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吃惊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旅徒 书名:都市隐身人
    听见有人叫自己,陈风抬头看去,却是江子君。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陈风放下手中的刀叉淡淡的反问。对这个便宜老爸,他一直都没有一点点的认同感。

    江子君脸色浮起不悦的神色,看了看薇莉,带着教训的口气道;“你陈叔叔还在医院躺着。。。”

    “那是我爸爸。”陈风不看他,纠正道。

    “好!你爸爸正躺在医院,你母亲在辛苦的照料,你怎么还有心来这里奢华的享受,大鱼大,拿你母亲辛苦赚得钱大吃大喝的?还有,这个女孩是谁?这么小的女孩你也。。。”他越说越激动。语气也越来越激烈。

    陈风豁然站起来,大声不屑的道;“这是我的家事,不用你管,而且,我和什么人在一起,与你何干?你不觉得自己管得太宽了?你以为你是谁?”

    江子君想不到陈风会这样说,气得有些发抖;“雪儿说你在学校不好好读书,搞鬼搞怪,已经到了差不多给学校勒令退学程度。现在还和这些不三不四、混吃混喝的人在一起。。。”

    “这位叔叔,我不是不三不四,混吃混喝的人,我叫白薇莉~”坐在陈风对面的薇莉嘟起小嘴,打断江子君的话不满的说。

    “住口。。。”江子君一声打断白薇莉的说话,他听女儿江雪儿说,陈风虽然考上了这所著名大学,一直行为不良,酗酒,公众地方辱骂人,打架斗殴,还到处沾花惹草。而他也调查过陈风的行为,虽然小学到高中都品学优良,但是大学后的生活一直很差劲,特别是二年级以后。

    他现在怎么有钱到这种地方消费,一定是拿了自己给他妈妈的钱,然后和一些不三不四的小太妹之类的在一起学坏了。

    “你住口。。。我不认识你,请你不要在我眼前乱叫,影响了我的食。”江子君打断薇莉的话,正想好好的训责陈风,却给他打断了正想开口的话。

    江子君楞了一下,此时整个餐厅的人都看了过来,他还想说话,一个侍应生走过来,在他耳边低语一句,两人立即离去了。

    走到一个贵宾房。一个老者抽着雪茄,见江子君进来,眉头皱了起来。这个老者,正是上次和陈风薇莉一起喝酒的人。

    “叔父!”江子君恭敬对他叫了一声,脸色温驯。

    老者透过单向玻璃,看着陈风和薇莉,没有回头的道;“你到我餐厅来闹什么事,也不怕影响了我的客人。”

    “对不起,叔父,我。。。”

    “别说这些,今天你来这里找我有什么事,说吧。”老者依然看着外面。

    “就是。。。就是我以前的旧事,叔父你应该是知道的,我以前在桂山县的时候,曾经有过一个女人。。。”

    “我知道。。。后来你回来,她还找上门,因为你那是刚刚和孙家的小姐完婚,所以不敢让你知道,这件事还是我处理的。”老者淡淡的说。

    江子君道;“哦,谢谢叔父考虑周全,今天我是想告诉叔父,前段时间我遇见当初那个女的。”

    老者哼了一声道;“遇见又怎么样,一个农妇,对你的前途和事业绝对没有帮助,难道你想认她回来。。。虽然现在孙家的小姐不在了,但是你依然是孙家的女婿,你若找她回来,少不了麻烦,我劝你还是别想太多,假装不认识就罢了。”

    江子君唯唯诺诺的道;“叔父说得有道理,只是这个女的说当初怀了我的孩子,现在生了下来。叔父你是知道子君我没有儿子,这个孩子怎么说也是我们江家的血脉,所以我想。。。”

    “真的有个孩子?哦。。。对,当年我是听说这个女的怀孕了,所以才命打断她一条腿的,本来我以为孙家的人虽然疯疯癫癫的,但是应该能给你生下一男半女,谁知。。。她真的把孩子生下来了?”

    “是!所以我才来和叔父商量,能不能把这个私生子认回来,如果可以,要怎么认才妥当。”江子君认真的说。

    老者沉吟片刻,道;“我们第四房人丁凋零,你这一辈的就你和子舟两人,下一辈的也只有帆儿一人,你的名下没有儿子,也等于大哥无后,按道理说,是应该认回来,只是恐怕不易啊。。。”

    江子君低下头,脸色变得很颓废和失望。

    “那私生子你见过吗?长得怎么样?品行如何?”老者又问了一句。

    “这恐怕叔父要失望了,他虽然考进了南岭大学,但是大学后的生活很糜烂,家里很穷,养父是同村的老实人,现在因为工伤躺在医院里,母亲在悉心照料,而他却还带着不三不四的小太妹,拿着我给他母亲的钱在这里花天酒地。。。”他虽然极想认回这个儿子,也想给他说好话,但是这些叔父若要查,很快就能查出的,所以也骗不了。说到这里,透过玻璃窗,对外面还在胡吃海喝的陈风瞪了一眼。

    “哦,这样的话就更无望了,咦?你说他在这里胡吃海喝,他人在这里?”老者问道。

    “对,就是叔父看着,和那个小太妹在一起吃东西的男孩。”江子君觉得很难堪。

    “什么,是他?你确定无误是他?”老者倏然转,惊讶的看着江子君大声的道。声音在消音玻璃隔成的贵宾房来回震

    “就是他。。。”江子君低下头说。

    “哈哈哈~!”老者忽然狂笑。江子君愕然的看着他。

    “真的是他,哈哈,真的是他。我正在思量这个小子是什么家的人,竟然这么有福气,出了个极品天才,正在羡慕妒忌恨的时候,你竟然说这个是我们江家的人,而且还是我的亲侄孙。。。”老者显得极度兴奋的来回走动,嘴里滔滔说个不停。

    江子君更是傻了眼,一向沉着稳重的叔叔,此时为什么会这么失态?

    “你真的确定这个真的是你儿子?”老者又问。

    “我和他见过几次面,而且是他母亲亲自说是我的儿子的,他自己也听他母亲说了,就差去验血证明了。而我认为没有这个必要。刚刚。。。”

    “没有必要,完全没有必要,哈哈,反正他母亲说是就是了,对于我们来说,是当然最好,不是也当做是了。这是上天给我们江家最好的礼物啊。。。哈哈。。。”老者慌忙打断他的话。说着又看了看陈风,如像一个小孩子得到心之物一般,不住的瞄了又瞄,看了又看,激动不已。

    江子君还没有反应过来,最好结结巴巴的问;“叔父的意思,这个儿子。。。我可以认?”

    “当然可以认,一定要认,认了就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了。”老者斩钉截铁的说。

    ‘这句话是不是应该调回来说。叔父今天怎么了?’江子君茫然的看着老者。

    老者完全没有管他的表,似乎现在就想冲出去,到了门口犹豫了几次,觉得不妥,最后转回来,兴奋的拿起一根雪茄,最后对依然像呆头鹅站着的江子君说;“你捡到宝了你知道不?外面那个,你的儿子,我的侄孙实力有多强你知道不?说出来吓死你。先天武者二阶,他是先天武者二阶啊。只比我低一阶。”

    “什么?叔父你说他是先天武者二阶?你有没有看错?”江子君给吓了一跳。

    “你在怀疑我的眼力么?我早就注意到他了,前段时间他来这里吃饭的时候我就注意他了,那时他还是先天武者一阶,想不到短短时间就到了先天武者二阶。而且年纪轻轻就武者二阶,这难道不是上天的宠儿吗?将来的前途无可限量啊!”老者说着说着,又激动起来。

    江子君心中翻起惊涛巨浪,叔父的话他没有理由不相信,他是没有必要骗自己的,外面那个刚刚还认为是丢自己脸私生子。竟然是先天武者二阶。这是什么概念?自己四十多岁才是武者七阶,堂弟江子舟和自己年纪相仿,资质比自己好,悟比自己好,练功比自己勤奋的才是先天武者一阶,而且还是刚刚升上去没有多久的。叔父,这个自己又敬重又害怕的上辈,年少就是家族中有名佼佼者,现在才是先天武者三阶,他已经七十多岁了。

    老者继续激动的说;“我们江家实力一直上不来,虽然不乏经商奇才、有钱。但是连八大世家都排不上号,还得依靠孙家才能勉强立住脚跟。就是因为我们江家没有强者啊、实力不强啊。为什么你年轻当时会给独自送回陌生的村庄?为什么你被迫取一个疯疯癫癫的婆娘?就是因为我们没有实力,给人欺负。”说到这里,叹了口气。

    “现在我们的家主重病在,他是家族中唯一先天六阶的人,而后一辈,连一个五阶的人都没有,若这样下去,家族有钱又怎么样,很快就会没落了。每每想及此,我们这一辈的人都唏嘘不已。你懂不懂我们的心?”说到这里黯然失色。

    “外面那个人,如果真的是你的儿子,你无论如何都要认回来,他是我们江家的希望。小小年纪就有这个修为,背后可能还有个师傅,一定也非凡人。你一定要小心翼翼的,不能得罪了人家。”老者又看向陈风,嘴里对江子君吩咐道。

    “子君明白。”

    “而且刚刚你说和他在一起的是不三不四的小太妹?如果你知道她是白家的小姐,被誉为八大家族‘天才少女’的白薇莉。恐怕你要抽自己嘴巴了。”

    “啊!”江子君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个天才少女自己是听说过的。而她刚刚似乎也对自己提了名字,自己却骂了她。。。

    “这个侄孙,不知道会给我们江家带来多大的际遇啊,子君,认他回来,你在家族中的地位就完全不同了,孙家那边的事不管了,毕竟疯婆子死了那么久。”

    听到此,江子君心中久久不能平静。再看出去,外面的陈风和薇莉已经走了。

重要声明:小说《都市隐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