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紫雨幽蝶 正文 第五十三章

    ( )    接下来,请容我介绍人类篇最后一位出场的人物,亦即之前提过的,两个重要的

    小角色之一。与老婆婆类似,她的个与能力殊无特别,特别在于所占的位置。

    她名叫“秋草”。

    ***

    -时间,白玉楼前约三个月-

    “请带我走。”

    密不透风的房间里,裹重衣的小女孩如此对幽华要求道。

    她的发色与皮肤都毫无孩子应有的柔润光泽,空洞的眼眸直视前方,枯干的嘴唇

    又说了一次。

    “请带我走。”

    即使已面临过多次生死关头,面对这手无寸铁的小女孩,幽华却感觉被得无处

    可逃。

    ***

    -时间,再往前推七天-

    车轮喀拉、喀拉地响著,这是幽华难得心轻快的片刻。

    如前之述,虽然她经常偷溜出去,就一个千金小姐,而且还是“得病在家静养”

    的千金小姐标准而言,简直是什么天涯海角都去过;但就帐面上而言,她是几乎

    不出门的。既无朋友可拜访,也没有疼她的长辈能问候,会出门就只有一个理由。

    当帮死蝶暴乱的大瘟疫收拾残局时,顺道接触了许多病人。有些在幽华助了一臂

    之力后,靠自己的力量康复了;有些运气则没有那么好,体的平衡已被摧?,

    无可挽救,尽管如此,幽华只要定期去看他们,仍能够维持住一口气。

    这些先前残留下来的羁绊,不知为何,幽华总是放不下。

    该发生的总要发生啦,尘归尘土归土啦,那样活著也只是自欺欺人啦,这些道理

    幽华并非不懂,只是不想理会而已。她觉得只要他们还想活,而她帮得上忙,就

    没什么拒绝的道理。

    而且,她难以否认的是,自己喜欢这种感觉。

    不管是被解除了痛苦的病人愉悦的神,或是家属不时流露出的欣喜,这些都让

    她开心。

    --这样是不是很自私呢…

    有时也会这么想,不过,反正不收钱,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不喜欢幽华的民俗

    疗法,他们可以去找自己喜欢的方法、信任的大夫,她也不会死缠不放。

    她总是这样说服自己。

    ***

    今天去拜访的是秋草的家。这两字感觉不像名字,比较像是绰号,与那小女孩的

    形象也甚为吻合。

    幽华下了车,此家的主人已在门口迎接,地不停嘘寒问暖,登堂入室,遇到

    这个家中的女主人,尽管面相的眉眼间有股峭寒之气,见到幽华仍然非常客气地

    微笑著。继续往深处走,便会在一间四面不透风的斗室里,见到此行的目的。

    即是天气不冷的白?,仍然只开了小小一扇气窗搭著火盆。小女孩裹著重衣,一

    年四季都被止出门。专属的侍女随时维持住室内温暖,在这间房里没有季节。

    幽华一个人进去,早已习惯的父母已不再随行。

    “看起来精神不错呢。”幽华说著探病的人都会说的谎话,秋草妹妹转过头来,

    对她露出了非常开心的微笑。

    ***

    说治疗,其实只是聊聊天而已。幽华并不想摆些特殊姿势,弄点声光效果以取悦

    观众,何况,她虽然不健谈,却很会说话。秋草妹妹听惊险刺激的故事,她就

    可以讲得十足惊心动魄,虽然有些是她自己经历过的,自然不会让秋草知道。

    幽华好像天生就有随口编故事的能力,虽是随想乱掰,讲得却出乎意料地用心,

    秋草妹妹睁大眼睛,听得好像忘记了呼吸,直到闷?的室内空气让幽华觉得有些

    难受,将故事俐落地导到结尾,秋草妹妹才突然松口气,这下不妙,呛咳了起来。

    咳了几声,外头侍女便问:“小姐,您还好吗?”

    “没事的。”秋草妹妹以最开朗的声音说:“我好得很。”

    “嗯,时间过得很快呢。”幽华说。

    “已经要走了吗?”开朗的眼神,瞬间被寂寞淹没了。

    虽然看不见天色,幽华对时间的流动感是相当准确的。从进门起算约已过了将近

    一时辰,若只要驱散死蝶,其实只需动个念头,一眨眼的时间就行,若是不喜欢

    的人,她几乎是坐下来,随口敷衍几句就转离开了。会陪小女孩聊这么久,

    除交外,多少也掺杂著同

    按理说,小孩子的复原力是最强的。但这女孩始终缠mian病榻,无论幽华如何努力

    驱赶死蝶也无法让她能走出房门吹吹凉爽的夜风,只因她天生便是容易吸引死蝶

    的体质。按理说,这样的孩子应该活不到这个岁数,从生下来起各种病痛就没有

    停过,她父母找遍各种名医名方,几可说是散尽家财,硬是让她活到了九岁。

    那一天,正值她即将十岁的生,药石已罔效,看来这一关是再也跨不过去了。

    她父母在病急乱投医之下,找上了幽华,那时她才刚驯服死蝶。所以,秋草妹妹

    年纪虽小,却可说是幽华的老交了。

    “嗯,家里有人在等我回去啊。”幽华歉然道。

    其实等著她的不是人。那时正是白玉楼第一阶段,为了建构出涵盖天下之棋盘,

    正如火如荼地收集资料中。幽华待会便是与几位幽灵有约,但在之前出来走走,

    改变心,或也有助于提升效率。

    “请姊姊稍微等一下下好吗?”

    “嗯?”

    “你还记得我们认识多久了吗?”

    “你这么问的话…”幽华一时还真想不起来。

    “即将三年了唷。”

    “你算得这么仔细啊?”

    “有秘诀啊。”秋草妹妹笑了笑:“那扇小小窗户,看到那棵花树了吗?你也许

    要在我这里才看得见喔…对,就是那一棵树。每当我快要生时,它就会刚刚好

    地开花,像是提前送我礼物一样,一年就开这么一次。”

    幽华想起来了,当自己第一次来到这里时,印象最深刻的,便是那棵座落在园中

    的漂亮花树。

    “从我认识你后,它开了两次,谢了两次,现在又满树含苞待放了,等它开了,

    我们就相识整三年了。”

    “真快。”幽华叹。

    “那么,能否请姊姊你也送我一个礼物呢?”

    幽华楞了一下:“我不会忘记的啊,去年我不就有送了嘛?”

    “那是绝不可能忘记的。但,今年能否送我一个我真正喜欢的礼物呢?”

    “越长越大,越古灵精怪呢。”幽华苦笑:“也罢,若是我能力所及,你就尽管

    开口。”

    “我听说过,姊姊你真正能做到的,似乎远不止于治病而已喔。”

    幽华的表停顿了十分之一秒,随即皱眉笑道:“你在说什么啊?”

    “我说,虽然姊姊你说的故事很精彩,但你的生活却比你的故事更精彩许多。

    我很响往那种生活,请带我离开这里,让我加入你们好吗?”

    ***

    幽华表面虽不动声色,却觉两耳听见的全是轰轰作响,感觉在意料之外的地方,

    竟然遭到了可怕的突袭。

    “你在说什么呢?该不会是作了什么奇怪的梦。”

    “再隐瞒也是没用的喔,姊姊。”秋草妹妹笑道:“我是‘看得到的人’啊。”

    有太多太多的问题同时在幽华心中翻涌,不过,多想无益,现在最急切的问题是,

    要继续装傻?还是直接正面放对?

    她选择了后者。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继续装傻下去,似乎只会显得自己很蠢。

    “你对我知道多少呢?”

    “不太多。”秋草妹妹说:“我知道你可以夺取人的魂魄,就像死神一样。但是

    魂魄却不会离开凡间,反而会一直待在你边,久而久之,便自成一群,随你的

    驱策而行动。”

    --听这种**,似乎不是从我这边的幽灵漏出去的消息…?

    “那么,既然明知被我夺取的魂魄要听从我的命令,你为何还想要加入?像现在

    这样的关系不是更好吗?”

    “因为听说在你旁的幽灵都很快活嘛。整天悠悠闲闲地四处飘流,似乎其中还

    有一个是漫游到了很遥远的地方去随意游玩?这样的生活,岂不是比整天关在这

    小小的房间里,哪都不能去来得好多了嘛。”

    “什么嘛,所以,你只是想出去玩一玩吗?”幽华笑:“如果只是想这样的话,

    根本不用这么麻烦,看你想去哪里就去,只要我陪在一旁就好啦。”

    “才不要呢。就算你再好心,也没那么多时间好陪我。顶多便像现在这样,久

    久才来一次不是吗?”秋草妹妹叹口气:“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跨出过家门,就连

    出这间房门的记忆都非常稀有,如果有一天,让我暂时离开这里,发现外面竟然

    比我想像的要漂亮十倍,好玩百倍,而我只能停留一下下,然后又得被关回来…

    在这没没夜的小房间里…慢慢等待那不知多久以后的下一次…我想,我绝对会

    受不了。”

    幽华默然,确实,若换作是她自己也一定受不了。想当初与死蝶相遇前,成年后

    生活无聊到快要发疯,即使偶尔作了一次好梦,醒来后也会难过得流泪…

    “何况,也或许会有些地方是我不想跟任何人分享的喔。即使是我最喜欢的幽华

    姊姊也一样。”

    --这小鬼…幽华不苦笑,不过,她向来讲话就是这么直接。

    “所以说,好?答应我嘛。”

    “怎么说呢…答案当然是…”幽华:“…不行,绝对不行的。”

    秋草妹妹楞了一下。

    “第一,你太任了。哪有人会把自己的死亡当作一种礼物的?只会带来痛苦的

    东西不能叫礼物。你又不是孓然一,有没有考虑过费尽千辛万苦把你养这么大

    的父母,若你就这么走了,他们会是什么样的心?”

    “…”

    “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才不计辛劳、不论代价,无论如何都要让你活下去?一切

    只因为你是他们无可取代的掌上明珠啊。你的命早就不是你一个人的任所能

    决定的了,竟然还这么说,若不是觉得你受不起,我早就狠狠打你股了。”

    “…简单说,不就是我母亲再也生不了,我父亲又不想娶妾,所以我才这么重要

    嘛。”秋草妹妹完全无动于衷。“是啊是啊,我带给他们一堆麻烦,但是,我有

    要求他们把我生下来吗?我有求他们一次又一次把我救回来吗?你有死过吗?

    幽华姊姊?你知不知道那是怎样的感觉?”

    “…!”

    “死亡…就像一盆大得看不见尽头的水,我便是在那水面上挣扎的虫。沈下去,

    呛了几口水,又被捞了起来,好不容易好受一点,又被?回了水面,继续挣扎,

    无力,下沈,再被捞起来,?回去,我即将十三岁,这就是我到目前为止的人生。

    你觉得我好快乐么?”

    “…”

    “我知道的,我欠父亲母亲的,一辈子都还不了,也别想还。但是,从一开始我

    就没有要求过要被生在这世上,是别人帮我决定的;我也不能选择自己的体或

    命运,都是父母给的;现在你说连死亡也不能让我自己决定,要看病魔何时乐意

    拿走。那么,我的命到底算是谁的?从起头到过程,连结尾都不能之在己,

    那这个被称作‘我’的人到底有什么存在的价值?反正体都这么烂了,为什么

    不顺便把我生成一个白痴?如果连自我都没了,就不会察觉到痛苦了,不是吗?”

    幽华楞在原地。过于深刻的表,却出现在一个全不相称的稚气脸庞上,那奇异

    的压迫感,让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何况,我不在了,对大家应该也是好事。”秋草妹妹继续那清淡的语气,

    好像一切都是如此理所当然。“我从来就是个拖累。原本家里不算穷,是为了我

    而穷下来的。原本父亲是很傲气的,为了我去向许多许多人低头,其中也包括了

    你的父亲。母亲尽管对其他人很凶,对我却很好,但我却知道的,每次见过我,

    回去后她几乎都会哭。”

    “我觉得够了。不管是泪水或恶运,都够了。少了我,或许短期内他们不会习惯,

    但总有一天,会淡掉,会消失,那样就好。比起像这样一天一天地折腾下去,让

    每个人都苦不堪言,绝对是更好的。所以,你愿意帮助我吗?”

    “…为什么要我来?”幽华的声音涩涩的。

    “我虽然想很久了,却没有实行,只因我不甘心。”秋草妹妹说:“我从未尝过

    生为一般人而活的喜悦,从未看过朝阳夕照,从未见过漫山芒花,我不知道

    的风闻起来该是什么味道,也没有用自己的脚走过去,摘下一朵花闻闻它的香。

    对虫子而言,花就只是花而已,但对人而言,那可以是任何东西。作人实在太有

    趣啦。雨只会吃跟飞行的虫子相比,实在是有趣得太多了。如果就这么死掉了,

    下次投胎可不知道能不能当人呢。冥府那地方,谁都不知道的,不是吗?”

    “我想以人的眼睛,人的感受,好好地看著这个世界,看到再也不能看,闭上了

    眼睛为止。为了这个小小的梦想,我耐著子一直等,就想等著,看会不会有人

    能够治好我。听到关于你的事,我就实在是等不下去了。我觉得你是唯一能够

    圆我梦想的人。所以,好嘛~姊姊。”

    --为什么她可以那么开心呢?讲得好像要去玩耍一样。幽华无奈地想。

    “总之,我是不可能答应你的。”幽华用绝决的语气说。“我还是认为你把一切

    想得太简单了,以作这么重大的决定而言,你收集的消息显然还很不足,否则就

    不可能会想要加入我家幽灵的行列。你可知道我家的幽灵们怎么叫我?”

    秋草摇头。

    “他们叫我‘比恶鬼还要可怕的幽华小姐’喔。我是不是在唬你,你可以用自己

    的管道去确认。我对幽灵与对活人的态度是截然不同的,对活人还需讲究礼貌,

    对幽灵,我可是毫不客气地把他们当奴隶来驱使。而你却连这都不知道,就跟我

    提出这种要求,未免太轻率了。”

    秋草毫不在乎地说:“是吗?我听到的却是你对底下的幽灵好得很,别的幽灵都

    很?慕有个这么美丽又年轻,又很照顾属下的首领。还说若不是头子不准,他们

    还真想要跳过去你们那边呢。”

    “…‘他们’是谁?”

    “那是不能说的喔。”

    幽华真想知道到底是哪个幽灵这么大嘴巴,随意对人类谈论幽灵界的事,这可

    是大忌啊!

    “…对外嘛,多少是得作作样子,所以外头才会以为我家的幽灵们都过得很好,

    其实只是‘隔岸灯火看来比较亮’的道理而已。你叫他当真找个我家的幽灵问问,

    就能知道真相了。”

    “何况,你说到想以人的方式去感受这世界,你应该知道幽灵已不算是人了!

    既然不是人,所有感觉自然也与人大相迳庭。你将食不知味,看得到东西却难以

    移动,无法与任何人交谈,整天只能飘过来、飘过去,不然就是跟一群面目可憎、

    个糟糕的百年怨灵聊些你绝对不会感兴趣的话题。你嫌整天关在家里生活无聊

    得紧?那去当幽灵显然是很蠢的决定,因为那只是另一个没有墙壁的监狱而已。

    而且,当人还有死去这个退路,我家的幽灵,我可不知道该怎么让他们投胎呢。

    在找到方法前,他们都是以‘或许得永远关在这里’的觉悟,度过每一天的喔!”

    “我才不相信你呢。”秋草妹妹微笑。

    “…喂。”

    “你说得那么可怕,都只是想要说服我而已,我很清楚你的厉害,所以你就省省

    力气。我已经决定了,只看你要不要帮我而已,但看在你还欠我一些的份上,

    我真不知道你为何还能拒绝我的请求。”

    “我,欠你?”幽华又是一怔。

    “在三年前的那一天,我才在想著,太好了,一切终于能在今天结束了。结果,

    你却硬是把我拉了回来。”秋草妹妹说:“如果你能体验一下我的生活,便知道

    每个大夫都是我的仇人。他们努力想教我生命有多可贵,却只是延长我的痛苦,

    让我更加厌憎生命而已…”

    “不过,你跟他们不一样。从不会救了我就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也不会用

    怜悯的眼神看我,或跟我讲什么生命可贵的大道理,你总是很诚实地面对自己,

    所以我喜欢你。”

    “…?”

    “你救我,只因为你想要我活下来,这样会让你开心,而你很需要这种让你开心

    的事。你是唯一不把我当负担,而只是纯粹‘需要我’的人,那样的你,并不

    让我讨厌。于是我想,无所谓啦,本来弃若敝屣的命,为了你,再走几步也无妨。

    如今我已陪你走了近三年,让你尽扮演拯救我的角色与这个家的希望,只是我

    现在也累了,想想,这样的分,够不够让你帮我这个忙呢?”

    “我根本就不认为这算是帮你的忙。”

    “这个,应该由我来决定。”秋草妹妹说:“如果,这条命还算是‘我的命’

    的话,难道不该是我自己来决定什么叫帮我的忙吗?若你肯帮我是最好的,若你

    不肯帮,也不用再来找我了。我自己去跟?罗王,希望下辈子,能当个

    好一点的人…”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紫雨幽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