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骤变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旅徒 书名:都市隐身人
    复赛在体育馆内的国术表演室举行。作为南方最大的体育馆,又是以国术为主题,表演室自然豪华巨大,一个9X9米的战台,四周的看台呈圆形包围,除了前面的评委台,还有近千个位子。

    位子此时给分成五大区,五个学校的代表各占一方。

    校运会虽然没有名誉上的结束,但是实际上已经算结束了,市政府市体育办的人早两天来过,把闭幕式举行了。一般项目的颁奖典礼也都在昨天举行完毕。现在的比赛是没有各级官员的,而白家作为外人,自然也不好参观这样的比赛。

    所以虽然是重大的比赛,但是没有记者,没有外人,除了领队和参赛选手,只有四大家族的十几中老年人,静静的在后面观看。

    这些中老年人是每个家族派出的,虽然不是比赛的评委,却是比赛弟子进入内门的评委。相对来说,所以的参赛者更在意的是他们的评判。

    这时室内虽然安静,气氛却非常紧张,陈风甚至看到了黄斐泓脸上细密的汗粒。

    自己被踢了出来,南岭大学空了一个名次,而作为校内五大高手的黄斐泓,自然有能力在昨天的选补初赛中填进来。

    陈风优哉游哉的独自坐在一个角落,但是却无人能注意到他,因为此时他是隐状态。虽然场内有3阶甚至4阶的先天武者,但是他们的精神力无法发现陈风,而他又没有剧烈动作,他们就算能听风辨位,也无风可辨。

    不多久,比赛开始了。复赛用两天举行,一共六十个参赛者,三十场比赛,选手都是随机的。

    也不知道多久以后,才会轮的坐在慕容家穿紫色衣服,一脸兴奋的慕容琛上台呢?陈风期待的想。

    比赛进行的比较快,实力差不多的。基本上都是半小时内有结果,实力相差很大的,几分钟就高下立决,判出胜负。

    上午比了八场,比赛下台的有人欢喜有人愁,不过这些自然和陈风没有什么关系。

    中午休息一个小时,下午继续开始比赛。

    陈风看得有些精神疲劳了。老实说,这样的比赛并不公平,进入复赛的,战斗力几乎都在80以上。但是有时81战斗力的遇见86战斗力的。有时91战斗力遇见96战斗力的。结果86战斗力的进入了决赛,而91的却给刷了下来。

    陈风想起一个笑话,说有个大公司招聘职员,由于应聘的人太多,所以公司随机把一半人的简历直接丢进垃圾桶,因为他们的招聘理念是;运气不好的不要。

    这些本来实力不弱,遇上比自己厉害的人,真可谓运气不好了。

    不过凭陈风的战斗力评判方式,也很难直接判断一个人的实际水平,因为战斗力只是综合一个人的力量(内在力量)、敏捷、爆发能力、反应速度和威力伤害等体硬件。却无法判断一个人的头脑灵活程度,对决时的勇气和信心,还有对招式的掌握程度的。

    正是因为有这些无法判别的内在软件,所以比赛也不一点是战斗力高的就一定能赢,上午他看了一个战斗力只有88的人,战胜了一个拥有93战斗力的人。

    而每个古武世家的评判,也会留意自家的弟子,根据他们平常练武时的悟,和勤奋程度选取。有时并不一定要在这场比赛进入前十,也有可能被选取。

    下午的第六场比赛,慕容琛终于上台了,屏幕上显示;黄斐泓对决慕容琛。

    ‘呵呵,上次把这个黄斐泓刷了下去,这次算是给他补偿一下。’陈风站起来时想。

    他不紧不慢的走上战台,而黄斐泓和慕容琛也一起走了上来。

    黄斐泓战斗力92,比早两天提升了一点,慕容琛战斗力99,已经到达武者巅峰,比刚刚的王教练还高。这场对决如无意外,他是可以进入决赛的。只要他进入内门弟子,得到门内的内功心法,晋升到先天武者阶段也是轻而易举的事。

    黄斐泓眼睛平静的看着面前露出笑容,带着几分轻蔑的慕容琛,一言不发。

    裁判口哨吹响,比赛开始了。

    两人几乎同时而动,揉向前。一时间,台上拳来脚往,影重重。

    转眼三十招过去,高下难分。陈风站在一个角落,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激斗。

    很快又交手了二十多招,高低有些分晓了。不出所料,黄斐泓渐渐落到下风。慕容琛脸上带着轻蔑的笑容更盛,嘴角微微上翘,虽然如此,他还是小心翼翼的应付着。

    这时,黄斐泓一咬牙,形忽变,招式更猛,一招连着一招,一时间竟然让慕容琛手忙脚乱,有些对付不过来,台下不少人纷纷点头叫好。

    但是慕容琛并没有慌乱,形上蹦下跳,格拳挡腿,形舒展,守得泼水不进。

    十数招一过,黄斐泓再度落入下风,只是这次形势更加不如。慕容琛也开始步步紧,反守为攻。

    “不错不错,沉稳大气,有些风范,此子可雕也。”台下了传来一个老者的声音,慕容琛一听,顿时喜上眉梢。

    按理说,两人战斗力相差在5点以上,百招内可见胜负。此时已经交手近百招,黄斐泓虽然处在下风,却也能坚持不败,可见平时修武的刻苦和认真。

    转眼又是三十多招过去了,黄斐泓依然是守势,慕容琛也一时之间难以攻下。于是眼中有些着急,出手速度又快了几分。

    几个来回之后,他一个快手击中黄斐泓的小肚,他闷哼一声,退开一小步。慕容琛大喜,另一拳挥向他的脸庞。他立即双手提起,格挡在面门前方前。但是此时脖子以下,空门尽露。

    慕容琛冷笑一声,右腿随即抬起,踢向他的腰肾部。

    黄斐泓也不慌乱,左脚倏然屈折回缩,档在腰间,慕容琛若是一脚踢来,绝对会无功而返。

    谁知慕容琛这一脚却是虚招,子跃起,以一个连环踢,右脚直接往他裆下撩去。

    黄斐泓想不到他变招如此速度歹毒,此时他的双手犹然档在面门,左脚抬起,凭右脚金鸡独立,根本无法接住这一脚,顿时脸色大变。

    这是男人最脆弱的地方,要是受实了这一脚,就算不断子绝孙,恐怕也是倒地半天爬不起来,必败无疑了。

    慕容琛嘴角抽动的幅度更大,看样子是只要这一脚踢实了,下一秒就会狂笑出来。

    但是很快,他的笑容就凝住了,因为他感觉到了不对劲。脚背在离黄斐泓的裤裆寸余远的地方,忽然好像踢到沙袋类似的东西,不但再也无法前进,而一股巨大的反弹力传来。让他措不及防,差点因为重心控制不住导致站立不稳。

    就在他极度讶异,忍不住低头去看的时候,黄斐泓原本屈折抬起的左腿,一个弹踢,狠狠的揣在他的肚子上。

    看台上所有人都以为慕容必胜了,看到这急转的形式,都不解他的一脚没有踢实就撤回。

    慕容琛给一脚揣在肚子上并未倒地,只是噔噔噔噔的退了几步,差点掉下台。

    虽然最后控制住了形,但是对手怎么会再给他机会,立刻揉上去,行云流水的猛招顿时连绵不绝的使出来。

    慕容琛脸上巨变,试图反击。却在几次有空挡的时候,旁边都似乎有人在牵制着,挥出的一拳,竟然会硬生生的给人扳住,而分神转去看,却并没有人。如此况下怎能不败,只数招过后,就给黄斐泓一脚踢了下台去。

    他倒在台下立即大喊大叫;“有鬼,有鬼,有人搞鬼。。。这场不算啊!不算!”

    但是台下所有的人看得清清楚楚,虽然觉得他输得有些匪夷所思,却没有发现有人搞鬼。

    陈风虽然出手了,只是运用内在能力,而台上拳脚风四起。又离看台远,别人怎么可能发现他。

    所以直到他暗爽的离开国术室时,慕容家的人还在叱喝此时如疯了一般的慕容琛。

    ‘哈哈!’陈风得意的回到宿舍,钻进洗澡间,把放在里面的衣服穿上走出来。

    宿舍此时就麦文高一人,此时全然没有发现有人出来,在心急如焚的不停拨打着电话。

    “老四,在干吗呢?”陈风走过去随意的问。

    麦文高一抬头,吃惊的看着他,惊讶的大叫;“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回来玩不行啊,你干吗大惊小怪的?”陈风不以为意的道。

    麦文高一把过来抓住他的手,道;“为什么打你电话打不通?找你又找不到,你到底搞什么?”他的语气非常急促,甚至带着质问。

    或许以前麦文高敢这样和自己说话,但是现在应该不会了,他这是怎么了,这么凶?

    “老大老二都出去找你半天了,擎南大夏我们上不去,打你手机通了又没有人接,我们只好求助广播,你听,现在广播上是找你的。”麦文高的语气更加激动。

    “都找我干什么?”陈风不解的问。

    “你妈妈一个小时前来电话,说你爸爸出事了,叫你马上去医院。。。我们就开始一直找你,半个小时前医院又打来电话,说。。。”

    陈风霎时感觉一阵莫名其妙的冷颤,结结巴巴的说;“说什么?医院打电话来到底说什么?”

    麦文高也是语气颤抖,道;“说伯父在医院已经异常病亡,伯母也晕阙过去,况紧急,你再不过去。。。恐怕连伯母最后一面也见不到了。”

    ‘啊!!!’陈风顿时觉得如巨雷轰在上,全颤抖,脑袋一片空白,耳朵轰鸣响个不停,几乎站立不稳。

    “你还楞着做什么?快去医院啊!”麦文高推了他一下。

    他吸了一口冷气,悲呼一声;“爸!”接着手一拍,前放电话的木桌哗啦一声,塑料电话也破碎不堪,木桌也倒下,一块巴掌大的木块都找不出来。

    最亲的两个人同时出事,此时他的心神受到的打击可想而知,一股戾气瞬间上涌,若不出手催发一口气,恐怕就算不当时晕阙,也会立即心神不清,暴走伤人。

    麦文高目瞪口呆的看了一眼满地的碎屑,再看前面时,陈风已经不在了。

    【旅途也厚颜向大家求些推荐了,求大家看完一章之后顺手点一下吧,马上100章了,你们看看这可怜的推荐票。】

重要声明:小说《都市隐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