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紫雨幽蝶 正文 第五十六章

    ( )    -翌,白玉楼领域内,恶人帮-

    “所以…”前左大臣大人的幽灵说:“你想要加入我们,但不能说是什么原因?”

    旁边的幽灵们都讪笑了起来。

    “我说的不是加入你们,我才没兴趣加入你们这种幼稚的团体。都老大不小了,

    还跟别人捣什么乱?你们到底知不知道,你们对抗的目标年纪可比你们对半再打

    七折都还要小?”秋草妹妹开口毫无来由地便是一阵好骂。“我没说加入,只是

    想要跟在你旁边而已。”

    “我?”前左大臣指指自己,一脸错愕。

    旁边的幽灵们又笑了。从死后就拼命地想要复仇,而且还一直失败,那子真是

    说有多无聊就有多无聊,说有多丧气就有多丧气。以致于即使只是个讲话气人的

    少女,竟也让他们颇感趣味。

    “大人您鸿运当头啊。”“好?慕啊,想不到死了以后还这么受女孩子欢迎。”

    “教教我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啊?”

    前左大臣一脸无奈地举起手要群众安静。又问:“你到底为什么想来这里?是被

    派来的?还是你自己想来的?”

    “我自己想来的。”

    “是嘛…”前左大臣手往前一叉:“但我们没道理让人想来便来,想走便走。

    请你自行离开,或是想要我们帮你走出去呢?”

    “几句话就生气了吗?真是没有大人的度量,我才不要走…你们干什么!快放开

    我!没用的?伙…”

    几个幽灵就这么把秋草拎了出去。剩下的幽灵们面面相觑,转的都是同个念头。

    自然与秋草无关,而是…会让她来这里的人,大家都心里有数。

    “那个死神小姐…到底想作什么啊?”

    ***

    “才这样就要我放弃的话,还太早了喔。”

    秋草整整被揪乱的衣领,想起幽华说的话。

    “你知道前左大臣大人吗?”

    “就是那个…在计画中,第一个被你带走的嘛。”

    “答对了。就是他了。我要你盯住他。”

    “盯住?但他们不是什么都作不成吗?这么做真的有价值吗?”

    “如果他们持续著一盘散沙的状态,确实是毫无价值的。”幽华说:“但那个人

    不太一样。你有仔细地观察过他的作为吗?”

    秋草摇头。

    “他在所有恶灵们都在乱冲乱撞时,始终保持著冷眼旁观的姿态,同时却谨慎地

    收集著每次失败所获得的资讯。而且他通晓在恶灵中的各个小团体的人才分布,

    同时在暗中拉拢了足量的关键人物。如此一来,才能让他在所有的小团体都开始

    灰心丧志时,才一出手就以压倒的优势取得了首脑地位。并且把各个零散的小

    团体逐渐整合成一个粗具规模的集团。这是相当难得的才能。”

    “喔…”秋草似懂非懂。

    “真不愧是我第一个看上的目标呢。这样的才能用在好的方面,能让整体不断向

    上提升,但若反过来用,也足以窒死整体的发展。才能这种东西就像刀剑一样,

    无谓好坏,端看握在谁的手上而已喔。”

    “嗯。”秋草还是似懂非懂。

    “所以,虽然他现在还不成气候,总有一天,我认为他会是个很大的麻烦。”

    “那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若要解决他,你可以助我一臂之力。而且这是只有你才有可能作得到的事。”

    “喔!”秋草终于听到了关键词,振奋了起来。

    “但是…既然知道他会是个麻烦,为什么不直接…我不是记得你可以…”

    “啊,天无绝人之路嘛。”幽华笑了笑:“我都已经夺走了他们的一切,如果连

    他们仅存的魂魄都要抹杀,岂不是太过份了?”

    秋草不太能够认同,突然想到在白玉楼幽灵间盛传的说法:幽华小姐会在“某些

    不该心软的时刻,不知为何,竟然却下不了手。”大概指的就是这件事。

    不过,幽华确实没有随便?个小事敷衍她呢。如果这件每个白玉楼幽灵都在意的

    事,却被她漂亮地解决了…谁能不承她的呢?

    “我答应了!请告诉我要作些什么!是要去打探他们在作些什么,然后一一向

    你回报吗?”

    “别傻了,要当间谍的话,你至少心机要比对方深沈、行动要比对方迅速、思考

    要比对方?密,而这些你全部都没有。”幽华很遗憾似地摇摇头。“不必逞强了,

    考虑一下你的人生经验,要你真比他厉害,他还不如去自杀好了。我也不可能会

    对你做出这种无理的要求。”

    “你也只比我大几岁而已啊…”秋草不满意地咕?著。

    “我要你作的,”幽华说:“就只是像字面上那样,跟在他边而已。”

    “跟在他边…作什么?”

    “啥也不用作,就像在…玩游戏。你想办法接近到他三步之内,如果能够做到

    这么一直亦步亦趋地跟著他,你就赢了这游戏。”

    “什么都不用作?那要跟到什么时候呢?”

    “当游戏结束时,相信我,你一定会知道的。应该不会太久…”

    “但…为什么这能让我迅速累积实力?又有什么好痛苦的?”

    “‘有什么好痛苦的’?”幽华看著她,好像听到很荒谬的话似的。“你以为要

    做到我的要求很容易吗?我可以说,光是要跟著他就够难了,难到即使你失败了,

    我也不会怪你。”

    秋草心中再度浮现了幽华的表,确实就是一副不觉得她真作得到的样子。

    “才这样就要我放弃的话,还太早了喔。”她又重复了一次。

    ***

    接下来的一个月内,每天秋草都在尝试著突破,每次都被?出门外。

    “那个死神小姐派她来,到底有什么意义?”恶灵们不时也会讨论这异常现象。

    “会不会是想探听我们的策略呢?”

    “但就一个间谍而言…未免也太不够格了!也许她说的全是谎话?根本就是她

    自己无聊想来找我们的碴?”

    “只是想羞辱我们!派这个喜欢胡言乱语的小丫头专门乱我们的心神…”

    “我从某处听到些有趣的消息。这小丫头似乎在那边也是被排挤的…”

    “哦?是吗?所以她果然只是因为太过无聊,才来恶作剧嘛。”

    “我唯一在意的事是…”前左大臣大人说话了。“之前确实有报说…‘死蝶

    有可能可以窃听任何死神小姐想知道的消息’…对?”

    众幽灵们点头。

    “判断的依据是:‘有时死神小姐做出的决策,会超出幽灵们给她的报所示,

    据此推断她的报来源,或许来自更多未知的方面,而最有可能的就是死蝶’…”

    “为何突然提起这件事呢?”

    “因为这非常重要,我很想要知道这报是否确实。若果真如此,那我们每一步

    对她而言都是透明的,这难道还不够严重吗?我们现在的策略,正攻法已注定会

    失败,如果连剩下的也被窃听去,我们就连最后的反击机会都没有了。”

    “但是我们…”幽灵说的话很快地被其他幽灵用眼神制止了。

    “…确实如此。”最后只剩下这句话。

    “总之,这小丫头是由死神小姐派来的,我相信这已确然无疑。”前左大臣大人

    说:“那么她来此到底有什么目的?探听我们?监视我们?这是否代表她的能力

    也有极限呢?以致于还得派遣一个小小的耳目到这里?”

    “总之,不要让她渗透进来,就不会有错了。”

    “不会有错,却也不会有突破。”前左大臣大人说:“…不过,就目前而言,我

    们确实没有任何犯错的余地了…”

    ***

    “如果我是你的话…”

    秋草妹妹不知尝试第几百次渗透失败,正坐在墙上无聊地晃著双脚。冷不防后面

    传来一个说话的声音,转头一看,竟然就是她的目标人物。

    “如果我是你的话,就不会再帮她做事了。”左大臣大人悠然说道。

    “再怎么坏,也不会比你们坏。”

    “是吗?我们再怎么坏,好歹夺取幼女生命这种令人发指的事也作不出来。”

    “你们根本什么都不懂。”秋草蔑视道:“那是我自己的要求,跟她又没有关系。”

    “啊,你当然是会这么想了。要让你这么想,实在是太简单了。”

    “我懒得听你胡说八道,你都不听我讲话的,我又为什么要听你说?”

    “我相信你被派来这里时,她一定跟你解释过许多为什么要派你过来的好理由。

    大概是说我们是多么讨人厌,像苍?一样四处乱窜,而我则是苍?群中最碍眼的

    一只,所以才要你跟著我,好好地盯住我,以防我做出什么事…”

    “我只问你一句:既然觉得我们讨厌,为何不干脆把我们全部都灰飞烟灭算了?

    死蝶是可以轻易作得到这种事的,甚至不用费她本人半点力气,那为何要留著

    我们?”

    “因为她是好人。”

    “因为杀了我们都是不得已的,所以不忍心再多伤害我们一点吗?”左大臣大人

    笑了:“这么天真的说法实在太可了,正如你也始终深信著她带你来这里纯粹

    是基于好意,因为尊重你的要求,想要让你开心一些,是吗?那我倒是问问你啊,

    你来到这边,真的很快乐吗?”

    秋草愣住了。

    “她把你带来这里,理应对你的生命负责,但她又有照顾你吗?”

    “她很照顾我的!”

    “照顾的方式,就是要你去跟一群她讨厌至极的幽灵们混在一起?”

    左大臣大人停了一下,看著秋草的细瘦背影,虽然看不见脸,却几乎可以想像她

    的表

    “…你为她努力了这么久,她又有主动给过你什么好脸色看过吗?每次是不是都

    是你去找她,然后她才多少跟你说些话?”

    “因为她…”

    “很忙?但她留给自己喜欢的人的时间,倒是很多嘛。”

    “闭嘴!你根本什么也不懂!”

    “…你倒是好好想一想…”左大臣大人悠然说道:“这里到底有谁能真正知晓她

    能力的全貌吗?是否从来没有人能够获知底细,只能大略地得到些揣测、推论,

    而她从来也就只会给些零零碎碎、无关紧要的解释?既然如此,我们又怎能知道

    她是否在骗人?语言这种东西是很不可信的。但有些东西却是骗不了人的。见财

    会起贪念,见色会起*,尽管嘴巴上说得冠冕堂皇,人真正的样子却会从各种

    细微的缝隙显露出来,而我们,只相信那缝隙露出的东西所代表的意涵。”

    “从那缝隙看进去,可以看出她的本质,相较于你们这些好人,其实与我们更加

    接近。在她内心深处,甚至藏有连我们都无法正视的、宛若无底深渊般的黑暗。

    你听说过吗?在她夺取生命之时,会露出一抹绝美的笑意,比起那些正义的宣示

    言语,那笑容要更接近她真正的样貌。因为她就是喜欢作这样的事,她得不

    得了。因此才不能抹杀我们,因此才治不好你的病,不然她哪来生存的乐趣呢?”

    “你…在骗人…”

    “在骗你的不是我,是你自己。只能延续生命却不能治得好病,世界上有这种

    道理吗?跟谁说都不会相信的事,你却始终深信不疑,我才感到不可思议呢。

    我说她就像是花间飞舞的蝴蝶,只是吸食的是名为痛苦的蜜。周围的人越痛苦,

    越离不开她,她就越开心。所以不能一次治好病人,得让他们零零碎碎地受苦;

    所以不能一次抹杀我们,要让我们像无头苍?一般四处乱撞。她看在眼里,却还

    摆出一副高贵的姿态,而手下的那群幽灵便用些过于夸张的言词帮她粉饰形象,

    在我们眼中,这一切,都只有病态才能形容…”

    “别再说了!”

    “对那些听不懂的人,我们当然连说都懒得说…”左大臣大人说:“跟你说,是

    因为觉得你听得懂…当然,也可能我错了。”

    秋草捂著耳朵,跑走了。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紫雨幽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