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紫雨幽蝶 正文 第五十九章

    ( )    左大臣大人在房外看着月亮算着时刻,心想这一回大概要等非常久了。那画面在

    他心中仍挥之不去,他能理解,为什么这小女孩过了一整年仍然鼓不起勇气回家。

    --却不知此刻,我家里是否也仍留着一间我的房间么?

    或许是想着自己的心事,或许早已有了心理准备,总之秋草倒是比他预期的还要

    早走出房间。

    “你其实可以多待一会,我真的不赶时间。”

    秋草摇摇头,泪痕仍清晰可见。

    “…她那么聪明,一定有料到会这样?”她突然说。

    “嗯?”

    “我是说,她带我走的时候,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一切会这么难受!”

    “我恨她!我真的恨死她了!她去死好了!我不想再看到她了!…”

    秋草妹妹嚎啕大哭,左大臣大人叹口气,转头继续看月亮算时刻。

    ***

    “…真的很对不起。”

    秋草妹妹的声音仍带着非常浓重的鼻音。

    “还有,真的很谢谢您,麻烦了您这么久…”

    “哪里。”左大臣大人说:“相互帮助也是应该的…”

    嘴上虽这么说,其实自己也很讶异。他很清楚自己是没这么好心的,尤其对一个

    他毫无兴趣,以后也无所求的人,到底是哪来这么无穷无尽的耐心?但这小女孩

    上似乎有某些特质,令他感到熟悉的特质,让他始终无法坐视不管…

    “…喂,能不能请你陪我去个地方呢?我也有个人想见见。”

    突然一个冲动,一个看似突兀的邀请。后来想想,或许并非偶然。

    秋草妹妹好像有些惊讶地看着他,然后笑了,点点头。

    ***

    “皇宫?”秋草妹妹讶道。

    “嗯。”

    以幽灵的眼光看皇宫是非常有意思的。因为有多代阳师的心血结晶融合其中,

    各种驱魔阵法有新有旧,有些仍健在,有些已随时光无效,有些因无意间搬动了

    阵中的要石而改变了位置,以致宫中的灵道被切割得乱七八糟,像走迷宫似的,

    走一走还会走进死路,又得绕出来。

    左大臣大人好不容易绕进一个女御的寝宫,发现想找的人竟不在宫内。他的眉头

    锁了起来。

    “怎么会呢…”

    一老一少的幽灵继续玩着寻宝游戏,一座一座寝宫绕去,绕到第六座才找到他想

    找的人,绕过沈睡的侍女们,见到了这座宫中的主人,看起来大概三十来岁左右,

    相当美丽,但也看起来很不快乐。

    “为什么会被搬到这里…”他看着那仍在熟睡中的女人,喃喃自语。

    “请问这是哪里呢?她是谁啊?”

    左大臣大人默不作声,便像没听到似的。许久才说:“她就是我想找的人,你已

    看到了,若待在这里让你觉得无聊,就自己回去了。”

    “您不一起回去?”

    “我有些事想知道,所以暂时还不能走。”

    “我陪您一起等?”

    “真的不需要,这会花上一些时间…”

    “绝对不会给您添麻烦的。”秋草妹妹倔强地坐下来。“我可不想自己一人回去,

    然后被大家责问我把最重要的头子拐到哪去了?要回去就一起回去。”

    “…随便你。”左大臣大人彷佛心不在焉。

    ***

    一连好几天,前左大臣大人只是默默地看着那女子的起居作息,秋草虽不知道他

    在等什么,但也看得出无论他想知道什么事,这样的行为都称不上有建设

    “您对于收集女人家的消息似乎不太擅长呢…”

    “嗯?”

    “闲话是不会当面讲的啊,若一直待她的边,是绝对听不到关于她的话题的。

    若想知道关于谁的消息,就得往与她有关的人们聚集之处去找,比如那些下人们

    之中若有几个多嘴多舌的,便容易从言谈间听见您想知道的话题…”

    “看不出你小小年纪,在这方面却像是老气横秋的专家呢。”左大臣大人笑道:

    “可惜我向来没那种心思慢慢听人碎嘴,如果可以的话,能否请你帮我去作这件

    事呢?”

    “当然,我非常乐意。”

    ***

    “…哎呀…真可怜…”

    “…自从她父亲死后就失宠了呢…”

    “…个本来就不好呢,之前仗着她父亲声势庞大,就老用那附瞧不起人的模样

    惹人生气,但又不会看时机跟场合,现在会被人耍着玩也是自然的啊…”

    “…说起来,若不是背后曾有那么强大的靠山,她根本就没可能在这种地方闯出

    一片天啦。本来没那个能力,而现在,也没那个运气呢…”

    “…过不久,大概连这里也待不下了。”

    “…那是当然的,有太多人看她不顺眼了嘛…”

    “…赶快放弃,出家当尼姑…这样我们也乐得轻松啊…”

    ***

    听过秋草简要的说明后,左大臣大人只说了一句:“是吗?”,就陷入了长考。

    说是长考,其实更接近无限重复的呆滞状态。虽然他无法像秋草那样从侍女们乏

    味的闲谈中慢慢过滤出想知道的资讯,光用看的也知道,他女儿在这里过得非常

    不快乐。

    在他仍呼风唤雨的时节,谁敢这么欺负她?谁敢如此随意移动她的住所?

    但死后就一切都没了。他此时重新感受到了为一介幽灵,想要影响人界的巨大

    无力感。即使满腹的计谋都只能沦为空谈,说到底,他就连一句话都无法传递…

    --难道已经没有任何人能够救她了吗?

    他这几天之内,几乎把生前对她的回忆重温了一遍。自己的溺确实把她骄纵成

    一个言行无忌的大小姐,但他也不觉得那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反正天大的事

    他总罩得住。

    怎么会忘了她呢?怎么会直到现在,才想到要来看看她?变成幽灵后,难道会让

    记忆退化吗?

    不,他随即否决了这念头。他并未真的完全忘了她,眼前的秋草就是个例子。他

    终于发现了那股熟悉感从何而来,这世上连他的元配夫人都不敢这么跟他讲话,

    更遑论那些讨好他唯恐不力的妇们。敢这么任无礼地对他撒的,就只有这

    女人,因为他几乎从来不会对她生气…

    只是,从死了之后就专注于发生在自己上的悲剧,以致于无暇他顾,一直认为

    除了自己以外的所有人都活得很好,到此刻才发现,并非如此。

    --谁能给她援手呢?只要能帮得了她…任何人都好…

    说起来,怎会这么巧?刚好就是这样的人待在我边?若非有这宛若他女儿童年

    之重现的孩子待在旁,不知还需多久,他才有心思念及幽居深宫的女儿上。

    那么她到底是怎么会到我边的?

    --只要能帮得了她…任何人都行…?

    他突然如遭雷殛,眼前的秋草,幽华所谓的弃子,他认定幽华所犯的最大疏失…

    若一切的不合理,都不是她决策上的失算…甚至,为何她不消灭恶人帮的幽灵,

    明明看起来没有胜算了,为何直至今她仍在等待…

    难道非要这么解释,所有的异常才能各归其位吗?

    直至此刻,他才似乎终于窥见了幽华巨大谋的一角。体竟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紫雨幽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