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误会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旅徒 书名:都市隐身人
    红着双眼的陈风一掌击下,只闻‘嘭’的巨响。整间仓库簌簌回鸣,以浩东的头顶斜上方、手掌击落之处为中心。一道眼可以看见的浅蓝色的波浪水纹迅速漾开来。

    陈风感觉手掌如击在水面般,还没有靠近对方的脑袋,强烈的反弹之力传来,连手中原本死死抓住的衣领也被挣脱,接着站立不稳,退了两步。

    “为什么要杀我!”陈风的手一松,脸色苍白的浩东早已腿软,跌到在地,却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往后打滚,退出十多米外,半跪着,喘着粗气惊恐的问道。他手里还捏着一张淡蓝色的小符?。

    “你这个无耻之徒,我本就不应该太相信你,想不到你竟然真的敢向我父母下手,今天我要拿下你的狗头,慰我父亲之灵。”陈风踏前一步,目光如利剑锁定眼前的人。

    浩东愕然的抬头看着他,道;“什么?你爸爸遭杀害了?不是我做的。”

    陈风咬牙切齿的道;“哼!好一个小人,此时还想抵赖。若不是你还有谁,除了弑影联盟的杀手,还有谁想取我一家命?”

    “老大。。。”方才的事实在太忽然,光头此时才在惊变中反映过来,急忙在小屋中冲出来大喊。

    “你闭嘴,若不是我轻信你介绍这样的朋友,又怎么会有今天的事,信不信我连你也杀了?!”陈风指着他厉喝。这一喝果然镇住他。

    浩东站起来,沉声说;“任务是我接了没错,但是你有什么证据确定是我杀了你爸爸?我若真的这样做了,明知道你在这里的况下,又怎么会跟光头过来送死?”

    陈风楞了一下,小屋内的扬沐儿此时也盈盈出来了,细声的问;“恩公,令尊是什么时候出事的?”

    “一个小时前!”

    “老大,就算你杀了我,我也要说,今天中午到现在为止,浩东一直和我们在一起,半刻也不曾离开,又怎么有时间去伤害陈叔父。是不是搞错了?”

    陈风转头,看着光头冷冷的问;“你敢保证?”

    “若我说一句假话,老大随时可杀了我,我决无怨言。”光头毫不犹豫回答道。

    扬沐儿也站到陈风前面,柔柔又坚定的说;“我与浩东哥只是刚刚认识,但是也敢向恩公保证,他中午到现在,的确和我们两人在一起。”

    见老大眼神露出一丝疑惑,光头又赶忙说;“今天中午我叫浩东哥过来,是想到他用积分接了老大的任务,所以拿了一百万给他,也是为了向老大有交待,浩东哥本来是不要钱的,我死活塞给他才接过,老大若不信,还可以查交易记录。”

    顿了顿,又道;“我们吃午餐吃到下午4点,沐儿和几个小弟都有在陪酒。最后我记得老大说我们要广罗人才,所以邀请浩东哥加入我们,他刚刚答应,老大就来了电话,所以我们就一起过来了,准备亲自请示你的。。。”

    扬沐儿道;“光头大哥说的是实。”

    浩东依然站在原处,摇摇头苦笑道;“你想我会为了30万,惹下你这个我根本不可能接近,干掉的人物吗?别说我知道你实力比我强太多,单单是隐这一项,已经让我想到就不寒而栗。”

    陈风心中烦乱无比。他说的话不错,若真的是他杀了父亲,此时就不敢出现在这里了。而且,光头和扬沐儿也没有什么可能骗自己,就算杀了自己一家好处也有限,他们两人会为了这点蝇头小利出卖自己?

    “爸!”陈风一拳把钢板做的小屋上洞穿,眼泪不停的流出。刚刚只是心中一丝报仇的信念忍住绪,现在连仇人都不知道是谁,心中的悲痛再也压抑不住。

    若不是自己,老实交巴的父亲又岂会遭人暗杀?心中愧疚加上伤悲,让这个第一次历经过和最亲的人生死离别的人,一时无法坚强,男儿泪横流。

    三个站着的人面面相觑。良久,光头不解的自言自语道;“这件事到底会是谁做的呢?”

    “无论是谁,我一定会查出来的。”陈风擦了一把眼眶,咬牙切齿的说,接着深吸一口气,向浩东到;“刚才我太鲁莽了,对不起!”

    浩东道;“赤子之心,我能理解。”

    “老大,叔母有事吗?”光头问。

    陈风说;“她伤心过度,哭晕了过去,现在白家的人在守着她。”

    扬沐儿说;“恩公,我觉得你应该先回去陪陪令堂,她若醒来没有看见你,心中更加不安和悲痛。”

    陈风点点头;“我知道。”

    浩东又不经意的手缩回去,浅蓝色的符?消失不见,道;“这件事,如果你需要,我愿意帮你调查。”

    “谢谢,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吧。”陈风道;“刚刚光头说你想加入我们,若现在没有改变主意,以后你们就三人一起做事吧,我先走了。”

    城市华灯初上,回到医院的时候,陈纪元的尸体已经移到太平间,而杨素芬还没有醒来,医生说她的心脉都已经稍微平静了,休息一晚,大概明天早上可以醒来。

    这时病房里还有薇莉、方紫琴、刘小黑、江子君和看护女孩小芝。

    小芝可能对于这场变故太害怕了,她眼睛和是红肿肿的,一看就知道哭了好久。

    江子君似乎想和陈风说话,见他脸色不好,最后扶着小芝默默地出去了。

    刘小黑也接着告辞,最后留下薇莉和方紫琴陪着。

    三人无言的坐着,陈风端详着母亲憔悴的容颜和斑驳花白的头发,才四十多岁的她,此时看上去和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妪差不多。她心中的苦,自己又知道多少呢?自己以前太少陪着父母了,现在父亲走了,若母亲也这样,不给机会自己报答就走掉,他会恨自己一辈子。

    这时,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坐在沙发上的方紫琴起开门。

    “咦?换了新的看护吗?”门外一个女声低声的疑问了一句,接着俏生生的道;“杨阿姨,我们来看你和陈叔叔了。”

    抬头望去,是妈妈工友小香,还有沉默寡言,有种遗世独立,孤寂傲然气质的男孩李遗风,走在最后是胖胖的朱老板。

    “嘻,小风你也在啊。恰好你的同名也来了呢。”小香提着食盒,轻盈的走进来。见到躺在上的杨素芬,不解的问;“杨阿姨还没有起么?”

    陈风还没有回答,她又看到原本陈纪元躺着的上空空如也,吃惊的问;“陈叔叔呢?”

    他原本就不好看的脸色,此时更是苍白,泪水止不住的流,张口哽咽说不上话来。

    来者三人似乎马上猜到了什么,带笑的容颜均是变了。

    “怎么可能?!我早几天来,杨阿姨还笑着对我说陈叔叔快醒来了,现在为什么会这样?!”小香手中的食盒落在地上,快步走到杨素芬前,满脸的不可置信。

    ‘咣!’的一声,看似沉重的食盒落在地上,并未发出多大的响动,甚至连摇晃都没有,如落地生根,一着地就稳稳的立在瓷砖地板上。

    只是这时似乎没有人注意到食盒,走在李遗风后面的朱老板一跨步提起食盒,轻轻放在桌面。

    “陈大哥的伤理应无大碍,就算不在这样医院,静养半年也能醒来的,的确不可能这样。。。”胖胖的朱老板一边放下食盒,一边看着空空的,吃惊的说。

    陈风喃喃的说;“谢谢朱老板小香姐姐的关心,我父亲是受人暗害死的,母亲伤心过度,哭晕了过去,到现在也没有醒来。”

    “啊!”三人同时叫出声来。

    朱老板迈步走到杨素芬的前,看着她说;“杨大姐这是急火攻心、郁气结于,脉络不张,神。。。精神紊乱。这样下去,就算明天醒来,以后也会有后遗症,需要马上进行梳理调节。”

    旁边的薇莉急急的道;“真的么?可是刚刚医生说已无大碍了。。。”

    “他们知道个!”朱老板皱眉说。

    小香一把抓住他的肩膀说;“老板你学过医?哪你快救救杨阿姨啊。”

    朱老板道;“不行,对于人体脉络走向之类的我不是很懂,我。。。”似乎有难言之隐,说了一半就停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都市隐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