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紫雨幽蝶 正文 第五十七章

    ( )    当她发现时,已经跑到一个陌生的街道上。她已经好久没出西行寺家门了,此时

    却忘了之前不好的回忆,心烦意乱地四处乱走。

    --骗人的…骗人的对!?

    --我真笨,干嘛傻傻地听他说啊?他是坏人啊!我明明知道的,他坏透了…而且

    还是幽华姊姊的敌人…

    --当然全都是谎话!如果这样就被拐走,回去会被嘲笑的。

    稍微定下心后,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流眼泪了。

    --这样就撑不住了,怎么会这么不中用呢?

    她想不通为什么自己这么难过。或许是因为面对左大臣大人对幽华的??,她却

    一句话也没办法说。原本以为只是自己口拙,但此时冷静了点,想一想,却发现

    或许不是来不及反驳,而是…无法反驳。

    --到底怎么了?我当然要相信她啊,如果连她都不能相信的话…

    他说的每句话,都打中了她心中一直隐约有疑虑,却从来不敢细想的某些地方。

    幽华这个人实在围绕了太多的迷团,从来未曾有过确切的答案。她向来只是选择

    相信,正如每个白玉楼的幽灵一般…而现在却接触到了另一极端,以截然不同的

    观点去解释这个人,竟也完全说得通。幽华的行为都是一样的,唯一的差异是,

    这些行为究竟出自“善意”抑或“恶意”…

    秋草一直很想相信是“善意”的,但同时,她也讨厌人类,甚至讨厌这个世界。

    她把幽华当作一种理想,但如果问她:“这世上有没有完美的人存在?”,她必定

    会摇头,而再追问一句:“那么,幽华凭什么例外?”,她大概就会傻住了。

    --如果…连她都不能相信的话…

    秋草感觉眼泪好像又快掉下来了,赶紧拍了拍脸?分散注意力。

    “如果真的在乎这问题,”她对自己说:“也许就必须要自己去找能说服自己的

    答案!”

    ***

    幽灵是不用怕迷路的,只要想著要去哪里,便能去哪里。

    秋草回到了白玉楼的领地,却没有继续执行幽华交代的任务,而是拐回去熟悉的

    地方。她觉得自己信心动摇的原因或许就是因为待在陌生的地方太久了,连自己

    这么熟的人形象都开始模糊了。

    但步近幽华的房间,她却犹豫了一下。

    房间传来相当响亮的笑声,好像在说什么有趣的事,感觉除了幽华与紫音外,

    还有不只一个幽灵在里面。她讨厌群众,所以立刻打消进去看幽华的念头,却又

    好奇究竟什么事这么好笑,恶人帮的聚会气氛通常十分凝重,笑声是非常罕见

    的,现在听到笑声,感觉出乎意料地怀念。她靠近了一些,听到了几个她不熟悉

    的声音在讲话。

    “所以,我才在想那小鬼最近到底跑到哪去了,怎么好久没见到她,却原来您…”

    “这主意虽然过份了些,却也未始不能收一石二鸟之效呢…”

    “要她去监视那些惹人厌的?伙们…”

    --在讲…我的事?

    秋草越靠越近。这个月来,她为了达成幽华交办的任务,把她想得到的所有方法

    都试过,其中当然也包括偷偷潜入。虽然那几次尝试最后都以失败告终,但每次

    失败都让她更有经验,此时她无意中以同样眼光审视环境,发现幽华这边的警备

    比恶人帮那边松太多了,简直是门户洞开,她轻而易举地找到了藏之处,悠哉

    地坐下来偷听对谈。

    “不过您也真狠心啊,不怕那些坏?伙对她作什么事吗?”

    “都是幽灵,又能发生什么事呢?”是幽华的声音,语气相当冷淡。

    “我是说,难道对方就不会想要反过来利用她吗?她只是个不通世事的孩子呢…”

    “即使那样,也无所谓。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把她能提供的报列入计算之内,

    因为对方轻易地就能把她骗得晕头转向。那些恶灵们尽管去乱猜我放这枚棋子的

    用途,但其实她真的只是一枚弃子而已,除了扰乱敌,没有其他用处,毕竟…

    她最杰出的才能,也就是惹人心烦。”

    又是一阵笑声。

    “我说的是…”那陌生的声音仍然不死心。“对方可能会用骗的手法将她吸收

    进去,进而从她那边挖出什么他们无法得知的珍贵消息。她之前不是一直在您

    旁待著?这也是有可能的。”

    “你以为我会犯这样的错误吗?”幽华轻轻地笑了,几乎可以想像那是多么清纯

    淡雅的笑意,就像在说她不会犯类似把衣带系歪这种愚蠢的错误般。

    “所谓的弃子,就是对于大局毫无影响,即使被吃去也无所谓的。我从来不会

    在她面前讨论任何重要的事,这确实是需要费些心思呢…所以即使她真被骗过

    去了也无妨,虽然那些可怜的?伙们,也许光挖出她所能知道的那些琐事就如获

    至宝,千方百计地想要骗她加入也不一定,不过这样的发展,或许也不错。”

    “您的意思是?”

    “我喜欢让人们待在最适合他们待的地方,所谓适才适所嘛。”幽华说:“所以

    没用的?伙,就该跟没用的?伙待在一起,这不也是天经地义的事吗?”

    “原来啊,这才是您的目的吗?”

    “我不否认,她确实是让我有些心烦呢…”

    ***

    当秋草再度出现在前左大臣大人的面前时,左大臣大人差点认不出这个前一天才

    跟他讲过话的小女孩。样貌是没变,但隐藏在五官背后的气质却迥异,光是绝望

    还难以确切地形容,就像是整个世界都被打碎了般,毫无神采的双眼比雪还要没

    有温度…

    “…您想知道什么呢?”

    “呃…”左大臣大人发现自己一时竟然说不出话。

    “您想知道什么呢?我都说…我全都告诉您…”秋草低下头:“但是…求求您不

    要赶我走…我已经…无处可去了…”

    ***

    秋草就这么在恶人帮中待了下来。对于恶人帮而言,她实在是个绝佳的报来源,

    在生前已经对白玉楼有不少认识,死后更实际在白玉楼侧生活了许久,所见所闻

    都可能是他们难以得到的宝贵资讯。此外,她的礼貌也变好了许多,或许是有礼

    得太过份了些。

    “我还没问那么多,你别主动说得这么详尽嘛。”某,左大臣大人说:“这样

    我简直要怀疑你是专门被派来漏消息给我们的了…”

    虽是无心之言,他却看到秋草整个人缩了起来,像惊弓之鸟般,眼神充满了恐惧。

    “开玩笑的…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啦…”他不得不安慰她。

    “…要是有一天,你们再没有问题好问我了,会不会不想要我继续留在这里?”

    秋草?嚅问道。

    “不会。”左大臣大人说:“只要你一直乖乖地听话,就不可能会赶你走。因为

    那时我已经确认了你的心意,有那种眼神的幽灵,就是我们的同伴。”

    她被幽华派来的前因后果,与后来造成骤变的转折,他自然也全盘知晓了。

    原本只是想藉由刺激她,观察幽华是否会做出帮自己辩解的反论,藉此判断死蝶

    是否确实能监控白玉楼领域中的每一个对谈,但想不到结果竟完全相反,似乎是

    被她听到了最不该让她听见的一段对谈。

    虽然感觉实在巧合得过份,但秋草的反应却是真实不虚的,无论怎么看,她都是

    全然的绝望而无助,而从其他方面去验证秋草的说词,也确实没有漏洞,她真的

    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如果这一切都是演技,左大臣大人也真是只能认栽了,

    竟然给他遇上了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演员。幽华也就算了,左大臣认可她是罕见

    的天才恶魔少女,但怎么看,秋草都不是那块料。

    而怎么想,幽华都没有必要千方百计演这么一?戏,只为了平白地送他们一个

    报来源。就算秋草再没用,也无须让她有机会扯自己后腿,何况秋草确实不笨,

    以她的年龄而言可说是聪慧过人,虽然幽华确实不会主动跟她说什么,但她自己

    有眼睛有耳朵,光是观察幽华与众幽灵的互动,包括京城的恶鬼首领们、白玉楼

    的众核心成员,往往能提出他们得花上数倍时间才能得到的珍贵见解。这些资讯

    想要得到很困难,想验证却相对容易许多,大大节省了他们的力气与时间。

    无论怎么从理的角度去分析都说不通。他只能相信这一步并不是理的选择,

    而是基于某种感上的动机所做出的决定。之前有听说过秋草在那边受到排挤的

    原因…难道,竟然是基于如此幼稚的理由才把秋草放到这里?

    再怎么聪明的人也会作蠢事,左大臣深知这一点。即使是幽华,也不可能永远不

    会犯错。太多心思的人反倒经常可能因为某些常人看来无谓的坚持而导致失败。

    看来即使幽华看似行动精密得无懈可击,也有意想不到的漏洞。

    秋草就代表了这个漏洞。包括幽华个上的漏洞,以及死蝶能力的漏洞。这证明

    了死蝶的监听能力并不是完美的,至少眼前就有一个监控失败的幽灵。尽管恶人

    帮早就想出了好几防窃听的机制,提前得知敌人的能力比预期的要更差,总是

    一个绝佳的鼓励。

    ***

    于是,随著白玉楼计画开展,恶人帮的势力也越发庞大,就算辰巳他们有所疑忌,

    白玉楼侧的幽灵想要紧迫盯人也渐渐不可得,左大臣大人耐心等著,慢慢布线,

    谋逐渐成形,秋草在其中自然功不可没。

    终于,引爆!

    短短几天之内,白玉楼已是风雨飘摇之势。当幽华即将前往与幽灵首领们谈判时,

    转头看了这些谋家一眼,秋草反地躲避她的目光,她心始终非常复杂,虽

    然完全不同幽华,却也不开心计谋的成功。纯粹就是觉得很疲倦,很疲倦,最

    后怎样也好,赶快结束。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紫雨幽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