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紫雨幽蝶 正文 第三十三章

    ( )    “欺负?你的幽灵?我们什么时候…”

    他们突然理解了幽华的意思,瞪著她,又开始窃窃私语。

    “不是吧…难道是说‘他们’?”

    “不可能…已经连敌我都分不清了吗?…”

    “我说过她疯了…已经彻彻底底不正常了…”

    那交头接耳的音量稍嫌大了点,即使不靠死蝶帮忙幽华也听得很清楚,许久,她

    才问:“如何?”

    “…‘如何’?”文官鬼突然露出倦容:“自从那时答应你后至今已经一年多,

    我们手下的幽灵几乎没有与白玉楼的幽灵起过冲突。这个你也清楚。”

    “这份恩德始终深感于心呢。”幽华说。

    “那么,你今天说的是什么话?”

    “你们很清楚我的意思。”

    “除非我误会得离谱,否则我能想到的只剩下…那些近期才去你家的,恶者的

    亡魂。”文官鬼摇头道:“他们做人给其他人添麻烦,做鬼也给其他鬼添麻烦,

    我们教他们一些适当的规矩,这难道也错了吗?”

    “完全没错,只是你们忘了一件小事。”幽华静静地说:“对他们动手前得先问

    问我,我如果无法处理你们才动手,当初的协议应该是这么说的吧?”

    “处理?我还以为你很忙呢。”文官鬼冷笑:“晚上东奔西跑追杀恶人,白天又

    得听取手下幽灵们的报告以计算一堆根本没人看得懂的东西,朝廷最忙的大臣都

    没你这么忙呢,还想抽闲出来管这些莫名其妙的亡魂?你还要不要睡觉了?”

    “可以管得了的。”幽华说。

    “喔?那么除了放任他们四处扰我们的幽灵外,你有任何动作吗?”

    “你们没有给我机会。”幽华说。

    “什么机会?他们已经惹到我们了,还需要什么机会?”女鬼的周围泛起了不祥

    的黑雾,眼睛突然红得很不自然,令人想到血的颜色。“从来没看过那么自私的

    傢伙,以为死了就能为所为吗?”

    一直沈默的武将鬼,轻声说:“他们随兴扰能影响的事物,打乱一切能打坏的

    规则,他们原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需要我们提醒你吗?”

    --…是啊,有谁能比我更清楚呢…?

    幽华苦笑著,实在很讽刺,在她印象里,从未说过比这更违背自己意愿的要求了。

    ***

    在白玉楼计画开始前,此地的幽灵生态可大致分为两块。一是以空寂和尚为首的

    团体,内聚力是根植于针对幽华的形象与事迹而形成的领袖崇拜,一般被戏称为

    “好孩子帮”。他们过著非常平凡的幽灵生活:四处飘浮,听听空寂和尚讲故事,

    与其他京城幽灵打好关系,做好敦亲睦邻后,剩下就是与世无扰的存在著。虽然

    幽华需要他们帮助时也很乐意效劳,但这种机会并不多。

    另一边则是被戏称为“坏孩子帮”的一群幽灵,以辰巳与若葵为首。个普遍较

    独特,激烈,桀鶩不驯。他们之前为幽华惹了不少麻烦,因为不喜屈居人下,对

    那些在这城市混了数百年的老鬼倚老卖老的嘴脸相当不满,因此很容易便与京城

    里比较资深的幽灵起冲突。处理那些大大小小的吵闹,当真花了幽华不少心力,

    某她无奈地随口一句:“真像是带了一群坏孩子…”,“坏孩子帮”因而得名。

    也是相对于此,偏空寂和尚的幽灵们才会被戏称“那些乖孩子们”。

    相较于好孩子帮,坏孩子们的组织松散,因为其内聚力与其说是来自于“崇拜”,

    更接近是“喜欢”、“敬佩”、“认同”某人,并基由自己直觉的判断决定是否跟随。

    会认同辰巳作为他们的精神领袖,并非因为他资格老或武功强,而纯粹只是因为

    辰巳这个未竟的英雄并未因死而消磨了志气,而一位英雄人物除了能力过人外,

    更重要的是一股独特的魅力,足以让千万个平凡人为了他的伟大理想去奔波、劳

    心、甚至丧命。他那慷慨豪迈的气概令他们折服不已,因而只相信自己的幽灵们

    便像磁铁一样地被吸附在他的边。

    若在平时,他们确实一群不定时炸弹。但随著白玉楼计画的开展,“坏孩子帮”

    的角色便全然不同了。

    他们拥有“好孩子们”普遍欠缺的独特价值:迅速决断的魄力、对重要人事的敏

    锐度、对艰难挑战的意志力、适应逆境的能力等等,这些特质使他们在担任“幽

    灵之眼”时非常胜任。因为他们都非常讨厌那些以弱者为粮食、作威作福之辈,

    只要某个对象能够让他们燃起击倒的,便能针对单一目标全力搜索一切可用

    之资讯、连续监视长达数月都不觉得累。当然,能够合作愉快,更重要的原因是

    幽华能让他们服。这些无畏之徒,伤残丧命也视若等闲,却仍对于许多事感到

    无能为力,因此他们最敬佩的往往便是脑筋好的人。

    如果没有“坏孩子帮”的全力支援,幽华的“眼睛”就大为受限,而整个计画便

    无法如此迅速地进入实作阶段;而若没有“好孩子帮”作为稳定团体之骨干,则

    在一群各行其是的人乱突乱窜下,白玉楼早晚会成为一盘散沙。一是平时之用,

    一是战时之用,要让一个团队运作需要各式各样的人才配合,而幽华与紫音便是

    维系这两股力量的关键,整座虚幻的楼阁围绕著这两个活人而存在著,变成一个

    非常特殊的巨大生命体。

    如果把团队比喻为有生命的活物,则那些随著白玉楼计画而丧生的恶人魂灵们,

    最适合他们的比喻无疑便是“病毒”。

    ***

    就像辰巳他们一样,那些在白玉楼计画中丧生的幽灵们也未能成佛,徘徊在现世

    里,成为非常尴尬的存在。

    结下了生死之仇,他们对幽华恨入骨里,幽华却没有对他们开出特别严苛的规范

    或刻意贬低他们的生存价值,大抵上,仍维持著一贯的原则:“扰除了她

    以外的人类或幽灵”,除此之外,没事便一切照旧。

    光是这一点就让很多幽灵伙伴感到不能接受。尤其对于白玉楼计画付出越多的,

    越感到幽华这样的宽容简直是莫名其妙。

    虽然夺去了他们的命,她却不觉得自己因此便拥有“进而惩罚他们”的权力。

    从一开始幽华就没有把这些目标打为妖魔或人渣,与其说她夺取生命的行动是在

    挥舞正义的大旗,不如说她只是单纯觉得他们“挡住路了”来得更贴切些。因为

    他们占著那位置会让更多人受苦,又无法让他们自己选择离开那位置,所以只能

    让他们远离现世,就只是这样而已。既然对他们没有仇恨,所以虽然能理解他们

    的怨恨,却总觉得他们只是在自讨苦吃。

    --一直坚持著恨我,这样不累吗?她能理解,却无法认同。

    这种轻描淡写的心,也许会被认为是“觉悟不够”吧?白玉楼的幽灵伙伴们都

    很直觉地把这些恶人当作“敌人”,他们必须要认定这些目标人物坏到极点,拔

    除他们是高贵的,是正确的,这才有足够的动力驱使他们不断前进。所以,他们

    不只不能接受幽华以同样的规则限制他们,有些甚至觉得幽华根本就该放任死蝶

    吃光他们的魂魄,反正生前坏事作尽,留著干什么呢?这样的举动在幽灵看来只

    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觉悟不够,都已经夺去他们命,却无法更进一步伤害他们。

    --…毕竟,只是个女孩子吧。这样的耳语不时在白玉楼的幽灵间传递著。

    而她没把这些恶人魂灵当仇敌,这种态度并无助于双方和解,反而让那些被夺去

    命的人们更加无法原谅她。这是很有趣的人:如果幽华真是个大魔王,对他

    们极尽侮辱,剥去他们所有尊严,那也许大部分的幽灵会转变为非常听话的狗,

    因为对于幽灵而言死蝶的力量是绝对无法反抗的。如果这么作,今天的状况也许

    完全不会发生。

    就算不想那样,光诉诸罪恶感也能击倒不少的恶人幽灵。直斥其罪恶,至内心

    最脆弱的一块,造成崩溃后,会有一部份的幽灵会顺应“这都是我应得的惩罚”

    的逻辑,而得到精神的安定。进而,也许空寂和尚也就可以作些什么,为好孩子

    团多吸收些会员之类的,让问题份子更加孤立无援,也不会导致今天这样的局面。

    但她却什么也不说,连一句伤人的话都不出口。这反而让他们无法接受。当看著

    她平静的眼神,甚至对他们微笑时,对他们而言简直像陷入一场醒不过来的荒谬

    恶梦。

    --她到底是谁?她以为自己作了什么?她知不知道她毀了我的人生?她怎么能

    这样若无其事!?

    名为“仇恨”的舞步,要两个人才能跳得起来,既然幽华选择安静地坐著,另外

    一边的舞者就得单独撑著场面,背负起两人份的仇恨,那是非常,非常累的事

    她那种行若无事的态度只会更刺激他们的愤怒,要伤人最深,常常不是用或恨

    这种激烈的东西,而只要单纯的忽视就够了。

    仇恨,愤懣,累积著。恶人们的灵魂染上了纯黑色的薄雾,无声呼喊著,复仇,

    复仇,要复仇!

    ***

    一方只有幽华与死蝶群,一方是恶人联合军团,交战过无数次,直接说结论吧?

    目前为止,后者完败。

    虽然怨愤累积如山崩地裂,战争却不是比较生气的一方就一定能获得胜利。更何

    况一群顶级的恶人加在一起,会成为一个超强的集合体吗?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每个人都想打这场仗,也都想赢,但基本上却没有人想牺牲,每个恶人都在等著

    有谁先冲出去,看哪个笨蛋先牺牲自己的灵魂,再观察有没有改变发生。只有当

    局势对他们非常有利时,才足以让他们赌上自己宝贵的魂灵。

    大家都在等,没有人想当笨蛋,那当然什么事也不会发生。看透这一点的幽华

    勒令紫音与白玉楼的幽灵们远离这场战斗,只要她一人就赢定了,没有必要增加

    变数。

    就这么过了一阵子,虽然有零星的几个笨蛋真的杀出来,但那样的角色也不足以

    造成什么改变,复仇的火苗总是才刚刚点燃就熄灭了。好几个礼拜后,他们终于

    发现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既然无法期待别人,自己独个冲上去又只是找死,只

    好开始各组联盟,以打倒幽华为职志。

    可惜他们的一切算计均超不出幽华的掌握。既然目的是对她复仇,则对象不外乎

    下列三者:她本人、她在意的人、白玉楼计画。对象如此明确,能采的策略就相

    当受限。首先对于幽华本人,要伤害她是几乎不可能的,恶人没胆,也不敢直接

    冲撞漩渦中心,而幽华在意的人,不外乎是家人与幽灵朋友们,但她家人均有严

    密的看守,白玉楼的幽灵们又非常团结,恶人们并惹不起。

    所以,绝大部分的联盟不约而同选择针对白玉楼计画进行攻击,于,他们都是

    死于这个计画,想复仇实在是不二之选;于理,这是看来最容易破坏的目标,只

    要把几个最重要的报泄漏给人类知道就行了,接下来甚至不用他们自己动手。

    但这一步,当然,也在幽华的计算之中。

    咒语始于取名。境界始于定义。被幽华带走的灵魂无法成佛,因为他们不符合任

    何一个现存的,属于‘幽灵该存在的境界’的定义,换句话说,当幽华与死蝶的

    咒术契约成立之时,一道史无前例的,全新的境界之门已然开启。

    在爷爷与空寂和尚死去之时,幽华对死蝶一无所知,自然也无法控制什么境界,

    所以他们的行动很接近一般的幽灵,能够随意吓人,或与其他幽灵交谈什么的,

    相当自由。后来一连串的事纷至杳来,幽华不得不与死蝶长时间接触,甚至得

    自己赶快理解死蝶的一切,无意之间发现了这件事:关于她所属的幽灵们不能

    与一般幽灵归在同一个境界,而是存在于另一个,专属于她的境界这个事实。

    死蝶只是死神无意识的刀刃,为了达成使命而在现存境界穿梭著。但现在这把刀

    是握在别人手上,一个不受地府戒律管辖的小女孩手中,自然可以有别的想法。

    比如说,既然可以创一个境界,就可以再创几个。以死蝶之翼把时空与次元切割

    开来,在无意间把境界变换,这都是可以做到的,只要是在她的境界里面,就是

    她说了算。

    背后的原理太过复杂,用实际的例子讲解会比较好懂。幽华开了一个境界,就像

    架设了像一个网站那样的东西。幽灵们就是里面登入的帐号,帐号的权限完全由

    网站管理员幽华来决定。要让他们看到哪些版,哪些人,有没有发言权,都是可

    以“设定”的。甚至把网站的实体位置搬来搬去,那些帐号只要能够正常登入,

    就不会有感觉。

    只是在此例中,对于那些使用者(幽灵)而言可能造成困扰的是:他们别无选择,

    只能待在这个网站,要连外也得透过这个网站连外,还得问问管理员幽华给不给

    连,说来也真是有点霸道,所以幽华仅止于‘知道可以作’,却极少实际去动手。

    白玉楼幽灵们的“权限”都很完整,到处乱飞乱玩也没感觉到有任何不对。因为

    无意义地造成别人的麻烦显然是非常愚蠢的,如果被谁发现了,就还得解释,而

    幽华一是不知道从何解释起(她从未像紫那样完整研究过境界之学,一切都是靠

    自己摸索出来的),二来就算能解释,她也懒得解释。

    所以只有极少数的状况,她认定有必要时,会用最低调的方式加以干涉。比如,

    为何主祭大人频繁出入幽华家门,却没注意到庭院里密度高得吓人的幽灵?为何

    京城里众多灵能者,也没有人发现有另一群超脱于轮迴以外的怪幽灵存在?其实

    并非没有机会发现,只是当他们还没来得及注意之前,幽华已经先一步注意到,

    并且把问题迅速消除了。

    这功课是自从幽华获得死蝶之力后便一直在做的,已经行之有年,什么奇奇怪怪

    的状况都发生过并遭到解决了。所以当这些渴望报复的亡灵们尝试与灵能者取得

    接触时,豎立在他们面前的是既高且厚,几乎找不到漏洞的境界之壁。

    对于寂寞又无聊的幽灵们而言,为人与灵之媒介的灵能者自然是一定要掌握的

    人物。藉由幽灵们的帮助,京城里所有灵能者早已被死蝶标定,用一条规则挡住

    那些想告密的幽灵:当这些恶灵距离越强的灵能者越近,就会被关在越多层境界

    之外,所以明明想说话的人就近在眼前,却大吼大叫也不可能被听见。一切可能

    的方法都被试过了,无法留字、无法藉由搬动东西引起注意、无法与其他普通的

    幽灵谈论白玉楼相关的事,对这些恶灵而言,一切能够泄漏白玉楼机密的权限

    都被锁住了。

    这一挣扎花了近两个月的时间,无数次的尝试与失败,终于一个接一个放弃了。

    他们逐渐明瞭想要从正面击倒幽华是几乎不可能的,她没有仇视他们,不是因为

    优柔寡断,而只是没有必要而已。她杀了他们因为觉得必须如此,根本不需要荣

    誉感之类的驱使,就某些方面而言,这比基于仇恨或荣誉的杀人还要可怕许多。

    有趣的是当白玉楼的幽灵伙伴们还认为幽华觉悟不足时,敌对势力反而先察觉了

    隐藏在幽华笑脸背后的恐怖,敌人有时比朋友更能清楚地认识自己。

    又沈寂了好一阵子,无尽的绝望终于把他们串连成一个具有内聚力的团体,他们

    终于学会,这不是一场自己不用冒险就能赢的战斗,而是没有牺牲便不会有胜利

    的苦战,此时出来登高一呼的,很巧,正是幽华在白玉楼计画中杀的第一个人,

    前左大臣大人。

    “她确实有点小聪明…但她只能在她懂的游戏里赢。”左大臣是这么激励下面的

    幽灵:“是时候该教教这位小朋友,现实并不是游戏,一切也不是她想像的那么

    容易控制。规则是为了违反而创,信任是为了背叛而生,而光荣是为了堕落而存,

    她太年轻了,不可能懂这些。而在她懂之前…一切会快得让她来不及反应。”

    白玉楼后约四个月,恶人帮首次有意义的反扑终于开始了。

    ***

    目标首先指向非白玉楼的幽灵们。

    第一是恶人们惹不起白玉楼的幽灵们。他们在计画开始前已经共同生活了几年,

    又紧张备战了一年,团队意识已经相当强固,得罪了一个,就相当于连著背后的

    数十位幽灵一起得罪,而且他们离幽华太近了,想赢幽华,明著来是不行的。

    与白玉楼的平行结构不同,京城幽灵的组织结构是层次井然、上下分明的,领袖

    拥有绝对的权威。传递讯息又比人类方便,如首领们答应幽华不再为难白玉楼幽

    灵,隔风声就确实地传至其下的每个幽灵耳中。如此按理说应该可以上下如同

    一体,其实幽灵还不是人变成的?人类有的问题,幽灵一件不缺。数百年来京城

    积累的幽灵数量已经太庞大、也称不上能够管理什么了,虽然基本上支持幽华,

    实际上每个幽灵在想什么,又岂是能够被掌握的?

    既然有喜欢幽华与白玉楼的幽灵,自然也就有看到他们就觉得讨厌的。虽然比较

    起来这些恶人的幽灵们更让他们讨厌,但要造成混乱也不一定便得争取同,只

    需要稍微调整一下喜欢与讨厌的比例,此消彼长下,便能成为挑起混乱的槓杆。

    于是,他们开始有计画地扰京城的幽灵们。面对这种迟鈍的团体,不可能期望

    马上进入冲突阶段,得一步一步来:先营造出不满的輿论,慢慢加温,逐渐形成

    集体意识,最后慎选时机引爆。

    所以,他们先派出一组一组的人马针对各个特定幽灵进行实验扰,只为了

    画出两条底线:那些老幽灵们最受不了什么?以及,幽华能接受的底线在哪里?

    在多次尝试之后,宝贵的经验慢慢被归纳起来,比如…

    老幽灵们最受不了自己的平静被打扰。所谓的平静,主要包含三个要件:自我的

    生活空间、生活习惯、以及生活风格。几乎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有个“窝”;几乎

    每个人都有些特别的习惯,甚至有些称得上是怪癖;也几乎每个人都会把自己对

    万物的感受体现于生活之中,努力把生活变成一件量剪裁的衣服。当这三个条

    件均能毫无阻碍的实现时,人就会暂时感到一股安心感,那安心感能持续多久,

    就看那人本如何、知不知足等等。至于这种安心到底是真实还是错觉,就不是

    本文能够探讨的领域了,总之对所有凡夫俗子而言,这种安心感是很重要的。

    对幽灵而言也是如此,跟人类比较不一样的是他们更重视生活,因为没什么东西

    好追求,如果再不活得开心点,干脆去投胎算了。幽华在花间之宴时引述的死蝶

    预言,正是因为威协到了上述的所有要件,这才能一击命中幽灵首领们的心坎,

    答应毫无保留的提供帮助。

    再来,幽华虽然很早就说过了“严扰任何人或鬼”,问题是,做到怎么样才

    会符合她所定义的“扰”呢?殴打吗?漫骂吗?如果能确实造成对方的困扰,

    却毫无攻击力的话语与动作,算不算是一种“扰”呢?

    为了确认幽华的底线,经过多次的实验,为防特定幽灵被盯上还必须不断换班与

    换对象,终于逐渐抓到了她评断的标准,幽华所定义的“扰”果然还是比较偏

    “人安全”,也就是对于实际的安全有所危害才算。对于人类这种必须用

    接触、肌肤感受才能确认外界存在的生物而言,那是很自然的想法。

    问题是幽灵是没有**的,所以他们的感受会偏向心理层面,如果用人类的标准

    去审视,可能会觉得会冒犯到幽灵的都是“小事”。比如说,对于不敬、不洁、

    不诚等“心态问题”,人类比较可以一笑置之,因为精神安全地藏在的深处,

    只能透过灵魂之窗相互遥望,距离让欺骗变得容易,可以说人类绝大部分的交往

    都没什么诚意,充满了各种自欺欺人的谎言,只是久了之后,也就像是真有那么

    一回事了。但对于直接以“灵”相交的幽灵而言,不诚就形同背叛,那是非常非

    常没礼貌的行为。很多幽灵都逐渐忘却了欺骗的技巧,在乡野故事里经常出现的

    笨笨鬼魂,被狡猾的人类引几句便讲出自己的弱点什么的,其实不是他们笨,

    实在是说习惯了真话,一时改不过来。

    人类觉得是小事的,幽灵可能觉得是大事,相对的,人类重视的很多东西幽灵也

    都弃若敝屣。虽然本质上是相当相似,许多人类的弱点在幽灵上也看得出来,

    但因为外在环境等条件天差地别导致价值观的巨大差距,无论幽华再敏锐,终究

    无法真的站在幽灵的角度去看事

    这样的观念差距,便提供了造成冲突的绝佳空间。

    ***

    在幽华看不见的暗处,改变正悄悄的发生。

    刚开始,是有些脾气温和但碎嘴的幽灵在抱怨“白玉楼那边的幽灵怎么老是四处

    乱闯”、“问也不问一声就跑进我的地方,闷声不吭地盯著我看”、“我只想去溪旁

    好好静一静,不知为何突然一堆幽灵涌过来,而且不是一两次,最近经常这样…”

    诸如此类的抱怨层出不穷。

    然后,比较平常的、脾气没那么好的怨灵也开始遭遇类似状况,刚开始是容忍,

    接下来开始有零星的冲突,真要比力量,这些年纪比他们大得多的幽灵们可是远

    胜,但这个古怪的集团也没有意思要战斗,一旦真的惹恼了对方,他们会迅速逃

    离,去寻找另一个目标,过了几天,等前一个目标气消了,又会发现那些缠人精

    不知何时出现在边,继续重复著同一轮迴,直到他们受不了,开始一再抱怨、

    甚至找同伴过来助拳时,才真正放弃,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进行另一个迴圈。

    乱持续著,从一层往一层蔓延,从一个团体扩张到下一个团体,这是一连串有

    计画的游击行动,从不一次招惹层面过广的幽灵,而是把互无关系的目标们孤立

    起来,给予程度不一的恶作剧。当他们向其幽灵朋友诉说时往往觉得求助无门,

    因为相熟的竟没有一个遭遇到类似的事,所以也没什么同仇敌慨之,当他们

    好不容易烙了人来,这些讨厌鬼却又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那股无从抒发的鬱闷

    就更不在话下了。

    久而久之,那些首领们接到的申诉多到爆炸,已经几百年没感到什么叫做压力,

    一时还真有些不知所措。他们从未看过底下的鬼魂这么激愤、神经质的怒吼著:

    “把他们赶出去!”、“不是他们走就是我们走!”,白玉楼的好孩子帮辛苦积累

    的善缘几乎被破坏殆尽,就算跟他们解释那些捣蛋鬼不属于真正的白玉楼幽灵也

    没用,反正对京城的幽灵而言,“不属于我们的就是同一挂”。

    当况逐渐让那些首领们压不住,一直以为他们已放弃的幽华才终于知道此事,

    或者说,其实一直有风声传过来,但她始终错估了严重,当她对首领们承诺要

    想法解决的同时,一切已迅速进入决定的阶段。

    ***

    引爆点是多方向、同时的。恶人集团精挑细选脾气最暴躁、力量最强、鬼脉最

    广的京城怨灵们集中攻击,而这些目标不负所望,反击迅速且苛烈,几个恶人幽

    灵在最初的冲突便牺牲了,但作战并未因此而退缩,反而不断扩大其范围,之前

    埋下的伏线一个接著一个引爆,不满迅速积累,京城内刮过一阵反白玉楼幽灵的

    狂风,而随著这阵狂风吹袭,恶人幽灵们反而全面撤离战区、躲进了死蝶看守的

    幽华庭院,反倒是在外行走的、真正的白玉楼幽灵们承担了全城幽灵的愤怒,此

    时恶人们已不用以犯险,因为坏孩子帮是不可能乖乖挨打的,光是他们就足以

    让状况更加无法收拾了,。

    光是制止双方的冲突,幽华便连续几晚跑遍了京城没停过,好不容易灭完了火,

    白玉楼幽灵们同意为免事恶化,暂时全体待在幽华庭院里似乎是必须的。问题

    是恶人魂灵此时也躲在同一个地方,好人与恶人魂灵同处一个庭院?从来没看过

    比这更尴尬的画面。双方恩怨纠结深远,已难以界定谁是被害者谁是加害者了,

    双方似乎只有你死我活,简直无法想像两者能并存于同一片天空下。

    终于制止了一切混乱后,幽华被其他幽灵首领们第二次上谈判桌,此刻距离前

    左大臣说出“一切会快得让她来不及反应”这句话只过了两个月,竟然会被

    这个地步,连幽华也不得不承认,他们确实是干得很漂亮,。

    距离与首领们的聚会只剩几天,白玉楼的核心们以继夜讨论著解决方案。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紫雨幽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