤下已在其位的其他人。但那人可能付出一辈子的努力才爬到那位子,要我漠视

    这一切去帮您女儿,恕难从命,就连白玉楼的幽灵都无法对我这样要求。”

    左大臣转走。

    “…不过,如果要求只是让您女儿保住现有的地位,让她目前的政敌别对她出手,

    这样的代价我就可以接受。”

    左大臣停下了脚步。

    “她现在的沦落,多少与您生前的恶业有些关系,但只要她不要毫无自知之明地

    主动犯人,安分守己地待在现在的位置上,我就可以考虑让别人也别去犯她。也

    就是说,在她是无害的前提下,我愿意帮您切断恶业,使其不再继续报应在您女

    儿上,让她至少能够维持住现在的生活,能让她跌下来的,只有她自己而已。

    这样的条件又如何呢?”

    “…您果真作得到吗?”虽然极力强忍,左大臣的声音仍微微发颤了。

    “这个…就得看您值不值得让我这么做了喔。”

    左大臣大人干笑几声。

    “那么…如果其他幽灵也对您提出类似的要求…”

    “比照办理。”

    “我?解了…既然如此,从此刻开始我不再与您为敌。至少直到我俩的约定无效

    为止…您最好祈祷我女儿长命百岁。”

    “必要的话,甚至可以让你们两人见面喔。”

    “即使是在梦中,是吗?”左大臣大人嘿嘿笑道:“算了,也好,与您为敌实在

    太累了…以前为了让事往期望的方向进行,我什么手段也用过,却仍输您一筹,

    只因您是一个连‘天真无邪’也能做为武器来利用的人啊,我实在甘拜下风。”

    “您在说什么呢?”

    “您的武器就还给您。”左大臣大人拍拍秋草的肩膀。“别那样看我嘛,这样

    也许更好,因为是你教会了我什么是更重要的事啊。”

    “但…但是?还给她是什么意思?你答应过我不赶我走的…”

    “不是赶你走啊,只是请你暂时在安全的地方待一下,好吗?”左大臣大人说:

    “幽华小姐,那做为见面礼,让我表演个余兴节目如何?只要三天就够了,我会

    解决所有的混乱,让他们全体向您输诚。”

    空寂与紫音面面相觑,连嘴巴都合不拢了。

    “…那么,”幽华微笑道:“欢迎加入白玉楼。”

    ***

    “山绵延千里,?之,不能平也。

    海深达万寻,勺之,不可干也。

    恶变幻无方,律之,无法阻也。

    以?之正义为名,

    吾等齐聚于白玉楼的旗帜下。”

    多年以后,一个幽灵以如诗的口吻,追述那段往事。

    那是一段疯狂而清醒的梦境,如烈的回忆。

    ***

    在与幽华订定契约之后,左大臣大人回去,开始变他所谓的“戏法”。

    从他与秋草小妹消失近一周时便引起恶人帮内诸多猜测,之后更令人惊讶的消息

    不断传来:他们的首领甫现,便与那个恶魔死神小姐密谈许久。密谈内容为何?

    又为何挑在如此敏感的时间点?谣言,如野火般传开。

    在有心无意地弄下,谣传越发骇人听闻。有传说幽华小姐终于对恶人帮的首领

    下了最后通牒,再不投降就全体?灭;也有传言说,其实左大臣大人早已暗中与

    幽华小姐交易了许久,只待最后来个大背叛;而秋草小妹的间谍说亦再次抬头…

    各种说法,大致上总也脱不了一个核心:“恶人帮全体的?灭”。虽然这是早已

    能意料的最坏况,他们也一直如念经似地大声疾呼:“即使魂飞魄散也好,总

    比一直困在这鬼地方来得强,反正我们已没什么能失去了!”

    在面对之前那无数艰难时,这个维系他们前仆后继,突破困难的行动纲领;乃至

    由那些视死如归的言行,凝聚而成的同伴意识,在他们自认获得漂亮的全面胜利

    后,竟然再也无法如之前那般强烈地抓住他们的心了。

    “好不容易,拼了命才撑到此刻,如果现在才魂飞魄散,岂非太不值了吗!?”

    当他们终于尝到了胜利的欢欣,类似的想法已悄然植入他们心中,再无法像之前

    毫无顾忌地横冲直撞。而另一个更重要,却无法言述的原因是…

    如果是恶人帮全体一起湮灭,也许还有些凄风苦雨、同舟一命的悲壮感;但如果

    这一切只是被某个有心人士所利用,以致自己的牺牲竟然图利了其中一个同伙,

    这可严重违反了这些恶人的直觉。向来只有自己可以出卖别人,怎能被别人出卖

    呢?这是说什么都不能接受的事啊。

    耳语与疑惧,无止尽堆叠,濒临满溢的一刻,前左大臣大人终于现了。在一场

    大聚会中,用巧妙的话术让决定的多数接受了幽华的条件。因生前造业太多,

    恶人们的家族在他们死后遭报复的况甚为普遍,即使尚未发生,也无法抹去这

    顾虑,幽华开的条件因此显得非常人。而得知有人已得了甜头后,基于“你有

    我也要有”的心态,所谓的面子与坚持相对而言就不是那么必要了。

    前左大臣大人取得这关键逆转,确实仅在他答应幽华的三天之内就办到了。尽管

    还剩少数拉不下脸的死硬派,也只是半?子而已。知其不可而为之,是怀有天真

    理想之人的专利,不适合这些逐利之徒,时间稍微拉长些,也就各个击破了。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紫雨幽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