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紫雨幽蝶 正文 第十一章

    ( )    “小姐!”

    那个人类的惊呼正是来自紫音。她自从告退后一直生著闷气,气到连自己重感冒

    都快忘记了。“随便她要作什么,我不管了,我受够了!”就这么气鼓鼓地躲在

    一旁,看幽华出去,看她带病人回来,看她沈思了好几个时辰,她想阻止,却不

    能起,原先以为自己在闹彆扭,但随著时间过去,发现不是如此。

    她不能阻止,是因为她根本害怕得不得了。她怕传染到疫病,她怕看到小姐所说

    的“蝴蝶妖怪”,她怕死。

    所以才这么生气,气幽华任是一个原因,但更多是气自己没用。夜已深沈却难

    以成眠,窝在角落,房间里的幽华看起来好近,又好遥远。

    然后看著她跑出房间,翻过围墙,才惊呼一声,接下来的景却让她叫不出声来。

    幽华全飘浮在空中,像被什么未知的力量承著,拉扯著,晃来去,轻得像是

    纸剪出来的娃娃般。

    紫音的惊呼只剩下喉头轻微的“呃、呃”声,感觉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

    幽华第一次看到这么恐怖的东西,还在这么近的距离,几乎可以看见它们眼窝中

    的泥土。她惊呼一声掩住脸,那两个骷髏好像觉得很有趣,笑得非常开心,牙齿

    交击发出喀拉喀拉的响声。

    虽然害怕,但感到自己完全被看轻的幽华,一股豁出去的意念顿时凌驾了恐惧。

    “来找我,你们有甚么话想说?”她问,语气冷静得无懈可击。

    那两个影顿时停了笑声,面面相觑,如果脸上有肌,表应该是很不可思议吧。

    “还有,跟人说话要有礼貌,你妈妈没教你说话要看著人吗?”幽华指指眼睛:

    “你这样我很难说话,根本不知道要看著哪里讲呢。我想你们应该不是一开始就

    这样吧,听声音,应该是个很可的小女孩。”

    --希望真的是很可的小女孩啊…幽华暗暗祈祷,如果看到什么更可怕的鬼脸,

    不知道自己还顶不顶得住。

    两个小骷髏头竟然低下头,默默地挨骂。许久,才由那个比较大的说话。

    “我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要长成什么样子…在我们知道的时候,就是这个样

    子了…”

    语气委委屈屈,但是听起来没错,真的是小女孩的声音了。

    “这样啊…”幽华说。

    “如果真的要像谁,也许就是像你吧。”那骷髏说。

    “啊!”幽华突然想起什么,大叫一声。这耳熟得不得了的声音是以前听见过的,

    在家里庭院的角落有两个小土堆,小时候常去玩,不知为何就是觉得有种亲切的

    感觉,那阵子经常作美好的梦,歌声,愉快的玩乐都在梦境里,醒来之后就只剩

    模糊的记忆,后来被母亲狠狠打了一顿,这才不敢再去…

    遗忘已久,无数画面闪过脑海。

    “忘了我们吗?姊姊啊…”

    短短几个字带著庞大的感与资讯淹没了幽华,那感觉就像人们有时会作的梦:

    感到突然理解了所有的道理,万物不分巨细都如此清晰。她看到初生一刻即被剥

    夺生命的詛咒,有痛觉的第一个记忆就是窒息而死,再多眼泪也洗不净的孤寂,

    在全部瞭解时,她第一次深深觉得自己是多么幸福,其他烦恼都微不足道了。

    “对不起…我…什么都不知道…”幽华只说得出这几个字就说不下去,只是怔怔

    的站在那边,眼泪一直掉。原来她们只是想要找自己玩,而始终推开她们,恐惧

    逃开的,也正是无知的自己。

    “谢谢你,即使这么久了,仍能为我们哭泣。”两个小骷髏慢慢地覆上一层薄纱,

    逐渐幻化为小女孩的样貌,幽华看著她们,又笑了,果然很可,父亲跟母亲都

    长得那么漂亮,孩子怎样都不会丑的。

    “既然你来了就很好,我们一起玩吧,永远永远,不要分开了。”

    说著,两人牵起幽华的手。

    “等等。”幽华说。

    ***

    迷惑的眼神,对上无畏的目光。

    “我不能跟你们去。”

    “果然还是害怕我们吗…”小女孩们头低低的,语气却流露少许危险的暗。

    幽华轻敲一下她们的头,说:“我怕什么?我问你,谁是姊姊?”

    “…你啊?”

    “是我没错吧?我多少活得比你们久,比你们想得周全,所以这事得听我的话。

    不是我该跟你们走,正好相反,是你们应该留在我旁。”

    两双小眼睛瞪得大大的。

    “看你们年纪也不小,多少懂点事了,我就跟你们讲道理。看你们似乎过得并不

    好吧?看我锦衣玉食,整天睡觉游乐,不觉得很羨慕吗?”

    妹妹们点头。

    “其实做人没那么简单的,也没那么值得羨慕,只是你们未曾有这个机会。也许

    尝过滋味之后,就会觉得还是去当蝴蝶妖怪来得好些,但是你们必须活过一次,

    才能决定你们喜不喜欢,我说得有没有道理?”

    逐渐明白幽华的意思,妹妹们既是欢喜又是迷惑,更多的是难以置信。

    “你是说…你许我们附在你上?”

    “什么附不附的,我是不太懂。”幽华说:“我要你们跟我一起看看人们,跟

    他们说话,吃人间的食物,尝尝未竟的人生,总之在你们满意前不会赶你们走的。

    即使我只能占著用手臂划个圆那么窄小的空间,也会留给你们一块地方。”

    “我们…是死之蝶的化。我们能够自由遨翔境界之间,去过的地方远超乎姊姊

    的想像,你却认为我们会想被錮在这小小的驱体中,直到你老死为止?”

    “这是我能想到最好的办法了,不满意吗?”

    “不…够好了。”

    幽华突然感到两手空了,妹妹们又化为骷髏,随即碎成粉尘,随风散去。白色的

    长河也随之飞翔入天际,化入夜空的银河与繁星。

    ***

    “咒术…”蓝说。

    “嗯,虽然没有学过任何阳道之类的学问,但幽华作的事本质与咒术原理是

    相通的。咒术绝非命令,咒的起源正是为了让不同物种和谐共存,通过双方熟悉

    的形式,达成互利的关系。可惜子一久,最根本的道理也被淡忘了…”紫说。

    “但也太鲁莽了。她只要答错一句,恐怕就被带走了呢。”

    “这个嘛…”

    紫想起自己也有问到幽华当时害不害怕,她却问:“若被她们带走,有什么不好吗?”

    这也许正是她能成功的原因。

    ***

    当幽华醒来时,看见紫音睡在旁边,有些惊讶有些生气,把她摇醒了。

    “我不是说,没去找你前别来找我吗?”

    紫音揉揉眼睛,说:“没有必要了…都结束啦。小姐请看看外面吧。”

    房外嘈嘈杂杂,仕女们来去奔忙,看到幽华起都群聚过来,偷偷地探头探脑。

    “小姐您已经变成传奇了,老人家回去后把当晚的事传得沸沸扬扬,她们都知

    道是您用神奇的方法治好了她,甚至有传言说这瘟疫是被您阻止的呢。”

    紫音笑著,笑容有些苦涩,但幽华头很痛,未能察觉。

    一切变化得太快了。

    ***

    幽华问过才知道原来她足足睡了三天。从恶鬼附的疯子,到天仙降世的半神,

    短短三天,世界已经翻了过来。

    虽然仍有人对于“小姐阻止瘟疫”的传闻半信半疑,她治好那个仆妇却是不容怀

    疑的事实。再说那天晚上也有许多人被紫音的尖叫惊醒,比较好事的就出来瞧,

    结果就看到了幽华被数十万只死蝶纠缠的景象。看不到死蝶的她们,只见大小姐

    飞在半空,传来传去,最后幽华就变成了神仙般奇妙的人物。

    瘟疫确实停了下来,只有幽华知道那是因为绝大部分的死之蝶已经离开了京城。

    部分贪食的死蝶仍缠著垂死的病人不放,但死亡的庞大影已从人们心中消失,

    死蝶能主宰的似乎不只是**的生死而已。

    任何普通人都不会把“能致人于死的能力”当作什么好东西,但幽华却不这么想。

    能控制“死”,也就是可以令人“生”,只是相反的运用而已。想通了这点,这

    能力就变成从天上掉下来的礼物。

    随著传言越传越远,从贵族到仆役,“能否请小姐救救某人…”的要求层出不穷。

    刚开始紫音以“小姐要休息”为由挡了下来,后来幽华说:“能帮就尽量帮忙吧。”,

    之后连续一个多月都没能好好休息。

    来者不拒,因为对幽华而言是非常轻易的事。虽然袭击京城的全都是冥府体制外

    的野生死蝶,服从命令的本能却已深植体内。妹妹们可以与死蝶沟通,所以成了

    幽华与死蝶间的桥梁,她只需动个念头就能任意指挥来去。幽华与妹妹达成契约

    时已经驯服了绝大多数的死蝶,之后每多看一个病人就多驯服一些,一个月后,

    几乎瘟疫中全数的死蝶都归她节制了。

    她刚开始是怀著绝大的在治疗病人,当看到痊愈的病人一个个欢喜地离开,

    第一次觉得自己真的作了些有意义的事。得脱大难的病人或下跪磕头,或颂著

    千变万化的美丽词汇,但她这么暴起暴落地走过一遭,那些话语都像浮光掠影,

    难以牵动她的心了。

    忙到一个段落,非瘟疫的病人数量越来越多,她也发现这个能力的侷限。虽然能

    让人“生”,却称不上治疗,顶多是撑著不死而已。如果对方已经病入膏肓无力

    自愈,也许回家不到三天又命垂危,她能作的只是拉长迴光返照的时间。

    每当她看见“必死”的病人,用能力驱除掉死蝶让他们暂时恢复活力与笑容,送

    出门时总是一阵心痛,因为她已经看到对方注定的结局。就这么送他出去,不就

    等于是见死不救?这让她著实苦恼了一阵,但很快又觉得自己可笑,以为自己是

    谁呢?总有作不到的事吧?这么一想,又开朗了起来。

    大瘟疫的余波持续震著幽华的生活,但距离下一波风起,还需一些时间。

    ***

    大难之后,原该休养生息。可惜人类的愚蠢永无止尽。

    读史常发现,天灾彷彿都正巧挑在王朝倾覆的时机到来,古人说这是天意如此,

    暗示改朝换代的征兆,这无疑是缺乏统计知识的说法。天灾时时都可能有,机率

    的问题而已。盛世也有天灾,乱世也有天灾,只是**会使天灾变得更加致命。

    大疫让人口遽减,京城近畿的田亩几全荒蕪,上面却无视底下人民的痛苦翻滚,

    只言天皇的权威遭到瘟疫袭击而受损,于是举办了盛大的敬神宴会。一花费,

    足以养活一个村庄一整个月。

    于是税赋不减,反而加赋,人民才躲过瘟疫,又来酷吏,后者比前者更加残暴,

    瘟疫还能跟死神赌运气,与酷吏赌则是不可能赢,更不可能活命。

    官,民反。

    各国都有类似动乱,但是最让上面挂不住面子的是天子脚下的村庄也纷纷暴乱了

    起来,杀了地方官,以农具为兵器,动乱如燎原烈火般燃烧了起来。而百里外的

    宫,仍在笙歌夜夜。

    一,幽华父亲上朝回来,沈默不语。她母亲见状不对问,当问到答案时,也

    不坐倒在地,只是垂泪不休。

    他接到了命令,带领数百军,前去京城近郊动乱的中心平乱。

    ***

    “侮辱吾皇威信者,格杀勿论。”宣令者是这么说的。

    对方只是农民,未经团练的一盘散沙,由正规军队出动迎击,必是如砍瓜切菜般

    的轻易吧?原本宫中普遍的论调是如此,但根据前几天传来的密报,说当地国守

    的正规军已遭歼灭,相关官吏均被屠戮殆尽,说话的人声音就小了,但不久之后

    又大声起来,还是同个说词,只是把“正规军”换成“素质最精锐的军”。

    “原本依律军是不能出城,实在是叛徒嚣张妄为,需在火头延烧之前扑灭方为

    上计…”事实上叛军已在距京城行军七之内的距离集结,火头早已延烧到

    了,那群高官仍是放著不切实际的高论。

    要派军出去剿灭,但需秘密,如此近的距离发生动乱,被百姓知道会损及皇上的

    威信。也不能派什么知名的宿将,一派出去也许就传言漫天,风声鹤唳了。于是

    幽华父亲因为平时喜欢谈武论艺,竟这么误打误撞被挑上了。

    ***

    “率领军数百连夜出征,集结当地残余军队,扫反叛势力…”

    幽华父亲喜读兵法,但不用懂得兵法,只要有一点脑袋就知道,岂止谈何容易?

    简直是不可能。

    “为什么会这么决定呢?”她母亲哭得连声音都瘖哑了:“怎么会派你去?”

    ***

    当夜,幽华房间来了两个不是人的访客。紫音驱退了所有闲杂人等,房间里只剩

    两个人,两个鬼。

    “那群老不死的,都这种时候了,还在搞这些小把戏…”她爷爷语气倒是平静。

    “小把戏?”幽华问。

    “为什么会派我儿子?”她爷爷说:“很简单,我们西行寺家没什么显赫资历,

    纯粹是凭著好运与手腕摸上来的,这你想必也清楚。”

    看幽华瞪大眼睛,他才摸摸鼻子:“原来你不知道,那你现在知道了。”

    一会,幽华叹息:“其实我早该知道的…”,然后脸色又归于平和。爷爷很赞赏

    地看著她,好像什么事都无法困扰她太久。

    “人好群聚,排除异己,我们既然不是名门世族,想要挤进这个圈子自然就得比

    别人卖力十倍。即使这样,却还得被他们瞧不起,整天像石墙中的小草一样努力

    钻营,那辛苦劲儿你们这些小蘿蔔头是不会懂的。”

    “确实。”幽华点头。

    “你还好,如果连现任当家都不懂,那就说不过去。”她爷爷露出沈痛的表

    “你父亲的宦途不顺,你知道吗?”

    “有些感觉。”

    父亲上朝回来总是叹气的时候多,快乐的时候少,与娘家的关系也越来越疏远,

    多少都可以看出蛛丝马迹。只是幽华也无能为力,所以一直不去想这个问题。

    “他完全不懂这些,也不想学,整天说些武功又是什么诗词的五四三,我真是听

    够了,这些对他一点帮助都没有啊!做官要的是手腕,是段,该低的头要低,

    该弯的腰要弯,该看不见的要看不见,事才能顺遂。他一直要率而为,不屈

    服众人,把自己弄得好干净,结果就是被当成异类剔除。”

    幽华完全瞭解他在说什么,但她也不觉得那是什么坏事,反倒觉得这样的父亲真

    是可的很。

    “我之前路都帮他铺好好的,袭了我的官爵,娶个名门的大小姐,只需再建立一

    个足以保的派系,他的仕途就能走得很顺遂。岂料我的计画才进行到一半,就

    出了意外…”

    说到这,有点尴尬地沈默了。因为大家都知道那意外是指什么。

    “…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小幽。”爷爷说:“真的没有。我知道你是无心,而且

    老实说,经过那件事后我变了许多,而且只有变得更好,不是更差。”

    幽华只当他在说客气话,也没有多留心。

    “只是一直以来都靠我保护他,现在我变成这样也使不上力了。现在老傢伙来到

    这里,只有一个请求。”

    “请你帮我照看著那个浑小子吧。”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紫雨幽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