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痴汉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旅徒 书名:都市隐身人
    白衣杀手的尸体突兀的掉落在小巷中,‘叭’的大响,立马引起宁静小巷中一群人的惊恐,尖叫,接着远远围过来一群人,有人还拿出手机打电话报警。

    陈风给白衣杀手凭感觉寻出隐迹,受重伤,但是本并没有现,此时见杀手已死,母亲无事,终于安心。

    本想就在这里先打坐休养下,忽然有种奇异的感觉,仿佛有道目光紧紧的盯着自己。

    陈风骇然,寻目而去,只见小巷中,母亲旁边的站着一个30多岁的胖子,似乎在有意无意的看过来。这是一种被人看穿的感觉,似乎给什么东西锁定了一般。

    当下不敢停留,挣扎着站起来,摇摇晃晃的离开小巷,给人盯着的感觉顿时消失。

    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这么强悍?可以发现隐中的自己?就连刚刚把自己打成重伤的白衣杀手也不能做到。

    但是这个人似乎没有恶意,因为他并没有追上来。就算如此,陈风现在心中惊恐也是可想而知。

    不但心中惶惶不安,又腹如刀割,疼痛无比,手脚无力,受伤不轻。要不是强忍着,早已晕阙过去。

    到了街口的公交车站牌,恰逢一辆回上河区的公交车驶来。晕晕沉沉的上了车。当务之急,是先回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好好休养。

    今天是周六?陈风有些郁闷,因为一上车,他发现车上挤满了人。

    作为全国人口最集中的省份,南岭市又作为首府,市里的公交车在世界上都是最有名的,被人誉为地球人口最密集的地方,特别是到了双休

    见到这个阵状,本想下车算了,可是上车容易下车难,莫说此时已经受伤,恐怕就算不受伤,也很难再这个时候从车头挤下去。

    “前面的人往后挤挤。给后面上的留位。”公车司机头也不回的大声喝道,完全不管这个小小的车厢已经水泄不通,连只苍蝇都无法在人墙中飞过。

    见没有人再上车,司机大佬才悠哉悠哉的发动引擎,慢慢的朝前驶去。

    本想节省些体力回学校。毕竟这里离学校要走路一个多小时,反正会隐,有免费的公交车为什么不坐呢。但早知这样,还不如走路。

    在这样的大都市,坐公交车其实比走路快不了多少,首先在每站都要停,等人上车下车。然后在红绿灯一等又是一分多钟。如果运气不好,遇上个堵车,那得了,坐公交车还没有走路快。

    就算不堵车,在市内车流如织的道路上,公交车也不可能开的有多快。而走路就不同了,首先不用跟着公交车的路线走,走近路已经近了一半的路程。

    随着人潮涌来,陈风站到了后排,既来之则安之,还是站后面避开上上下下的人潮妥当点,这离学校有20多个站呢。

    此时体极度虚弱,不用看,自己储蓄已久的能量必定所剩无几。当前最主要的是马上吸收能量,但是看看车窗外,刚刚的太阳又不知道隐到什么地方去了,天空一片暗,灰蒙蒙的。已经好几天没有看见月亮了,能量根本无从吸收。本想玉石卖了钱好好吃一顿,先补充阳能量,谁知到现在都没有时间。现在肚子痛,怎么吃东西?陈风心中焦躁不已。

    “喂!往里靠一点。”后面又推了几下,陈风不由自主往前靠了靠。这时他才发现,前面站着一个美女。

    若是真正搭过特别挤公交车的人知道,人多的时候,基本上想转个头都难的,更别说转,或者俯之类的。

    此时陈风被压在两人之间,后面的人似乎是背对着自己,凭感觉知道是个女的,夸着一个大大的手提袋,穿的又是比较宽大的衣服,透明隐的陈风在她挤压和遮掩下,又紧紧的压在另一个女的上。旁人看去,空隙很小。就连陈风前面女孩,也非常的疑惑,自己前面没有人啊,为什么老是感觉有个人紧紧的压在自己前呢?

    车行驶一段,陈风开始注意眼前的美女,只见她大概20岁左右,背部靠着玻璃,齐肩的短发染紫铜色,时髦又显得秀丽,发出非常好闻的味道。穿一件白色的丝质衬衫,再打量她的面容,发现这个女孩不愧美女称号。她长得颇有姿色,面容丰韵小,清纯秀美,高到陈风的耳际,上的淡淡的体香让他有些沉醉。

    车里开着空调,美女的额头上还是有些许细汗,此时她眉头颦着,嘟起嘴,似乎非常的不悦。

    “该死的,南岭市的出租车还不是一般的紧张啊,等了半个小时竟然招不到一辆,不得已坐上这闻名全世界的南岭市公交车,这下算是见识了。都是那该死的方大胆害的,要不是为了来看看她,自己怎么会现在这么狼狈?见到她一定要她好好敲下竹竿不可。”女孩脸色的表不停变化,陈风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多可的女孩,让他不莞尔。

    想了一会,女孩动了动子,她子觉得非常不适,不但老是感觉有人紧紧压在上,还有被人死死盯着浑不自在?嘴里低声的嘟囔了一句。她子动了动,试图挣扎。可是刚动一下,前面的穿着蓝色T?的女孩子回过头来,有些埋怨的道;“别推啊。”

    女孩有些不解,自己动一下,根本没有碰到她的背部,口离她的背部少说还有20厘米啊,她怎么说自己推她了?

    她心中不解,低下头,不小心从衬衫的领口看到自己那丰盈高的两座玉峰似乎真的给东西压着,变了形状。

    感觉是没有错,看根本看不到人。难道大白天自己见鬼了么?这想法实在有些荒谬,可能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吧。女孩最终给自己找了一个能人自己满意的借口。

    歪头看了看车厢上的路线图,离自己要下车的站还有20多个站呢。乖乖的撑到站吧,以后打死也不坐南岭市的公交车了。女孩心中暗暗下誓。

    陈风痴痴的看着眼前的美女,心俱醉。这个和自己紧紧相贴,体亲密接触的女孩,应该是自己这辈子亲密接触的第三个女孩。第一个自然是罗月,如果方紫琴算第二个。看得入迷,眼光随着她的目光往她领口望下。陈风立即给里面旖旎的风光迷住。刚刚因受伤想到的烦心事一下抛到九霄云外。

    给自己压的稍微变形的丰盈,两片薄薄的布片中呼之出,洁白的肌肤让他炫目,深深的一条沟壑,让他生出心甘愿沦陷进去,万劫不复也在所不惜的决绝。

    随着车子的行驶,那洁白也在轻微的晃动,更添韵味。加上对方体传来淡淡的体香。让本来就是赤、体的陈风一下感觉到无比的压力。

    这真是一个极品尤物。加上亦嗔亦怒,亦委屈亦无奈的神色,比神马搔首弄姿都让男人心生怜疼惜。

    女孩黛眉更颦。她的触觉,嗅觉和特别敏感的第六感都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强烈的告诉她、前面就是一个男人、紧紧的压在自己的上,还肆无忌惮的打量自己。因为她不但闻到了属于男人特意的气息,小腹还透过单薄丝质白色衬衫,与一团火的肌肤紧紧相贴。超短裙下的丝袜大腿,也同样有这样的感觉,就是和一个男人肌肤相交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这个根本没有亲密接触过任何男子才女孩非常纠结。正是因为她从来没有真正体会过这种感觉,加上“眼见为实”的潜意识想法,让她一度以为自己神经质了。因为视觉神经告诉大脑,自己眼前根本没有男人。莫非自己到了发期,真正开始想男人了?自己正在YY中?

    想到此,女孩脸一阵潮红。这美丽羞涩的青脸容让人看在眼里,无疑是更具有惑力的。原本就不是柳下惠之流的陈风,此时又完全是在赤、体的况下,某些反应是根本无法抑制。

    女孩忽然感到滚烫的,巨大的棍状体物体出现在她超短裙内部的双腿间,顿时惊恐的‘嗯!’了一声,慌张低头望去,却觉得有下巴碰到东西,无法低头,仿佛靠在一个男子的肩膀上,想动一下,口给压得更紧,动都动不了,而垂在侧的两手又无法举起。不但因为提着东西,还感觉前面有东西阻碍一般。举不起来。

    轻微的挣扎让旁边座位上的一个老怪异的看了她一眼,心想;这个给自己让座的女孩怎么了?

    陈风呼吸急促起来,现在的景并不是他故意想要的,可是上天似乎就要他猥琐一下。

    见到女孩紧张的挣扎,他心生不忍,本能的想退回一点。可是狭小的车厢根本不给任何人动一动。他股刚刚往后退一点,想让那不争气(或者说太争气的)的小弟弟退出超短裙。谁知后的女子特别不爽别人挤她,也不回头,腚部狠狠的一用力,陈风刚刚退出的小弟弟猛的一下、狠狠的往前一刺,以一个更完美的进入到一处温暖地方。

    陈风强忍住不出声,可女孩子却忍不住‘嘤咛!’的一声,低沉的呻吟。

    这一声恰好在陈风耳畔响起,如魔音入耳,又如仙乐飘飘。让他浑一颤。

    那是穿着丝袜的双腿之间,离女最隐秘的花园只有一布之隔。

    女孩霎时惊呆了。子再也一动不动,嘴巴微张,吐气如兰,目光惊讶的看着前面。

    ‘痴汉!?’女孩心中震惊的想;‘莫非遇见岛国影视文艺片里说的电车痴汉了?可是,自己背靠着的是玻璃,前面是个女子,而且是背对自己,右边是一个老婆婆。左边的座位上是一个闭目养神的大妈。。。边都看不到男的,难道是幻觉?但是双腿见的存在,为何又那么真实?

    就在她视觉和触觉错乱难辨,神智混沌,惊叫脱口而出的时后。右边的老婆婆忽然轻轻的拉了一下女孩垂在前面的手腕,低声关心的问;“丫头?怎么了?是不是你大姨妈来了?要不我座位给回你座吧?”

重要声明:小说《都市隐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